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旧作] 湖南纪行2006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fanghuzhai

#1  [旧作] 湖南纪行2006

2006年回国的时候,决心去凤凰看看。

12月2号上午9:45到怀化。怀化站前没有什么拉客的,秩序尚好。街道则较为陈旧,但是很热闹。步行十分钟到长途汽车西站。怀化到凤凰车票26元,加上1元保险。两个半小时到凤凰。路上虽然是山路但是没有什么危险,也没有晕车。弯道虽然多,司机开车并不快,所以不晕车。尽管如此,车上还备了呕吐用的塑料袋,让我以为路多难走似的。路的样子其实跟加州一号公路差不多,但是没有窄路旁边是深渊的情况。看来买保险是多余的。保险条上也没有任何标记说明出了事保险公司会理赔。

下了车,走不多远就到了虹桥。虹桥是架在沱江上的一个风雨桥,两边都是买工艺品的小店。本来打算找国际青年旅社,但是在桥边看到一群深圳过来的,跟我说国际青年旅社不好,建议我跟他们走。我们沿着桥边一条小路下到河街上,在窄窄的街上走不多远赫然看到“玲玲客栈”。原来他们选择了这家客栈。在网上也看到过驴友推荐这家客栈。感觉不错,住下了。淡季30元一个标准间,有热水,电视。房间不临江(临江40),但是侧面窗户可以看到沱江,青山绿水,宛如水墨。特别是江上有个固定的船台,从那里传出来击鼓声和女人唱歌的声音,唱的当然是湘腔湘调。头一回听,还真有那么点浪漫。这样的歌声,夜色降临后也能听见。不过,这种歌声是旅游的点缀。不知道唱歌的阿妹每天几点下班。后来也见到江上游船的船工带着游客唱山歌,听多了,原来就是那么一首。后来在酒吧街看到墙上木牌子,写着这样一首沱江山歌:

哥哥坐船游沱江,妹妹闲坐闷得慌。有心请哥上楼坐,共叙情话赏月光。
哥想妹来妹想郎,睡到半夜心里慌。翻来覆去睡不着,泪水打湿半边床。
妹妹停步等着我,哥哥伴你淌过河。手牵手来排排走,让我吻你酒窝窝。

如果船上唱的跟这个一样,不听也罢。后来察看录像,发现她们唱的是“……唱山歌勒,那边唱来这边和勒……”。

放下了东西便下到江边去看风景,给江边捣衣的人,江上的游船,江边的吊脚楼拍照。在路上听说了沈从文墓的所在,便循着窄窄的街去找,结果到了以后,只有一块刻有沈从文的话的石碑,并不是墓碑。听游客说沈从文的骨灰撒进了沱江里,并且撒了一点在这里的山坡上。这个山坡就被当作了沈从文墓。

然后在老城逛。建筑,工艺品,饭馆等地方特色很浓,但是总的感觉就是走了那么远的路跑到这里来逛琉璃厂了。现在国内时髦自助游,去的地方都是经典旅游线路以外的,或者以文化旅游为主,或者以生态旅游为主。这种旅游刚刚出现的时候自然新奇,但是到了现在,书店里,网络上充斥了各种自助旅游资料。看了之后才发现,现在已经出现了旅游的新经典线路。随之而来的便是景点的商业化和庸俗化。像凤凰,周庄,阳朔西街,丽江古城,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个琉璃厂罢了。去了顶多方便买一点当地的东西,心灵上的冲击很少的。

过于充满深情地写这些地方,不过是一种伪情感,一种意淫。

傍晚上了一次网。网吧2元一个小时。在一个小吃的地方吃了一份“社饭”,4元。这个名字让我想起来鲁迅写的《社戏》。晚上穿过虹桥,来到大街上。繁华之程度不亚于任何大城市。地图上看凤凰,是藏在湘西角落,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里是一个世外桃源。如果说这里有什么世外桃源,那就在沱江边上的客栈房间里,还要把门关上。即便是那里,打开有线电视,你就回到了世俗世界。

3号早晨出门,被拉客的问要不要去苗寨。玲玲说今天山江有苗集。我对苗寨没有兴趣,决定自己乘小巴去山江。半路上遇到一美女。走到与她并行的时候,见到她数(shuo4)目于我,知道是拉客人参加游览项目的。听说我要去赶集,她说不如参加她们的苗寨游。我说你们那都是做给人看的,没有真实感。她又提出愿意陪我去赶集。我一时感动,但是没忘了问她收多少钱。她说一天的工资,55元。我说我还是自己去吧。不过这个导游给我印象不坏,不是硬拉客的那种。一路还跟我聊天。只是当我说不用她的时候才离去。她叫龙小英,苗族,给人的印象是热情开朗。

