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9-19  
SunMonTueWedThuFriSat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我的日志

    2006-5-15   细说婚姻(7)

    六周年:铁婚//七周年:铜婚

    近年来中国人谈起婚姻问题常常提到句俗语:七年之痒。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是说婚姻到了六到七年这个阶段,容易进入一个“疲软”期,出现危机。可看看西方人为这两个结婚周年起的名字:一个铁,一个铜,比起前面那些纸布丝绸的,只有越来越坚硬,越来越牢固,哪里有一点“软”的意思呢?

    我们的婚姻生活在迈过绿卡这座大山以后,似乎也应了西方人的传统,不仅没有任何疲软的迹象,反而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呈现出一派“趁热打铁”,“铜”心“铜”力,高潮不断的景象。首先是老公换了个像样的工作,我们于是顺理成章地新买了辆车;再接着在一个偶然事件的触发下,我们买下了一栋房子,有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然后,在入住新家半年以后,我顺利地“预谋”怀上了孩子,在我们铜婚纪念日到来之前,让我们的小家添丁进口。就此,我们顺利地铸起了婚姻的“铜墙铁壁”,深深地把我们小家庭的根,植入了北美辽阔的大地中。

    ..

    [阅读全文]  2006-5-15 23:19 - 风信子 - 5361 查看 - 17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6-5-14   细说婚姻(6)

    五周年:木婚(下)

    在打了七八个无用的电话后,我真有点泄气了。那一路因为堵车和关于移民事务的胡思乱想而激动愤闷的心情,已经有所缓解。我有些暗自嘲笑自己刚才的冲动了,绿卡的烦恼能让人走火入魔呢,我该想想今天要做的实验了。正要把电话黄页合上,我的目光却扫到了一个有趣的名字:天下居然有叫这名的人,而且还是个移民律师?这人的名和姓音译意译成中文是这样的:阿呀啦(Ayala)木头(Wood)。

    就打这最后一个电话吧,我心想,看看这木头律师怎么说。没准他会说:阿呀啦,这个问题好办,我帮你解决了!

    电话打过去,居然正是木头律师自己接的电话。听声音,这人有点年纪了,略带沙哑的声音倒很亲切热情。我把自己过去申请绿卡的情况简单说了说,然后提到结婚,母亲现在是公民,重新申请亲属移民如何等待漫长。其他律师听到这里就开始打断我的讲述了,这个木头律师不仅没有打断我,居然还问我,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哈,我的想法可多了,一时间..

    [阅读全文]  2006-5-14 22:28 - 风信子 - 3934 查看 - 4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6-5-13   细说婚姻(5)

    (五周年的这段故事比较长,想了一下,分上下贴出吧,正好中间内容有个转折)

    五周年:木婚 (上)

    结婚的第五年里,主导我们婚姻故事的线索,是绿卡。在美国做异乡人,恐怕人人都经历过让你欢喜让你忧的办绿卡过程。我们的绿卡故事有些特别,这不仅因为我们办理的方式和大部分人不同,更因为我们在办绿卡的过程中,奇遇了一位姓名古怪,长相独特的律师。且让我从头细细道来。

    我来美读书时,父母已经出国多年,正在办理绿卡申请。他们早年是以公派进修的身份出的国,办起绿卡来很费周折,一个个繁琐的手续办下来,到他们终于能正式递上绿卡申请时,我已经过了21岁,不能作为未成年子女和他们一起拿绿卡了。不过,在他们的绿卡到手后,还是为我排上了以永久公民未婚成年子女的身份等待绿卡的队伍。这个等待的队伍虽然漫长,但算算等我五到六年后博士学位到手时,应该也就差不多能拿到绿卡了,正好可以赶上找工作的需要。

    然而这个永久居民的申请..

    [阅读全文]  2006-5-13 01:19 - 风信子 - 3618 查看 - 5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6-5-12   细说婚姻(4)

    四周年:丝绸婚

    结婚前十年的周年名称里,要数这一年的名称最美丽:丝绸婚。多么美好的祝愿蕴藏在这简单的两个字里啊:这一年的婚姻是否象丝绸的质地那样流畅滑润?这一年的婚姻是否如丝绸的品质那样细腻温情?这一年的婚姻是否有丝绸的精髓――柔韧而挺拔?

