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长篇小说] 爱你就娶你之三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冬雪儿

#1  [长篇小说] 爱你就娶你之三

《爱你就娶你》之一: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21041.html

《爱你就娶你》之二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22178.html

爱你就娶你



朱晓玲



“这个乱嚼舌头的沈兰花,真不是他妈个东西。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还再三叮嘱过她,不要告诉匡满这钱是周家送来的。她还是给我说露了嘴。”妈妈暗自抱怨多嘴多舌的沈媒婆,嘴上却说:“你敢去她家要试试?你要是把彩礼钱要回来了,你和沈菊娥的亲事粉了(垮了或分手之意——作者注),你就给老子滚出这个家门。我今生是不得认你这个儿子的。我只当没生养你这个砍脑壳的。”一向不怎么发脾气的妈妈,这会儿不知中了什么邪,脸都气得乌紫,恼羞成怒地咒骂儿子:“你以为婚姻是儿戏呀?你想怎样就怎样。青石口谁个不知,哪个不晓你妹妹就要出阁了,你这一闹,是不是想将你们兄妹二人的婚事都给闹粉了?你还想不想在青石口做人啦,啊?你不怕别人道品(其意与被人“议论”相近。与佛教中的“道品”:“意谓达到佛教觉悟,趋向涅槃的途径”,不是一回事——作者注),我还怕别人道品嘞。”

“您、您以为您把妹妹嫁给一个大她二十多岁的男人填、填房(他每次说“填房”二字时,心中非常难受),村里人就不道品?村里人早就在道您的品了。说您见钱眼开,把自己的姑娘给卖了。有人还怀疑妹妹是不是您亲生的哩?”情绪激动的匡满,声音越说越高:“我也怀疑妹妹不是您亲生的。妹妹要是您亲生的,您忍心把她嫁给那样老的男人?还带着两个伢……”

“你、你、你、你个掉脑壳的,你还真是邪得很勒。”妈妈气得浑身发抖,语无伦次地说:“我这样扒心扒肝地为你……咳咳”。妈妈的话没说完,猛烈咳嗽起来。

“哥,你少说几句好不好?”在门外已站了良久的妮子,见妈咳嗽得厉害,很是担心,推门而入,劈头就说:“你在瞎说什么呀?看你把妈气的……妈妈这样做还不都是为我们好。还不是为你到现在还没娶媳妇着急。”

“妮儿……”背对门坐在方木凳上的妈妈,回头吃惊地望向黑暗中只看得见人影晃的妮子,问“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妮子……你……我……”匡满也大吃一惊地叫了声妮子,问:“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我是听见妈妈的咳嗽才来的。没听见你们说什么呀。”妮子说。

妮子显然是没有说实话。其实她在门外站了好长时间。刚才妈妈和哥哥离开她的房间后,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样也睡不着。越想越觉得哥哥今天的行为有点不对劲,象是有什么事瞒着她。哥哥平日可不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哟。无论说什么话,从来不瞒着她。“可是,今天他为什么要这样鬼鬼祟祟把妈妈叫走,避开我说话呢?”躺在床上的妮子,这样七想八想,更加睡不着。她索性起了床,披上棉袄蹑手蹑脚,走到有妈妈和哥哥谈话声传出的哥哥的房门外……虽然妈妈和哥哥说话的声音时高时低,谈话的内容听得不大全面,但大致意思她是全听懂了。听了妈妈和哥哥的对话,站在暗处的妮子心中一阵阵难过、发酸。她好想哭哟。甚至已经在哭了……她双手捂嘴,转身正犹离开回自己房间时,妈妈一阵咳嗽,使她十分不安,情急之下,她含泪推开哥哥房间的门。

“你真没听见我和妈妈说的话?”哥满眼狐疑地望着黑暗中的妮子问

“我真没听见。谁还骗你呀。”已站在妈妈背后,低头在轻轻搓揉妈妈后背的妮子说。

“妮子大了,有些家事,让妮子知道也没什么。”妈妈说。

“但是妈……”

“哥,你少说几句,没有谁把你当哑巴卖了的。”妮子打断哥哥的话说:“妈,让哥早点休息吧,您到我房里去,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哩。”

“好吧。我们到你房里去。我也有好多事要嘱咐你。”妈妈说着起身准备离去。

“可是,妈,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匡满执拗地说:“您不能这样把妹妹嫁出去……”

“哥……”妮子叫了声哥,一阵即将别离的伤愁涌上心头。话也说不下去了。一直在为自己的婚事悲伤、怄气的妮子,刚才听了妈妈和哥哥的争执,突然似醍醐灌顶,懂得了爸妈的苦心和难处。她更感激哥哥对自己的爱护。她稳了稳情绪,反过来劝哥哥:“哥,嫁给周家,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不要怪妈妈。妈妈没有强迫我。你送给沈菊娥家的彩礼钱,即便是周家送来的,那也是应该的呀。我嫁给他们周家,不能白嫁呀,是不是。你不能去嫂子家要彩礼钱啊。你要是去要了,妮子我永远不认你这个哥哥了。”妮子是笑着说的这番话。而她的心中,何存不是在流泪滴血。

