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3)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3)

《越狱》(3)


第三天,清晨。

他被远方隐隐传来的军号声惊醒,睡眼惺忪着,费力地顶开石头爬出洞穴,东方地
平线将将喷出一抹玫瑰红。猫着腰,猱身而上,攀过乱石丛,四肢着地趴下,昂起
头,抬起袖口胡乱抹两下眼镜片,睁大眼睛向石头城堡方向眺望:一团团雾霭悬浮
于秃头似的地表,或浓或淡灰蒙蒙,随着晨风游走飘忽,行踪不定。透过其中时有
时无的间隙,隐隐约约只见大牢进出口处两道厚重的铁门轰轰大开,约莫三四十匹
军马满载着军警和给养,列队鱼贯而出,方向东南,蜿蜒绝尘而去。此情此景,他
不由支起了身子,呆若木鸡。

噢!—他象是肚子上挨了泰森的一记直钩拳,痛苦地蹲下身去,双手抱住自己的脑
袋:该死,你这书呆子,真应了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沙盘推演运筹帷幄,结果到头
来还是班门弄斧,大大低估了狱方的头脑和手段。不知道这几根老警棍是干什么吃
的呀,尤其是典狱长,共和国卫队的常胜将军,他穿上这身黄皮的时候可能还没你
呢,什么阵势没经历过,什么样的亡命徒没见过。

他定是料准了你这智慧型罪犯决不会重蹈那毒枭几天前的覆辙,愚蠢到妄想凭借着
自己过人的野外生存本能闯过这茫茫戈壁滩 — 这贼小子一定是往飞地通道这唯一
的自由之路跑的,虽然两天两夜的追踪一无所获,但只要加强警力扩大搜索面,他
就保管插翅难逃,不论死活早晚将被捉拿归案。

没有异想天开的搜索空档,没有一厢情愿的时间差,一念之差浪费了生死悠关的五
六十个小时。早知道是这种结局一开始就直接朝东南跑了,那样的话起码还有得一
搏,最后鹿死谁手将是个未知数。眼下可好,他们精锐尽出封住了瓶颈,网开三面,
留给我的是鸟飞不过、跑死骆驼的大沙漠。开局失策全盘危殆。苦心孤诣准备了八
九年,机关算尽太聪明,却万万没有料到,老奸巨猾的对手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我精心设计的这场冒险家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接近终局,没法再玩下去了。

想到这浑身一哆嗦,恐惧加绝望,将整个人从头到脚击穿了,两行泪水止不住涌出
来,汇入面颊上半寸厚的尘土。他晓得挑战狱方被抓回去的下场:二十斤重的铁镣
锁半年,脚髁骨不磨出来见见光休想褪下来。就此,四十年的大牢是铁定要坐满了,
如果自己能有幸这样长寿的话。此时此刻,他仿佛听到了典狱长那严父般的声音:
516号呀,既然你选择敬酒不吃吃罚酒,也就休怪俺们这个...嗯,杀猴子给鸡看了。

囚犯的越狱行为有多硬,狱方的反越狱行动就有多狠,一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双
方没有丝毫的妥协余地。管理有方的监狱高层从来都是恩威并行奖惩分明的,凭良
心说他们并不坏,要知道统辖这个妖魔鬼怪的世界也实在不容易,没几分血与火的
手段还真不成,铁砧必得铁锤来侍候。所以,你走到今天这步田地,一点不能怪他
们,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 这是咋说哩。

咋说?他们树立你为标兵刑犯,破格提拔为工头,享有其它犯人做梦都不敢想的种
种特权。甚至还慷慨承诺,如果继续积极接受改造表现优异,不出三五年就可以获
得减刑,进而被提升为低阶狱卒,摇身一变成为统治阶层的一员。对你真可谓仁至
义尽了。可你倒好,恩将仇报,放着脚下的金光大道不走,煞费苦心去找独木桥。
横竖是软硬不吃,对再诱人的馅饼也不屑一顾,从来不把沙漠监狱当成自己的家,
既不甘心在这里做牛做马,也毫无兴趣翻身做主人。王八吃秤砣了,一门心思想逃
跑,要越狱!