    在我们的婚姻步入第四个年轮时,所有的故事都可以凝聚在一张照片上:那是老公的毕业典礼上我们全家三口的合影。老公穿硕士袍、戴硕士帽,我穿博士袍、戴博士帽,我们俩相挽的手臂里捧着的,是当时一岁还不到的女儿。她身穿一条鲜红的小礼服裙,头上戴一根同色有蝴蝶结的丝绸发带,在我们俩黑色礼袍的衬托下,宛如一朵初初绽放的红玫瑰,格外娇嫩迷人。女儿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婚姻的礼赞,也是我们在双双迈过人生一个重要门槛的艰难过程中,送给自己的最美好的纪念。

    在女儿人生的第一年里,因为经济和身份问题所迫,我在生完她的四个星期便到新老板那里开始了博士后的工作。同样是由于经济窘..

    [阅读全文]  2006-5-12 01:04 - 风信子 - 4255 查看 - 9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6-5-10   细说婚姻(3)

    三周年:皮革婚

    这细(戏)说的“结婚十年”写到这里,进入了最困难的时候。倒不是这结婚的第三年没什么可写的(正相反,回忆起来这一年里可写的事情很多很多)。得,叫那谁谁说中了,难是难在怎么和结婚周年的名称挂钩。我坦白,开始那个“纸婚”的确是一个“纸”字勾起了许多回忆,一激动就不加考虑地给自己上了“套”,现如今,有点“骑皮革难下”了。罢,罢。反正是戏说,编我也得把这十年的故事分别和这结婚周年的名称编到一块去。

    且说这皮革吧,皮革嘛,如果拿来做衣服总是做外层遮风挡雨的多,比如什么皮帽,皮袄,皮手套,皮大衣,皮鞋等等。这么说没错吧?好,近了一点了。还有皮垫,皮套,皮缛等等,全是起保护作用的,这也没错吧?又近了一点。皮革哪里来的?来自动物的皮。动物有皮,树也有皮,人就更有皮啦,虽然此皮非彼皮,但起的作用类似吧?糟糕,好像又说远了。

    还是来说我们的婚姻。结婚结到第三年的份上,浪漫的激情渐渐平息,..

    [阅读全文]  2006-5-10 23:44 - 风信子 - 4778 查看 - 11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6-5-9   细说婚姻 (2)

    两周年:布婚

    这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居然取名“布婚”,发明这个名字的人头脑可能有点发昏。我们这第二年的婚姻生活中,有什么和“布”有关系的重要事件呢?

    还真有一件。那就是后来被我和老公时不时戏称为“智取奖学金”立下汗马功劳的一件“布衣”。

    话说老公来美后不久,经过仔细考虑,准备去读工商管理硕士,以求将来能在金融方面有个好发展。申请这个专业,除了考托外,还要考GMAT。这个专业对语言的要求相对高一些,除了书面语言要过关(因为修课中经常要写报告),对口语的要求也很高(很多课不仅要写报告,期末还要上台做报告)。老公的英语在国内时算是不错,可来美后听与说还是有很大问题,阅读速度也跟不上。好在他胆大,敢说敢练,倒也没把语言方面的困难特别放在心上。来美后在家复习了一个月,先去考了托,再复习两个月,又去考下了GMAT。两样的分数都不高不低,但申请我所在的大学却是足够了。

    其余繁琐的申请手续按下不提,单说当..

    [阅读全文]  2006-5-9 23:37 - 风信子 - 3677 查看 - 2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2006-5-9   细说婚姻(1)

    这是在别处正在慢慢写的一长篇文章,分段贴到自己的博客里来吧。其实写第一篇时完全是心血来潮,写完发出去就有点后悔了。这婚姻里面的东西,很多是无法拿到外面来说的,而且很多时候,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一时兴起给自己挖了个坑,填起来还真有点费劲。但我这人开了头的东西如不写完,心里总像有件大事没完成似的,挂在那里很难受。这篇长文还缺最后三节,草稿已有,就是没情绪改。现在把前面已经写好的贴过来,也算督促自己完成它。

    结婚十年

    前些日子看了一部电视剧,叫“结婚十年”。一边看一边板板手指头,发现自己很快也就是结婚十周年啦。十年光阴一瞬间,回头看往事悠悠啊。西方人有趣,给结婚后的每个周年都起了名字,我就按这西方人的传统,一年年来细(戏)说说我这十年的婚姻生活吧。

    一周年:纸婚

    不知道为什么要把结婚的第一个周年取名“纸婚”,不过对于我自己的婚姻生活,一开始可真是围绕了一张纸――结婚证书。

    我们是..

    [阅读全文]  2006-5-9 01:18 - 风信子 - 4003 查看 - 6 评论 | 收藏 纪实录


Powered by © 20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