——待续


2015-4-10 02: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2  

“妹……妹……”听了妹妹的一席话,匡满的喉头硬了……话也说不连贯:“我、我,真是不配做你哥哥。”

“哥啊,你要是觉得欠我的人情,等我出阁那天,你亲自把我送到周家去呗。你要是觉得还欠我的人情,三朝(姑娘出嫁后的第三天——作者注)我回门那天,你亲自去渡口接我回门……”妮子原本是想跟哥开个玩笑的,可是,说着说着,鼻子就酸了。水灵灵的眼中,溢满了泪水……好在是灯光昏暗,眼中的泪,没被妈妈和哥哥看见。

“那还用你说呀,你……你走的那天,我肯定亲自送你。”哥哥强压内心悲伤,佯装轻松地说。

“好……”妮子不知“好”的后面,再说什么。一想到就要和爸妈、哥哥们分开了,她的心中难过到了极点。噙在眼中的泪,就要滚落下来了。她抽搐了几下鼻子,将就要滚下的泪硬是忍了回去。

“你回门的那天,我肯定会去接你!”哥哥强装平静,笑着继续说。

“到回门的那天,你可要早点去接我啊!”

“那是肯定的。”哥哥说:“天不亮,我就去接你回来。”

“嘻嘻,我们拉勾。”妮子说着,将小手指伸到哥哥面前。

“好,我们拉勾,一言为定,驷马难追。”哥哥伸出粗壮的小手指头,勾住妹妹纤细的小手指说。

一言不发的妈妈,慈爱地望着业已长大成人的兄妹俩,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亲密的话儿,有一种欣慰,在心间涌动。愁苦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难得的笑靥。

“哥,这几天,要辛苦你了。明天你还要爬那么多山路,去接外婆舅舅舅妈姨妈姑姑他们。哦,对了,哥,你明天一定要把外婆接来啊,我想挨着外婆睡几晚上。”妮子说。

“嗯,好……明天……”笨口拙舌的哥哥,本来有满肚子的话要对妹妹说,可是刚才被妈妈好一顿呛,好多想好的话,就不敢说了。他怕又惹妈妈生气。他嗫嗫嚅嚅地说:“明天、明天,我,我一定把外婆接来。”      

“那我就先谢谢哥哥了。”

“谢什么谢呀,这是哥该做的噻。”

“好,那我就不谢了。你早点睡吧。我们走了。”妮子挽起妈妈的胳膊,将头靠在妈妈的肩头说:“妈,我们走吧。”

“你们也早点休息,不要谈得太晚。”匡满将妈妈和妹妹送到房门口,说。

“嗯,晓得。”挽着妈妈胳膊的妮子答道。母女俩就离开了匡满寒气逼人的房间。

“妈,您不要难过啊。我已想通了。真的想通了。想通了您们为什么要把我嫁给周家。您和爸都是为了我好,为了我能过上不愁吃不愁穿的好日子。”回到自己房间后,一下子象是长大了几岁的妮子,情绪已趋平静,她安慰妈妈说。

“妮儿,地上寒气太重,我们把鞋脱了,到床上偎在被褥里说话吧,暖和些。”妈妈说。妈妈说着,就把鞋脱了先上了床。妮子随之也把鞋脱了上了床。

“快快快,快偎进被褥里来。”妮子刚上床,已经偎进被褥中的妈妈,掀开被子,说。妮子一下子就钻进了被褥中,撒娇地将顶着一头乱蓬蓬头发的头,偎进妈妈的怀中,顿时感觉暖和多了。在妮子的记忆中,她已很久很久没有在妈妈面前这样撒娇了。一只手搂着妮子的妈妈,身子前倾,另只手将装满谷壳的毛蓝色机织棉布枕头,竖起来,靠在床头、那壁已被世代生生不息的生命磨蹭得油黑发亮的青石板墙上,随后身子靠在枕头上,低下头,慈爱地望着偎在自己怀中的妮子说:

“我的妮儿就要做大人了,还象个毛毛样撒娇哩。”

——待续


2015-4-10 02:4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  

二十二

偎在妈妈怀中的妮子的心儿,可是凄凉着哩。然而,她的脸上,却挂着微微的笑靥。她将滑落到身后的那件、领子和袖口,胳膊肘处都补有补丁的旧棉袄,由背后拿了过来,盖在被头,调皮地说:“在妈妈面前,妮子永远是毛毛。”

“哦哦,是是。妮子永远是妈妈的毛毛,是妈妈的宝贝疙瘩,是妈妈的心头肉……”妈妈轻轻拍着妮子的后背,柔声说。说着说着,喉头就硬了,话也说不下去了。

妮子感觉到了妈妈的难过。她侧头望着昏暗灯光中的妈妈,安慰道:“妈妈,您不要难过哦。女儿总是要嫁人的。迟嫁早嫁总是嫁。嫁个有钱人家,我的一生就有了倚靠,又能帮哥哥们接回嫂子,我心里真是蛮高兴的。我就是有点舍不得离开您和爸和哥哥们……”

