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11-18  
SunMonTueWedThuFri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我的日志

    细说婚姻(3)
    三周年:皮革婚

    这细(戏)说的“结婚十年”写到这里,进入了最困难的时候。倒不是这结婚的第三年没什么可写的(正相反,回忆起来这一年里可写的事情很多很多)。得,叫那谁谁说中了,难是难在怎么和结婚周年的名称挂钩。我坦白,开始那个“纸婚”的确是一个“纸”字勾起了许多回忆,一激动就不加考虑地给自己上了“套”,现如今,有点“骑皮革难下”了。罢,罢。反正是戏说,编我也得把这十年的故事分别和这结婚周年的名称编到一块去。

    且说这皮革吧,皮革嘛,如果拿来做衣服总是做外层遮风挡雨的多,比如什么皮帽,皮袄,皮手套,皮大衣,皮鞋等等。这么说没错吧?好,近了一点了。还有皮垫,皮套,皮缛等等,全是起保护作用的,这也没错吧?又近了一点。皮革哪里来的?来自动物的皮。动物有皮,树也有皮,人就更有皮啦,虽然此皮非彼皮,但起的作用类似吧?糟糕,好像又说远了。

    还是来说我们的婚姻。结婚结到第三年的份上,浪漫的激情渐渐平息,彼此身上芝麻大的毛病都被放大多少倍琢磨过了,柴米油盐的琐碎开始在日常生活中占据了主角。这时的婚姻,很需要一层皮革来保护与维持。我们婚姻的皮革,便是计划外不请自来的女儿。

    其实那一年我们极忙。老公被第一年的MBA课程折腾得头昏脑胀,我呢,好不容易熬出了可以写论文的实验结果,却因为老板对论文写作的严肃态度,和自己糟糕透顶的英文写作水平,论文的前几章写了左一稿右一稿还是过不了关。同时让我们头痛的,还有毕业后的去向和身份问题。念MBA对申请身份是没有任何帮助的,而且拿到了MBA如果没有身份,也很难找到工作。于是我什么时候毕业,毕业后去哪里做博士后,将来的老板能否协助办身份,甚至于这办身份的过程能有多快,能否赶上老公毕业的日期,都成了事关我们的小家庭向何处去的“巨大”问题。

    正“陷”在这一锅“愁粥”里的时候,一天早晨起床,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去看医生,原来竞是怀孕了!

    以旁观者的眼光来看,我们那时怀上孩子简直是再糟糕不过了:要钱我们没钱,两个人还都忙得要命。老公的学位刚开始念,自顾不暇,我的学位还没到手,两人的身份问题也就无从谈起。这样的时候我们决定要这个孩子,在别人眼里是不是有点“疯狂”?可在我们自己的内心,一旦确信自己的腹中已然有了个小生命在悄悄长大,一旦决心要这个孩子,所有原来摆在我们面前难以决定的事情却都变得简单了。

    首先自然是要把我的毕业论文快快写出来,论文答辩也得在小宝宝出世前完成。在被怀孕反应弄得整天呕吐恶心的间歇里,我的心情却在老公的鼓励安慰中渐渐镇定下来。心情的改变,让我的英文奇迹般地越写越流畅,论文的第一章前后改了有七、八遍吧,最后一章居然两稿就通过。随着论文文稿的顺利完成,论文答辩日也几经折腾确定在了预产期前的一个月。

    答辩的那天,我挺着怀孕八个月的大肚子,勉强钻进一套抽掉了腰带的长裙,“雄纠纠,气昂昂”地登上了报告厅的讲台。同实验室的两个美国学生事先打趣地安慰我:如果答辩委员会的教授们提出什么难回答的问题,你就假装肚子疼,我们随后冲上去扶住你,立即送你去医院,这样你的答辩就自然结束了。有这个“应急措施”垫底,我在答辩过程中充满信心,对所有听众和教授的提问都对答如流。整个答辩过程中肚子里的小宝宝也特别配合,一个半小时的报告和答辩,她居然一脚也没踢我。最后,我在大家的一片掌声和微笑中顺利完成答辩,为我前后七年艰苦的博士学位攻读过程划上了圆满的句号。为此,我在论文的答谢词中,特意添上了最后一句:我感谢腹中尚未出生的小宝宝,谢谢她让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论文答辩完成后,在哪里做博士后的问题也不再是问题。既然马上就要有孩子了,我和老公决定我们不能分在两地。身份问题自然要想法解决,但目前最重要的,却是我们一家三口要在一起,有困难一起相帮着克服,初为人父人母的快乐,也是要一起朝夕面对着来细细品味和享受。所以没用再犹豫,我在本校几个和我专业有关的系里选择了些实验室,开始和那些教授联系。我的目的很直接简单,做什么课题无所谓,一是老板有钱雇人,二要愿意帮我申请工作签证。决心一下,结果很快也就出来了,我在本校的癌症研究中心找到了愿意接受我做博士后的实验室。

