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凝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戈壁伊甸】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图库
主人:章凝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海滨漫步 — 写作篇
作文三要素:

第一,不要伪善;
第二,不要虚伪,
第三,要真诚。

<< 1 2 3  >>
278 评论

小说是一种“诱奸”艺术,作者以层层情结为诱饵,十面埋伏循序渐进,诱导读者进入其精心设计的陷阱,并乐在其中留连忘返。

不要挥舞语言的皮鞭,驱赶读者进入你的领地,那是将诱奸演变成了强奸,是小说作者忌讳的事情。切记,既要捕获读者,又得让她心甘情愿。

章凝  [评] 2007-8-23 16: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8-20 10:46 PM:
作文三要素:

第一,不要伪善;
第二,不要虚伪,
第三,要真诚。

赞!!
要让读者读到的文字是有生命的,生命中有热的血在流动!

冬雪儿  [评] 2007-8-24 11:25

喜怒哀乐这些感情强烈的字眼,最好不要用于小说名(请不要拿“悲惨世界”和我辩),书名应该保持一定中性,让读者自己去看内容,然后决定到底应该是喜是怒是哀是乐。古人懂得这点,所以有了“水浒”、“三国”、“西游记”,试想将“红楼梦”改为“情天恨海”如何?

章凝  [评] 2007-8-31 16:07

这是一个会写字就会写诗,人人都是诗人,人人都不是诗人的时代。
每当有人称我为诗人,我总是诚惶诚恐、惭愧莫名,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章凝  [评] 2007-9-2 18:26

很有启发的心得

水影  [评] 2007-9-3 20:04

一首诗写好后,试着将其加上标点,串连横排,然后读几遍,如果感觉很顺口,好了,这不是诗,而是随笔式散文,充其量是散文诗。原因,因为缺少诗的跳跃性。

横着读顺的是散文,横读不顺竖读顺的是诗。

章凝  [评] 2007-9-6 10:22

作文的一大忌讳是煽情,可什么是适当抒情,什么叫人为煽情,却也不是黑白分明。区别抒情和煽情,第一辨真伪,真情实意自然流露为抒情,虚张声势夸大其词为煽情。第二看火候,关键在一个度。即使情真意切,也要注意过犹不及。

章凝  [评] 2007-9-6 10:23

为人处世,表里如一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对于文人来讲,更难的是文字与为人的统一。

章凝  [评] 2007-9-6 15:4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6 03:23 PM:
作文的一大忌讳是煽情,可什么是适当抒情,什么叫人为煽情,却也不是黑白分明。区别抒情和煽情,第一辨真伪,真情实意自然流露为抒情,虚张声势夸大其词为煽情。第二看火候,关键在一个度。即使情真意切,也要..

Well said.

zhuxiaodi  [评] 2007-9-6 16:0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6 08:45 PM:
为人处世,表里如一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对于文人来讲,更难的是文字与为人的统一。

True.

zhuxiaodi  [评] 2007-9-6 16:04

小说塑造人物,一是表现人物的完美,二是表现人物的不完美。

章凝  [评] 2007-9-11 15:57

人性总是有不完美的吧. 比较喜欢让角色说自己的话,而不是作者借角色说自己的话.

我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绕了?

Baihe  [评] 2007-9-11 20:5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6 03:22 PM:
一首诗写好后,试着将其加上标点,串连横排,然后读几遍,如果感觉很顺口,好了,这不是诗,而是随笔式散文,充其量是散文诗。原因,因为缺少诗的跳跃性。

横着读顺的是散文,横读不顺竖读顺的是诗。

是啊,这种方法还真不错。

冬雪儿  [评] 2007-9-13 10:4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6 03:23 PM:作文的一大忌讳是煽情,可什么是适当抒情,什么叫人为煽情,却也不是黑白分明。区别抒情和煽情,第一辨真伪,真情实意自然流露为抒情,虚张声势夸大其词为煽情。第二看火候,关键在一个度。即使情真意切,也要..

章凝,多看你这条线,对写作是个提醒。

冬雪儿  [评] 2007-9-13 10:49

这是一个会写字就会写诗,人人都是诗人,人人都不是诗人的时代。


确实如此

叶蒙  [评] 2007-9-17 14:16

完美总是相对的。让角色自己说话,确实应该如此。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Baihe at 2007-9-11 21:58:
人性总是有不完美的吧. 比较喜欢让角色说自己的话,而不是作者借角色说自己的话. 我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绕了?



