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9)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章凝

#1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9)

《越狱》(19)


当暮色如一片黑压压的蚂蚁,纷纷爬出东方地平线,森森然向西方天空进发之际,他站起身来,伸展四肢,做深呼吸,开始屠杀行动。对,是屠杀,不是猎杀。─ 他想。

一切准备就绪,体力恢复得不错,虽然时间不允许其程度达到充分。脚下是杀戮武器,一堆古罗马式标枪:将梭梭灌木粗大及比较粗大的枝干锯下、修剪,一端削尖。短的两三尺,长的一二米。这是整整半天的劳动果实,因为他知道得很清楚:

杀戮这古老游戏,最原始的手段是肉搏,或曰贴身角斗,拳脚交加、抓挠撕咬;人类酷爱这个,但和野兽相比又最不擅长这个,没有尖利的爪牙、深厚的毛皮,赤手空拳的人类是猛兽不用去毛剥皮的快餐,一只二三十斤重的狼獾,可以轻易放倒、撕碎一个二三百斤重的女人,或男人。

据说由猿进化为人的标志是火的使用,瞎掰,照我看是武器的发明。自从猿猴们发明了武器,他们就摆脱了动物行列,开始被叫作,或是自称为人了。所以“人”这个字,是武器的同义词,杀戮的近义词。原始武器斧头长矛大刀,原料石头青铜生铁,格斗从身体接触跃进到器械碰撞,尖牙利爪大脑白痴的狮虎熊豹一下子就被人类篡了王位,变成任人宰割的行尸走肉。这不,用及其原始的盾牌、长矛武装起来的非洲马萨人,竟以屠宰狮子为职业,十几岁男孩子的成年礼是猎杀雄狮,他们杀得那里的草原之王几乎灭了种。

人类于杀戮中进化,武器于进化中发展,器械碰撞逐渐也过了时。上下几千年,从标枪弓箭到火枪土炮,再到机关枪坦克加农炮,直至今日的隐形飞机核潜艇洲际导弹,人类杀人,越来越讲究个不接触、长距离,所谓按钮办公室中,杀人千里之外。杀人要用头脑,器械、机器、高科技杀人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行了,别天南海北的胡诌了,眼下是人对动物,不用大脑,对不住我这人的称号。今天我也要给你来一个不接触、长距离,上演一场完美屠杀,叫让你尝尝万物之灵人的厉害。

蹲下身,一一抓起沙地上的标枪,平摊于手掌掂量着,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三柄,两短一长,头部相对更尖锐。标枪,大学体育课上玩过,能掷个五六十米,感觉象个古罗马士兵,怎么也想不到将来会玩真的。

站起来,深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来,启程,一步步向前走去:

不错,是你救了我,几天长途追逐耗掉半条命,却不想阴差阳错,你竟帮我找到了梭梭肉苁蓉,不仅填个死饱,半条命又回来了,且解决了几天的食物问题。为此,我应该感激你。感激等于感情,我该为感情而放生?......

不!感激是感情,但感情抵不上本能。你是我的肉、我的血,素食是没辄,荤食才是本能,我致命的生存需要。我现在放过你,回头就可能被饿死,或是吃素营养不良而死。所以我放过你,等于谋杀自己,这怎么可能。我不吃掉你,你也要给其它野兽,四条或两条腿的野兽吃掉。我吃掉你,你就成为我的一部分,你就变成了人,这实在是抬举了你。你若不识抬举,就骂我恩将仇报好了。身处荒漠,我是宁做狼,也不做东郭先生!好了,就这样定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好一座巨无霸,爬在地上象板车,难怪号称沙漠之舟。把你给宰了,吃不了,兜着走;割下三四十斤肉,烤熟风干,坏不了,足够消费一两个月,只可惜了那带不走的,不是腐烂掉,就是便宜了哪个野兽,瞎猫撞上死耗子。还有,再兜下一二十斤血,喝的也解决了。走出这茫茫戈壁滩,给养就此不成问题。老天爷往我脑袋上扔馅饼,我怎能不笑着张开嘴巴。

那畜生趴趟在沙地上,硕大的躯体原封不动,肚皮鼓胀成一只大号啤酒桶,滚滚起伏波动着,消化系统正开足马力工作。眼睛半眯缝着,两片猥琐的扁嘴唇上下咂巴咂巴,细嚼慢咽着干燥的空气。好一副酒足饭饱的表情。

