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7-26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我的日志

    2008-12-1   又见伊甸

    到伊甸来,原来靠古狗引路,
    敲伊甸二字即可,伊甸总在第一.一眼可见.
    昨天上来,如法炮制,谁知伊甸网不见了,
    连找几页都没有,以为是网站维修,罢.
    后来再试,用'北美文学网站伊甸'几个字.
    跳出来个体博客.不过,幸好有网站域名.
    复制,粘贴到古狗上,才现出伊甸文苑来.
    流览二三个回贴,日期好像是新的.
    试一下,如果有版主回贴,就是又见伊甸?

    二零零八年 美国感恩节长假期

    [阅读全文]  2008-12-1 00:38 - - 1237 查看 - 2 评论 | 收藏 侃山闲聊


    2007-6-17   [原创]请问高手有什么方法预防计算机侵袭

    请教一下:
    近日计算机一上网,就受到来自国内的网站的侵袭.很多广告,
    机器死了好多次.cafe and yidian都被屏蔽了.请问高手有什么方法预防.

    还有,我如果贴诗,一首一首贴好,还是
    放在一条线好.
    thank you!

    [阅读全文]  2007-6-17 21:21 - - 2334 查看 - 5 评论 | 收藏 综合类


    2007-1-13   [原创]冷不再成熟

    冷不再成熟


    二零零七年的新年已经过了.这是西方的年,西方年的气氛从圣诞节
    就开始蕴酿,大红大绿的热烈.
    与对神之子耶酥的信仰有关.其他宗教的人不过节,但假是要休的.

    休假是人的笑.

    世俗的热中总有一种绿色的暗若尺度.今年这绿的暗扩散开,阴阴的冷.
    萨达姆的黑幽灵在世界大地上徘徊,像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地上
    徘徊.

    他的死有欢呼说他罪有应得.有抗议说不合法非正义.有美国人打电话
    到电台说萨达姆是罪恶的罪人,但也是另一些更大罪恶的证人,两伊战
    争中的生化武器只有萨达姆最清楚.证人是应该受到保护的.

    但是一个证人在全世界人的眼前死了.

    我想起一句诗.黑云压城城欲摧. 城在哪里呢?

    我感到一种真正的冷在黑暗的后面,走向人,扑向人.人将被它控制吗?

    我无言.
    或者说我已经说了我说的.

    海德格尔说,要学会倾听诗人.
    不过我知道诗人是最无用的.谁会去倾听诗人呢?

    今年北国的冬至今无雪.人心像燥动的热.冬天已经..

    [阅读全文]  2007-1-13 18:43 - - 3734 查看 - 11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7-1-4   [转载]黄玉顺:民族性与现代性问题

    转一个贴, 新年作点新贡献. 转自中国儒学网并得到作者许可.

    最近几年,中国大陆的思想文化领域出现一种动向,称为“儒学复兴运动”。
    作者黄玉顺,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博士。四川大学教授。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
    他的主要研究为“儒学与现象学的比较研究”;同时提出了“生活儒学”的思想.
    请各位拍砖头.国内的网友也许更熟悉这个动向?

    儒学与生活:民族性与现代性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讲演
    (2006年4月11日)

    黄玉顺

    很高兴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交流交流。我今天讲“生活儒学”。咱们今天不是上课,不是知识传授;我想讲的是一些真正的观念性、思想性的东西。我的研究,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从通常的学科体制上来讲,我所作的是所谓“儒学与现象学的比较研究”;但实际上,我是试图对儒学进行一种当代的阐释,我给它一个概括的符号,叫做“生活儒学”。

    首先,我想指出一种现象:最近一些年来,具体说吧,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

    [阅读全文]  2007-1-4 00:33 - - 1695 查看 - 5 评论 | 收藏 文史哲


    2007-1-2   [原创]新年华语

    算是第一篇博客或网志.

    新年华语


    新年到了,今年是二零零七年.
    在中国应该称这天为元旦.据说是颛顼定的.

    我想我应该写点什么……
    写什么呢……

    天空灰白,细雨密密缀在青的松针上银练般的闪.
    没有树叶的褐色树枝上挂着一滴一滴晶莹水珠.

    天的眼泪?人已经不再哭了.

    我想我应该是高兴的.
    和家里的人去纽约看了两场秀.

    一场是大苹果马戏团的演出.临时搭的白色大帐篷.
    在林肯中心的旁边.里面红红绿绿,花里花哨的热闹.
    演员的打扮非常山姆大叔,旧日子的欢乐痕迹.

    人吃着爆米花.几匹真的小小的白马很优雅的神态.
    小孩子喜欢.大人也喜欢.

    有一些中国郑州的年轻杂技演员表演爬杆.
    我喜欢魔术,不喜欢杂技.尤其不喜欢很危险的杂技.

    坐在那里担心演员随时可能被摔死.简直是非人的
    折磨.小孩也不喜欢.我不懂为什么有人认为危险的
    杂技会给人带来欢乐?

    我越来越不明白人.
    不过梦冉说了一些话,我也听不明白,大概是庸人自扰...

    [阅读全文]  2007-1-2 00:43 - - 1601 查看 - 4 评论 | 收藏 综合类


Powered by © 20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