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To Be or Not to Be,哈姆莱特在想什么?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To Be or Not to Be,哈姆莱特在想什么?

To Be or Not to Be,哈姆莱特在想什么?

廖康

西方文学中被引用和改编的最多的一句话,大概就是莎士比亚在《哈姆莱特》里这段独白的第一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1  无疑,哈姆莱特的确是在考虑生死存亡的大事。然而,他仅仅是在作哲学式的思考吗?抑或他在思考替父报仇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多数教授和评论家认为是前者,说哈姆莱特在经历了父亲突亡、母亲改嫁、叔父称王、朋友背叛、情人变心等一系列大变故后,对生活失去了信念和希望,因此发出这提问式的感叹:生不如死,一死了之算了!只是担心死后并非万事皆休,才犹豫不决。由于独白中有这样一句话,“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评论家们认为哈姆莱特有自杀的倾向,又担心死亦非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因而迟疑不决。正是由于对这段独白的这种理解和阐述,使许多人认为哈姆莱特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既犹豫又忧郁,优柔寡断、拖沓延宕。然而,我认为哈姆莱特首先是在考虑要不要起来行动、替父报仇,然后才发展为哲学式的思考。但这思考仍然直接涉及一个困苦着他的切身问题;这个问题令哈姆莱特如此羞愧,以至他在独白时都耻于将其用具体清晰的文字表达出来。不,我的观点绝非重复弗罗伊德详细论述过的恋母情结,我认为那种说法对哈姆莱特并不适应。哈姆莱特另有隐衷。

首先,让我们从语义和句式结构上分析这段独白。To be 的意思似乎明白无误,就是要“活着”,要“生存”。但具体到哈姆莱特的个人问题,这意味着什么呢?很多评论家天南地北地扯了一大堆哲理,就是没有认真阅读莎翁的原著。其实哈姆莱特紧接着说得很清楚,与“生存”相关的后果是:“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与“毁灭” 平行的行为是:“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清扫”。哈姆莱特扪心自问:“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莎翁著作的版本很多,但是对这几行,我还没有见过不同的断句和注释。2 哈姆莱特明白无误地对自己说,生存之于他就意味着默然忍受命运的打击和折磨。起来反抗则意味着毁灭,与敌人同归于尽。换句话说,哈姆莱特这句独白也可以译为“忍了,还是拼了,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他独自一人,亲离众叛,要与当了国王的叔父争斗,实际上就是向整个丹麦王朝挑战。即便有可能杀死仇敌,他自己也难逃诛戮,更不用说还要维护他自己的名声并申诉复仇的理由。父亲鬼魂要他完成的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

很多读者自然会发问,哈姆莱特是个高贵的王子,是位高尚的悲剧英雄,难道他会有苟且偷生的念头?难道他还会在忍受和反抗之间犹豫?就算他也有一时贪生怕死的念头,难道莎士比亚会如此渲染那念头?这样写难道有助于塑造他悲剧主人翁的形象?不,哈姆莱特不仅仅在考虑自己的生死问题,他的顾虑要深得多。他自言自语道:“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这段话,看似上升为哲学性的对生与死的思考,实际上,哈姆莱特是用概而论之来掩饰他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恐惧。

伊丽莎白时代的英国人是相当迷信的;他们普遍相信鬼魂存在,认为灵魂永生,与皮囊分离之后,进入另一个世界,将获知万事的真相。哈姆莱特父王的鬼魂对他们来说是很真实的,冤魂来人世复仇是理所当然的。哈姆莱特虽然是在当时欧洲最好的大学威登堡受的教育,但他对父王的鬼魂告诉他的事情还是将信将疑,至少没有全然否定。哈姆莱特把死比喻作睡觉,把做梦比喻作获知真相,那么他所惧怕,并为之踌躇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哈姆莱特说:“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儿”(Ah, there’s the rub),rub 这个词,本意是摩擦。随着16世纪初兴起的高尔夫球运动,这个字的衍生的意思“阻碍、麻烦、困难”以及固定的习惯用语there’s the rub在1590至1775年是非常通俗的。3  由于莎翁在此剧中用了这一表达法,促使它更加流行,并使其得以保留至今,但现在用得较少了。经历过大变故的青年王子万念俱灰,除了替父报仇以外,哈姆莱特对尘世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了。由己及彼,他看到人生普遍的痛苦,因而感叹道:“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作为王子,很显然,他这段话讲的不是自己的情况,而是泛指众人,“他”并不是指他自己。哈姆莱特并非暗示他想自杀。那么,阻碍人结束自身苦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哈姆莱特继续他哲学式的自问自答:“谁愿意负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折磨,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

