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
游客:  注册 | 登录 | 首页
作者:
标题: 对不起孩子的中国人 将永远负有良心上的愧疚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thesunlover

#1  对不起孩子的中国人 将永远负有良心上的愧疚

对不起孩子的中国人 将永远负有良心上的愧疚

珠江晚报


一个缺乏公共精神的民族,无论个体对孩子怎样呕心沥血可歌可泣,都无法从整体上保护所有孩子,都不能不对孩子永远负有良心上的无尽的愧疚,甚至是,罪责。

中国人对下一代的爱,在世界上是数得着的。多少人一辈子含辛茹苦,做牛做马,就是为了把孩子供出来。有人说,这爱也不那么纯粹,养儿防老嘛,既然没有西方那样的福利体系,当然只好自己救自己,拼命在自己的下一代身上投资啦。这话不能说全错,但如果把这当作惟一因来解释中国人对下一代的爱,则又过于绝对。至少对我个人不适用,我相信自己垂垂老矣之时,经济上大致是可以自立的,不至于过多依赖孩子。但纵然如此,孩子仍是我最大的牵挂,我对孩子的投入,仍可以说高于我对一切的投入,不仅竭尽全力,甚至往往超出自己的能力。

像我这样做长辈的,其实不在少数。护犊天性人皆有之,但为孩子赴汤蹈火前仆后继者不绝于途,中国这种悲壮的景观则是世界历史上不多见的。这固然很感人,不过意义却也很有限。可能是世界上最爱孩子的中国人,恰恰也可能是世界上最对不起孩子的一群人。

汶川大地震中,死亡最多的是孩子。最苦不能苦孩子曾经是多么响亮的口号,但就在这个口号最流行的年代,一栋栋豆腐渣校舍拔地而起,最终成了无数孩子的坟茔。

大头婴据说只是个案,但最近爆发的三鹿奶粉风波警告公众,问题远不是那么简单,广东省卫生厅一位官员已经披露,这可能是一起经典的高科技造假案----奶粉中添加了伪造蛋白质的三聚氰胺。三聚氰胺这个黑手,已经从牛羊饲料蔓延到婴儿奶粉领域。而且如此婴儿奶粉竟有“国家免检产品”的招牌为之保驾护航,岂非令人不寒而栗?

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瓮安事件中地方利益集团以公权力开道与民争利已是天下皆知,但人们忽略了另一个同样要害或者说更要害的细节:那就是瓮安下一代的沉沦。相当多数的孩子被应试教育所淘汰,黑社会往往是他们惟一的归宿,这才坐大了瓮安“玉山帮”。而这样的故事并非瓮安独有。

孩子们身体上和心灵上的社会免疫系统正在全面崩溃,这是我们不能不承认的一个基本事实。我们以个人的力量为自己的孩子打造安全岛,但社会免疫系统的崩溃使得社会性病毒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决非区区个人力量所能够抵御。这才有了上述那种极端矛盾的现象,纵然是对孩子最大的爱,最无私的爱,仍不能保障孩子最基本的安全,仍不能不让孩子成为灾难中头一批倒下的牺牲者。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自己的指标其实很低,这辈子就这样了,无所谓了。最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惟一的心愿,就是孩子不要付出我们曾经付出的代价,那玻璃外的阳光世界,孩子能有机会零距离接触。现在却猛然发现,我们不仅无力拯救自己,我们甚至无力拯救自己的孩子。

话又说回来,这算得了什么新鲜事呢?几千年中国人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每一代中国人都在为孩子打拼,都相信自己的牺牲一定能换来下一代的得救。这信念简直像宗教一样地牢不可破。但他们的眼光很少超出自家的院子,隔壁家的孩子是怎样的前景和命运轮不到自己操心。因隔壁家的孩子受罪而报警,这在我们的文化中是不可以想象的。爱孩子因此只能是个别的原则,而不能上升为普遍的一般的原则。针对孩子的社会免疫系统就一直无从完善,而必然被戳出无数黑洞,随时吞噬孩子无辜的生命。

一个缺乏公共精神的民族,无论个体对孩子怎样呕心沥血可歌可泣,都无法从整体上保护所有孩子,都不能不对孩子永远负有良心上的无尽的愧疚,甚至是,罪责。



因为我和黑夜结下了不解之缘 所以我爱太阳
2008-9-16 23:2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杨林

#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8-9-16 08:26 PM:
一个缺乏公共精神的民族,无论个体对孩子怎样呕心沥血可歌可泣,都无法从整体上保护所有孩子,都不能不对孩子永远负有良心上的无尽的愧疚,甚至是,罪责。

真是珠江晚报上登的吗?写得很好。


2008-9-17 01:06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weili

#3  

还有奥运中的假唱、年龄......


2008-9-17 15:51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Xiaoman

#4  

似乎转载的文章多数是大陆媒体的,咋看不像是海外的网站。


2016-7-19 23:03
博客  资料  短信   编辑  引用

« 上一主题 综合类 下一主题 »

首页小说界诗苑散文天地纪实录文史哲艺术之声综合类侃山闲聊图库书市文摘伊甸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