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优等生鲍班浩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廖康

#1  优等生鲍班浩

优等生鲍班浩


廖康




以前还真不知道,美国人中有这么多不到二十岁就结了婚养儿育女的。我可不是在说墨西哥裔的美国人。他们我早有领教;四十来岁就当了爷爷、奶奶,儿女成群,孙子绕膝。一边享受着工业社会的物质文明,一边承袭着农业社会的婚姻习俗。一成熟,就成家。生孩子跟下蛋那么容易,养孩子也就是在饭桌上加个盘子。长在美国,再穷,吃饱饭也不是问题。转眼孩子就大了;一家人,踢足球能分两队,其乐融融,让我们这些寒窗苦读的亚裔书生看了羡慕。人家那真是现代文明和古老传统的最佳结合,居住在亚美利加从西班牙那儿抢来的这片沃土上,打不过你,还生不过你?大概反智的美国人也学会了人家及时行乐的生活方式,其他族裔的早婚早育者似乎也越来越多。光是我们军校这个小班里,前一拨学生中有三个,这一拨学生中有五个;白、黑、黄,什么色的都有。更让我吃惊的是,有一位的婚姻还是包办的。

他是咱们亚裔,爹妈是从越南来的,把好传统也带美国来了。刚到十七,他就听从父母之命,跟一位同裔女子先结婚,后恋爱。小两口,手拉手,恩恩爱爱。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您别以为他老婆是个柴禾妞之类没文化的婆姨,人家可是正经护校毕业,在我们这儿最大的医院里当护士头儿呢。他学中文,像其他学生一样,也得了个中文名字——鲍班浩。您别以为我有什么先见之明,起名那会儿,我还不知道他是包办婚姻呢,连他结没结婚都不知道。我就是依照他英文名字的发音找几个好字给堆上了。嘿,您说怎么那么巧啊!他还真体现了“包办好”。

鲍班浩的身世,我是几个月后,跟大家熟悉了,才知道的。先是听其他同学讲的,因为他比较蔫,不爱主动说话。但慢慢熟了,就无话不说了。我又好奇,借着跟他练口语的机会,逐渐了解了他的生活。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结婚前,没有单独跟任何女孩子出去过,连中学毕业前的舞会都没参加。他是乖孩子,父母不让他干什么,就不干什么。不抽烟,不喝酒,更不用说大麻、海洛因、安非它明了,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他就知道好好学习,一点儿也没耽误工夫。上中学的时候,同学们笑话他书呆子,没有女朋友。可是他一步到位,直接就娶了个漂亮媳妇,让同学们羡慕得不得了。

他媳妇家可是他家的恩人。他们的父亲是老朋友,越战结束那会儿,一块儿逃难。他父亲比较穷,多亏好朋友在患难中相助,才一同来到美国。这种铁哥们,自然希望把友谊永久保持下去。铁哥们的老婆怀孕后,相互允诺,如果生的孩子性别不同,就让他们结婚。这种事,以前我只是听说过,这回见着真格的了。这两个孩子并不是青梅竹马,因为父辈在不同的地方工作,他们在结婚前没有很多接触。但他们俩很相似,都听父母的话,在这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里长大,却出污泥而不染。

“可是没有爱情就结婚,你觉得幸福吗?”我问他。

“我那时才十七岁,也不懂什么是幸福,什么可能是幸福。但我相信父母,他们为我好,他们阅历丰富,他们考虑得周全,替我做的选择,肯定比我自己选得好。”

“可是和陌生人生活,你们不觉得别扭吗?”

“一开始,的确有点别扭。我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她也不了解我的爱好。但我们的家庭背景近似,生活中,大的方面还比较一致。那时年轻,没过多长时间,就磨合得差不多了。”

“我知道你们非常和睦,可这些年来,有没有想过,这包办的婚姻也许不如自己找的理想?有没有埋怨过父母?”

“没有,”他坚定地答道:“我们庆幸父母替我们选得这么完美。这可不仅是你说的‘指腹为婚’,他们也认真商量过,分析了我们的性格,觉得我们既般配,又能够互补,才决定让我们结婚的。很多跟我们先后成家的人,家庭已经破裂了。我们真幸运。”

“吵过架吗?”