    许多年过去,如今回想起当年在怀孕及生女儿前后的种种经历,我依然感慨万分。假如没有女儿的意外到来,我和老公的人生几乎肯定会是另一番模样。也许我们不会在随后的一些年里吃那么多的苦,也许我们各自的事业发展会更有成就,但是,由此我们的婚姻生活是否会象现在这样有一层坚韧的“皮革”,却是非常难说。爱情固然是婚姻的基石,但这么多年的婚姻生活下来,我有一个深深的体会便是:子女是婚姻稳定的一个极重要的因素。我和老公一致同意,结婚十年来我们最大的收获,便是有了一双儿女。生儿子的故事,是第七个年头里的事了,容后再叙。

    11 评论

    八月

    等你女儿长大了,看到她陪着你“雄纠纠,气昂昂”地去打擂台时,一定会非常自豪的!

    写得好!等着看下篇!

    星光 [编]  [评] 2006-5-11 00:02

    羡慕你们年轻有为。没读明白,你不是念MBA的吗?怎么又去癌症研究中心做博士后?

    ----念MBA对申请身份是没有任何帮助的,而且拿到了MBA如果没有身份,也很难找到工作。于是我什么时候毕业,毕业后去哪里做博士后,将来的老板能否协助办身份,甚至于这办身份的过程能有多快,能否赶上老公毕业的日期,都成了事关我们的小家庭向何处去的“巨大”问题。

    wxll [编]  [评] 2006-5-11 07:37

    星光,我也是这么想的,将来女儿会为她自己自豪的。:-) 不过,她得先学会读中文才行。

    先磨,我前面交待过的,我老公读的是MBA,我自己一直是在读博士的啊。

    风信子 [编]  [评] 2006-5-11 09:26

    是我理解有问题。我三年前想读MBA,有朋友说我根本拼不过二三十岁的年青人,也就作罢。

    wxll [编]  [评] 2006-5-11 09:39

    哈哈, 果然第三年孩子就来了!
    我们也是, 一边读书一边生孩子, 两个孩子都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的
    那时候年轻, 好象都不知道累似的.

    seeyourlight [编]  [评] 2006-5-11 10:05

    先磨,你到底多大了???其实MBA就得年纪大些经历丰富点的人去读,一直在学校里待着的人读了根本没用。

    可见光,那时候真是年轻,太累了的时候睡一大觉就补回来了,不像现在,有时候虽然很累,却睡不着。

    风信子 [编]  [评] 2006-5-12 01:01

    我是怕毕业年龄大找不到工作。我77级的,快奔50的人了,够老了吧?

    wxll [编]  [评] 2006-5-12 06:01

    八月又让我大笑。

    看来你幸运,没在人皮上留下永久的STRETCH MARK。

    女人有了孩子,才真正成熟了(肚皮能伸能缩),这话谁说的?

    weili [编]  [评] 2006-5-12 08:54

    先磨,五十都不到,算什么老?没想到你也是77级。网上77级78级的人特别多,到哪里都有一大堆,声势浩大。:-)

    为力,我有那“母亲标记”,而且还挺厉害的。这文字能让你大笑,我就开心了。:-)

    风信子 [编]  [评] 2006-5-12 23:42

    和八月初次会文. 写得朴实感人. 为你和你的LG女儿祝福.
    好和美的一家子! 这样的文字估计国内朋友也爱看.

    余立蒙 [编]  [评] 2006-5-13 00:36

    余立蒙,初次和你打招呼,谢谢你的观感和祝福。

    很喜欢你的“重读陶诗”。我是个陶诗的爱好者,老公给儿子取的中文名字,也是出自陶诗。我这个系列文章的后面一节,“九周年:陶器婚”里面会提到我对陶诗的一些感悟,到时候请你指正。

    风信子 [编]  [评] 2006-5-13 01:13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  

Powered by © 20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