这傻小子以为我也是吃素的,我倒要叫你知道,我吃素更吃荤,吃素是凑合,吃荤是天性,不吃荤我没法活,今天我要在你身上开荤,行了,闲话少说!他在它五米开外站住,刹时,大脑停止运转,右手操起一柄标枪,奋劲投出去:

血,飞溅起来 ─ 击中,但不正,力道过猛,枪尖倾斜着接触目标 ─ 肚皮上方背脊,划开半尺长道血口,弹跳开去......

野骆驼炸了窝,嘶吼犹如人声,一条长条状器官喷出口腔,猩红,气球般胀起,再瘪下去 ─ 那是它的声带。长脖子左右猛烈甩动,后臀上撅,前腿跪地,拼命挣扎着要站立起来......

你开跑我就玩完,哪怕你只有三条腿。他的思维重新流动,三五秒功夫,第二枪出手,调整了把握重心,枪身于空气运行中崩得笔直,自发射点至终端两点一线,零点零几秒后,“扑哧”一声,枪尖驰入目的地,那鼓胀的肚皮,定住!

肚子里凭空多了根木头,那畜生竟毫无反应,或者这就是反应:昂首挺脖,它硬生生支起身来,转眼在他面前竖起一座小山,巍巍然,颤悠悠,斜着向他倾压下去.....

不接触!他掉头回奔,一气窜出十来步,身后没风声,放慢步子回头,只见那畜生居然摇摇晃晃,冲着相反方向,上了路。短尾巴左右乱甩,露出后腿间夹着那两团土豆般又黑又脏的睾丸.....

狗日的想跑!他急眼,回身撵上去,顺手拾起第一支枪,近了,再近,他自它右侧包抄,人与兽并肩平行,跑动中,梭标出手,近在咫尺居然擦肩而过,左手换右手,冒险接近,再投,中了,击中对方颈项,横穿而过......

野兽终告不支,它折断的前腿一跪,轰然倒下,顺着斜坡滚去,插在肚皮、脖子上的木棍受外力冲压,进一步向深处钻去,留在外面的半截七哩喀嚓断裂,鲜血且溅且涌......

他得理不饶人,步履矫健上窜下跳,返身抱来一捆梭标,长短粗细七七八八,哗啦啦抛在沙地,它的近距离斜侧方,再从容不迫一支支拾起,居高临下 ─ 眼下他比它高大了,对准面前这座坍塌的庞然大物,没头没脸,卯着劲砸下去.....

一梭标插进去,一道血泉冒出来,八九道泉眼过后,骆驼全身血流成河,金黄色的皮毛零零碎碎,成了血河中的孤岛、沙洲。它早已放弃了抵抗,躯体痉挛、四肢乱蹬,眼睛里满是泪水,哀鸣凄厉,酷似人声......

寞地,他高举的右臂定在空中,象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托住,再也砸不下去,随即没精打采耷拉下来;被死死捏住腰杆的梭标,渐渐挣开那粗砺的虎口,直至彻底脱离,了无声息钻入沙土......

“嗷!---”他一屁股趸在地上,放声大哭......

他且哭且嚎:“你死吧,你去死吧....别这样,别这样哀嚎....你哀嚎得象人,象小狗剩儿,两年前他躺在我怀里,也是这样嚎,死到临头了,还哭爹喊娘,就是不肯离去,嚎得我的心成了八爿....你死吧,现在就死、立马就死,痛快地去死吧....你....你他娘的不过就是一个动物、一头畜生,活着有啥用....而我....我是一个人,人活着有用,人不是畜生....人也是他娘的畜生,人是两条腿的畜生,人是不是畜生的畜生,人是畜生中的畜生....只有你这畜生死了,我这畜生才能活下去,不管活着有用没用,我总要活下去....懂不懂呀,你这畜生,我要活下去!......”

野骆驼眼巴巴望着他,四肢抽搐,哀鸣尤甚,不绝于耳,猛然,他噌地站起,挥一把泪,嚎哭转为吼叫:“你小子又猫哭耗子,荒郊野地里做给谁看,杀头畜生还这样娘娘腔,到该杀人的时候咋办!来吧,给它个彻底了断!”

