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1-24  
SunMonTueWedThuFri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我的日志

    徐干: 先知的癫痫病----重读【白痴】

    先知的癫痫病----重读【白痴】

    徐干



    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必须做好各种预备,包括心理和体能上的,这绝非夸张。因为你即将面对的是一个空前绝后的人物。一个疯狂的小说家,一个迷一般的神学家,一个在黑夜中狂奔的思想家,一个自己发疯也会让别人发疯的先知,一个曾经被判死罪的囚犯,一个癫痫病患者。此外,你还应当预备速效救心丸。你在阅读的过程中会突然扔下手中的书,你会陷入真正的恐怖。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是疾病和死亡,谁也无法走出他为你描述的故事。在那个世界里所有的人都疯了,从漂亮的女孩到让人尊敬的老者都疯了,甚至,那位天使般的梅诗金公爵也是疯子,当然,也包括你,我,他。十八世纪的俄罗斯,虚无主义像台风一样摧毁了人们的家园,高尔基们喊道: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在暴风雨中,那些疯子像海燕一样在空中飞舞,这是一幅骇人的幅图画,而且,太可怕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位真正的旷野先知,不过,他喊出的不是‘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而是‘魔鬼来了,你们完蛋啦’。他在【群魔】中预言一个完全疯狂的日子就要来到,这个乌鸦嘴,这一切被他不幸言中,而且不仅在俄罗斯。

    陀思妥耶夫斯基真实的见证了保罗1900多年前在书信中的预言-------末后必有危险的日子。‘危险’这个希腊单词还可以翻译为‘凶猛’,这个单词在福音书中曾经描述一个被魔鬼附体的疯狂者,这是一个被魔鬼辖制和征服的人,一个病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所有作品都是关于疯子的宣言,那是一个重病人的嚎叫。你看着,会不知不觉的加入嚎叫,你痛苦,因为你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似乎与你有关。

    巴赫金敏锐地发现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中始终有两个声音,他称之为复调写作。当这个世界接受这种说法时,他们惊讶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内心力量和一种天才的创造性的文学现象。但是,他们疏忽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结构,人是情感的人,人的价值认同会制约和引导人内在情感的生成,人的情感同样会强化人的价值意向。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喊出两个完全敌对的声音,当陀思妥耶夫斯基以最为纯真的声音喊出上帝的启示和魔鬼的狞笑时,他本身就是一幅最令人惊骇的图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所谓复调叙事透露出一个奥秘,他的危机就是这个世界的危机。陀思妥耶夫斯基理性地认识到没有上帝这个世界一定会陷入黑暗和混乱,但是,他对福音书所见证的上帝又缺乏信心。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曾经透漏一个细节,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一次画展上看到一幅画,被钉死的耶稣正被人从十字架上取下来,耶稣尸身所呈现出的不堪入目,让陀思妥耶夫斯基如雷击顶,他不能接受这样一位软弱的救主,他在救赎的奥秘前不知所措。存在主义神学终于现出它的破绽。当存在主义神学的另一位先驱克尔凯郭尔得意洋洋地说道‘正因为荒谬才相信’时,他只说出一个三段论的结论,他隐瞒了这三段论的大前提------‘上帝的存在是荒谬的’。既然如此,谁会相信这位‘荒谬’的上帝呢?作为存在主义神学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复调叙事正是将存在主义神学的矛盾凸显出来,这不仅是他个人的问题也是这世界的问题。当陀思妥耶夫斯基和他的存在主义神学试图简单的解决基督信仰在信仰文本上存在的解释学问题时,他不仅自己陷入精神分裂,也使世界陷入更深的精神分裂。

    转自:一神信仰探讨网

    2 评论

    我觉得老陀和尼采是不同角度的同一先知。当这二位都意识到这世间上所有人都发疯的同时,就设身处地开始咀嚼疯人院的滋味了,还写得津津有味有趣。

    至今,我看眼目下的芸芸众生,还真找不出几个不算是疯子。然而,谁要说出来这点真谛的话,他本人就会被送到疯人院。好在我连说的权利都没有,就免去了“入院”的资格,幸哉!

    唐夫 [编]  [评] 2013-7-19 01:37

    [原创贴重。



    唐夫 [编]  [评] 2013-7-19 01:37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  

Powered by © 20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