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许渊冲谈翻译的信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许渊冲谈翻译的信

给本人的信

第  1 幅

第  2 幅


2015-11-5 16:4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2  

小曼,大体是下面这个意思。如果概括错了,请方先生纠正。

1. 我觉得你有才华,可惜在洛阳时没有发现。
2. 你谈到翻译的创造性可以在进一步的问题,很有见解。
3. 我认为翻译的低标准是“信”或者“真”,高标准是“美”,也就是罗马尼亚诗人说的“译诗首先应该是诗”,而我全部中译英的作品几乎都是要说明这一点。
4. 创造翻译文学这个想法不错,但你说翻译实际是阐述似乎不妥。我......说翻译“有得,有失,有创”更好。

信的下面是实例,我就省略不加概括了。


2015-11-5 20:5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  

thanks a lot bro Lu for your help!  now I understand. so do you agree with him on 有得,有失,有创?  when doing translation should the translator be creative and make up things that are not in the original work?


2015-11-5 21:1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5-11-5 21:13:
thanks a lot bro Lu for your help!  now I understand. so do you agree with him on 有得,有失,有创?  when doing translation should the translator be creative and make up things that are not in the ..

应该是有兴趣的一起探讨。


2015-11-5 21:3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5  

嗯,等学习几位老师的高论。我不会。


2015-11-5 23: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6  

之前我读过方先生的理论长贴【直译意译,异化归化及其他】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7789.html

【修辞与翻译】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20274.html  受益匪浅。


意译---也可以理解为“随意译”吗?---我意思不是随翻译人本身心意随便译,而是随着原文意思来译。(“随意译”,好像不知道何时成了吵架专用语? 用来说对方随便译。 我对翻译感兴趣就是在看讨论开始的。)   

一些网上的讨论, 如果是意译,就被喜欢直译的人批评是乱译, 直译又被批评为硬译。 到底该如何?  我看了方先生的那个翻译例子后,得出了解决问题的答案:  一篇文章,可以意译一些,直译一些,归化异化混合着灵活运用,隐藏自己,暴露自己,再隐藏,再曝露(地道,符合目标语言习惯的表达能力),  在信,达,雅三个标准范围内, 随译而安。  谢谢指正我的理解!


2015-11-6 07: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iaoman at 2015-11-5 21:13:
thanks a lot bro Lu for your help!  now I understand. so do you agree with him on 有得,有失,有创?  when doing translation should the translator be creative and make up things that are not in the ..

小曼要我对许愿冲先生提出的翻译标准说说看法,我有点犹豫。为什么,怕误解,怕有人以为我妄自尊大。其实我非常尊敬许先生,原因有三: 1. 他是我的前辈,2. 在中国,能把文学作品译成两种外文发表的有,但不多,3. 他出有六十多本书(这个数字就吓我一跳)。但他的翻译标准我确实不敢苟同。下面简单谈谈我对他提出的翻译标准的看法,希望同好能从学术的角度看问题。

在给方先生的复信里,许先生说翻译是“有得,有失,有创。”这不是一个翻译标准的提出,而是对翻译的现象加以概括,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个说法提到翻译标准的层面来讨论。而熟悉许先生的人都知道,他的翻译标准是:意美·音美·形美。

首先,我觉得这个提法不够科学。当然,“音美”是可以说的,但“意”的关键不是“美”,而是准确;“形”的关键不是“美”,而是“近似”。如果本来意思并不美,却把它译得很美,就脱离了原文;如果原文的形式是“张三”,译文本来也应该在目标语里找一个近似“张三”的来对应,却用了“李四”,那再美又有什么用呢?还是脱离了原文。

我反复提到原文。也就是说,我认为翻译的第一也是最高的要素是“忠于原文”。请不要误解,忠于原文不是亦步亦趋,刻板死扣。有很多人,一说到忠于原文,就把它误解为要死扣原文。我说的忠于原文,就是要在目标语里找到最能表达原意的那个东西,而它在形式上可能跟原文很不一样。为什么要忠于原文呢?因为你是翻译,不是创作!我们为什么要翻译?我们之所以要翻译,无非是因为下面两种情况:一、某人需要明白某个原文,可他不懂那语言,所以需要有人翻译,让他明白原文说的是什么。或者,有学者想把某原文介绍给不懂这种文字的人。导致翻译的这两个原因,无论那个,首先需要的是让读者或者听者明白原文是什么?所以,翻译的使命是让读者或者听者明白原文说的是什么。如果脱离了这个目标,那就不是翻译!但是,切记,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要让读者或者听者明白的不仅仅是对方的意思,而很可能在意思外,还要他们明白对方的口气,说话的目的,暗示,甚至还有对方用来帮助表达的修辞手法,风格等等,等等。所有这一切都包括在“忠于原文”这个范畴里。所以,忠于原文,不仅仅是意思层面的。除意思层面外,还有其他层面。但是,这么多东西能同时忠实地翻译出来吗?常常不能。比如,我们照顾到了意思的准确,可是文字的音乐性就少了一些。又比如,我们照顾到了原文的意象,可是,文字就显得太长了,等等。那么,不能面面俱到怎么办?那就要取舍。这个取舍过程就是辩证的过程。所以,翻译,就是用辩证的方法,在目标语里找到一个最接近原文的表达方式。这个表达方式是综合的结果,是妥协的结果。

