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研究河马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Xiaoman

#1  研究河马

研究河马

(计划生育,它们不像猪那样会生孩子,每一头母河马每两年才下崽一次,算是计划生育比较成功的。

Each female has only one calf every two years)

2012-08-05 17:28:41

其中一篇:

Hippopotamuses love water, which is why the Greeks named them the "river horse." Hippos spend up to 16 hours a day submerged in rivers and lakes to keep their massive bodies cool under the hot African sun. Hippos are graceful in water, good swimmers, and can hold their breath underwater for up to five minutes. However, they are often large enough to simply walk or stand on the lake floor, or lie in the shallows. Their eyes and nostrils are located high on their heads, which allows them to see and breathe while mostly submerged.

Hippos also bask on the shoreline and secrete an oily red substance, which gave rise to the myth that they sweat blood. The liquid is actually a skin moistener and sunblock that may also provide protection against germs.

At sunset, hippopotamuses leave the water and travel overland to graze. They may travel 6 miles (10 kilometers) in a night, along single-file pathways, to consume some 80 pounds (35 kilograms) of grass. Considering their enormous size, a hippo's food intake is relatively low. If threatened on land hippos may run for the water—they can match a human's speed for short distances.

Hippo calves weigh nearly 100 pounds (45 kilograms) at birth and can suckle on land or underwater by closing their ears and nostrils. Each female has only one calf every two years. Soon after birth, mother and young join schools that provide some protection against crocodiles, lions, and hyenas.

Hippos once had a broader distribution but now live in eastern central and southern sub-Saharan Africa, where their populations are in decline.


2015-8-29 22:4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2  

河马的性情可不温和,相反可称为凶暴。水中霸王,鳄鱼都不是对手。


2015-8-30 10: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15-8-30 10:09:
河马的性情可不温和,相反可称为凶暴。水中霸王,鳄鱼都不是对手。

谢谢!我没深入研究,只了解一下。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8-31 09:1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  [原创] 狂人日记(一)

以前我喜欢口水战,武装到牙齿,誓将敌人消灭。正是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  但现在我老了,感觉力不从心,上网战略也有所改变:我决定继续在网上研究越战。 我计划每天听一些关于越战的记录片,阅读有关文字资料,诗歌等。收集有用的资料, 站在火星人的角度看事实, 准备写一篇轰动一时的大文章,向文坛世界宣战 , 不再小儿科的口水战.(中文部分和英语的意思大概差不多,不是一句句的翻译)

When I was young, I was interested in wars of words online, always armed myself to the teeth, getting ready to exterminate my enemies any time. But I have changed my strategy today: I decided to do further investigation of the Vietnam war which sort of changed mine and my family' lives on this planet.  I will make every effort to study as much relevant knowledge as possible, such as  watching documentary videos on youtube every day,  reading transcripts, poetry and so on about this terrible war, looking at the facts from a Martian perspective, preparing myself for writing a master piece that will cause a great sensation,  so to empower myself to declare the war in the literary world. I keep the title of my work a secret at the moment and will reveal it later.



September 6, 2015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9-9 21:4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5  [原创] 小梅买菜

昨天下午小梅开车去市区的那个华人超市购物。 一路上交通畅通无阻,因为是周日,车辆不多,不过就算是平日也不会堵车的。这个地方著名的是人口超少,路上开车要小心的是动物而非人。 
快到了她才发觉超市那一段路整修,不能再往前了,所以她就把车停在路边,走路也就一分钟。
 

店里就得一个看店的老板娘。与老板娘油光满不同的是,店里那些蔬菜已经开始有皱纹了,干巴巴,苦兮兮地躺在架子上无精打采地任人挑选。小梅选了尾巴最不软的一扎韭菜,一包尚好的芥菜和两根苦瓜。然后是各种咸菜,酱油,料酒,腐乳,叉烧包等。零食方面她选了九制话梅,石榴糖,嘉应子等等。 


小梅在店的最里头选购,期间,她听到有人和老板娘聊天,原来是两个大学生。他们问老板娘关于螃蟹的事情。 老板娘说可以帮他们订螃蟹 (小梅猜应该是冷冻的)这个地方有新鲜的螃蟹,而且很便宜啊,但这个老板娘故意隐瞒不告诉新来的同学。小梅忍不住加入他们的谈话,建议他们去那个XX店,那里什么海鲜都有,而且都是鲜活的。老板娘马上说,那个店的螃蟹比较小 (小梅暗叹,这样的小店,这里中国人才几个?小店小气,都盯着蝇头小利不放。) 那两个同学问小梅那个海鲜店在哪里,小梅说在城西,你们上网查就知道了。

