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中篇小说]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虔谦

#1  [中篇小说]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读起来有熟悉相似感,系属巧合。

                       
                       一


我第一次见她时是在福安镇的职业介绍所里。改革开放后,陆续有不少外地来的人落脚福安镇。

福安镇原来叫三围镇。 是个靠海的文明古镇。 站在海湾边上能看到三个小岛屿,象卫星似的环绕着这个镇。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天蒙蒙亮时我和年段里的同学到了三围海边,远远看着远处的三个小岛。 当时我心里涌上了一种也是朦胧的说不出的感觉。 不知那岛上都有什么? 不知它们这样忠实地守着三围镇有多久了?

大概三围镇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海边的白塔楼和八角亭里有许多古代文人的笔迹和几尊列为省级文物保护的石雕。 从我小时候起,就听人喊着三围镇将要有大地震加大海啸。 后来真的震了好几回,不过都是小打小闹;白塔楼和八角亭都好好的在那儿。

开放以后,有了关于女人的 “三围”这个词,镇办就到县里要求将三围镇改名为福安镇,说是这样不仅维护了文明古镇的纯洁性声望,也反映了文明古镇的福气,也有吉利的意味。 镇里和县里有不同的声音,有的认为三围这个名字本身也很吉祥。最后折衷了一下, 海湾那一带还叫三围, 镇的主体就叫福安。

福安镇的保姆真不少,似乎从天的另一边来的都有。


当工作人员介绍我们认识的时候,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看上去三十六、七岁的样子。脸上有些清瘦,没有多少血色;没有笑容。
她站了起来,向我点了点头,幅度之小几乎看不出来。

我竟也笑不出来。
我们好象是来自......两个世界的人。

“听说你是江西来的?”我问。
“是。”她回答。
“江西哪里?”
“坳里。是山区。”她补充说。
“坳里……到这里,大概是要坐火车吧?”我问。
“我是搭朋友的货车下来的。”她答道。
我一听,不由得又打量了她一眼,体会着她家境的难。

家里请保姆主要是为了照顾公公。

公公原来是福安镇一所重点中学的校长。婆婆是中学里的教员。 两人基本上是形影不离。
婆婆是三年前去世的。那以后,公公的体质就一天不如一天。

我和先生在县城里工作,平时照顾不到家里。我每个周末都会搭车来福安镇看看公公,帮他洗衣服打扫房间,做上几天的饭菜。
婆婆的照片就挂在公公的卧室里。几乎每次去,都会看到公公抱着婆婆以前写的书稿发愣。他看上去非常孤单。有时我竟会责怪自己生不出孩子来。要不然,有个孙子陪着该有多好!

我先生和公公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太亲密。我也不是完全了解个中的原因。只是有一件事, 先生和我讲过。他说他的祖父生前留下了两栋房产。其中有一处是要留给他的。结果是,现在两处房子都在公公的名下。我看得出来,先生心里有很深的疙瘩。

先生大我六岁,当过下乡知青。后来被调到县城当文化馆的秘书。我们现在住的就是文化馆用优惠的价钱卖给我们的公寓房。房子很小,地点也不是太好。

也许是因为那处房子归属了公公的原由,先生对住房总是显示出特别的敏感。每次回家假如看到家里暗一点,他的眉头就会皱起来。
我每次上班前都要记得把窗帘拉开;回家以后赶紧把挂在阳台上的衣服什物取下来。 小厅里装了个玻璃镜,为的是显得亮堂宽敞。

公公信任我超过信任我先生。所以找保姆的事他就全权交给我去办。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还站在我跟前的这个女人。
“姚山兰。”她回答。
“姚山兰”,想象着满山坳的野生兰花……我喜欢这名字。我让她坐下。接着便问起她以前有没有做过保姆的经验。
“保姆倒是没做过,”她说,“不过以前在家时都是我照顾爸妈和两个妹妹。”
“现在家里都有什么人?”
“我爸两年前走了。大妹妹大学毕业又工作了好几年了。小妹妹和妈妈在家做点零星工。能照顾自己。”
“你结婚了吗?”听了她简短的介绍,我对她有些关注起来。

只见她嘴唇动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
大概过了二十秒钟后,她才回答说,她离婚了。

我心里咯噔一响。离婚这种事听起总让人有些不踏实。
“怎么会离婚呢?”我至少得知道个大致。

她转头看看一边墙上贴着的女明星像;那明星做着姿势,咧着嘴笑。 很快的,她把头转向另一边。那边的墙角摆着一盆富贵树。
“他有别的女人。” 她说了这么一句。

屋里暗了点,所里职员打开了灯。我发现,姚山兰长得相当匀称。从脸型到身段。



我的生命之痛
2008-12-27 21:26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笑言

#2  

沙发


2008-12-27 23:18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3  

虔谦你这么高产啊,这篇是什么时候写的?