许先生虽然提出了“意美·音美·形美”的三标准,但他的翻译实践遵循的常常是以“美”为最高准则,一切为“美”服务。为了“美”,他可以丢弃或者改变原文的意思,甚至语法。而他的“美”又是以押韵为最高原则的。如果说他的美指的就是押韵这个说法比较武断,押韵是他在翻译时遵循的最高原则是不错的。但是,要知道,韵在诗的要素里所占比例是很小很小的。没有韵,仍然可以是诗,而有韵不一定是诗。格律诗前的旧体诗,很多都是不押韵的,它们仍然是诗。新诗很多是不押韵的,它们仍然是诗。

下面我用他的沁园春《雪》的第一行译文来举例说明他的翻译是以美为最高原则,而他的美又是以押韵为最高原则的。

北国风光  许译: See what the northern countries show:  

1.译文里的countries是个错误。Country作“国家”解是可数名词,作“区域”解是不可数名词。原文“北国风光”里的“国”不是“国家”的意思,而是泛指“北方”。所以,如果我们要用country来译,应该用它作“区域”解的那层含义,因此country在这里应该是不可数的。许先生为什么要用country的复数形式呢?因为用了复数,show就不需要加s,这样,这个show就跟下面的go在声音上更和谐了。这是典型的舍意取形/音。翻译,应该以意思准确为第一要数。

2. See what the northern countries show这个译文的意思是,“看北面的那些地区(我们姑且把这个countries理解成“区域”)”展现了什么?这里,译者犯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错误,就是他改变了原诗的语气(tone)。原诗的语气在这里是客观地展现了北方的冬景,而译文则把它译成了北方有意/主观地展现了一个冬景。他为什么要用这个句型呢?因为,他需要这个句子以show来结尾,以便它跟下面的go押韵。

从这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就可以看出许愿冲先生的翻译是以美为最高原则,而他的美又是以押韵为最高原则的。为了美,他常常丢弃或者改变原意,这是有悖翻译的宗旨的,有悖翻译的准则的。


2015-11-6 12:3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8  

赞同路。当然,我们在这里讨论是对事不对人。我也佩服许先生在翻译园地里如此勤恳地耕耘,但我不赞成因文害义的做法。与路一样,我觉得押韵是中文诗最容易的小把戏,犹如顺口溜。如此看重这个小把戏,还把它运用在更不以为然的英文诗中,尤其不恰当。回头我查查,也许会贴一篇对美而不实的翻译的评论。


2015-11-6 13: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9  

感谢路兄撰文解疑和廖教回复! 我收藏起来慢慢读,作为一个标准。 但我又有新疑问了(谢谢各位老师知道我穷不收我学费。)

我的新问题是,既然押韵的地位很不重要,为何浪漫主义时代的诗,譬如那个拜伦和他小伙伴们的叙事诗,14行诗等都是押韵的呢?而且押得很优美。押韵使得他们的诗很美, 拜伦成为独领风骚的浪漫主义文学泰斗,他的押韵长诗【唐璜】,The Vision of Judgement 等等功不可没,押韵让得【唐璜】很出彩。 同意吗? 谢谢!


2015-11-6 17: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0  

There are also many blank verses in English: Milton's Paradise Lost, Shakespeare's plays...We are not saying rhyme is not important, but it is not as important as Prof. Xu treats it. It's certainly not so important that you would change the meaning to get the rhyme right.


2015-11-6 17:2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1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5-11-6 17:28:
There are also many blank verses in English: Milton's Paradise Lost, Shakespeare's plays...We are not saying rhyme is not important, but it is not as important as Prof. Xu treats it. It's certainly..

Exactly. If you can get both meaning and rhyme right, so much the better, but you do not want to sacrifice your meaning for rhyme.


2015-11-6 17: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2  

Thank you for taking your time to answer my questions!  多谢两位老师拨冗赐教!

听说有些笑话难以翻译,因为文化背景的原因, 口语翻译会这样求助:刚刚某某先生/女士说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但我无法翻译,很抱歉,请大家帮帮忙,笑一下,谢谢! 然后大家哈哈大笑,问题就解决了。

不知道书面情况怎么样呢? 遇到不可译的笑话,该如何处理呢? 谢谢!  (我只是好奇。)
I heard that some jokes are difficult to translate because of the cultural differences. Some interpreters will ask their listeners/audience for help:  just now Mr. so and so /Ms. so and so told a funny joke, but I am sorry I just can't translate it  ...would you please do me a favor--to give  a little laugh please? Thanks a lot! Then everybody laughs. The problem is solved.

When it comes to written translation, I don't know what to do , probably I will ignore it or choose another one... if I am not caught, I am not cheating.


2015-11-6 21:4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3  

好文章,非常有益的探讨,赏学了!


2016-9-4 01:1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4  

When it comes to the issue of opting for meaning or rhyming, the meaning should always prevail without doubt.


2016-9-4 01:1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5  

这个贴很好, 搬去了“译网情深”-- 这个贴的点击在飙升, 肯定是因为几位老师的缘故。同学们反应挺积极。他们上不了这里小论坛。

http://bbs.translators.com.cn/forum/cat71/75300-与国外几位世界顶级翻译高手,专业博士,翻译教授讨论诗词,散文,小说等的翻译及我的诗词翻译,中英双语文章等练习,包括“-金缕曲”,“恨赋”-等等?start=90#350498


2016-9-4 07:5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6  

话又说回来了,尽管许译有不尽人意之处,但他的翻译读起来像诗。不像个别人机器般的硬译,佶屈聱牙,无法卒读。


2016-9-4 18:1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7  

的确。

另外,许先生的字很漂亮。:)


2016-9-4 20:1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18  

方老前辈是毕业于洛阳解放军外语学院?厉害啊,那可是一所非常非常特殊的学校啊,hmm...


2016-9-6 18:5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fanghuzhai

#19  



2016-10-4 11: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