去山江的车站离古城颇有点距离,走路20来分钟。从车站开到山江大约30分钟,路上风景不错。在路上看到若干标语:“计生绿卡让女孩成才,计生红卡给父母养老”。可见这里不歧视女孩。后来在当地小学看到很多女学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跟苗族有关。

苗集上人很多,卖什么的都有,跟普通集市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苗族人占大多数。女人都穿着民族服装。这里的苗族妇女带大缠头,衣服也比较干净,跟我在云南禄丰见过的苗族服饰不同。苗族妇女胸前都带有银饰,但是我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疾步行走的年轻妇女戴的银饰又新又多,便追过去拍照。她发现了我的意图,借助人流的掩护笑着走得更快了。最后我跑步赶到她的前面抢拍了一张,效果不错。

一时间没有看到银饰摊子。在小巴上听到一个导游说可以带其客人到银匠处,大概是能买便宜的吧。可惜下车后没有跟着他们。在集上向当地人打听,均不知。路上看见一个小苗女,胸前戴了一大堆银饰,便问她。她说知道,让我在路边等,原来她在引领别的人。等了一会儿她来了,带我去看银饰。一路上我问她是不是在给小巴拉客人。她说不是,是导游。我问既是导游,收不收费。她说随便,看着给三五块的。小女孩才十岁,说起话来却老道的很。不知怎么说起来我为什么不带老婆来。我说没有。她说你这么老了怎么会没有老婆,我不信。我说我离婚了。她说那你从这里找个小苗妹。我说我带不走,心里好笑为什么跟一个孩子认真谈这个问题。不过,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带走一个女人做老婆,倒也是一种文学上的浪漫。也许因为这个,我才认真地跟她对话。

很快来到银饰摊子,原来在另一条街上,我没注意到。付了她钱便自己去看了。 这里的银饰有新有旧,旧的卖得贵一些,当然看总的银量是多少。旧的手镯一般喊价至少60元。我不懂银饰,什么也没有买。但是后来回到凤凰,跟一个苗族妇女吴海英边聊天边砍价,最后用40元买了一对旧镯子,上边刻有“足银”(有的刻“纹银”)。真不真不知道,只是那龙凤样式还喜欢,何必认真。另外买了一种银饰和珠子作的小胸挂,很便宜,开价15,可以还到6、7元。那新银看上去就假。买了一个准备给小孩子当玩具。说来可笑的是,后来回到北京去逛潘家园,也看到苗银摊子。指着一对跟我买的差不多的镯子问多少钱,答曰四十。但是在北京汉人的地摊上,类似的手镯要开到百元以上。

在凤凰一个小插曲:沱江河街边有一带都是酒吧。有的酒吧里还挂切-格瓦拉的画像,由此可见凤凰之与世界接轨的程度。在这条街上,一个叫张正吾的60多岁的老人写倒书书法卖钱。我用摄像机拍摄之,说给学生看。听说我是老师,他热情地给我双手倒书一幅“笔耕不止,墨香万年”,外加已经写好的一幅,要送给我。他一边写,一边说全国目前只有两三个人能写倒书了。写完了,说我这是送给你的,不要钱,交个朋友,你给我宣传宣传,我也没有什么爱好,就爱抽烟,你就到隔壁给我买一盒芙蓉烟给我,25块。等我买完烟回来,他又加上一张,写沈从文说过的话。

4号离开凤凰到怀化。早上退房之前又出去转了转,跟着三个上学的小学生来到了文昌阁小学。小学生都很小,一边走一边吃着摊子上买的早点。在美国看多了家长送孩子到校车站上车(即使只有几条街的距离),就觉得中国小学生自己上学的情景很动人。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让家长陪着,一个说不喜欢。我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拍照,一边还担心会不会有警察怀疑我要拐骗小孩。孩子们跟我说话大大方方,还提出带我去看他们的学校文昌阁小学。我庆幸跟了他们走了,因为文昌阁小学是沈从文,黄永玉的母校。今天是周一,赶上升旗仪式。升完旗校长训话,先说该校光荣历史,沈从文,黄永玉,然后话头一转,说现在个别学生不好好学习,跑到厕所抽烟,还在墙上开洞看女同学撒尿,说得小学童们哈哈大笑。