2008-12-28 17:3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笑言 at 2008-12-28 04:18 AM:
沙发

谢谢笑言。读了你转的有关小说的评论了。也想了许多。回头再找机会聊。



我的生命之痛
2008-12-28 20:0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8-12-28 10:39 PM:
虔谦你这么高产啊,这篇是什么时候写的?

是新写的。你从标点符号的应用就能看得出来 先报个道吧。以前写的由于你指出的标点问题,只能往后再来上了。



我的生命之痛
2008-12-28 20: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6  




我出来和公公打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公公欣然答应。

于是,我带着山兰,走出了职业介绍所。

路上,山兰说她得去和一位同乡姐妹打声招呼。于是我们绕道到了三围地带。 我又一次站在了海湾的桥上,看着远处的三个小岛,心想: 福安镇,真是有福气呢。这么多的人来到这里,但是福安人大概, 永远都不会离开这块风水宝地的。


山兰到公公家的头几个星期里,我不仅每个周末都照样回公公家,中间还请了两天假回去看看。 我发现山兰非常能干。

先是饭菜征服了公公。 公公以前吃惯了婆婆做的菜,婆婆走了以后他没夸过别的饭菜好。
山兰不是本地人,做出来的菜却颇有本地菜的风味。我问她是怎么学的本地菜。她说跟朋友去吃了几次饭馆,大概就明白了;江西菜和这边的菜也没有太大差别。

三杯鸡是她的家乡菜, 自然没得说。不过她还跟一个北方来的伙伴学做一手好醉鸡,公公最喜欢这道菜;沉闷了好久的酒兴,在那醉鸡面前可是全提了起来。

“山兰开餐馆都可以了呢!” 我夸奖道。
“有机会正想试试。” 山兰回答。
“开餐馆有什么好! 又辛苦又不稳定。” 旁边的公公不以为然地说。
我看出公公有些不乐意,赶紧附和: “是啊,这镇上的餐馆开多了,没几家能站得住脚的,人的嘴巴刁着呢!”

公公书架上的书被重新整理,焕然一新。
阳台上增添了好几盆花卉。
公公的脸上开始泛出了红光。

我心里真是满高兴,也满感激的。高兴我们运气好找到了一个好管家。

中秋节过后没多久,有一天,我回公公家。一进门,就见厅里坐着个陌生的男人。姚山兰就坐在他旁边。
那男人看上去有些猥琐。见我来了,招呼都没打,拿起身边的皮包就站起来走了。

“他是……”
“他就是我以前的丈夫。”山兰说。
“他也在这边?”我有些惊讶。
“他跟人在这边打工。那家厂亏本了,他就跟我这儿要钱来。”

真没想到山兰还要给钱给前夫,有别的女人的前夫!
“没办法,我儿子在那边需要钱花。”山兰说。

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原来山兰的前夫一直也没有个正式的工作做。一个工作做不了几个月就干不下去。平时家里许多开支包括他自己的抽烟钱还要靠山兰出去打工一点点挣。

离婚是山兰提出来的。结果法院把房子孩子一并都判给了男方。山兰告诉我她争孩子争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前夫的亲戚有法院方面的人脉,她争不过他们。

“有一回儿子给我打电话,说妈妈妈妈怎么办,家里没电了。原来他爸连电费都没交。我失去了房子和儿子,还要每月给那房子交电费。不交,儿子书都读不好。 自打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这世上的事能不公到什么份上。”山兰说着,眼眶有些发红。

“有一回,”她继续说着,“我就站在那山上,差点就往下跳。你知道那山上都有什么故事吗?”
“什么故事?”
“我妈十八岁时,乡里闹灾荒。我妈就和她的表姐两人翻过了那两座山头,到了坳里。在坳里我妈碰上了我爸;我表姨碰上了我表姨夫。就这么安顿了下来。”

我听着,想象着。 我想着那个年代。那个年代的山和水,男人和女人; 那个年代人的命运 ......
“这么巧啊!”我只发出这一句感叹。

“嗯。想起了那故事,我就忍住没往下跳。我想,我离开坳里往南去,说不定也能碰上 ……” 说到这里她止住了。
我后来才知道, 山兰的妈妈和阿姨翻越的那改变命运的山脉,就是井冈山也在其中的罗霄山脉。

幸亏她没往下跳。我心里感动,带她上了街。我给她买了件外套。
她看着我,眼睛里透露出一点犹豫。“你还是给自己买吧。” 她说。
“我有,你不要客气。这里中秋过后会一天天凉起来。你上街买菜什么的没件外套可不行。”
“那,从我工钱里扣吧。”她又说了一句。
“干吗呀?我是真心诚意要送给你的。”我说着当场就给她把外套披上。