轮到小梅付钱了。老板娘一面讨好似地跟小梅闲聊。原本小梅是不情愿来这个店的,历来听说老板宰客,货特别贵,还贪小便宜,今天还亲眼看见老板娘企图对新顾客隐瞒这里路人皆知的海鲜批发店。但因为这个地方小,没有选择的余地,除非你能顶得住不吃中国饭菜,不来中国酱料。 


老板娘看到小梅那一大蓝咸菜,说:“啊你们咸菜大王啊。” 小梅说,“是啊,买那么多,是有折扣的吧?” 老板娘始料不及小梅这一问,她支支吾吾说没有,然后又不失时机地介绍她的新到的月饼,说什么不会比多伦多的贵啦,味道很好滴啦,四块钱一块,很便宜。 小梅心想, 在多伦多时候,她都不看得上这些破点心, 现在木有办法, 马死落地行吧,买个酱油都得看这样老板的脸色,谁叫你的胃口非要吃中国饭呢? 听老板娘推销她的商品,小梅一边应付一边想起一个成语: 黄婆卖瓜,自卖自夸。暗地送给这个老板娘。


付完钱,小梅撤出中国超市去取车,回家。 

September 14, 2015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9-14 15:2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6  [原创] 读两则新闻有感

今天我读了两则有趣的新闻。第一则: 全世界最偏远的学校招聘老师 去上班要坐船7天。據報導,“特裡斯坦•達庫尼亞島全長約11公里,住有269名居民,只有一間雜貨鋪,由於地勢偏遠,需要提前幾個月前向外界預定貨物。 島上配備基本醫療設施,但重病或需特殊治療者,則要轉送到南非或英國”。 他們要聘請的老師要精通數理化,符合不怕暈船,要有教學資格等條件。


覺得這個地方和我住的地方差不多嘛。據說”《愛麗絲夢游仙境》作者路易士•卡羅而的弟弟愛德溫1880年曾到特裡斯坦•達庫尼亞島教書,但他深感該島嶼與世隔絕,難以適應。“ 而我這裡處處是野鹿仙蹤,方便我指鹿为马,除了人煙較少外, 感覺還可以。


第二則新聞: 穆斯林代表在巴黎開會討論是否要打老婆,和打到什麼程度合適的時候, 被兩個女權美女裸體突襲。 真是國際笑話,這是巴黎呢,是民主的地方,竟然開會討論打老婆事宜,還真是抵打(該打)。 那兩位美女,裸露得很清晰,小編這次居然沒放馬賽克,益街坊(發放福利給讀者)。 這個裸體抗議的事情在加拿打也有的,譬如女大學生裸體抗議學費過高与警员對抗等等。


搞不明白為啥一定要裸體, 莫非是要趁機秀身材? 除非是給男警察逮捕她們的時候製造麻煩----想想,光不溜秋的完美胴體,男警察抓哪裡都不合適。  應該就是博眼球,製作大單新聞的緣故。 上臺襲擊的一定要是美女,試想一個虎背水桶腰的大媽沖上去搞襲擊, 還真是要搞出人命的---觀眾會暈死。

September 15, 2015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9-15 08:0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7  

V

第  1 幅
门前的野鹿


2015-9-15 08:3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8  [原创]唱卡拉OK与在互联网上写作

据说卡拉OK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流行的玩意,是人们一和朋友,家人,同事消遣的好去处。卡拉Ok除了娱乐功能之外,它的神奇功能是令得唱歌的人们暂时实现他们的歌星梦:歌者在台上激情高歌,粉丝在台下欣赏。 问题是,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唱得如明星一样好的,稍微难听的,人们可以忍,若唱得太难听就有可能被扔香蕉皮或鸡蛋,有被听众赶下台去的危险。

当今互联网与卡拉OK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人人都可以写东西,做当作家的梦。方法是很简单的:在千百万个论坛中选一个或N个注册成为会员就可以发表大作了。 

与唱K唱得难听把玻璃杯子都唱破,被人扔香蕉皮不同的是,若新手写得真不好,文明的读者是不会给恶评的,他们会婉转地表达读后感,给出有建设性的建议。论坛常用的相关术语据说是----“拍砖”。 写手要有辨别好砖和坏砖的能力,不能看到一些难听的就受不了,感觉受打击,所谓忠言逆耳。正如卡拉OK酒吧老板请 常驻歌手一样,一些网站请来常驻写手来招揽网客,读者。听说有些成功的网站初建时还安装点击软件来提升帖子的点击率,设空城计来招揽网客,写手。在商言商,这些欺带有欺骗性的手段或许无可厚非。但我相信,如果一个人对写作真的很有兴趣,坚持多看,多读,他肯定会写得越来越好。