挑起一杆枪,最生猛的一支,长不下三米,虎口粗细,头部一尺有余,尖端锐角四五度。两手握紧了,大步走上去,距目标左侧站住,扎一个左弓步,眼睛枪尖目标三点一线,腰身后倾,牙一咬,猛然向前发力,突刺,尖端划过一管空气,与目标相接,零点几秒迟顿,克服表皮阻力,旋即进入,就此游刃有余,直奔心室而去,洞穿,血,冒着腾腾热气,喷射向空中,溅得他满头满脸......

野骆驼四脚徒然蹬直,尾巴一阵抽风颤抖,逐渐减速,最后彻底耷拉下来,一动不动了,而它的眼睛,依然圆睁......

双手抱紧枪身作为支撑,以防止人整个瘫下去,身子沿着木桩慢慢滑下,最后跌倒在畜生身上......

人,几乎脱虚,沿着血腥气,面孔凑过去,于畜生那皮塌塌的脖子处定住,嘴巴摸到一眼血泉,舌头伸长出来,试探性地舔:味道还不坏,温热,黏乎乎,又苦又甜。于是眼皮合拢,大口大口吸吮......

忽地,人打个机灵,脊梁骨贴上一只冰手掌,心房一阵耸颤,浑身汗毛倒立起来,第六感官发出警报:背后有人!

他停止吸血,强压下心跳,头颈支撑起脑袋,猛地甩向身后......


2009-1-28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9-1-28 21:1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胡拉

#2  

这年头也懒得看小说了 ... 现在要看看  ...

跟章凝吵了几天, 激发他描写杀人的情节,也算没白吵,呵呵。


2009-1-28 21:2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3  

Good boy, thanks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9-1-28 21: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胡拉

#4  

你看上去温文尔雅,怎么也蛮血腥的?  
                           


2009-1-28 21:5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5  

是人都有两面性,不能只看表象。懂了吧?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9-1-28 22:0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6  

最原始的手段是肉搏,

怎么也想不到将来会玩真的。

七哩喀嚓


2009-1-29 13:5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7  

“据说由猿进化为人的标志是火的使用,瞎掰,照我看是武器的发明。自从猿猴们发明了武器,他们就摆脱了动物行列,开始被叫作,或是自称为人了。所以“人”这个字,是武器的同义词,杀戮的近义词。原始武器斧头长矛大刀,原料石头青铜生铁,格斗从身体接触跃进到器械碰撞,尖牙利爪大脑白痴的狮虎熊豹一下子就被人类篡了王位,变成任人宰割的行尸走肉。这不,用及其原始的盾牌、长矛武装起来的非洲马萨人,竟以屠宰狮子为职业,十几岁男孩子的成年礼是猎杀雄狮,他们杀得那里的草原之王几乎灭了种。”

上面的我挺认同的。上次在象罔线上谈人的进化,我就想写点这个。当时没时间,现在让章凝写了。:))


2009-1-29 21: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8  

“留在外面的半截七哩喀嚓断裂”——噼哩喀嚓?

感觉第十九章,与上十八章由叙述句式到语感及文本内涵都是一脉相承了。时间相隔这么久,真是难得.

“人,几乎脱虚,沿着血腥气,面孔凑过去,于畜生那皮塌塌的脖子处定住,嘴巴摸到一眼血泉,舌头伸长出来,试探性地舔:味道还不坏,温热,黏乎乎,又苦又甜。于是眼皮合拢,大口大口吸吮......”

——很血腥,而又合乎情理。

“人类于杀戮中进化,武器于进化中发展,器械碰撞逐渐也过了时。上下几千年,从标枪弓箭到火枪土炮,再到机关枪坦克加农炮,直至今日的隐形飞机核潜艇洲际导弹,人类杀人,越来越讲究个不接触、长距离,所谓按钮办公室中,杀人千里之外。杀人要用头脑,器械、机器、高科技杀人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这段文字比较理论。但是,章凝很知读者心理,马上话锋一转:

“行了,别天南海北的胡诌了,眼下是人对动物,不用大脑,对不住我这人的称号。今天我也要给你来一个不接触、长距离,上演一场完美屠杀,叫让你尝尝万物之灵人的厉害。”

“忽地,人打个机灵,脊梁骨贴上一只冰手掌,心房一阵耸颤,浑身汗毛倒立起来,第六感官发出警报:背后有人!”

