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9-25  
SunMonTueWedThuFriSat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我的日志

    雁的家园
    我居住的小城,是加拿大雁的冬季积聚地。每年十一月初,成千上万的大雁一群群飞来,在城中的池塘边,荒地上,随意散居。到四月里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大部分的大雁们又成群结队地往北飞去,归往它们夏季的家园。于是在冬季最单调的几个月里,大雁们成为小城里美丽的一道风景。

    最寒冷的日子里,池塘的水结上了一层薄冰,每天早晨路过塘边,我总担心浮在水面过夜的大雁们,会不会被冻在了冰上。可它们似乎还好,总有办法能让身边的那一小圈水面保持不冻,远看过去它们好像在冰的中央开着圆桌会议。

    大雁们和别的鸟类相似,如果是站着睡觉,常常单腿独立,另一条腿蜷缩上去,隐在身上蓬起的羽毛里。有天早晨我悄悄来到塘边给大雁们拍照,恰巧就捕捉到了五只大雁一溜儿站在那里打盹的情景。在取景框里,居然还能看出大雁们的身体在轻微晃动,那份闲静悠然,让人好生羡慕。

    冬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大雁们很少飞上天,除了在草地上找找吃的,就是或卧地或浮水地休息着。它们似乎在攒足体力,为春天的回归之旅养精蓄锐。然而从三月份开始,虽然还不到大雁们正式回归的日子,雁群们却开始经常上天练飞了。这时的小城,早晚经常是雁阵声声。

    有一次,我有幸在很近的距离上观看了一群大雁们起飞的情形。那群大雁有上百只吧,我靠近它们时,都卧在一大片草地上懒洋洋的。也不知是什么触动了它们,雁群从左往右开始骚动起来。一种奇特的,由远及近般的,如潮水似一阵阵高昂起来的喧哗,迅即向我涌来。我只来得及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巡视,在视线移动的几秒钟的功夫里,雁群已然在轰响中腾空而起。雁群随即在空中盘旋了两圈,变化了几次队形,最终在空中潇洒地挥写出了一个大大的“人”字,然后这个“人”字以极快的速度,向远方滑走,十几秒钟后,就出了我的视野。雁去声留,余音难绝。

    忽然觉得,其实大雁们真正永远的家园,就是天空。只有在飞着的时候,它们生命的全面美丽,才得到了最好的展示。

    4 评论

    你的短文结尾时常有提升,颇具人文关怀和人生思考,好。一直以为你是学文科的。

    wxll [编]  [评] 2006-4-28 02:02

    是吗?我有时觉得这是一种自己写作时常犯的“毛病”,写着写着,好像是突然“发了神经”,冒出一句“提升”的话,有些“故作深沉之态”之嫌。

    那边正在调侃学文的,你这句是“夸”我还是“贬”我呢?

    风信子 [编]  [评] 2006-4-29 00:32

    评文章时绝无戏言。

    wxll [编]  [评] 2006-4-29 00:58

    不是说你,是说我自己。我想我是受你以前的话的影响,开始用“第三只眼”看自己了。:-)

    风信子 [编]  [评] 2006-4-29 01:13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  

Powered by © 2006-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