“唉,女儿呀,你快别这样说。你这样说,真象是用刀子在剜妈妈的心哟。”妈妈将单薄的被子,往依在自己怀中的妮子身上拉了拉,长长哀叹了一声地道:“怪只怪我们家太穷,让你受这样的委屈。妈妈真是对不住你……”

“妈,您这样说真是折煞女儿了。我听着好难过啊。妈妈为了全家的生活,操碎了心。妈您怎么能说对不起我呢?”

“我是说把你嫁给周家,真是对不住你。”妈妈伤悲的泪水滚落了下来。

“没什么,妈妈。”妮子用手帮妈妈擦了擦脸上的泪,说“我真是想通了。我觉得嫁给有钱人家,就是比嫁给穷人家好。”妮子说着违心的话。

“我家妮儿真是长大了。晓得体谅爸妈的甘难苦楚了。”妈妈说着这样的话时,借着飘飘忽忽的昏暗灯光,歪头疑疑惑惑地瞄了一眼偎依在怀中的妮子,又道:“妮儿啊,你要真是想通了,妈就放心了。说实话,妮儿,妈是这样想的,周仲茺年纪是大了点,可他家是渡口村数一数二的富裕人家,你嫁过去,好好持家,敬丈夫,孝敬公婆,日子一定会比在家里过得好多了。”

“妈,我晓得。晓得您是为我好……”妮子言不由衷地说。心里苦得象黄连。

……

——待续


2015-4-28 20:3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4  

二十三

夜越来越深,寒气越来越重。半躺着身子偎在被褥里面的妈妈和妮子,没有丝毫睡意。她们时而声音大,时而声音很小,嘁嘁喁喁地说着体己话时,完全忘记了时间。

“喔……喔……喔……”一声悠长的雄鸡鸣叫声,由后院鸡笼里传了出来,打破了山村的寂寥。

“哎哟,时间过得好快哟。鸡都叫头遍了。”妈妈听到后院鸡笼里的公鸡发出第一声啼鸣时,连忙起身说:“妮儿,都到丑时(北京时间凌晨1-3点钟——作者注)了,我们再不能说话了。你把衣服脱了,躺下再睡一会。我也要回房里去眯一会。明天,不是哟,不是明天,是今天早上,你还要早起到学校去一下。我哩,还要和你爹到青石口镇上去赶集,买办酒席的蔬菜、鱼、佐料、割几斤牛羊肉。顺便给沈媒婆家送刀猪肉去。酬谢酬谢她。”妈妈说完,撩开被子,坐到床沿边,伸脚到床前去穿鞋,一边拿起搭盖在被褥上面、屁股后面补了两块补丁,洗得泛白的黑色棉裤后,转身将刚才掀开的被子,给妮子往里抿了抿,又道:“你好好再睡一会吧,我回我房里去了。”

“妈,我后天就要走了,我求您挨着我睡一晚,好吗?”妮子近乎哀求地说。

“是哦是哦,你看妈真粗心罗。咋没想着和我妮儿挨着睡几晚上呢。好好,妈妈挨着我妮儿睡一晚上。”妈妈说。说完,便将手中拿着的棉衣裤,复又盖到单薄的棉被上,顺势将三屉桌上飘飘忽忽的菜油灯,吹灭了。之后,摸黑上了床。

     妈妈一上床,躺在被窝中的妮子,就又撒娇地将头埋进妈妈带有几分寒气的怀中。妈妈双手搂着瘦弱、稚嫩的女儿,和她咕咕哝哝地又说了好一会儿话。见女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是要睡觉的样子。便说:“睡吧睡吧。再不能说话了。再说话,天就要亮了。”说完,轻轻拍着女儿单薄的背,哼起女儿听着长大的摇篮曲:“月亮走/我也走/我请月亮提花篓/一提提到园门口/打开园门摘石榴/石榴蒂上一砣油/姊妹三人共梳头/大姐梳个盘龙髻/二姐梳个凤凰头/只有三姐不会梳/梳个狮子扒绣球……”

妮子到底还是个孩子,将头埋在妈妈怀中,聆听着妈妈哼哼的摇篮曲,恍惚回到了童年……一切烦恼事,瞬间抛到九宵云外。她在五音不全的妈妈,哼唱得并不好听的摇篮曲中,渐渐进入了梦乡。

一夜的梦,都是湿的……进入梦乡的妮子眼角边儿,流下冰凉的泪……

——待续


2015-4-28 20:3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5  

二十四

次日凌晨,天光还没照进屋哩,象是刚进入梦乡的妮子,就被妈妈轻轻摇醒。因为,她要跟去赶集的爹妈一起出门,到学校去上最后一次课。这是昨天晚上,她和妈妈说好了的。其实,妈妈一开始并不同意妮子今天还去上学。