自黎明到黄昏,他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仰面躺在耗子洞里,眉毛眼睛拧成一堆,鼻
孔嘴巴并用呼吸着,象一具横陈在钉上了盖子的棺材里,眼巴巴只等着咽下最后一
口气的活死人。麻木的四肢脱离了躯干,躯干里密封着无处可逃的血液,血液被迫
维持着心跳,心跳成了活着的秒表,秒表采用倒计时制.....

即使是等死,也总该想点什么才对得起自己,只要还剩下一口气。于是,他躺在黑
洞里想、想、想,想了个日月无光、昏天黑地。结果什么都想了,又好象什么都没
想;什么叫想了,什么叫没想他不知道,知道的只是想着就是还没死,没死就是在
想着。就这样胡思乱想,一直想到洞外夜幕四合、繁星满天。终于,他想完了,或
是没想完但是不想再想了,他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恍恍惚惚,他发觉自己正穿行于一座黑森林,树木密密匝匝,
一棵紧挨着一棵,犹如高大的憧憧人影,随时准备对他进行致命的伏击。见鬼,人
挪活树挪死,老子才不怕你们 — 他给自己壮着胆,没头没脑只管往前撞去 — 管
他娘娘的,走到哪儿是哪儿。却感到那林子越走越密、越走越黑,最后黑漆漆得什
么也看不见了,瞪大的眼珠子成了镶嵌在面孔上的摆设。没辙,只有向前伸长了两
只手臂,瞎子般一边摸索着,一边一步步不停地走着、走着.....

忽然,眼前一闪,出现了两道光,锥子似直直刺过来,绿幽幽深不可测,却是贼亮
— 老虎?!将将反应过来,那绿光已朝他飞扑过来,距离迅速拉近,转眼贴上了脸
面,旋即一阵撕心裂肺的感觉 —  啊呀,老虎吃人啦!哪顾得及皮肉传来的神经电
波,他条件反射伸出双手,一把来了个铁臂合围,死死掐住那老虎的脖子.....
“吱吱 --” — 咦,老虎咋这么叫唤?

老鼠!—他惊醒了,脑浆翻腾几下做出第一反应,感觉手里正死死钳着一个活蹦乱
跳的物体,软不拉叽的,毛发却又粗又硬:沙漠坟墓硕鼠,他见得多了,兔崽子大
小,不算尾巴足有半尺长,三四公斤重;以取之不竭的死尸为主食,吃人吃得眼睛
都绿了。

此时此刻,那小畜生已进入歇斯底里状态,肥硕的身躯拼了命扭动,长长的尾巴左
右抽甩,强壮有力的后腿上下乱蹬,将他的手背挠出无数道血印:不能松手,不能
松手!松手意味着我立马要变成一个血人。刹那间,他脑海上空略过一副恐怖场景:

古罗马曾发明了一种刑法,风靡一时,叫作“勒索死”:将一只猴子、一头狼、一
条蛇、两只猫、几只公鸡,还有若干老鼠蝎子什么的,一古脑装入一个大牛皮口袋,
随后塞入被判处了极刑的人犯,接着扎紧袋口,任凭里面鬼哭狼嚎、起伏跌宕。等
几十分钟过后风平浪静了,打开口袋,倒出来一堆混杂模糊的血肉。

奶奶的,有我没你,我叫你咬!—  他咬紧牙关,将抡了九年铁镐的手臂聚焦于两
个虎口,发力,再加力,七八秒钟过后,感觉虎口里的肉体被压缩去了一半,终于
一动不动了,随之只听得扑哧一声,一股粘状液体飞流直下,喷了他个满头满脑,
又骚又臭又腥.....

哇,狗日的临死还撺稀!他触电似撒手,死鼠垂直掉下来,正正好好盖了他一脸,
热浪扑鼻、五味杂陈,熏得他几乎窒息 — 妈呀!他原地一打滚,双手向上猛地推
去,大石头骨碌碌滚开了,手脚并用,狂呼大叫着,他发疯般爬出黑洞,重见天日。

猎猎晚风中,他缓缓直立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闭上眼睛不动,好一会儿,脑袋
瓜里的动荡逐渐减弱。举起袖口,三下两下抹去脸上的污秽,方才感觉左面颊上火
烧火燎的。来回摸几摸,按一按,那里有七八个大小不一的窟窿,上下左右对称排
列着,血还在从里面滋滋往外冒.....