对未知的恐惧人皆有之。相信死后可能下地狱的人恐惧当然更大。但人们都知道,只有罪孽深重的灵魂才会遭受地狱里诸般惩罚,而光明正大、品行端庄者在死后会得到主的恩典,享受永世的喜乐。哈姆莱特这样一位行端影正的高贵王子有什么可惧怕的?他担心死后可能得知的真相,那梦的内容,那阻碍他行动的顾虑究竟是什么?

那是苏格拉底指出的最古老的问题,而且是其最基本的意义:“我是谁?”

以哈姆莱特的教养和聪慧,他不可能不问这个问题。父王的鬼魂在第一幕向他揭秘时说他叔父“那个乱伦的、奸淫的畜牲 (that incestuous, that adulterate beast),他有的是过人的诡诈,天赋的奸恶,凭着他的阴险的手段,诱惑了我的外表上似乎非常贞淑的王后,满足了他的无耻的欲望。”但鬼魂没有说他们通奸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显然不是在老王死后,因为那就不能算通奸了,而且叔父谋杀老王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僭位,也是为了霸嫂。若不知道通奸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哈姆莱特就不可能不想到这样一种可能性,他的叔父也许是他的亲生父亲。

怎么不可能呢?父王年迈,热衷武功,时常征讨;母亲青春年少,常守空房。哈姆莱特出世那天,他父亲还在外面作战,打败了福丁布拉斯。4  叔父在第一幕劝哈姆莱特节哀时当着众人说:“我请你抛弃了这种无益的悲伤,把我当作你的父亲;因为我要让全世界知道,你是王位的直接继承者,我要给你的尊容和恩宠,不亚于一个最慈爱的父亲之于他的儿子。”当然,哈姆莱特厌恶,甚至痛恨他的叔父;但他非常理性,他的情感当不至于冲昏他的头脑,想不到那可怕的可能性。事实上,我想不出有其它什么更可能让他苦恼的事情。

多数评论家们都认为哈姆莱特是优柔寡断的典型,主要是引用这段独白来证明,还引用第四幕第场当哈姆莱特得知福丁布拉斯为了“区区弹丸大小的一块不毛之地,拚着血肉之躯,去向命运、死亡和危险挑战”时,哈姆莱特指责自己行动迟缓那段独白。但是这些评论家们并没有举出任何实际事例,说明他们对哈姆莱特性格的印象。哈姆莱特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鬼魂的话将信将疑,所以他导演了那场戏中戏,来探测叔父的反应。在弄清真相之前,他当然不会贸然行事。他的叔父看戏后大惊失色,印证了鬼魂的话,哈姆莱特这才能够有的放失地复仇。此后他的确错过了一次机会,当他叔父企图祈祷时,哈姆莱特本来有机会可以轻而易举地刺死他,却想到在他忏悔时杀死他,会把他的灵魂送上天堂,而没有动手。但这是哈姆莱特犯的判断错误,不是延宕,不是优柔寡断。当然,观众知道他叔父还占着谋杀得来的王位和王后,根本不曾祈祷出来,正如他叔父自己所说:“我的语言高高飞起,我的思想滞留地下;没有思想的语言永远不会上升天界。”5   因此,我们为哈姆莱特错失良机而遗憾、感叹!同情之心为之阵痛。