September 16, 2015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9-16 03:3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9  [原创] 论简体和繁体字

我自小学的是简体字,虽然父辈,爷爷,太爷爷他们都是写正体字。简体字简单方便,好用多了。越简单方便就越好。 君不见现在CeLL Phone Text Messages,Teen 们都已经有他们方便快捷的语言体系,省时又不妨碍交流,而且也妨碍大人们偷窥他们的隐私。 另外,学简体字,被老师罚抄书也是简单多了,不会被罚得手软泪牛满面。譬如“麤”字, 据说是“粗”的繁体字(原本我以为鹿),用手写,省了一半时间有多。   我的朋友謝振煜先生写:


“二(老謝/一〇四)他不喜歡我喜歡•謝振煜
民 104.9.20日睛
我素來用正體字,從僅存的第一首新詩在民45寫到現在五十九年的紀錄。手寫有些俗字變了簡體字,如「为什么」、「美丽」、「奋斗」、「高兴」、「体育」等。我的書都用正體字排印,臉書貼文都是正體字。臉書,評論,回覆我自己打自己嘴巴,卻都是簡體字,因為我用手機手寫字,貪懶,少寫幾劃,可是有一個例外,對李詩翁,李良初的評論不能不恭恭敬敬地用正體字,因為他不喜歡簡體字,我喜歡他。還有在大陸十年接受漢文教育的加拿大準翻譯家我的朋友劉小曼,我也投其所好了。中國很麻煩,正體字、簡體字、國語、普通話、注音符號、漢語拼音,中國人在那裏團團轉。
(本圖文版權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分享。歡迎對圖文評論,非關圖文一概刪除) ”

经过谢先生同意,我把他的话Quoted在这个帖。 我觉得就单单学写字来说,学简体和繁体都没有错。我回复提醒他,他的话没有错,但写了一个错别字:那个“準”字:  “谢老百密一疏啊。我找到您一个错字: 加拿大準翻譯家我的朋友劉小曼---应是加拿大大翻譯家我的朋友劉小曼。”

September 19, 2015

P.S.谢先生是个非常有趣的人, 他通晓四国语言,越,英,中,法,他写诗,出书,评论,翻译不断,获奖无数。他每天写不少文章贴出Facebook, 新意思不断,有趣的翻译不断。 他还喜欢指鹿为马----人家贴鹿,他就说这马很好看。。。他称我为刘大翻译,我说不敢当,他出品无数时候我还没被出品。他为人非常的随和,没有架子,令人尊重。



使君才气卷波澜。与把好诗再译
2015-9-21 10:3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0  

诗人吴怀楚回复我的Facebook文:“我不反對簡體字.因為經過我查證.今天大陸所用的"簡體字".有很多字.都是幾千年前的 " 古字 "..不過.也有很多字.實在是簡得太離譜.毫無根據的改法.那是我不讚同的.到目前為止.我間中在私人的筆記裡.或是和大陸那邊的朋友在書面通訊.為求就他們方便容易讀.我都會用簡體書寫.。。。。。。”      我感谢使用繁体字的朋友们的这个为他人着想的行为。所以我也是在繁体字使用者较多的地方把简体字转换成繁体字再贴出。在简体字使用人士较多的地方再转成简体字。 这样转来转去便出现了不少搞笑的错别字。


2015-9-21 12:3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11  

"..不過.也有很多字.實在是簡得太離譜...” 他举例了吗?


2015-9-21 14: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12  

吴先生没有举例,他说“就這個繁.簡問題,我過去曾經在報章上寫過了三次討論性質的文字”。 但我还没看他的相关的文章。

在潘宙先生写的书里,其中一个故事里倒是提到过繁体字使用者对简体字的不适应的情绪反应。故事中的一个人物埋怨: 简体字 “主義” 简体字看上让人以为是“主叉” 。。。

潘宙,加拿大的越南华人作家,最近出版的【烽火越南】,也是我喜欢的书之一----我最近有点儿空,在研究越南,我父母的故乡,和越战的历史背景等等,准备写文章。所以也认识了不少越南华人朋友和他们的作品。


P.S.
谢先生回复我:“準翻譯家如果不耐煩就快拿出成績來才能成為實授的大翻譯家,我還是準諾貝爾得主。”  
一看就是激将法。我说翻译诗很容易,我每天能翻译30首诗,就像唐人街某记用机器出产红豆糕,每分钟产若干件。 现在发觉翻译诗并非那么容易。


2015-9-21 15:3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散文天地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