真他娘的活见鬼,几年大牢下来仍然头是头脸是脸,刚刚跑出来就给一只老鼠破了
相,倒了八辈子邪霉了!不过还好,不幸中的万幸,要是反应动作再慢半拍,一块
肉给连筋啃下来,那可就没治喽 — 后怕,高兴,我操!

有动静!他忽悠打了个机灵,右手刷地搭上腰胯,困兽犹斗的目光扫过去,却见八
九米开外,地上零零散散闪烁了十几点绿光,齐刷刷向他射来,阴阴森森:敢情刚
才那杂种是先头部队,这帮龟孙子还在眼巴巴等着我的人肉宴开席呢。一颗心落归
原地。他低吼一声,一点点绿光黯淡下去,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无声无息。

回过身来,走去耗子洞口,一只脚探进去,扒拉出那死鼠,踢去大石头底下:难为
你打了两天两夜的洞,想吃我的肉却送了自己的命。你破了我的相,但又救了我的
命。咱俩算是扯平,不过我还得谢谢你。

别犯傻了,小心破伤风,血也要尽快止住。他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小块毛巾手帕,
擦拭着面颊上的创口,横一道竖一道,直至手帕又黏又稠了,血液还是拒绝凝固,
那窟窿太深 — 罢了!我的血,还给我。他将手帕大半截塞进嘴巴,用牙齿咬紧,
上下口腔的肌肉开始伸缩、蠕动,贪婪吸吮着,冒烟的舌苔立马有了感觉 — 原
来我自己的血是甜的,好喝!

他蹲下身体,伸出双手在地上摸索着,找到一小片不那么粗砺的沙土,抓起来一把,
上下掂量掂量,一咬牙,径直朝那些窟窿糊去,沙子扑扑落下,没留下来多少,再
来一把....两把..... 终于,窟窿补上,血也止住了,人已经浑身湿透,热一阵冷一
阵打着摆子;四肢微微颤栗,只是不听大脑的使唤;一屁股砸在地上,抬起头,满
天的星星都是黑的。

良久,他重新直立起身体,轮流跺几下两只脚,张开双臂舒展;仰面朝天,大口大
口呼吸着空气。

末了,伸手去贴胸内衣口袋取出一个小纸包,一层层小心翼翼打开,借着微弱的星
光,两只瞪大的眼睛凑上去,目光穿透近视镜片:这是一张一寸见方的黑白照片,
相纸已经泛黄,边角磨得光秃了。上边有一个阳光少女,正冲着他明明亮亮地笑,
沙漠里一汪泉水,荒原上空的天狼星。

半晌,他精心包起那相片,藏好。扎紧掉光了绒毛的绒裤,套上打满了补丁的棉袄,
俯身自耗子洞里拖出来两个不大不小的口袋,由数层塑料袋、旧衬衫及胶带纸、包
装绳结合制成,披挂上右肩,两头沉一前一后。完了,他甩开大步,出发了。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5-26 08:1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2  

不安常理出牌, 不按?

低阶狱卒,                  低阶?

将将反应过来,

随后塞入被判处了极刑的人犯,  随后再塞入?

轮流跺几下两只脚,             轮流,两只脚?

两头沉一前一后。
            两头沉,一前一后?

很创新的写作,目前提不出意见,商讨一下字词吧。还有,请注意一下顿号的使用,有些好象用逗号更顺眼。


2006-5-26 09: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seeyourlight


#3  

列列晚风中--->猎猎晚风 ?
"他象是肚子上挨了泰森的一记直钩拳"
这样的说法, 只有当"他"对泰森很熟悉时, 才有意义, 否则有一些不知所云

另外. 老鼠真得能把人抓出血来吗?(我对老鼠不太熟悉)

很吸引人, 读着觉得有味道


2006-5-26 10:47
博客   编辑  引用

文章

#4  

为力,你说我三章了还在情欲性里转悠,你看章凝的逃犯在旷野里待了三章了。现在好了,他迈开步走了。哈哈等着看下面发生什么事。



足球妈妈
2006-5-26 11:0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youming

#5  

扣人心弦!加油!


2006-5-26 12: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6  

Hao - 一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I just watched "prison break" - last one for this season.

What a shock.