章凝  [评] 2007-9-18 08:17

语言是一匹烈马,写手就是那骑手。要让马儿奔跑起来,同时又不能让它失控。有驰有张、疾徐相济、收放自如是理想之境。好骑手操纵坐骑,差骑手为坐骑操纵,甚至被颠下马去。

章凝  [评] 2007-9-18 08:19

宁可写得少些,也要写得好些。

章凝  [评] 2007-9-18 08:30

据说海明威为了写的少,就站着写作

叶蒙  [评] 2007-9-26 22:46

一首诗,至少得有一句看上去让人眼目一亮,感觉不同凡响。是谓诗眼。

萧疏冷寂的池塘上,游动着一只白天鹅,整体画面就如童话般美丽。让你的诗歌睁开眼睛,让白天鹅遨游在你心灵的湖泊上。

章凝  [评] 2007-9-28 16:2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18 01:19 PM:
语言是一匹烈马,写手就是那骑手。要让马儿奔跑起来,同时又不能让它失控。有驰有张、疾徐相济、收放自如是理想之境。好骑手操纵坐骑,差骑手为坐骑操纵,甚至被颠下马去。

语言是一匹烈马,写手就是那骑手好骑手操纵坐骑,差骑手为坐骑操纵,甚至
被颠下马去——真是这么回事。

冬雪儿  [评] 2007-9-30 11:1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28 09:21 PM:
一首诗,至少得有一句看上去让人眼目一亮,感觉不同凡响。是谓诗眼。
萧疏冷寂的池塘上,游动着一只白天鹅,整体画面就如童话般美丽。
让你的诗歌睁开眼睛,让白天鹅遨游在你心灵的湖泊上。

萧疏冷寂的池塘上,游动着一只白天鹅,整体画面就如童话般美丽。
让你的诗歌睁开眼睛,让白天鹅遨游在你心灵的湖泊上。——真美!!

冬雪儿  [评] 2007-9-30 11:1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9-28 09:21 PM:
一首诗,至少得有一句看上去让人眼目一亮,感觉不同凡响。是谓诗眼。
萧疏冷寂的池塘上,游动着一只白天鹅,整体画面就如童话般美丽。
让你的诗歌睁开眼睛,让白天鹅遨游在你心灵的湖泊上。

卡夫卡的意境。

文取心  [评] 2007-9-30 22:11

写作的定义:一种容易使从事者人格分裂的工作。

章凝  [评] 2007-10-5 14:36

小说忌讳用几句高度概括性的叙述来解释人物行为、刻画人物性格。这是一项艰巨复杂的工作,必须由精心设计的故事情节/细节来完成。小说应该让人物的言行举止,在读者的心目中留下点点滴滴的印象,进而逐步建立起全面清晰的客观形象。这个工作不应该由作者的评论来做。

章凝  [评] 2007-10-11 10:03

诗歌是好的,但不要过于夸大她的功效。
诗歌之于生命,无异香水之于女人。

章凝  [评] 2007-10-11 10:0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10-11 03:03 PM:
小说忌讳用几句高度概括性的叙述来解释人物行为、刻画人物性格。这是一项艰巨复杂的工作,必须由精心设计的故事情节/细节来完成。小说应该让人物的言行举止,在读者的心目中留下点点滴滴的印象,进而逐步建立..

