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原创小小说系列】1报复 2离婚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Xiaoman

#1  【原创小小说系列】1报复 2离婚

报复

“亲爱的老公,你还痛吗?能吃什么吗?” 这是小丽温柔的声音,在电话里。
“哦,还痛。胀痛。”小丽老公说。
“哦,那你要注意不要喝太热的和太冷的。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
“晚上啊。你说呢?嗯?” 听见小丽百年不遇的温柔,他老公心里甜丝丝,像喝了蜜糖,并且乘机想入非非起来。
“啊。。。我也不知道。”小丽更加煽情的声音。

小丽老公昨天拔了智慧牙。他的牙齿很好,多出的那颗智慧牙霸道地长进去旁边的那颗,殃及了好牙,所以牙医把他的两颗牙都同时拔了。人类进化到今天,智慧牙还真是多余的。拔牙是技术活儿,所以牙医是高尚的工作,心细,手脚灵活是必要的,要不拔错了就麻烦了。小丽的老公是工程师,他的朋友都说是牛人,但最牛的人,牙齿也不能自己拔吧,所以去让牙医帮拔是必须的。

正当他想入非非的时候,电话那头似乎发生了什么转变,

“痛死你活该!爱吃什么自己做!”

小丽突然咆哮起来。

“你怎么啦?”老公问。
“我那天牙疼得要死,你说我是装的, 我自己开车去急症,回来后你还说我装病。我终于等到今天了,疼死你!疼死你,活该!” 小丽连珠炮轰击完就挂了线。

小丽老公无奈挂电话。


The End

Dec.17, 2015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12-17 20: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2  

小问题有一些,总体还行。

结尾部分,非但不是画龙点睛,而是典型的画蛇添足。


2015-12-17 20: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5-12-17 20:36:
小问题有一些,总体还行。

结尾部分,非但不是画龙点睛,而是典型的画蛇添足。

哈哈哈!:)修改了。  

谢谢你。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12-17 21: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4  

我妻子牙疼,一半疼在我心里。这两口子怎么了,真的需要好好沟通沟通。

好牙也拔了?够悲催的。

实话实说,文字需要修琢的地方不少,建议你找一个家庭中文教师恶补一下 。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5-12-18 05: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5  

谢谢指出,下次注意。  写字如果是电脑的Google拼音输入,我都会认得出,选对字, 闹笑话就较少一些。 句子铺排,写作技巧上的事情,练习得少。 我佩服长中篇小说作家,那是需要经过深思熟虑,需要耐力和毅力的工作, 当然还有才华。而这些我都没有。


2015-12-18 07:1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6  

我写得少,中英都是,英语小文只有167个字。网友们跟帖内容都比我正文多。http://www.writingforums.com/thr ... 1940896#post1940896

也希望这里有高手帮指正我具体的句子,出来了什么毛病,或是习惯上那些地方让人看得别扭。多谢了!


2015-12-18 13: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  

这个恐怕有些困难,现在人人都巨忙,哪个有时间精力发扬雷锋精神,给你逐字逐句改作文。所以你还是找个家庭教师,或者去上写作课,网上函授的也行。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5-12-18 19: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8  

you should finish what you started.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12-18 19: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9  

我再看了一下我的写作文件,发觉以前我写了不少小文, 加起来有很多的字,需要整理和修改,多数是英语就不贴这里了。


2015-12-18 21:3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0  

“离婚!” 小丽吼。
“离就离。”  老公也不示弱。
“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吗?”
“那你怎么不让我?”
“我怎么让你?奇怪,你是男人吗?你还是男人吗?我说一句你顶十句。无耻! ”
“我是不是男人,难道你不清楚?”
“流氓!” 小丽愤怒地飞扑向坐在沙发上老公。
   小丽整个人把他压住。他老公一边防护一边用力抱住她,防止她进一步的进攻。
就这样他让她坐在身上,小丽拼命往他身上钻,如果你不是听见他们吵架,你会以为他们正在前戏。
“Email密码和Facebook密码,马上给我!马上!立刻,现在!”小丽吼。
“我凭什么给你我密码?我也没查你Email和Facebook。你能不能不吼叫,你是河东狮吗?”
  “我Email很干净,每天都清空,你要我密码也没用。”
“你都清空了我还查什么?”
“我让你查,你却不查,你不关心我。”
“无理取闹。”
老公要起来,小丽不让, “我要上洗手间。”
“拖着我去。” 刚刚是老公抱紧她,不让她进攻,现在是她搂紧他,不让他摆脱。
“闹够了没有? 你累不累?”
“我不累。除非你道歉,我说一句,你不能顶我十句。你得让着我。喂马口头吃亏的总是我。我没说完你老打断我,你没礼貌,粗鲁,野蛮,不尊重人。最过分的是我在讲电话,你在旁边纠正我, 我哪句讲得不对,等我讲完之后再告诉我不行吗? ”