是非是我非我
2006-5-26 17:1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7  

“为力,你说我三章了还在情欲性里转悠,你看章凝的逃犯在旷野里待了三章”了。

文章,以前没有看到别人写过‘越狱’这个题材,所以故事本身就比较新颖。我知道好莱坞拍过一个喜剧电影,中文翻译为‘越狱三杰’,不知有谁看过?好玩不?


2006-5-27 21:3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pugongying

#8  

[爱阳,还真有“老人与海”的笔墨味。

我看等犯人逃出了旷野小说也就结束了。


2006-5-27 23:1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9  

为力:
“安”为“按”的别字,谢谢!其它好象都不是硬伤,应该为修辞上的不同意见,
容我再考虑考虑。

可见光:
“列”为“猎”的别字,谢谢!老鼠杂食,属于啮齿类,但和食肉的猫科犬科动物
一样,具有尖利的爪牙,非我们人类的手脚指甲能比,一挠一道血印自不在话下。

文章、友明:
你们也写小说,应该可以想象到这篇东西不是很好写。一个人加一片土地,就是全
部能够运用的材料了。我尽力而为,但恐怕难以做到自始至终“扣人心弦”,自我
安慰是有弛有张。

主持、为力:
有关越狱的电影应该有不少,小说我从来没读过。你们如果读过什么好的请推荐。

蒲公英,
我的将比他的干燥许多,因为事情发生在大沙漠,没有大海那么多水分。另外,我
不会让他轻易逃出去,不然我不是要失业了。

谢谢点评!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6-5-28 19: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1-19 20:22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1  

三、

第三天,清晨。

他被远方隐隐传来的军号声惊醒,睡眼惺忪着,费力地顶开石头爬出洞穴,东方地平线将将喷出一抹玫瑰红。猫着腰,猱身而上,攀过乱石丛,四肢着地趴下,昂起头,抬起袖口胡乱抹两下眼镜片,睁大眼睛向石头城堡方向眺望﹕一团团雾霭悬浮于秃头似的地表,或浓或淡灰蒙蒙,随着晨风游走飘忽,行踪不定。透过其中时有时无的间隙,隐隐约约只见大牢进出口处两道厚重的铁门轰轰大开,约莫三四十匹军马满载着军警和给养,列队鱼贯而出,方向东南,蜿蜒绝尘而去。此情此景,他不由支起了身子,呆若木鸡。

噢!─ 他像是肚子上挨了泰森的一记直钩拳,痛苦地蹲下身去,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该死,你这书呆子,真应了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沙盘推演运筹帷幄,结果到头来还是班门弄斧,大大低估了狱方的头脑和手段。不知道这几根老警棍是干什么吃的呀,尤其是典狱长,共和国卫队的常胜将军,他穿上这身黄皮的时候可能还没你呢,什么阵势没经历过,什么样的亡命徒没见过。

他定是料准了你这智慧型罪犯决不会重蹈那毒枭几天前的覆辙,愚蠢到妄想凭借着自己过人的野外生存本能闯过这茫茫戈壁滩 ─ 这贼小子一定是往飞地通道这唯一的自由之路跑的,虽然两天两夜的追踪一无所获,但只要加强警力扩大搜索面,他就保管插翅难逃,不论死活早晚将被捉拿归案。

没有异想天开的搜索空档,没有一厢情愿的时间差,一念之差浪费了生死悠关的五六十个小时。早知道是这种结局一开始就直接朝东南跑了,那样的话起码还有得一搏,最后鹿死谁手将是个未知数。眼下可好,他们精锐尽出封住了瓶颈,网开三面,留给我的是鸟飞不过、跑死骆驼的大沙漠。开局失策全盘危殆。苦心孤诣准备了八九年,机关算尽太聪明,却万万没有料到,老奸巨猾的对手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我精心设计的这场冒险家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接近终局,没法再玩下去了。

想到这浑身一哆嗦,恐惧加绝望,将整个人从头到脚击穿了,两行泪水止不住涌出来,汇入面颊上半寸厚的尘土。他晓得挑战狱方被抓回去的下场﹕二十斤重的铁镣锁半年,脚髁骨不磨出来见见光休想褪下来。就此,四十年的大牢是铁定要坐满了,如果自己能有幸这样长寿的话。此时此刻,他仿佛听到了典狱长那严父般的声音﹕516号呀,既然你选择敬酒不吃吃罚酒,也就休怪俺们这个...嗯,杀猴子给鸡看了。