我真的有同感。

挤得好辛苦唔,掉了数次线。看这一贴能否发送成功。

冬雪儿  [评] 2007-10-11 10:19

花的美丽、奇妙总让我联想到上帝,没有思维意识的自然怎么可能创造出这样完美的生命作品。

面对着姹紫嫣红,我不仅赞叹花的美丽,也赞叹能够欣赏这美丽的,我们奇妙的眼睛。一切赞美归于上帝。


——章凝我帮你将这句话搬进你的写作篇。别生气啊。

冬雪儿  [评] 2007-10-15 11:24

诗人作家不必刻意追求伟大和不朽,写出真情就是成功。

章凝  [评] 2008-5-14 15:05

一流作者与二三流作者的区别:前者能够将“小”题材写“大”,后者能够将“大”题材写“小”。

章凝  [评] 2008-5-14 15:10

创建个人风格的秘诀:尽力写得和他人的不一样,尽力写得和他人的异样。当读者不看署名只看文字就能猜出作者来,你就培育出了自己的鲜明风格。

没有个人风格的作者注定平庸,但风格却并不意味着优秀。一种风格如一类人,想想市井瘪三长舌妇们吧。

章凝  [评] 2008-5-14 15:36

我迷失的魂灵,漫游潜行于文字海洋的深处,我是那徒劳往返的渔夫。

章凝  [评] 2008-5-14 15:42

绝大多数诗人的人生,并不是一首优美的诗。

章凝  [评] 2008-5-15 16:26

不要在乎读者的数量,而要在乎读者的质量。
你作品的价值取决于其读者的质量而非数量。

章凝  [评] 2008-6-2 08:02

“诗人作家不必刻意追求伟大和不朽,写出真情就是成功。”——非常赞同。

冬雪儿  [评] 2008-6-2 08:21

在镜子里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是有意识,在文章中往自己脸上涂脂抹粉常常却是潜意识、无意识和下意识。

章凝  [评] 2008-6-19 16:55

现代及网络文学特色:文字太多,思想太少;语言太多,情感太浅。

简而言之,垃圾太多,宝藏太少。

章凝  [评] 2008-7-26 22:41



“简而言之”太多的遗憾

东明  [评] 2008-7-27 00:07

我对于能够轻易被人自文字中发现的善良,一向比较怀疑。

警惕呀,善良的人们!

章凝  [评] 2008-8-4 09:37

泛泛而谈不针对个人:你们这些大大小小国家级、省市级,成千上万的所谓“作家”协会的会员,拿着专制政府的俸禄,被人民的血汗供养着,饱食终日衣食无忧,如果再不以自己的笔写出些为民请命的文字(象冬雪儿那样),甚至反其道而行之,那可就真是名符其实的御用文人乃至帮凶鹰犬了。

thesunlover  [评] 2008-8-26 12:05

论断性的语句愈少愈淡薄,文字愈接近诗歌的本意。诗人不试图给世界罗列12345,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脏活还是留给哲学家去做吧。

章凝  [评] 2008-11-18 17:48

写作是一项自欺欺人的工作。意识到了这点,你的工作或许还有救。

章凝  [评] 2008-11-18 17:52

章凝,你将你海滨漫步时飞扬的思绪聚拢来,写你的《越狱》下半部分吧,我都为你着急了!

冬雪儿  [评] 2008-11-18 21:22

谢雪儿关心!不过小说随笔是不同性质的活计,一个零敲碎打,一个集中全力,
二者并不冲突,无法拿写随笔的精力、时间去写小说。

生活安定后,自然会接着写小说,很快了,不要急,面包会有的

thesunlover  [评] 2008-11-19 22:33

简单明了的语言总比复杂艰深的语言更有力量,不论其为感性还是理性。

章凝  [评] 2008-11-19 22:44

伟大作家必须探讨,伟大作品必须包涵的几大文学主题:
生与死;
神与人;
善与恶;
爱与恨。

章凝  [评] 2008-11-19 23:34

那也是啊,写小说是要大块时间和好的心境安定的生活环境。期待中!

冬雪儿  [评] 2008-11-20 08:10

诗人的工作:永远在思考,思考我本该但尚未发出的声音。

诗人的意识:你的声音是这混沌世界上的一束光,即使不是光的全部。

章凝  [评] 2008-11-25 21:36

真正的诗歌,试图捕捉光谱之外的颜色,声波之外的乐音。

章凝  [评] 2008-11-27 23:16

一条发人深省的警句,顶得上十本烂书。

章凝  [评] 2008-11-27 23:24

思想基于语言,没有两个人具有相同思想,没有两个人使用同一语言。

语文是人与人不同思想语言之间的翻译。

章凝  [评] 2008-11-27 23:32

有许多作家、诗人(常常很优秀的),努力以其出世的文字,换来入世的东西 ─ 名声、金钱和女人。以超凡的思想博取庸俗的物质,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悖论。

章凝  [评] 2008-12-6 22:14

最稀饭章凝的格言

周宇  [评] 2008-12-6 22:21

感谢JL!章凝受宠若惊了。

总记得电影《佐罗》里,大侠佐罗对情人说得一句话:“你使我的战斗更有意义!”