老公站起来,小丽整个人就挂他身上。

那天他们又因为小事吵架。他们就这样僵持, 谁都不让谁。


2015-12-19 08: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1  原创:非常日记(图/文)连载

我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力是越来越差了,经常忘记东西。 上次去美国玩,回来的中途我才记起把假牙留在旅店里了,家人不得不折回去帮我取,幸好也不费多时。如果是几十年前,肯定得要多花好几个小时。

窗外,花依旧,柳依旧, 蓝天依旧,海风依旧, 一幅童话风景。可是,我的心还依旧吗?  

屋内,电视上的画面,又是美国在竞选总统。风水轮流转了,当年奥巴马当选, 今天是华裔的声望极高。但这个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在加拿大,不在美国。

洗手间里, 镜子中,我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我懂李白的,可是李白能明白我吗?

用完洗手间,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下午的阳光灿烂, 灿烂得让我昏昏欲睡。 我慢慢的移动到楼梯口,准备去我的书房看书。 年轻的时候我一看书就打瞌睡,现在这把年纪一看书就清醒,见鬼了。

我儿子去年要求我把书房搬到楼下,怕我楼上楼下跑摔倒。 我说我还可以走动,爬楼梯是一项运动。 那是一套普通的楼梯, 当年我上下就几秒钟,现在爬得2分钟,想想2分钟的运动量。

我慢慢地坐在书架底下的摇摇椅上,在书架上拿下叶芝诗集,一翻就翻到 When You Are Old. Yeah, right.  忘记把老花镜留在楼下了。 又得花2分钟下楼去拿眼镜。他们都说我固执,食古不化。像我这样年纪的许多老太太们都把脸部整得年轻如30岁,也换了假肢,跟年轻人无异。但我坚持心境年轻是最重要,嗯,但年轻如30岁, 我也是常人,有常人的心,或许我会考虑的。  

(非常日记,科幻,连载,多谢各位粉丝支持!周末愉快!)

Dec.19, 2065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12-19 21:2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2  

Facebook 粉丝回复:

Tran Cao 假牙還在嗎?找找。


非常日记(续)

昨天最后我写到要下楼去找老花镜,因为我要看书, 可是我的粉丝问我是否找到了假牙。  

肯定是那个地方出了错,写得不清楚。Anyway.

我昨天发觉老花镜忘记后就下楼找, 找到后却忘记了上楼看书。
我觉得天气很好,还是要出去溜达,呼吸新鲜空气为上策。

我出了门,上了输送带,慢慢欣赏美丽的北大荒原始森林植被。 我呆在加拿大几十年了,无论科技发达到什么程度,譬如公交车变成了输送带, 汽车已经能飞天好多年了, 这一带的原始森林还是保持原来的模样。树还是树,没倒着长,鹿还是鹿,没有多长一个角, 中国人还是中国人,只是当年的黑头发已经变白了。  

现在是我最自由自在的日子了,孩子们已经长大成人,成家, 一个在北极做科研, 一个在中国当核安全分析专家。 他们工作到底搞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核电爆炸是非同小可的。 但我一点都不担心核爆炸,都一把年纪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死就死吧,何处黄土不埋骨?

但话说回来, 人是有求生本能的, 我此刻正担心自己的失忆症,我害怕患上alzheimer症。当年我朋友的妈妈就是这样经常忘记东西, 每天说话重复很多遍,她不是故意的重复,而是实在是记不起自己曾经讲过什么。 她一天打十几次电话给我的朋友,我朋友都很有耐性地听着母亲的诉说。 不生气,不把电话摔掉,非常有涵养。 我害怕自己会给孩子们带来这样的困扰。

啊,我是否想得太多了呢? 天边有漂亮的云彩在飘移, 飞车在输送带旁边穿梭飞行,不会互相碰撞。科技的伟大,减少了多少人命伤亡。

Dec.20, 2065


2015-12-20 18: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3  

今天是12月28号。 再过几天就是新年了。 新年对于一个超过100岁的人来说是没什么意思的,除了让你记起你又老一岁了。 他们都说我看上去不像110岁,我就觉得奇怪了,110岁跟90岁,跟120岁有什么区别吗?  看来就是个奉承,逗人开心的话不可当真。