囚犯的越狱行为有多硬,狱方的反越狱行动就有多狠,一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双方没有丝毫的妥协余地。管理有方的监狱高层从来都是恩威并行奖惩分明的,凭良心说他们并不坏,要知道统辖这个妖魔鬼怪的世界也实在不容易,没几分血与火的手段还真不成,铁砧必得铁锤来侍候。所以,你走到今天这步田地,一点不能怪他们,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 这是咋说哩。

咋说?他们树立你为标兵刑犯,破格提拔为工头,享有其它人犯做梦都不敢想的种种特权。甚至还慷慨承诺,如果继续积极接受改造表现优异,不出三五年就可以获得减刑,进而被提升为低阶狱卒,摇身一变成为统治阶层的一员。对你真可谓仁至义尽了。可你倒好,恩将仇报,放着脚下的金光大道不走,煞费苦心去找独木桥。横竖是软硬不吃,对再诱人的馅饼也不屑一顾,从来不把沙漠监狱当成自己的家,既不甘心在这里做牛做马,也毫无兴趣翻身做主人。王八吃秤砣了,一门心思想逃跑,要越狱!

自黎明到黄昏,他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仰面躺在耗子洞里,眉毛眼睛拧成一堆,鼻孔嘴巴并用呼吸着,像一具横陈在钉上了盖子的棺材里,眼巴巴只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活死人。麻木的四肢脱离了躯干,躯干里密封着无处可逃的血液,血液被迫维持着心跳,心跳成了活着的秒表,秒表采用倒计时制.....

即使是等死,也总该想点什么才对得起自己,只要还剩下一口气。于是,他躺在黑洞里想、想、想,想了个日月无光、昏天黑地。结果什么都想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什么叫想了,什么叫没想他不知道,知道的只是想着就是还没死,没死就是在想着。就这样胡思乱想,一直想到洞外夜幕四合,繁星满天。终于,他想完了,或是没想完但是不想再想了,他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恍恍惚惚,他发觉自己正穿行于一座黑森林,树木密密匝匝,一棵紧挨着一棵,犹如高大的憧憧人影,随时准备对他施行致命的伏击。见鬼,人挪活树挪死,老子才不怕你们 ─ 他给自己壮着胆,没头没脑只管往前撞去 ─ 管他娘娘的,走到哪儿是哪儿。却感到那林子越走越密、越走越黑,最后黑漆漆得什么也看不见了,瞪大的眼珠子成了镶嵌在面孔上的摆设。没辙,只有向前伸长了两只手臂,瞎子般摸索着,一步步,踉踉跄跄,没头没脑,持续不停地走去、走去......

忽然,眼前一闪,出现了两道光,锥子似直直刺来,绿幽幽深不可测,却是贼亮 ─ 老虎? !意识流将将反应过来,那绿光已飞扑而至,转眼贴上了脸面,旋即一阵撕心裂肺感 ─ 啊呀,老虎吃人啦 !哪顾得及皮肉传来的神经末梢电波,他条件反射暴出双手,一把来了个铁臂合围,死死掐住那老虎的脖子.....“吱吱 ─” ─ 咦,老虎咋这么叫唤?

老鼠!─ 他惊醒了,脑浆翻腾几下做出第一反应,感觉手里正死死钳着一个活蹦乱跳的物体,软不拉叽的,毛发却又粗又硬 ─ 沙漠坟墓硕鼠,他见得多了,兔崽子大小,不算尾巴半尺有余,三四公斤重,以取之不竭的死尸为主食,吃人吃得眼睛都绿了。

此时此刻,那小畜生进入歇斯底里状,肥硕的身躯拼了命扭动,长长的尾巴左右抽甩,强壮的后腿上下乱蹬,将他的手背挠出道道血印﹕不能松手,不能松手!松手意味着我立马要变成一个血人。刹那间,他脑海上空略过一副恐怖场景﹕

古罗马人曾发明过一种刑法,风靡一时,叫作“勒索死”﹕将一只猴子、一头狼、一条蛇、两只猫、几只公鸡,还有若干老鼠蝎子什么的,一古脑儿装入一个大牛皮口袋,随后塞入被判处了极刑的人犯,接着扎紧袋口,任凭里面鬼哭狼嚎、起伏跌宕。几十分钟过后风平浪静了,打开口袋,倒出来一堆混杂模糊的血肉。

奶奶的,今天有我没你,我叫你咬!─ 他咬紧牙关,将抡了九年铁镐的手臂聚焦于两个虎口,发力,再加力,七八秒钟过后,感觉虎口里的肉质被压缩去了一大半,终于,一动不动了,随之只听得扑哧一声,一股粘状液体飞流直下,喷了他个满头满脑,又骚又臭又腥.....