“离冬月十八没两天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去上学了啊。”昨天晚上,偎在被褥中的妈妈对妮子这样说。

“妈,明天、明天,我还是想去上最后一次学。”依偎在妈妈怀中的妮子偏侧着头,望着妈妈苍老的脸颊,近似哀求地说。

“明天你去上一天学,又能学到什么呢?我劝你,最好还是不去。在家好好把自己收拾收拾。你就要做大人了,就得有个大人的样子。”心中内疚的妈妈,比平日耐心多了地小声劝说。妈妈担心妮子到学校后,好不容易稳定了的情绪,又生波动。

“妈,明天是我这辈子,去上最后一次学,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上了这最后一次学后,就永远断了上学的念头,再也不会想上学的事儿了……还有,我和佟老师,还有玉翠几个好同学,还没来得及告别哩。我突然不去上学,他们会担心我的。”

“我说、我说你呀、你,你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你不去上学,别人哪个会担心你噻。”

“妈,不是我想得多,佟老师和玉翠他们肯定会担心我的。”妮子眼中噙着泪,哀求:“妈妈,您就让我去吧。您不让我
去上最后一次学,我一辈子都会心不甘的。最主要的是,我的作文本和算术练习本,还在佟老师那里,没拿回来哩。”

“书都不读了,你还要那些这本那本的做什么呢?”妈妈不解地问。

“就是不能再读书了,我才一定要把作业本要回来,做个纪念噻。我还要把我的课本和作业本都带过去哩。”

“带到哪儿去啊?”

“带到周家去啊。”

“带到周家去?你把课本和作业本带到周家去干什么呀。”惊诧万分的妈妈压了压心中蹿起的火,耐心地说:“妮儿,你嫁给别人,是去做别人的媳妇,不是去做学生。你把课本作业本带到别人家,象什么样子呢?”

“妈妈,您放心好了。我把课本和作业本带到周家,是不会让周家人知道的。”

“那也不行啊,妮儿。要是被周家人发现了,他们会说你不安心过日子的。”

“我求您了,妈!求您和婶婶她们后天晚上装箱时,一定要记着把我的作业练习本和课本,装进嫁妆箱里啊。我把课本带
在身边,主要是为了做个纪念。我不会轻易拿出来的。妈妈,我这点小小的要求您也不答应啊?”嘴上这样说着的妮子,心里却是有另一番打算。她执意要将课本带到周家去,不全是为了纪念,更重要的是为了得空时,可以学习……

“好好好,到时我记着把你的课本和作业本放进嫁妆箱里面就是了。”见女儿说得可怜,深感内疚的妈妈不得不应允。
妈妈对妮子,是有深深愧疚的。最使她内疚的是,虽说周家拿了那么多礼金来,可是这些钱,基本上没有花在妮子头上。她将周家拿来的礼金,转手就送到沈菊娥家去了。而妮子的嫁妆哩,都是七拼八凑的。先说那对樟木箱吧,还是自己结婚时陪嫁带过来的。油漆早就脱落得不像样子了。有只箱子的合页断了,另一只箱子有一个两个楔子也断了,一直都没修。前几天,她才将装满衣物的箱子腾空,让儿子匡满搬到堂屋修理了一下。换了一对合页,将那两个已断的木楔子也换了。箱子整修好后,次日,请隔壁湾的党油漆匠,把箱子涂了一两遍褚红色油漆。党油漆匠做事还算仔细,油漆做好后,他在一对木箱箱盖上,用灰白色油漆描绘了一朵牡丹花,箱子的前后,用白油漆描了几株清瘦的兰花。这么一修整,原本破旧的箱子,看上去真还象是新的。再说要装进嫁妆箱里面的一些细软衣物吧。有一部分衣物如妮儿的一套大红棉袄棉裤;一套粉红色内衣裤;一件桃红毛衣;一套米黄色秋衣;两床缎子被面,这些都是周家送来的。另一部分哩,是妮子妈妈或妮子妈妈的妈妈的妈妈,一代代传下来的存货。如,一对“鸳鸯戏水”绣花枕头(这是妈妈做姑娘时,亲手为自己绣的嫁妆);一床不知传了多少代嫁女、虽然从没用过,但成色已很老旧的“龙凤呈祥”桃红软缎被面;一床老粗布红黑格子相间的印染床单;一件镶边儿的平肩宽袖大衣襟毛蓝褂子;一件绣有牡丹花的红兜兜;一块四周折叠的边沿儿,业已泛黄的白底红碎花洋布布料;几块银圆;一对银手镯,都是妈妈或妈妈的妈妈的妈妈传下来的嫁妆。平日无论生活多么艰难,都没有舍得动用这些代代相传,烙印着岁月印迹,散发着陈年霉味的嫁妆。