有人说人和人之间遇见都是有某种缘份。这话左耳听了右耳就出去了。几曾想到,一个普通的外乡女子和我的相遇会给我的命运带来什么 ……



我的生命之痛
2009-1-1 13:3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thesunlover

#7  

虽说只是上学,文学硕士帽还是让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和尚尼姑好生羡慕。

虔谦慢写,我们快看。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9-1-2 00:17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9-1-2 05:17 AM:
虽说只是上学,文学硕士帽还是让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和尚尼姑好生羡慕。

虔谦慢写,我们快看。

这个爱太阳的人,专挑枝节讲:明明知道啥博士硕士的不重要。
还有,您那慢写/快看是个啥节拍的对舞阿?别踩俺脚疼就成



我的生命之痛
2009-1-2 00: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9  

This is a test


2009-5-20 20:5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10  





没过多久,公公索性请山兰帮他整理婆婆的书稿。他说他老眼昏花,整理不动了。 有一回我见山兰扒在桌上专心致志地抄东西,就问她上过大学没有,她说没有,只上到高一。 她是老大,帮忙父母、照顾弟妹她是首当其冲。

婆婆写了好多诗,山兰说她不喜欢诗。
“诗都显得那么纯洁美好,可是这世上找不到。” 她说,“别的不说,就说母爱吧,小时候肚子饿了偷吃了一块饼干,我妈就能将我的脸塞进水桶里惩罚我。”
“哇!你妈脾气这么大啊!你恨她吗?”
“恨什么呀。后来我自己赚钱了,还给她添了好几身衣服。倒是她,后悔了,说小时候打我打太凶了。”

回到县城家里,我就和先生说起了山兰,说她如何能干,如何坚强。
“我们真的好有运气,找个合适的保姆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爸爸又是满讲究的人。”我说。
“看来我老爸找你办这事算是找对人了。”先生只说了这么一句。

没过多久,有一天,公公一大早就往我们这里打电话。
我接的电话。 “爸爸,今天怎么这么早?”
“昨晚,昨晚家里给人闯进来了!”公公说着,上气不接下气。
给人闯进来了,那还得了!我赶紧就问有没有给伤着什么。
“没有。”公公说,“幸亏有山兰在,她胆子可真大,拿起根木棒就冲那小偷去。”
“后来呢?”
“后来小偷跑了。”
“山兰呢?”
“她呀,还睡着呢。昨晚折腾晚了。”

我松了一口气。当天就跟先生商量得给老人安道铁门。

先生拖拖拉拉的,两个星期后才回福安去准备安铁门。去了一看,铁门已经安好了。
公公说是山兰去请人来帮忙安的。


公公越来越依赖山兰。 有一次山兰随我到县城里办点事,公公使劲叮嘱她尽快回去不说,白天还来了好几通电话。

“看来我公公很喜欢你。”我说。


“老人么,心里孤单,就是需要有人跟他聊天,听他说说历史,发发牢骚。”山兰说。


她真是善解人意,难怪公公喜欢她,相信她。



办完事山兰到我家坐了坐。先生见了她,开始并没怎么理睬,后来山兰到厨房里做她的素什锦和红烧鱼,也许是因为闻到了香味了,先生才进去跟她聊了几句。

山兰来的那年元宵节,是我们家少有的热闹时候。山兰匆匆回了趟江西,元宵前夕赶了回来。她一个人做了一桌的菜,做了糯米汤圆。 我妈妈和姐姐都来了,先生的弟弟小宇一家也到了。 孙子 “爷爷”叫得欢。

糯米汤圆煮好了,山兰给每个人盛了一小碗。我特意瞄了公公一眼,只见老人家笑呵呵的, 看样子心情很佳。婆婆走了以后,公公可是长时间的脸色阴沉。


团团圆圆的元宵节过后,有一天在公公的住房楼下碰见了一位医院的护士叫招弟。招弟见了我,神秘兮兮地把我拉到一旁。
“咱们是老相识了,我得告诉你个事。”招弟说。
“什么事?”我给她感染得也有些神秘起来。
“你可要小心提防着点你家保姆。”
“山兰?她怎么了?” 山兰不是挺好的吗,我想不起来要提防她什么。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0 21:0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11  

还没细看虔谦的文字,看到保姆二字,我就又亲切又犯怵。我母亲病后为请保姆算是让我尝到了苦头。没有几个保姆愿意伺候病中老人的。动不动保姆就闹罢工。给她说尽好话也不行,待遇优厚也不中。真是愁人。


2009-5-20 21:13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老牛

#12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读起来有熟悉相似感,系属巧合。

QQ开篇虽然这么说, 但据老牛内部消息(民间称小道消息)得知, 这篇小说中的人物
绝对有原型, 大夥儿细嚼慢咽,能品出来的。


2009-5-21 12:3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文章

#13  

这篇很好看,学习了~~

总觉得山兰跟"我"的先生和公公后面都有故事。


2009-5-21 14:40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14  

A+++, and I can't wait.......