哇,狗日的临死还撺稀!他触电似撒手,死鼠自由落体坠落,铺天盖地罩了他一脸,热浪扑鼻,五味杂陈,熏得他几乎窒息 ─ 妈呀!他原地一打滚,双手向上猛地发力,大石头骨碌碌滚开,手脚并用,狂呼大叫着,他发疯般爬出黑洞,重见天日......

猎猎晚风中,他缓缓直立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闭上眼睛不动,好一会儿,脑袋瓜里的动荡渐渐减弱。举起袖口,三下两下抹去脸上的污秽,方才感觉左面颊上火烧火燎的。来回摸几摸,按一按,那里有七八个大小不一的窟窿,上下左右对称排列着,血从里面滋滋往外冒......

妈的,我操!真他娘的活见鬼,几年大牢下来仍然头是头脸是脸,刚刚跑出来就给一只小耗子破了相,倒了八辈子邪霉了!不过还好,不幸中的万幸,要是反应动作再慢半拍,一块肉给连筋啃下来,那可就没治喽 ─ 后怕,高兴,我操!

有动静!他忽悠打了个机灵,右手刷地搭上腰胯,困兽犹斗的目光扫过去,却见八九米开外,地上零零散散闪烁了十几点绿光,齐刷刷向他射来,阴阴森森﹕敢情刚才那杂种是先头部队,这帮鼠辈还在眼巴巴等着开我的人肉宴呢。一颗心落归原地。他低吼一声,一点点绿光黯淡下去,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无声无息。

回过身来,走去耗子洞口,一只脚探进去,扒拉出那死鼠,踢去大石头底下﹕难为你打了两天两夜的洞,想吃我的肉却送了自己的命。你破了我的相,但叫醒我很及时,咱俩算是扯平,不过我还得谢谢你。

别犯傻了,小心破伤风,血也要尽快止住。他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小块毛巾手帕,擦拭着面颊上的创口,横一道竖一道,直至手帕又黏又稠了,血液还是拒绝凝固,那窟窿太深 ─ 罢了!我的血,还给我。他将手帕大半截塞进嘴巴,用牙齿咬紧,上下口腔的肌肉开始伸缩、蠕动,贪婪吸吮着,冒烟的舌苔立马有了感觉 ─ 原来我自己的血是甜的,好喝!

他蹲下身体,伸出双手在地上摸索着,找到一小片不那么粗砺的沙土,抓起来一把,上下掂量掂量,一咬牙,径直朝那些窟窿糊去,沙子扑扑落下,没留下来多少,再来一把.....两把..... 终于,窟窿补上,血也止住了,人已经浑身湿透,热一阵冷一阵打着摆子﹔四肢微微颤栗,只是不听大脑的使唤﹔一屁股砸在地上,抬起头,满天的星星都是黑的。

良久,他重新直立起身体,轮流跺几下两只脚,张开双臂舒展﹔仰面朝天,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末了,伸手去贴胸内衣口袋取出一个小纸包,一层层小心翼翼打开,借着微弱的星光,两只瞪大的眼睛凑上去,目光穿透近视镜片﹕这是一张一寸见方的黑白照片,相纸已经泛黄,边角磨得光秃了。上边有一个阳光少女,正冲着他明明亮亮地笑,沙漠里一汪泉水,荒原上空的天狼星。

半晌,他精心包起那相片,藏好。扎紧掉光了绒毛的绒裤,套上打满了补丁的棉袄,俯身自耗子洞里拖出来两个不大不小的口袋,由数层塑料袋、旧衬衫及胶带纸、包装绳结合制成,披挂上右肩,两头沉一前一后。完了,他甩开大步,出发了。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1-19 20:2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