——这个悬念留得好啊,到底是人还是野兽?

我以为,章凝在向读者发出疑问,是野兽凶残还是人更凶残血腥?我是喜极章凝将情绪推到极至的文字。这样的文字能将读者引领进一种阅读的深处,从中感受着痛并快乐着。

期待下章!

给章凝的《越狱》配几幅图片

第  1 幅

第  2 幅


2009-2-16 02:5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9  

雪儿评论得恰到好处。:))


2009-2-16 21:2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0  

错别字改过来了,多谢!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9-1-29 13:59:
最原始的手段是肉搏,怎么也想不到将来会玩真的。七哩喀嚓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2-17 22:5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章凝

#11  

雪儿,谢谢评论!不过话最好不要净拣好的说,而将坏的藏起来,我希望听到尖锐中肯的批评。

这东东写得有点歹戏拖棚,脑袋里还有不少存货,准备砍掉一半,大概还有三四章就可以结束,前面还欠着一章。



我的黑暗是一湖水,我的光明是一条鱼
2009-2-18 21:0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9-2-19 02:07 AM:
雪儿,谢谢评论!不过话最好不要净拣好的说,而将坏的藏起来,我希望听到尖锐中肯的批评。

这东东写得有点歹戏拖棚,脑袋里还有不少存货,准备砍掉一半,大概还有三四章就可以结束,前面还欠着一章。

好吧,我“尖锐”向章凝提出一个问题:你的章节重叠了。两个“十八章”。这一章应该是“十九章”。你忙昏了头吧。;)


2009-3-15 08:2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3  

谢谢雪儿!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漏洞。

感谢雪儿多年来的鼓励、帮助,你是我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3-18 19:2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9-3-19 12:29 AM:
谢谢雪儿!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漏洞。

感谢雪儿多年来的鼓励、帮助,你是我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

啊,章凝,你这样夸我呀,我能成为你的益友就很荣幸了.良师怎敢当.


2009-3-20 10:0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5  

校对版本如下。肯定还会有各种问题,杀青前将再校一次。


2018-2-7 19: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16  

十九、

当暮色如一片黑压压的蚂蚁,纷纷爬出东方地平线,森森然向西方天空进发之际,他站起身来,伸展四肢,做深呼吸,开始屠杀行动。对,是屠杀,不是猎杀。— 他想。

一切准备就绪,体力恢复得不错,虽然时间不允许其程度达到充分。脚下是杀戮武器,一堆古罗马式标枪﹕将梭梭灌木粗大及比较粗大的枝干锯下、修剪,一端削尖。短的两三尺,长的一二米。这是整整半天的劳动果实,因为他知道得很清楚﹕

杀戮这古老游戏,最原始的手段的是肉搏,或曰贴身角斗,拳脚交加、抓挠撕咬。人类酷爱这个,但和野兽相比又最不擅长这个,没有尖利的爪牙、深厚的毛皮,赤手空拳的人类不过是猛兽不用去毛剥皮的简易快餐,一只二三十斤重的狼獾,可以轻易放倒、撕碎进而吞噬一个二三百斤重的女人,或男人。

据说由猿进化为人的标志是火的使用,瞎掰,照我看是武器的发明。自从猿猴们发明了武器,他们就摆脱了动物行列,开始被叫作,或是自称为人了。所以“人”这个字,是武器的同义词,杀戮的近义词。原始武器斧头长矛大刀,原料石头青铜生铁,格斗从身体接触跃进到器械碰撞,尖牙利爪大脑白痴的狮虎熊豹一下子就被人类篡夺了王位,变成任人宰割的行尸走肉。这不,用及其原始的盾牌、长矛武装起来的非洲马赛人,竟以屠宰狮子为职业,十几岁男孩子的成年礼是猎杀雄狮,他们杀得那里的草原之王几乎灭了种。当然猿猴进化为人后,野兽再也不是人类的对手,屠杀野兽沦为人类的副业,人类自相残杀成为其杀戮的专业主流。