Sorry, I am kine of busy now, I will finish the task and I promise.

哈哈,又能打中文了。把那个意思翻译一下。

绝对好读!!!

平铺手法白描人物但是好像在吃槟榔品花雕。

殷切期待之中,唯一的缺点是发得太慢。

最近实在忙,有任务所以把红楼高学也暂时放下。但我保证完成交待的任务。


2009-5-21 20:09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5-21 02:13 AM:
还没细看虔谦的文字,看到保姆二字,我就又亲切又犯怵。我母亲病后为请保姆算是让我尝到了苦头。没有几个保姆愿意伺候病中老人的。动不动保姆就闹罢工。给她说尽好话也不行,待遇优厚也不中。真是愁人。

雪儿,明白你的意思。
这个作品里,我是希望从这个普通的也是特殊的人物身上(还有后半部分的装修工)挖出人性的美来。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1 23:0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1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5-21 05:35 PM: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读起来有熟悉相似感,系属巧合。

QQ开篇虽然这么说, 但据老牛内部消息(民间称小道消息)得知, 这篇小说中的人物
绝对有原型, 大夥儿细嚼慢咽,能品出来的。

老牛,我想我最近没得罪你啥吧 ......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1 23:0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1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文章 at 2009-5-21 07:40 PM:
这篇很好看,学习了~~

总觉得山兰跟"我"的先生和公公后面都有故事。

谢谢文章,很细致敏锐哦。是有故事......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1 23:0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1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5-22 01:09 AM:
A+++, and I can't wait.......

Sorry, I am kine of busy now, I will finish the task and I promise.

哈哈,又能打中文了。把那个意思翻译一下。

绝对好读!!!
平铺手法白描人物但是好像在吃槟榔..

谢谢主持,您喜欢我高兴;还有,谢谢您还记得俺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1 23:0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19  

回复都发前头了哈,现在继续:





“你还不知道呀?我们那楼里的人可都看在了眼里。你家保姆厉害着呢,她呀,把你公公的心都勾住了。”
“我公公?” 我一惊一咋,“他和山兰会有什么事?”
“咳,怪不得人都说你头脑不开窍。我不是上早班吗 --- 你公公和她,两人可亲密了。好几个早上他们一块儿去散步,都给我撞上了。”
“山兰带老人去散散步,也没什么呀……”
“看那样子,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关系。”
“什么样子?”
“咳,看你,画人要把屁股也画出来。我都不好意思说。你自己去看看吧!”

原来是这样! 我心里的确很意外惊讶,但是又一想,也很自然;而且也未必是什么不好的事。毕竟,公公的寂寞我是看在眼里的。而山兰,又未尝不寂寞呢。

“哦,”我说,“真要这样倒也是顺其自然的好。”
“啊呀,你还没听明白呀?她年纪轻轻找个老头儿,目的不是明摆着的吗?”
“你是指什么目的?”
招弟一摆手,“你呀, 最好问你当家的去吧。”

我一想这事不是个小事,于是回到家里我真就告诉了先生。

先生平时并不很在乎我说的事。这次不同,他一听,立刻就把电视声音关小。
他往沙发上一靠,抽出了一支烟来。

“你相信这会是真的吗?” 我问,还是存几分疑问。
“宁愿把它当作是真的。”先生说。
“其实这样也挺好,你父亲老年总算有个归宿。”
“你懂什么。”先生说。

当天晚上,先生就给他弟弟打电话。
“我就怕到时候两处房子我们都没份。”只听先生这么说。

我这才明白先前招弟话里的含义。 把招弟的话和先生的话串起来,我才明白这事意味着什么。

这事对我们每个人的意味都不一样。

那以后我和先生回了几次福安。每回去一次,气氛就诡异一次。

其实我心里倒真是没什么,如果有什么,那多半是高兴。因为我觉得对公公来讲那可以说是美事一桩。再说,也减轻了我照顾老人的压力。至于说房子,我们有一个地方住就好了。将来如果有钱还可以把这处卖了再买一处。总之没必要为了房子的事把好好的一件喜事搞砸。