“小摩擦还是有的,但她很温顺,我也不厉害,从来没有大吵过。”

这话不假,鲍班浩温柔,甚至显得有点女性,说话细声细气,做什么都不紧不慢。连他的长相都颇具女性美,长圆脸,没什么棱角;一双凤眼,若不是有那两道剑眉,肯定会让人以为他是女扮男装。平日,他下学比妻子下班早,总是他做晚饭。情人节,他打电话让花店给妻子送去最大的一束玫瑰。当他说到妻子,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像是一个女人在谈论她的妹妹。比方说,他知道妻子用什么牌子的香水,喜欢哪种护发素。他不仅为妻子的美貌自豪,还知道怎样保护。

一天,我们的课外活动是烤肉。吃饱了,喝足了,男生们玩起橄榄球。连我这老胳膊老腿都跟他们一块儿跑起来,可鲍班浩还是没参加。我鼓励他上阵,他摇摇头,平静地说:“今天不行,我的腿伤了。”腿伤了?我心说了,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小伙儿,什么都好,就是太蔫,不像个士兵的样。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腿还真是有伤。这是在练口语,谈难忘的一件事时说起的,他骑摩托车撞上一头鹿。

“什么?你骑摩托车!”我惊奇地说:“我真没想到。”

“您不是也骑过摩托车吗?还击剑。”

“可我从没见你骑摩托来上学呀,”我搪塞着,试图掩饰我那感叹句的言外之意。

“我从十六岁起就骑摩托,”他平静地说:“那是最大的一次事故。应该说是那头鹿撞了我。它从高速公路边上的树林里跑出来,撞上摩托车的右前侧。我开得比较快,有60多迈,摔倒后,车滑到路边沟里,完全报废了。我滑了十几码,撞到一棵树,才停下来。”

“你受了什么伤?那头鹿呢?”

“那头鹿死了,地上有很多血。我太太一家人在后面开轿车,以为我受了伤,但我一点伤都没受。我的摩托服保护我很好。”他的中国话说得不错,但还不够地道。

“可你不是说你的腿伤了吗?”

“那是旧伤。应该说老伤,还是旧伤?嗯,旧伤。那是我在印度尼西亚执行任务时受的伤,鹿撞我,旧伤又疼了。”

“那是怎么回事,也讲讲吧。”

他告诉我,两年前,他们开车去一个村庄,路上轧到了地雷,车轮子炸坏了,一个小弹片溅入他的大腿。这都没什么,路边一个小女孩被炸伤了。他们抱着那小女孩往医院跑。她的眼睛始终大睁着,望着蓝天,脸上毫无表情,体温一点一点消散,还没到医院,她就凉了。鲍班浩的叙述,非常平静。他说,这种事件,他和战友们经历了好几次。他大腿里的弹片很小,不碍事,所以没取出来,但有时候还会疼,也许还是应该取出来。

学业忙,在校期间,他始终没有取弹片。在毕业典礼上,我见到了鲍班浩的妻子。以前只见过他在手机上存储的照片,但摄影只能捕捉表情的瞬间,凝固容颜的一侧,难以反映鲜活的整体、光彩夺目的靓丽和楚楚动人的风韵,真人比照片实在是漂亮多了。我对她说:“你真应该为你丈夫自豪。这一届毕业生中,只有五个是荣誉毕业,他是其中之一。”

她惊奇地问丈夫:“是吗!你怎么没告诉我?”

鲍班浩平静地说:“这没什么。考试的偶然性而已。”妻子微笑着扬起头,幸福地倚靠在丈夫肩上,一头秀发贴近他的面颊。那一刻,我才看到,鲍班浩的肩膀宽阔,脸膛散发着男子气。

2008年11月21日


2008-11-21 21:3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Yongbo

#2  

好看!谢剑侠美文!


2008-11-22 01:41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冬雪儿

#3  

“居住在亚美利加从西班牙那儿抢来的这片沃土上,打不过你,还生不过你?”——读这句时,不笑也得笑。

有点不明白,墨西哥人为什么比华人在美国要生活得从容一些呢?


2008-11-22 08:0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4  

知足长乐。:))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8-11-22 09:08 AM:
有点不明白,墨西哥人为什么比华人在美国要生活得从容一些呢?




因为无能为力,所以尽力而为。
2008-11-22 12:0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5  

“他们也认真商量过,分析了我们的性格,觉得我们既般配,又能够互补,才决定让我们结婚的。”

对,互补最重要。


2008-11-22 12:0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独善斋主

#6  

廖老弟写得有趣。

看来还是“包办好”。


2008-11-24 12:55
博客  资料  信箱  主页  短信   编辑  引用

月满西楼

#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独善斋主 at 2008-11-24 05:55 PM:
廖老弟写得有趣。

看来还是“包办好”。

包办的确好。


2008-11-24 13:48
博客  资料  信箱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8  

有趣好文


2016-7-31 16:58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纪实录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