听说孔子说过这样一句话:“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大意是说:“年幼时不懂得孝顺父母、友爱兄长,长大后又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成就,年老了还迟迟不死,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世上的祸害。“     其实我很反感孔子这些言论。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如果我没算错他也活了72年才死的。他是怎样死的我不感兴趣,但他有否承认自己这样的年纪才死,也是世上的祸害呢?如果不是,就是双重标准。 可恶。

作为一个110岁的老人,我不知道我是否是人们眼中的一个祸害。 因为科技的进步,现在癌症已经可以治愈了,猪心猪肺可以移植到人体上去了, 瘫痪的人可以换肢体,所以100岁老人年年有增无减。我只是千万100岁老人中的一个。


我有几位超过100岁的朋友,她们喜欢聚在一起打麻将, 聊天, 逛街。 我虽然已经退休,但每天都忙,我忙写作,虽然我的写作从60岁起就投稿,但却从来没有一份杂志,媒体接受我的稿件。我坚持投了20年之后,确定真的没人要我写的文字,我就决定不投了 。不投了,投了20年没人要实在是让我感到是一种侮辱。 但我还坚持写,不同的是,我写完之后就放进保险箱里,我有几个大的保险箱----我写好就放进去,上锁,因为怕万一火灾房子烧掉了也烧不掉稿件,我就是怕不能凭记忆再写。 这是为什么他们说我奇怪,都什么年代了还看纸质书和用纸张来写字。

不少我的同龄人怕孤独,喜欢成群结队地聚会,他们这些聚会我也去过,但太吵了,我不大喜欢。这种场合就是听那些喜欢高谈阔论的人吹牛,男人喜欢吹自己年轻时如何如何了得,女人也不甘示弱,吹自己年轻时如何有魅力,万人迷。 我觉得偶尔怀缅逝去的快乐青春无可厚非, 但拿出来吹为着满足虚荣心就没有必要。 可能大家实在是无聊, 活得有点儿不耐烦了? 有个叫Allan的家伙吹自己年轻时候是怎样的英俊潇洒迷人,有多少个女人跟他上过床, 这个不要Face的老混蛋,聚会男女老少都有,乱讲话(我们这里小孩子70--80岁的都有) 当然有人不高兴他老这样吹嘘了也就不奇怪了, 你吹嘘自己不就是说其他人都没你帅,没你有魅力,不是吗?  你们有听过老人院有打架闹事的吗? 当然有的, 像Allan这种人就是欠抽的家伙。 这种聚会闲聊变成斗殴常发生,所以我就懒得去了。(科幻日记)

Dec.28, 2065


2015-12-28 22: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4  



2015-12-29 06: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5  

这里点击真多。 一天几百: http://www.backchina.com/home.ph ... &view=me&from=space


2015-12-30 16: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6  [原创小小说] 步步惊魂