先生大概和我想的很不一样。一回到福安家里,他的脸就拉得长长的。也不正眼看山兰。话也变得很简短,语气冷淡。他象是在跟公公和山兰摆样子做示威。

山兰也变得客气、谨慎加寡言。每次一见我们来了,她就会连忙搬来椅子,泡上一壶茶,还会问我先生抽不抽烟。

我还正常和她打招呼,她脸上则是多了一丝以前没有的不自然的表情。那表情告诉我,招弟的观察是可信的。

一家人围着吃饭,话是出奇的少。

“隔壁的老林,听说前天住院去了。” 我找话题圆场。
“听谁说的?”公公问。
“听招弟说的。” 我答道,还瞧了公公一眼。
公公不说话了。

“这苦瓜做得好脆,山兰怎么做的这么好吃。”我又另起话题。“我做苦瓜,都得把它熬烂烂的苦味全没了。”
“其实我自己从来不做苦瓜,没办法你爸爸爱吃。” 山兰并没有回答我她怎么做的。

先生从头到尾没吭声,三下两下吃完了,说了句 “慢慢吃” 就自个儿起来了。

我这心里是暗暗焦虑,因为我能感觉得到气氛不对,有什么东西迟早要爆发。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1 23:0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20  

作者心里装得满满的,迟早要溢出迟早要爆发啊。

很高兴看到这样平易近人的中篇。因为特像在讲故事,而又不是像我第一次写东西给一位副编审(邻居)看的时候他指出题材很好但是不象小说而是故事(专指故事会杂志那种故事)。

作者这篇完完全全是小说。


2009-5-22 07:1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2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5-22 12:15 PM:
作者心里装得满满的,迟早要溢出迟早要爆发啊。

很高兴看到这样平易近人的中篇。因为特像在讲故事,而又不是像我第一次写东西给一位副编审(邻居)看的时候他指出题材很好但是不象小说而是故事(专指故事会杂志..

谢谢主持,我开始有丁点得意了 ......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2 09:4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22  

我看出了风格,以及风格的变迁。

并非正式的评议哦,随便唠唠。


2009-5-23 13:4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5-23 06:45 PM:
我看出了风格,以及风格的变迁。

并非正式的评议哦,随便唠唠。

哈,俺也是非正式的得意一下






那天搭公交车回县城的路上,车颠的厉害。先生把位子让给了我,自己就往车边上站着。
“余青,”我叫着他的名字,“我看爸爸是真的喜欢小姚,也很需要她。小姚也很懂得照顾爸爸。我们应该尊重他们……”
“先不说了。”先生打断了我的话。
不说怎么行呢。我还是接下去说:“其实他们好了,我们大家也都好。你干嘛要那么看重眼前一点东西。”
“只是眼前吗?再说,就我们这种工作挣钱法,一辈子也别想买房子。”车身颠了一下,先生就说:“这破车!你没去大城市看看,有钱的人现在都开始自己备小车了。”
“嗐,不能这么比的。”
“我不比,只是该我的,我就要争取。”


就这样,最后,先生说家里得开个会,姚山兰还不能在场。
我们来了,先生的弟弟小宇来了。先生还把婆婆娘家的哥哥姐姐都请了来。

刚开始,大家都有些沉闷,公公更是一言不发。

“老余呀,你这是晚节不保呀!”婆婆的哥哥首先发难,“那女的当你孙女都可以了。她能是真的对你有感情吗?她还能跟贞贞一样的爱你?当保姆照顾就好了,干嘛非要娶进来搞得家庭不宁?”贞贞就是我那去世了的婆婆。
“她当我孙女?我没那个福气。”公公回应道,“我十四岁就当爸,二十八岁就当爷?!”
“咳,这不是,就是说辈份有问题嘛!”婆婆的哥哥辩解着。
“可不是吗。”婆婆的姐姐也跟着附和,“不说镇上的人会怎么看,也得替孩子们想想。”

“我难道就没有权利自己决定自己的事?! 我难道老了就不能有个亲近点的伴?” 沉闷了片刻后公公爆出了这么两句。

小宇倒是没有说什么特别反对的,我先生则是坚决不同意公公娶山兰。

公公脾气还真是挺倔的。越是给逼得紧就越反弹得厉害。
“山兰有什么不好?啊?我问你们啊!她比你们都好,她照顾我比你们都周到。一点一滴的事,我没说她都会自己去做。你们行吗?不行就别在我跟前指手画脚!”