在我看来,哈姆莱特既是思想深刻的巨人,又是行动果敢的勇士。他从未延宕迟疑过。在第三幕第四场,当他在母亲房间指责她时,听到帷幕后有动静,以为是叔父在那里偷听,便立即拔剑刺去,结果杀死了御前大臣波洛涅斯。当海盗船劫掠丹麦使船时,哈姆莱特单人独剑跃上敌船,与之搏斗。他何曾迟疑过?他关于生存还是毁灭的独白感发于证实叔父有罪之前,虽然哈姆莱特在“忍了”还是“拚了”之间犹豫不决,但其原因并非苟且偷生,也不是优柔寡断,更不是要不要自杀;而是由于不能断定叔父有罪,不能排除叔父是生父的可能性,恐怕死后方知大错,受万世的惩罚。至于福丁布拉斯出战引发哈姆莱特的那段独白,那恰恰表明他在证实叔父有罪之后,渴望行动,对没有时机,光阴荏苒的焦虑和躁动不安。那不是一个惯于延宕之人会说的话。当母后被毒死时,哈姆莱特立即命令锁门,要调查是谁干的。在雷欧提斯临死前揭露了国王的阴谋后,哈姆莱特立即刺杀了叔父。他何曾犹豫过?叔父新犯的罪行抹去了哈姆莱特内心深处的顾虑,他飞速行动,完成了父王鬼魂交给他的那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非果断之人不可为也!他与雷欧提斯的差别在于,他不仅善于行动,还善于思想,所以他能够成功,而雷欧提斯一介武夫,有勇无谋,只会被人利用。哈姆莱特,真英雄也!

注:

1 《哈姆莱特》,朱生豪译,《莎士比亚全集》之九,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为方便读者,特恭录此独白全文如下: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清扫,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要是在这一种睡眠之中,我们心头的创痛,以及其他无数血肉之躯所不能避免的打击,都可以从此消失,那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结局。死了;睡着了;睡着了也许还会做梦;嗯,阻碍就在这儿;因为当我们摆脱了这一具朽腐的皮囊以后,在那死的睡眠里,究竟将要做些什么梦,那不能不使我们踌躇顾虑。人们甘心久困于患难之中,也就是为了这个缘故;谁愿意忍受人世的鞭挞和讥嘲、压迫者的凌辱、傲慢者的冷眼、被轻蔑的爱情的惨痛、法律的迁延、官吏的横暴和费尽辛勤所换来的小人的鄙视,要是他只要用一柄小小的刀子,就可以清算他自己的一生?谁愿意负这样的重担,在烦劳的生命的压迫下呻吟流汗,倘不是因为惧怕不可知的死后,惧怕那从来不曾有一个旅人回来过的神秘王国,是它迷惑了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宁愿忍受目前的折磨,不敢向我们所不知道的痛苦飞去?这样,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决心的赤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也会逆流而退,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2  只有在狄更斯的小说《尼古拉斯•尼古贝》中,尼古贝拿注释家开玩笑,说这句应该断作: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活着,还是不那样活着,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3    见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4        见第五幕第一场哈姆莱特与掘墓人的对话。

5        见第三幕第三场结尾。

2005年6月20日


2006-4-29 11:1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2  

好文章!谢谢分享!


2016-8-28 02:1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3  

那么, to be or not to be 应该用什么语气念才算正确?
对于这,一百个哈姆雷特的演员有一百个不同的读法。


2016-8-28 11:2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4  

那就要强调not. 有个十明星读这句的录像,你看过吗?


2016-8-28 12:4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6-8-28 12:45:
拿就要强调not. 有个十明星读这句的录像,你看过吗?

看过你的转载,很有意思。


2016-8-28 15:3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小草

#6  

to be or not to be --- iambic ....


2016-8-28 15: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廖康

#7  

再次抄来链接给大家看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GTR__LiueM


2016-8-29 15:5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文史哲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