……“箱子底下放把枣呦,早生贵子福满堂哟。”那天,妈妈清理木箱中的新旧衣物时,仿佛听到自己当年出嫁前的头天晚上,母亲和姨妈们给自己装箱时的“喊彩”(女儿出嫁头天晚上,母亲要请亲戚中或村子里夫妻和睦、儿女双全,父母健在,伶牙俐齿的“十全”女长辈,为女儿将嫁妆一件件往箱子里面装。边装箱,还要边将当时的情境和所装物品,编成唱词,喊唱出来。谓之“喊彩——作者注)声声……不觉间,自己的女儿也要出嫁了……

……

——待续


2015-5-9 19: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6  

“唉,你实在想去学校,和老师、同学们作个告别,妈也不能硬是阻挡你。明天,你就去吧。”妈妈见就要出嫁的女儿,说得委实可怜,心有不忍,稍作思衬后,说:“可是,说好了唔,这是你最后一次上学。明天放学回来后,你就再也不要到哪儿去了。你马上就要出阁,做大人了,再不能象在家里一样任性、疯疯癫癫的。要习礼义、恪守妇道。在人的面前,要紧开口慢开言,要尊敬丈夫,孝敬公婆,不要落闲话别人说……”

“妈,你不要再唠叨了,好不好?我的耳朵这几天都长了老蛮。我满脑子都是您说的话:‘要恪守妇道、要习礼义、要紧开口慢开言’、要早早起,出闺门,烧茶汤,敬双亲、公婆言,莫记恨,丈夫说,莫使性,整肴馔,求丰盛,……妈,你反过来倒过去的女儿经,我都能倒背如流了。”妮子双手捂着耳朵说。

“你这个死丫头,嫌妈罗嗦呀。妈还不是担心,在妈身边任性惯了的你,到婆家后,不懂规矩,受人耻笑不说,还会引起家庭不睦。要是这样,你的日子多难过呀。在你出嫁前,多讲一些遵守妇道的规矩你听,还不是为你好。你看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和不懂事的孩子有啥区别?你以后在婆家,婆婆要是说了你听着不中意的话,可是不能顶嘴的哟,更不要记恨。切不能象在妈面前这样,捂着耳朵。”

“妈,在别人面前,我肯定不会这个样。”妮子说着,就将捂着耳朵的双手拿开。

“那是最好!你要是在婆家,也是这个样子,那肯定是不行的。”妈妈忧虑地说:“你要学会忍让。任事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忍得一时,解百日之忧。你忍让了别人,就是在让自己。你和别人过不去,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二十五


真是哟,越是临近女儿出嫁的日子,妈妈的心中就越是揪成一团地疼。对女儿的担忧,越是一天天加重。担忧什么哩?她又说不大清楚。这段时间,也是出鬼得很,右眼皮老是在跳。跳得她心惊肉跳的,总怕女儿的婚事有什么变故,或有什么闪失。因此,这几天,她恨不得将如何恪守妇道的经验啦,自己做姑娘时,妈妈教给她的《女儿经》啦等等,都仔仔细细一字不拉地传授给女儿。对女儿的行踪哩,也是疑神疑鬼的,越发看得紧了。几乎不让她一人外出。昨天晚上在妮子苦苦哀求下,她才同意妮子去上最后一次学时说:“也行,你去吧,去上最后一次学。那你明早,和我们一起起来,吃过早饭后,我们一块走。正好,明天我和你爹还要去赶集,买办酒席的菜。”

“妈,您不记得呀,我们学校是上午九点钟才上课哩。我才不和您们一起走那么早哩。”妮子将头一歪,小嘴噘得高高地说:“您们去买菜,我去做什么呀?天刚蒙蒙亮,集就散了。你们买好菜回家了,还有几个小时,我到哪儿去呆呀?”

“妮儿,妈刚才不是对你说了吗,我们还要送猪肉和两斤糖果到沈媒婆家去。”搂着妮子的妈妈说:“你和我一块去沈媒婆家。”

“我去、沈媒婆家?”妮子听妈说,要她去沈媒婆家,心中很是抵触。怏怏不乐地说:“妈,我真不想去沈媒婆家。我去做什么呀?”

“你咋这样不懂事呢?沈媒婆是你的媒人,她给你介绍了这么好一个婆家,你不该去感谢一下人家啊?”