“我说过了,你一贯都是相信别人胜过相信自家人。”先生说。

“扑通!”一声响,公公砸碎了一个热水瓶。

我赶紧拉住先生:“你就省两句吧。” 说着赶紧就蹲下来拣那一地碎片。

“那好,三围那处房本来是爷爷要留给我的,”先生终于说出了他的心病。“你要结婚就结吧,但是那房子不能给她了。”

“我就知道你心里憋着什么。我还就找律师立遗嘱,那房还就给她了!”看样子老头真的铁了心了。


我不能看着家里这样闹僵下去。开完家庭会后,我就悄悄找到先生的弟弟小宇。我请他劝劝他哥哥。
“我倒是没什么,我自己有公司有经济来源能买得起房子。我哥可就不一样了。你也要体谅他的难处。”小宇这么对我说。

先生知道我找了他弟弟,就对我说:“你要真想做好人调节矛盾,就去找姚山兰谈,让她至少让出一处房子来。”

我还真的找了山兰。我问起她和公公的事,问她内心的想法。

山兰显得比以往警觉了许多。她说没什么好说的。
“你怎么不相信我了?”我问。
她嘴角动了动,说:“你们大概都以为是我看上了余先生的房子。”
“我没这么想。”我说。
“那好,我告诉你吧,你公公,他跟我下跪求我嫁给他。”山兰说这话的声音是发颤的。

我听了这话,一下子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3 18:4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24  




在我眼里那么有威严的公公,竟,竟然会跟一个保姆下跪请求婚嫁!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需求?怎么样的一种情感?
也许他需要有人陪着,随时说上几句话;也许黑夜里他需要一点安全感。也许每次为了能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他等得太久了,等我来给他洗……我想着,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
一阵沉默。

“我本来根本没往这方面想的。” 平静了一点后,山兰接着说:“你想,他比我大那么多,我怎么会往那方面想呢。可是他真的对我很好,很关心我。他也真是很孤单的,有时我都觉得他很可怜。 你做他媳妇的,你没有感觉到吗?”

“我感觉到了,先前他常会抱着我婆婆的像册发愣。” 我轻声说 : “其实我也一直尽量过来陪他的; 后来又有了你,我本来满安心的了。” 我顿了一下,“现在......你知道这镇上人言嘈杂,还挺势利的。 你不怕?”

“我知道这周围会有闲话,我一个当保姆的外地人,不知天高地厚。 但是这一阵我也在想,要是能让老人高兴,我自己也能有个安顿,又没偷人抢人的,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我理解山兰。”我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只是这房子,你知道吗,三围那栋房子,原来我先生的爷爷是要留给他的。你能不能和我公公说说把那房子留给儿子?”

“其实那是余秘书自己想的。余先生说没有那个事。余先生告诉我,两处房子有一处他要捐给福安的育仁小学。他说那小学对他有恩。他打算给我的只有一处;他知道,我是个一无所有的人。”

“所以你……还是挺看重那房子的?”

山兰只看着地,不说话了。
我也不想难为她。我心里知道,她很不容易, 就算她看重房子,也是情有可原。她还有孩子母亲要照料。

我把和山兰的谈话内容都告诉了先生。我是希望先生放弃这些争执。
“老人也挺有苦衷的。”我说。我没提公公下跪的事。

“他什么苦衷?有我们关照着。我都不知道将来我们老了,谁来照顾我们的苦衷!”


不管怎么说,我心里挺愧疚的,我一个媳妇,做得让公公向保姆下跪。那一天,我到了公公家,不由分说的就帮他做了一大堆事:擦桌子,擦相框,洗被套 ……

“你忙你的去吧。”公公说,“现在有山兰,她会张罗。”

我知道, 公公现在很信任山兰,我希望先生别跟老人拧,就由着老人好了; 事情就到此为止好了。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25 10:3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25  




不料,先生又想出了新招。他跑到公公原来的学校那边,找到几个公公的老相识,想通过他们给公公和山兰施加压力。先生是县文化馆的,和县里教育局也有关系。所以公公的那些老相识们还买他的帐。毕竟老子退休了,小子还在位置上。

于是几位教师主任什么的轮番上公公家去游说。加上人言辗转相传,没过多久,公公和年轻保姆的事就传的沸沸扬扬,满镇都是。

福安镇骨子里是个很保守的镇,从它改名字 --- 从三围改成福安 --- 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了。这人言一铺开来,比福安背后那座三围山给人的压力还大。

“瞧她,长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呀,余校长怎么就看上她了呢?”有人说道。

也许先生都没想到,公公是个很倔的吃软不吃硬的人。碰了几次钉子后,公公就不接客人了。 有客人来都是山兰在应付。有好心人劝说:老余,你这样下去不行的;人情世故一点不顾忌,将来你和小姚还怎么在福安立足呢?