人类于杀戮中进化,武器于进化中发展,器械碰撞逐渐也过了时。上下几千年,从标枪弓箭到火枪土炮,再到机关枪坦克车加农炮,直至今日的隐形飞机核潜艇洲际导弹,人类杀人,越来越讲究个不接触、长距离,所谓按钮办公室中,杀人千里之外。杀人要用头脑,器械、机器、高科技杀人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行了,别天南海北的胡诌了,眼下是人对动物,不用大脑,对不住我这人的尊贵称号。今天我也要给你来一个不接触、长距离,上演一场完美屠杀,让你领教领教万物之灵人的优越性。

蹲下身,一一抓起沙地上的标枪,平摊于手掌掂量着,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三柄,两短一长,头部相对更尖锐。标枪,大学体育课上玩过,能掷个五六十米,感觉像个古罗马士兵,怎么也想不到将来会来玩真的。

站起来,深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来,启程,一步步向前走去﹕

不错,是你救了我,几天长途追逐耗掉半条命,却不想阴差阳错,你竟帮我找到了梭梭肉苁蓉,不仅填个死饱,半条命又回来了,且解决了接下来好几天的食物问题。为此,我应该感激你。感激等于感情,我该为感情而放生吗?

不 !感激是感情,但感情抵不上原始本能。原始本能让我需要血和肉,而你拥有血和肉,所以你就是我的血、我的肉。素食是不得已,荤食是致命的生存需要。我现在放过你,回头就可能被饿死,或是因为吃素营养不良而死。所以我放过你,等于谋杀自己,这怎么可能。我不吃掉你,你也要给其它野兽,四条或两条腿的野兽吃掉。我吃掉你,你就成为我的一部分,你就变成了人,这实在是抬举了你。你若不识抬举,就骂我恩将仇报好了。身处荒漠,我是宁做中山狼,也不做东郭先生。好了,不多废话,就这么定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不,今天是你死,我活!

好一座巨无霸,爬在地上像板车,难怪号称沙漠之舟。把你给宰了,吃不了,兜着走﹔割下三四十斤肉,烤熟风干,坏不了,足够消费一两个月,只可惜了那带不走的,不是腐烂掉,就是便宜了哪个野兽,瞎猫撞上死耗子。还有,再兜下一二十斤血,喝的也解决了。走出这茫茫戈壁滩,给养就此不成问题。老天爷往我脑袋上扔馅饼,我怎能不笑着张开嘴巴。

那畜生趴趟在沙地上,硕大的躯体原封不动,肚皮鼓胀成一只大号啤酒桶,滚滚起伏波动着,消化系统正开足马力工作。眼睛半眯缝着,两片猥琐的扁嘴唇上下咂巴咂巴,细嚼慢咽着干燥的空气。好一副酒足饭饱的表情。

这傻大个以为我也是吃素的,我倒要叫你知道,我吃素更吃荤,吃素是凑合,吃荤是天性,不吃荤我没法活,今天我要在你身上开荤,行了,闲话少说!他在它五米开外站住,刹时,大脑停止运转,右手操起一柄标枪,面对目标,跨出左腿,扬起右臂,奋劲投出去﹕

血,飞溅起来 — 击中,但不正,力道过猛,枪尖倾斜着抵达目的地 — 对方肚皮上方背脊,划开半尺长道血口,弹跳开去......

野骆驼炸了窝,嘶吼犹如人声,一条长条状器官喷出口腔,猩红,气球般胀起,再瘪下去 — 那是它的声带。长脖子左右猛烈甩动,后臀上撅,前腿跪地,拼命挣扎着要站立起来......

你开跑我就玩完,哪怕你只有三条腿。他的思维重新流动,三五秒功夫,第二枪出手,调整了把握重心,枪身于空气运行中崩得笔直,自发射点至终端两点一线,零点零几秒后,“扑哧”一声,枪尖驰入靶心,那鼓胀的肚皮,定住!

肚子里凭空多了根木头,那畜生竟毫无反应,或者这就是反应﹕昂首挺脖,它硬生生支起身来,转眼在他面前竖起一座小山,巍巍然,颤悠悠,斜着向他倾压下去......