“好什么好呀,真是。我又不喜欢那个男人。要不是这个该死的沈媒婆给我做媒,我咋会这么小就缀学、嫁人呢?还是填房哩,还是别人的后妈哩。” 妈妈怎知晓,妮子恨死了这个沈媒婆。偎在妈妈怀中的她,嘴噘得老高,小声嘟囔。

“妮儿,你在说啥哩?我一句也没听见。”妈妈见妮子嘟嘟囔囔的,但没听清她到底在说什么,便说:“你说大点声。”

“我说,我说您和爸去感谢不就行了么?我真不想去沈媒婆家,妈妈。”

“我和你爸去感谢?妮子呀,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呢?你爸一个大男人,怎能去做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感情一向粗糙,没有什么耐心的妈妈听妮子说不愿去沈媒婆家,很是生气。本是想说些狠话好好教训教训她的,可是,不知为什么,那些涌到嘴边的狠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她压了压心中的火气,用少有的曼声细语说道:“女儿啊,你马上就要做大人了,这些周情搭理(礼尚往来之意——作者注)的事情,你还是要学着点才好。以后到婆家去了,才好做人。你看,沈媒婆为了你的婚事,跑前跑后地跑了这么多时,你总得去感谢一下她噻。”

“我又没要她给我做媒。”妮子说这话时,声音很小。妈妈大概没听见,她还在按照她的思路在讲:“其实,我们明天去沈媒婆家,不光是为了答谢她。还有好多事要跟她商量哩。比如请她冬月十七,来我们家喝你的出嫁酒。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还要跟她讲,周家有一半彩礼钱还没拿来,要她出面到周家去要噻。”


——待续


2015-5-9 19:5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7  

网络真好,我在此小说中写到古老的织布机和梭子。竟然在网上查到了图片。

第  1 幅
即将消失的古老织布机

第  2 幅
即将消失的古老织布机

第  3 幅
梭子


2015-5-19 01:1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8  

“妈,您一会说到沈媒婆家去,一会又说去买菜,我们到底是去沈媒婆家?还是去买菜哟?”

“菜也买,沈媒婆家也要去。”

“哪那来得及呀。我还要上学哩。”

“我晓得你要去上学。”妈妈说:“沈媒婆家离集上不远,三五分钟就走到了。保证耽搁不了你上学时间。”

“我们到沈媒婆家去,总不能把买的菜也带去吧。”

“那是。这个我和你爸早就商量好了。我们先把办酒席的菜和佐料买好后,让你爸先挑回来,你和我一起到沈媒婆家去。”

“我去沈媒婆家,把书包、凳子也带去啊?”妮子一百个不愿意到沈媒婆家去,就千方百计找不去沈媒婆家的理由。

“谁叫你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别人家去呀。明早,我自会找个地方,让你把凳子和书包放在那儿。集镇上那个‘湾里人饭馆’的老板娘,人蛮好的。平日我去赶集,口渴了,到她那儿讨口水喝,她总是盛一大碗面汤我喝。有时面汤里面,还有几根面条几片白菜哩。他们家的面汤真好喝,又饱肚子。有时我喝了他们家的面汤,回来,早饭都不用吃。你记得啵,去年署假,我还把你也带去喝过几次面汤哩。明早,我们去沈媒婆家时,你就把书包和凳子放在‘湾里人饭馆’,等我们到沈媒婆家把事办完后,你再去拿。行啵?”

“……”

对妈妈这种没有商量余地的武断安排,妮子尽管心中老大不高兴,竟也一时无以反驳。她噏了噏秀气的鼻子,噘着的小嘴,嗫嚅了几下,像是要说点什么。可是,见妈妈态度那么坚决,不容更改,想想说什么也没用。索性,就不说了。她皱眉、噘嘴地低垂下头,用沉默不语与妈妈对抗……

翌日,非常不想到沈媒婆家去的妮子,最终,还是没有拗过妈妈,乖乖地跟妈妈一起,去了沈媒婆家……

——待续


2015-5-19 01:2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9  

二十六

这不哟,这天早上,妮子被妈妈叫起来后,如往常一样,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副娇憨的样儿,端着一只黑乎乎的小木盆,到厨房水缸边,踮起脚尖,斜着身子,在缸里面舀了一瓢结了层薄薄冰的凉水,倒进木洗脸盆中。而后,端到堂屋,放在长板凳的一端,借助早已被父亲打开了的大门(为了节省灯油或者根本就没有灯油,妮子家每天早上无论谁先起床,一般是不点灯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将大门打开,借用天光洗漱、劳作——作者注)照进来的微弱天光,草草洗漱。蓬乱如麻的头发,一如既往地没有梳理顺。乱蓬蓬的头发中,好象还有两根细细的稻草或谷壳藏在其间,没有梳掉……

“细米羹给你盛好了,放在灶台上了啊。你梳洗好后,快点去吃了,我们好走。”妮子在洗漱之时,妈妈在黑暗的厨房,吸吸嗦嗦喝下最后一口细米羹,大声说。

“哎,晓得了。”妮子往脸上胡乱地擦蛤蜊油时,答。

用冷得浸骨的冷水洗漱毕,她的小手冻得更是麻木了。她边往冻得麻木、红肿、溃烂的手上哈气,边窸窸窣窣往黑暗的厨房走去。到了厨房,她端起那碗妈妈放在灶台上、着了点盐,和着野菜煮的细米羹,匆匆喝将起来。右边一络没有编进反着辫(很有趣的是,妮子梳头时,总是将发辫编反了。)就的发辫中的头发,老是滑到她的嘴角边儿……