那些话公公当然是听进去了。他心里大概更关心的还是山兰。于是有一天他让山兰带着他到了县城我们家来了。

我有些惊讶公公怎么突然来了。 见他直喘着气,我连忙腾出个地方来让公公坐。先生也过来了,给公公泡了杯茶。公公坐了下来,也不喝儿子倒的茶,冲着儿子就说:“我老了,什么都无所谓了。我来是来告诉你,你要是再做什么让山兰在这边难做人,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公公的话别说把先生震住了,把我和山兰都震住了。我们俩赶紧联合起来劝老人说,都是一家人,哪有那么严重的事。

我想我先生并没打算和父亲搞到脱离关系的份上。弟弟小宇也亲自登门劝哥哥适可而止。

那以后,我们有好一阵没去福安。看得出来先生心里仍然郁闷,嘴里却不大言语了。

有一天,先生突然和我说道:“我有个预感。”
“什么预感?”
“我老爸大概就快和姚山兰去登记了。”
“那也挺正常。”我说。
“你怎么没想到我们该送点什么礼物?”

听了先生的话我有些意外。我说:“我是会打算的。怎么,你不是很反对这桩婚事的吗?”
先生没说什么。过了两天,先生从外面买了一套很时髦的音响回来。
“怎么想起来买这玩艺儿?很贵吧?”我问。
“你想得美,不是自个儿用的。”
“那是?”
“送给我老爸他们的。他们果然是登了记了。”

先生就这样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一下子对公公和山兰的婚事这样热情了起来。我也没想太多。父子重修旧好,本来就是家庭的幸事。家和万事兴,我心里还挺宽慰的。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30 17:5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2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5-25 03:32 PM:



在我眼里那么有威严的公公,竟,竟然会跟一个保姆下跪请求婚嫁!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需求?怎么样的一种情感?
也许他需要有人陪着,随时说上几句话;也许黑夜里他需要一点安全感。也许每次为了能穿上自己..

情有可原,不是情有可缘。



是非是我非我
2009-5-31 09:44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zhao2

#2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5-30 10:54 PM:



不料,先生又想出了新招。他跑到公公原来的学校那边,找到几个公公的老相识,想通过他们给公公和山兰施加压力。先生是县文化馆的,和县里教育局也有关系。所以公公的那些老相识们还买他的帐。毕竟老子退休..

这下面肯定有猫腻。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音响只是拿出去的小头。



是非是我非我
2009-5-31 09:47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2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5-31 02:44 PM:

情有可原,不是情有可缘。

换过来了,作为伊甸版的印记 谢谢主持。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31 15:22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2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5-31 02:47 PM:

这下面肯定有猫腻。

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音响只是拿出去的小头。

谢谢主持!另外,缘/原已换。


再贴一集,下周再找机会回来续。





那一天,我正好不舒服。先生却说今天一定得去趟福安。 我只好硬撑着跟他去了。 先生扛着那个大音响上了公公的楼房。
一进门,他径直进了厨房。
山兰正在厨房里忙和,一见先生来,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帮先生卸东西。
“这是最新的进口牌子,你不爱听歌吗?就留这里了。”先生说。
山兰看了看先生,又看了看我,不知如何作答。
“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送给你…和我公公的的。”我话说得有些嗑巴。
“她不懂这玩艺儿,是我去挑的。”先生说。

我看了先生一眼,不知道平日对山兰冷淡的先生怎么突然一下子这么样献殷勤起来。
“我哥他,改新策略了吧。”小宇说。
我不懂什么新策略旧策略的,只要家里能和和气气的就好。


公公和本来来当保姆的山兰结婚后,旁人都看得出来,两人很幸福。每天清晨,两人就一起出去散步。镇上小,能散步的地方也就是几年前盖的那个福安公园,也就是离招弟所在医院不远的那一个去处。 招弟还跟以前一样,几乎每天上早班时都会遇见我公公和山兰,不过现在倒是习以为常了,一口一个 “小姚”的叫。镇上的许多闲言也慢慢平息了下来。

公公虽然脾气不是太好,可是据山兰说,公公从来没有对她发过脾气。有时候菜没做好或是出了点什么小差错,公公从来没有半个不字。
“我心里很感激你公公。”山兰对我说。

对我来说,公公一直是个很神秘的人。他年轻时见过不少世面。 反右时为当时的一位右派朋友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自己也成了右派。这事文革时又被捅了出来,结果是挨了批斗下了乡还进了学习班。 说起来,婆婆也很不容易,公公就这么几十年的折腾,她一直都寸步不离地陪着他照顾着他。

老人家感情失去依靠,再寻第二春也是无可非议的。有时候,我还真想和公公聊聊天,聊聊婆婆,也聊聊山兰。
也许是公媳之间终究有些拘束的关系,有好几次,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公公和山兰结婚以后,我就更无从和公公谈心了。我想,公公对婆婆的感情和公公对山兰的,一定有所不同。我有些好奇这中间到底有哪些不同。