跑步这项廉价的运动是我的日常最爱。
我每周跑最少4天,每天跑8,9公里。
我通常是在下班之后跑的。
今年似乎天公对我们这些户外跑步者特别照顾,现在都12月份了,天气还是很暖和。 这种暖和现象是天文界称的厄尔尼诺现象(El Niño Phenomenon)又称厄尔尼诺海流。是海洋和大气相互作用后失去平衡而产生的一种气候现象 。
喜欢运动的人,跑少一天都会感觉浑身不对劲。我就是这类人。
运动保持我心情开朗,积极。 朋友们说我是一个开心果。
我觉得活一天就少一天了,为何要自寻烦恼呢?
这几天我照常跑步,只是感觉有点累,头疼,左腿也无端生疼,但我还是坚持跑下去。
12月份是凄凉的时节,天上偶尔有雁群飞过, 树梢已经光秃秃,片叶不留了,但这一片萧索影响不了我的心情。
第二天下班回来,我照常出去跑步。我的必经之地是那个城西的墓地。这个海滨小城,山路蜿蜒,看着很近的地方你得转很多弯才能到达。 我有时不耐烦会横穿马路,抄捷径而跑。
12月份已经过了打猎的旺季, 在9,10月份常见的鹿群少见了,但偶尔会出现几只。
昨天下雨,地上湿滑,导致今天路上水塘处处。今天跑经那个墓地附近的一段山路的时候,我又看见了几只鹿,它们和我对视了片刻,我打算让它们跑进丛林再前行。这时一辆车呼啸而过, 水塘的脏水喷了我一身。 兔崽子,我暗骂一声。 难道没看见我吗? 急什么嘛?
碰到这些马大哈司机真的是倒霉。
我擦干脸上的脏水,继续跑。
经过那个墓地的时候, 一阵凄凉的感觉袭来,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无论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 人总归免不了一死的。 一个乐天的人,面临死亡的时候, 他还能乐天吗?
想着这些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或许我想太多了。
继续跑。回到家中,我匆匆洗一个热水澡,累得很,早早入睡了。
明天又得起早上班。
睡觉,吃饭,工作,跑步,我的常规生活,日复一日, 波澜不惊。
又过了两天,天气还是没有变冷。 这样的气候的确是户外跑步者的福气。
这段时间,户外跑步的人不少。这个鸟不拉屎的小地方,陌生人在路上碰到都会相互打招呼,微笑,说“Hi!”
我基本上习惯了加拿大的生活,入乡随俗,外出跑步,在人烟稀少的人行道上,无论碰到谁我都会点头说“Hi!" 若是亚洲人,我会问 一句“Chinese?" 得到的回答一半是Yes, 一半是No. 说No的经常是韩国人,若是中国人,我就用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跟他们交谈几句,刚来吗?以前没见过呀,我叫庄小朋,小朋友的朋。很高兴认识你! 
有些新移民,他们好像不习惯我这种莫须有的热情似的,我想若是在国内我这样的打招呼方法应该会视为神经病。是习惯问题。
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这几天我对人说 "Hi!" 他们好像没看见我似的。我也没往别处想,或许人家正想事情呢。
今天经过城西那个墓地的时候,我的左腿隐隐作痛,越来越厉害,我放慢速度,准备休息一下。
那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墓园。 夏天的时候,那里满是树荫花草,风景很美,冬天却让人倍感凄凉。
咦?墓园中间有两个人影在晃动,他们手上拿着鲜花,看似是亚洲人。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往他们的方向走去。我最近没听说过有中国人辞世,会是谁呢?
近了,近了。
怎么会是他们呢? 李大头, 我的师兄, 还有我的同学,他老婆Cindy,他们上个月结婚,度蜜月去了。
见鬼了,他们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像是没有看见我走来,很伤心的样子,
“小朋,我们回来晚几天了,你竟然就这样就走了。人生真是无常,如果没有那头该死的鹿奔向你,你就不会被那辆车撞倒,你一路走好。。。”
什么?什么?
你们疯啦?怎么回事?我不是活生生在你们面前吗? 我对他们大喊,但他们没听见我似的。
这时我看清楚了那石碑的字 “庄小朋。。。”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加上头和腿的剧痛,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Jan.2, 2016


http://vocaroo.com/player.swf?playMediaID=s12uHjoNT3vP&autoplay=0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1-2 21: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7  

我的一个读者问:为什么我不对他们大喊一声,晕倒的可能是他们。我猜我的悲剧被当成了喜剧。做作家不容易,要承受读者把快乐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你处心积虑地写,以为能吓人,读者却说他小学时就喜欢在坟场玩,一点不怕。


2016-1-4 01: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8  

黄应泉文友写作室,读者回应: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 ... tif_t=group_comment


倍可亲博客文友回应:

越湖 2016-1-4 13:38
咋不对他们大喊一声?晕倒的可能是他们了。   
flicker 彩虹炫 | flicker 匿名卡 | 编辑 删除 拉黑 刘小曼 2016-1-4 23:01
越湖: 咋不对他们大喊一声?晕倒的可能是他们了。 Hi 越湖先生好! 我怕吓晕他们得干很多活儿, 譬如得打电话叫救护车,还得向他们解释一通。所以我就先晕了。 ~~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5 ... .html#ixzz3wHwGnwZx


2016-1-4 10:0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9  

j

第  1 幅

第  2 幅


2016-1-12 16:4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20  微小说:传神

今天教授派给我一件特殊的任务,她要我帮一个作家翻译几首诗。作家是美国人,作家要翻译的诗其中有唐朝 李白 的 《梦游天姥吟留别》。我的教授是文学博士,翻译研究所主要的研究员,翻译界知名的高手。她翻译的作品很受圈内外人欢迎。 我不是她的得意门生,我的缺点是,她认为我的感情不足,逐字翻译准确是准确,但却不能传神。“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我的翻译:  But let me, on my green slope, raise a white deer, and ride to you, great mountain, when I have need of you.
Powerful thing, who never will suffer being shown an honest-hearted face!我教授就说我译的不好。 我也没办法。 她急了就拿书拍我的头。她脾气太坏了,我不知道作为一个教授竟然能有这么坏的脾气,  不过她才27岁, 少年得志。 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机器人而已。 认命吧,侍候老板,折腰事权贵,不得开心颜。

Jan 22, 2016



草原醉: http://vocaroo.com/player.swf?playMediaID=s0Rqz2iImT9p&autoplay=0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6-1-22 21:5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