“吃完了吗?”穿一身又破又脏又臃肿冬衣,一块破了几个小洞、蓝黑相间方格子土布头巾,将一头已有参半白丝、蓬乱如枯草的头发,包得严严实实的妈妈,将一双长满老茧粗糙的手,笼在没有热气的衣袖里,在厨房门口侧了身子,探进头来问。问过后,不等厨间的妮子作答,又道:“吃完饭后,你记得把头巾围上。外面起风了,露气又重,小心着凉。”

——待续


2015-5-19 01:2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0  

二十七

天还没亮。静卧在群山之腹地的山村,还没苏醒,一片寂寥。偶尔有远处响起几声狗吠声或狼的嚎叫声……坚固、黑暗的石屋后院鸡笼里的公鸡,在妈妈叮嘱妮子“把头巾戴上”的话音刚落时,“咯……咯……咯、咯……咯……咯”高亢地报晓……

是由山坡,或是山峰的背后,或是河里、池塘里,升腾、漫延而来的雾霭,越来越浓稠地笼罩、吞噬了山村和山村远近的群山峻岭。刮得不是很大的北风,萧瑟刺骨。被浓雾萦绕、笼罩,耸入云端的山峰,如一座座海市蜃楼,飘飘忽忽、若隐若现,犹如天上人间仙境般迷幻莫测……而仙境的下面哩,却是生生不息、满目疮痍、或炊烟袅袅“人生易老天难老”的人间。

此一刻,生活在人间贫穷山村的妮子家,阴暗、潮湿,寒冷如冰窖的石屋里,及寒风凛冽、浓雾迷蒙的石屋外,几乎是浑然一体,漆黑一片……哦,不对哟,屋外比漆黑一团的屋里要亮光得多。屋外,无论浓雾如何厚重、浓稠,毕竟遮挡不住天光对大地、对山脉、河流、森林、花草、野果、谷物、飞禽走兽的抚摸、照拂、福佑。有光,就有生命……

……

“吃完了吃完了。”妮子清亮还略带有童稚的回答声,在万籁俱寂、空旷的山村,显得是那样单吊、纤细、赢弱不堪……她将最后一口细米羹喝下后,将碗放在肮兮兮的土灶台上,弯曲着右手食指(她的双手手背冻溃烂了,不敢用手背抹嘴)抹了一下嘴,由厨房一路小跑跑进堂屋,摸黑在八仙桌上拿起书包后,伸手到八仙桌的左边去拿两个方木凳时,却摸了个空,不禁问:

“咦,我昨晚放在这儿的两个凳子呢?”

“我已给你拿出来了。你快出来,我们走吧。”已经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老气横秋地说。他在出门前,将妮子每天上学必带的两个方凳子,顺手放进了他挑着的两只空脚篮(一种用竹片编织的底口都是圆形的、盛装蔬菜、瓜果等农作物的农用器具。此农用器具,分大中小号。口径约60公分或50公分、深30公分或25公分。为了便于农人挑或抬,脚篮口径上,等距地系有长短适中的四根麻绳或塑料绳——作者注)中。

“线网兜带了没有?”临出门,妮子妈妈问。

“没哩。”

“昨天晚上,我不就嘱咐过你,让你今天早上一定记着把网兜带上的吗?”

“带网兜装什么呀?”在老婆面前总是唯唯喏喏的李文举,小心问。

“待会在街上买的鸡啊鸭子呀,用什么装?”妈妈抱怨地说:“任啥事都不能作你的指望。作你指望的事,没一件不失塌
(失败之意——作者注)的。”

“唉,昨天晚上我是懒了一下,没记得将网兜清到脚篮里。”站在门口暗处的李文举唉叹一声说:“我这就去找。”

“网兜我记得是放在我们床头边的那只箩筐里,你快去拿呀。”妻子没好气地说:“你这样七捱八捱的,捱到天亮都走不出屋。”

“哦,我这就去拿。”李文举说着,放下肩上的担子,就往黑乎乎的屋里走:“拿几个网兜?”

“两个大的一个小的都带上。”

“哦。”

“妮子妮子快出来呀,你还在屋里磨蹭什么噻?”妈妈在门口大声叫。

“哎,来了来了……”

……

妮子和爹妈出门后,一行三人,一前一后,走上了通往山下青石口集镇,那条唯一的陡峭羊肠小道。继尔,很快被浓浓晨雾淹没……

“我说呀,我们今天要多买些菜和佐料。”浓雾中,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地响起了走在最后面的妮子妈妈那近似男人的沙哑嗓音。

“嗯。”走在最前面的爸爸只是“嗯”了一声,算是作答。

“周家送来的一千多块钱的折饭钱(男方送给女方的酒席钱——作者注),我都带上了。今天,我们尽这些钱用。”在浓浓雾霭中行走的妈妈继续说。

“啊,今天要买一千多块钱的菜呀?”爸爸吃惊不小地问:“买那么多菜用得完啦?”

“咋就用不完呢?”