不接触!他掉头回奔,一气窜出十来步,身后没风声,放慢步子回头,只见那畜生居然摇摇晃晃,冲着相反方向,上了路。短尾巴左右乱甩,露出后腿间夹着那两团土豆般又黑又脏的睾丸......

狗日的想跑!他急眼,回身抄家伙,撵上去,顺手拾起第一支枪,近了,再近,他自它右侧包抄,人与兽并肩平行,跑动中,梭标出手,近在咫尺居然擦肩而过,左手换右手,冒险接近,再投,中了,击中对方颈项,横穿而过......

野兽终告不支,它仅存的前腿一跪,轰然倒下,顺着斜坡滚去,插在肚皮、脖子上的木棍受外力冲压,进一步向深处钻去,留在外面的半截嘁里咔嚓断裂,鲜血且溅且涌......

他得理不饶人,步履矫健上窜下跳,返身抱来一捆梭标,长短粗细七七八八,哗啦啦抛在沙地,它的近距离斜侧方,再从容不迫一支支拾起,居高临下 — 眼下他比它高大了,对准面前这座坍塌的庞然大物,没头没脸,铆着劲砸下去.....

一梭标插进去,一道血泉冒出来,八九道泉眼过后,骆驼全身血流成河,金黄色的皮毛零零碎碎,成了血河中的孤岛、沙洲。它早已放弃了抵抗,躯体痉挛、四肢乱蹬,眼睛里满是泪水,哀鸣凄厉,酷似人声......

寞地,他高举的右臂定在空中,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托住,再也砸不下去,随即没精打采耷拉下来。被死死捏住腰杆的梭标,渐渐挣开那粗砺的虎口,直至彻底脱离,了无声息沉入沙土......

“嗷!─”他一屁股砸在沙地上,放声大哭......

他且哭且嚎﹕“你死吧,你去死吧....别这样,别这样哀嚎....你哀嚎得像人,像小狗剩儿,两年前他躺在我怀里,也是这样嚎,死到临头了,还哭爹喊娘,就是不肯离去,嚎得我的心成了八爿....你死吧,现在就死、立马就死,痛快地去死吧....你....你他娘的不过就是一个动物、一头畜生,活着有啥用....而我....我是一个人,人活着有用,人不是畜生....人也是他娘的畜生,人是两条腿的畜生,人是不是畜生的畜生,人是畜生中的畜生....只有你这畜生死了,我这畜生才能活下去,不管活着有用没用,我总要活下去....懂不懂呀,你这畜生,我要活下去!......”

野骆驼眼巴巴望着他,四肢抽搐,哀鸣尤甚,不绝于耳,猛然,他噌地站起,挥一把泪,嚎哭转为吼叫﹕“你小子又猫哭耗子,荒郊野地里做给谁看,杀头畜生还这样娘娘腔,到该杀人的时候咋办!来吧,给它个彻底了断!”

挑起一杆枪,最生猛的一支,长不下三米,虎口粗细,头部一尺有余,尖端锐角二十五度。两手握紧了,大步走上去,距目标左侧站住,扎一个左弓步,眼睛枪尖目标三点一线,腰身后倾,牙一咬,猛然向前发力,突刺,尖端划过一管空气,与目标相接,零点几秒迟顿,克服表皮阻力,旋即进入,就此游刃有余,直奔心室而去,洞穿,血,冒着腾腾热气,喷射向空中,溅得他满头满脸......

野骆驼四脚徒然蹬直,尾巴一阵抽风颤抖,逐渐减速,最后彻底耷拉下来,一动不动了......

双手抱紧枪身作为支撑,以防止人整个瘫下去,身子沿着木桩慢慢滑下,最后跌倒在畜生身上......

人,几乎脱虚,沿着血腥气,面孔凑过去,于畜生那皮塌塌的脖子处定住,嘴巴摸到一眼血泉,舌头伸长出来,试探性地舔﹕味道还不坏,温热,黏乎乎,又苦又甜。于是眼皮合拢,大口大口吸吮......

忽地,人打个机灵,脊梁骨贴上一只冰手掌,心房一阵耸颤,浑身汗毛倒立起来,第六感官发出警报﹕背后有人!

他停止吸血,强压下心跳,头颈支撑起脑袋,猛地甩向身后......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18-2-7 19:35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