平凡的日子出现了那么一段不平凡的事后,不久恢复了它的平凡。 奇异的事时间长了,就成了正常的事了。不过我们去福安的时候还是会有那么些许尴尬,因为不知怎么称呼山兰。 以前她还是保姆身份时先生任起性来还会脱口 “喂”的一声相称,禁了口后却不知改哪个了。我问过公公,公公说他很开放,直呼其名最好。

所以我还就继续叫她山兰。至于我先生,我从来没有听他称呼过山兰什么。

看着公公和山兰相敬如宾的样子,我明白他们完全是你情我愿的。 只是我心底始终都存着那份好奇。我想,对两个背景、年龄这么不同的女人的不同情感,一定很奇异。

没想到,我很快就再也没那个机会寻问我的那些问题。和山兰结婚两年不到,公公就突然去世。



我的生命之痛
2009-5-31 18:30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虔谦

#30  




公公去世的那几天里山兰的悲痛我很难形容;之所以很难形容,大概是因为我无法确切体验她的内心深处。她的声音一下子就哑了,没有打点的头发半遮着她显得几分苍老的脸庞。

一个月过去了,山兰说起公公来还是泪流满面。
“是我没照顾好他!我怎么就没有去注意那些医学常识!他才六十八岁呀!”她责怪着自己, 悲切的情绪不能自已。

我给山兰说得也是鼻子酸酸的。真的,公公的幸福日子才开始……
“山兰,怎么能怪你呢。”我忍着难受对山兰说,“人总有想不到的地方。你已经很尽力了。要说责任,我们都有责任。再说,我们也不清楚这原因……”
“阿娟,你说,他就这么走了, 会不会是他,他不喜欢我了呀?”
山兰这话问得悲切,叫人不忍。我赶紧劝导她:“你可不要钻牛角尖,没影的事!不会的!”

镇上的人可是有话传出来了。有的说山兰克夫;有的说山兰是有意忽视公公的健康,还有什么山兰巴不得公公早走,自己好继承财产 ……说什么的都有。
我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其实我知道,除了这房子外,公公没有什么钱留下来。山兰能得多大好处呢?不就是有了个安身的地方而已吗?


我实在是替山兰感到不平。有一次,我以答谢为理由,特意在山兰那边请了些朋友熟人过来吃饭聚会。饭桌上我替山兰说了好些话。

“我公公其实是一生清贫的,能碰上我婆婆还有现在的小姚,不计较什么来照顾他,算是老人家的福气。”我说。

熟人中倒是也有好几位点头称是。

“谢谢你替我说了话。”山兰对我说。“其实我也惯了,人家说什么我不在乎。自己身子直,走自己的路,我不怕什么。”

山兰在公公刚去世那会儿,万念皆灰,加上四周流言蜚语的压力,曾动过回江西的念头。不过她毕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福安一带机会还是比老家多许多。看着她一天熬过一天的,还是呆了下来。不仅呆下来了,而且,在我看来很反常的,山兰的脸上还常常堆起了笑。

她的笑,让我难过。

公公不在了,她必须得出去自谋生路。 刚好那骨节眼上,来了个机会。

她的一个朋友介绍她去一家满大的饭馆叫万家香的打工。先是当一般的侍应。山兰的勤劳和能干、她对菜色和菜性的丰富知识很快打动了饭店老板。后来饭馆的经理嫌活儿太重工资太低走了, 老板问过包括山兰在内的几个员工,问他们愿不愿意接经理的职务。山兰是回答最干脆并且还能提出具体切实措施和策略的人。老板很满意,就让她接替了经理。

她刚当经理的那会儿,镇上还是有人冷言冷语的,说 “就冲她,哼!” 当然,也有人开始笑脸相迎。
没过多久, 万家香增加了新菜式,还加了些服务项目,象是生日晚会、朋友晚会什么的,还和福安周边几家商行有了业务互动,服务很到家,那饭店的生意红火起来了。

周围的许多熟人都慢慢成了她饭馆里的常客。

“阿兰呀,咱来给你捧场来啦!”有一次招弟领了一群朋友到了万家香。

山兰知道招弟对她有过偏见,不过她还是很客气很诚恳。“谢谢招弟,来,快往里!”说着还亲自奉茶呈上菜单。

这许多的熟人中,有一位,就是我先生。



我的生命之痛
2009-6-5 18:35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31  

越写越有意思了。


2009-6-23 08:54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32  

这篇我favorite,已链接到我Facebook,获越华朋友们点赞,喜欢。


2016-6-14 14:49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小说界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