离开凤凰的车等到坐满了人才开,11点钟。我的旁边是一个大概不到20岁的小女孩,看样子是苗族,长得非常清秀。眉毛有点倒八字,黑亮的眼睛,长长的睫毛,额头有点突出,是苗家人的特征。头发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她穿着一件高领白色毛衣,外面是蓝绿色的羽绒服,下边一条牛仔裤,很城市的样子。我忍不住常常要偷眼看她,因为那有着美术作品般的美感,也因为她让我想起一个旧人。真想给她拍一张照片,但是觉得不妥。车上电视里放着长沙一对笑星的逗乐节目,小女孩看电视机的时候常常会开心地,好看地笑起来,更是非常动人。后来汽车在一个加油站冷却车轮,我走到外头,用数码相机的伸缩功能给她照了一张相。

汽车又上路后,没走多远突然停车,原来两只庞大的肥猪正在马路中间准备做爱。这也算是有中国乡村特色的交通堵塞吧。司机只好等着它们一点点地挪开才开车。

到怀化以后,买了当晚的票。在车站附近瞎逛。没想到车站广场上竟然有两个颇大的好去处,一个是古玩市场,形似北京的琉璃厂,只是非常陈旧冷清,没有什么顾客。另一个是里面有很多小书摊的书城。在一个特价书摊,竟然有只卖二折和三折的书的。买了一本二折全新的《源氏物语》和三折的《沈从文散文选》。有三折的张爱玲全集(分散文卷,译文戏剧卷和小说卷)。小说卷三大本,打折后三十余元。欲购,被告知说只卖全套。旅途中携书不便,只好割爱。

在怀化一个不愉快的经历时在车站对面的“邵阳饭馆”吃饭的时候,柜台后边是个小姑娘。我拿出二十元。她说二十元现在有很多假的,不收。我便给她100元钞票。她拿过去后,又说找不开,还是让我用二十的。吃完饭,我到别的店逛。拿出刚才那100元,结果给人说我拿假币骗人。我的人民币都是在武汉的银行里用美元换的。现在我拿的这张撕了一个小角,的确是假币。回到刚才那个饭馆。小姑娘已经走了。其他饭馆的人说要不你在怀化住一晚上,明天等女孩来了再理论。我的火车就要开了。再说没有当场抓住,明天来了又怎么样?他们中间一个美女(真的美女)给我一个手机号码,说我们帮你问。后来回到武汉我打那个电话根本不通。为此我还到我换美元的银行调看了我当时的录像,发现点钞机工作正常。

五号晨抵长沙,阴雨,全无去其他地方的心情。就近找了个公交招待所下榻。

打电话去师大宿舍看一个90多岁的远房舅舅。其住处就在岳麓山下。趁照顾他的谢女士做中饭的时候,自己出去想去看爱晚亭和岳麓书院。因为没有问好方向,缘小路上了山,越走越不对,无功而返,走了约三十分钟,形同暴走(hiking)。方才认识到岳麓山不是小丘也。岳麓山风景不错,可惜靠近山下住家的地方,小路边常常有垃圾堆。吃过午饭,下午谢带我去看岳麓书院,其实很近。只在外面看了看。以前进去过的。岳麓山现在被圈成公园,清晨可免费进园,然后就是50元门票。

下午在长沙五一广场附近逛街。问路人哪里有老城,皆不知。个别人指出附近有老教堂。去看了看,一个南堂,一个北堂。北堂是1917年建造的。这两个堂子现在都还在用。

长沙到处都是新建摩天大楼,以五一大道为甚。大概是出于光耀门面的考虑,因为五一大道直通长沙火车站。我却以为是失策,因为这条宽阔大道两旁的商厦真不是外地人会感兴趣的,不如在五一大道东段开辟长沙风物区,以传统建筑,小吃等制造一个旅客可以流连的去处。现在的五一大道,令人感到大而可畏,没有亲切感。一切好比是远在天边。

6号乘南宁至郑州的车去武昌。车来之前。候车室的人大叫:出十元钱,可以先上车找座。不象话。这里买票的都是过路票,都没有座位。车站是在用列车上即将空出来的座位赚钱。现在铁路员工赚钱不遗余力。在车上有列车员卖鞋垫的。

上车后,寻到最后一节车厢,见一人横卧三人座椅上。令其让位,不动。旁边的人说他喝酒喝多了,叫不起来的。以为遇到无赖,愤怒,大喝之,仍不起。这时对面座位空出一人,那里的一对青年男女示意我先坐下。我说人家还回来呢。他们指指座位下,说他睡觉去了。我才坐下,那个醉鬼也起来了,笑容憨厚,看来不是无赖。我为了刚才自己的态度感到不好意思,拿出桔子给他吃,他没有吃,挥了挥手里的香蕉。这时候列车员验票了。验票过后,躺在座位下边的人问我列车员走了没有,原来是个逃票的。

一路上读沈从文以及英文版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2006 文,2015 修改


2015-10-17 21: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