李文举小心翼翼地说:“我看是用不完。我们这种景况的家庭办大事,哪能象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那样大操大办呢?”对妻子的话,历来言听计从,很少提反对意见的李文举,听妻子说要买一千多块钱的菜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觉得这样大操大办,太铺张了。“看来,女人真是不能有钱。一有点钱,就张狂起来了。”李文举的心中,对平素十分节俭的妻子,第一次有了一些不好的看法。自然地,就第一次大胆提出了反对意见:“我的意思是,买菜的钱可以减半,酒席也会办得很丰盛。我们何必要打肿脸充胖子呢?这几天,我估摸地算了一下,我们请的客人,要是全到齐了,最多五桌酒席,就够了。哪儿要买那么多菜呢?况且,家中还有周家送来的鱼、肉,我们自家地里的菜……”

“我真是不想跟你这个吝啬鬼说了。一天到晚就想着节约节约节约……”走在后面的妻子非常生气地说:“你忘了啊?妮子出阁后,眨巴眼的功夫,就到腊月初八了。腊月初八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哟?”

“可是你儿子娶媳妇的日子呀!这么大的事你都忘了……哎哟……”正在说着话的妻子的脚崴了一下,一声惊叫。差点摔倒。

“咋啦?”走在前面,相隔比较远的李文举,听到身后妻子的惊叫声,扭过头来问。由于天黑,雾浓,其实,完全看不见罩在浓雾中的人。

“妈……您……小心。”走在三人中间的妮子,迅速折转身,伸手扶住差点摔倒的妈妈。

“没事没事。不晓得是被么事绊了一下脚,脚崴了一下。”

“不要紧吧?”李文举说着,转身要看妻子的脚:“让我看看,你还能不能走路啊?”

“哟,脚崴了一下就不能走路啊?我啥时这样娇贵过?”业已站稳身子的妻子,推开李文举说。之后,试着走了几步,崴了的左脚,痛还是有点痛,但忍忍,也还是能走路的。就对呆站在一边的丈夫说:“你傻站在那儿干啥呢?走啊。别在这儿耽搁时间了。”说完,埋头就往前走。

“哎哎,我看你走路有点跛。你等哈,我给你揉揉。”

“我没那么娇贵。我又不是第一次崴脚,你几时给我揉过的?”妻子粗声大气地说:“走吧走吧,快走吧。待会去晚了,什么都买不到。”

“你……”李文举只说了个“你”字,就把滑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低头往前头走去。

……

——待续


2015-6-17 02:4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1  

“腊月初八,就是匡满结婚的日子。我的意思是,今天,我们将匡满结婚办酒席的菜也一起买了。”一家三人默默没走一会儿,妻子开腔,接着刚才的话茬儿说。

“我的老婆,你是不是想娶媳妇想疯了啊?今天离腊月初八,相隔二十多天啦。我们这么早、这么早就把那时的菜买了,不怕把菜放坏了呀?”走在前面的李文举也提高嗓门儿说。

“我想娶媳妇想疯了?你这个人说话才有意思哟,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呀?你就不想娶媳妇啊?”妻子桂英在浓雾中,扯起如男人一般沙哑的大嗓门儿,数落丈夫:“你几十岁像是白活了一样,说出的蠢话不怕别人笑掉大牙。现在天寒地冻的,能把菜放坏?”

“哎,就是放不坏,也没必要这么早就把菜买了呀。”李文举辩解:“是的,现在天气冷,菜是放不坏,可放这么长时间,也不新鲜啦。”

“你从来不操心家里的柴米油盐事,过日子哪里晓得打算盘罗。”妻子厌烦地说:“你这个木榆脑壳,好好把事情给我想清楚了再和我争,好不好。我们今天把办两次酒席的菜一起买,一是可以节省时间,二是要节省不少的钱。我们菜买得越多,就越是好和别人还价。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也不懂啊?还要我紧说(多说之意——作者注)。”

“好吧好吧,你咋安排咋好。我们这个家,总不是你说了算。”李文举半是妥协半是不满地说:“你自己有了主张,何必又要问我?问了我又不听我的,真是脱了裤子放屁。”

“你是一家之主,儿女的婚姻大事,我不和你商量,和谁去商量?”

“哈哈,”走在前头的李文举哈哈一笑,颇有自嘲意味地说:“我是一家之主哟?我怎么从来没有一家之主的感觉呀?我这个一家之主,儿女们哪个不晓得,是聋子的耳朵,只是个摆设。中看不中用的。”

“照你说话的意思,你心里的怨气,好像蛮多呢?”

“不是蛮多,有那么一丁点。嘿嘿……”

“有那么一丁点怨气呀,你就让它烂在你的肚子里吧。”妻子说:“你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哦。你自己好好想想,你除了出点憨力做些田地里的活外,这个家的大小事,你何时操过心?”

在妻子一路的数落中,李文举装聋作哑,一声不吭。

……

——待续


2015-6-17 02:5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