网友的鼓励给我永远写下去的力量和勇气。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JL at 2008-12-6 23:21:
最稀饭章凝的格言



章凝  [评] 2008-12-6 23:39

要惜字如金。写作是一项沙里淘金的工作,不舍得抛弃沙砾,就不能淘得纯金。

章凝  [评] 2008-12-7 23:32

仅仅以一个人的文字,从而爱上这个人,十有八九你要犯大错误。

章凝  [评] 2008-12-7 23:33

你的诗,只要能撼动一颗心,她就能撼动一百颗,一千颗,一万颗心。

章凝  [评] 2008-12-8 23:30

小说选材的经典要素(之一):写小人物、下层人物、卑微人物、残缺人物、非正常人物。从文艺复兴的塞万提斯,古典的雨果、契可夫,到现代的卡夫卡,大师们行文莫不如此。

章凝  [评] 2008-12-10 00:02

每当看到有读者因读了我的诗文而哭,我就不禁含泪而笑。

读者理解作者的表达,作者感激读者的知音,这是存在于人间一种纯粹而美好的精神关系。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一首诗也是这样。


评《亚当夏娃之秋歌》:“说心里话,我这里爱的更是诗,虽然太阳情人的名声没有达利的响,好在你先贴的是完整的诗,读了以后,不瞒你说,不知不觉地已满脸是泪,唏嘘着,没敢再读第二遍。之后,才去看了CND的‘画解诗,诗配画’。”─ By elly in Mayacafe

评《死亡浪漫》:“Thesunlover, It's so beautiful! I read it in tears (good, no body saw that and I went to the bathroom).” ─ By Jazz in CND

章凝  [评] 2008-12-10 00:29

不要滥用“文如其人”一词,真正能够做到“文如其人”的文人绝对是稀有动物。

章凝  [评] 2008-12-12 00:29

文人如戏子。
戏子台上一张脸,台下一张脸。
文人文章里一张脸,文章外一张脸。

章凝  [评] 2008-12-12 00:30

章凝先生其实很懂诗,如果有谁不会写诗,在这里可以学。我看了章先生的小说《死亡浪漫》,感觉小说有散文诗的韵味。

红霞  [评] 2008-12-12 02:28

红霞过奖,令人汗颜。这里东鳞西爪,不过是些个人感想,尤其不成系统。

另外,恳请不要一口一个先生,越叫越陌生

章凝  [评] 2008-12-14 15:07

我现在对形容词越来越警惕。好诗佳句应该以名词(静态意象)和动词(动态意象)取胜。诗人的功力在于对名词、动词的调配运用,而不是任凭形容词满纸飞舞。

形容词之于诗歌,犹如胭脂之於女人。使用原则应该是恰到好处宁缺勿滥,用少了起码还不失天然;用多了,轻则一张京剧脸谱,重则一具白日鬼魅。诗人不可不慎。

章凝  [评] 2008-12-14 15:08

人类存在于两个平行独立的世界:一个是现实世界,一个是文字(文学艺术)世界。缺少文字世界,现实世界更加混沌黑暗;有了文字世界,现实世界不断走向圆满。

文人们,你们在亲手创造一个世界,一个比现实世界更真、更善、更美、更光明的世界。

章凝  [评] 2008-12-17 00:19

在诗人眼睛里,一粒沙是一颗星;在凡人眼睛里,一颗星是一粒沙。

诗人并不一定是写诗的人;写诗的人并不都是诗人。

章凝  [评] 2008-12-20 20:48

诗什么都不怕,就怕不耐读。不耐读的诗是白开水。诗如酒,应该是有度数的。诗的度数,就是写诗人的度数。

章凝  [评] 2008-12-21 13:50

人不好色,无以为诗,做不得诗人。

章凝  [评] 2008-12-21 13:51

斯特拉文斯基评论维瓦尔第说:“一首协奏曲写了四百遍。”一针见血且幽默风趣。

出于本能、惰性,文人最容易干的事情就是复制自己,风格一成不变,形式千篇一律,甚至连题材内容及遣词造句都大同小异。看过斯氏这评论,我们应该经常自问:是不是“一篇小说写了几十遍”、“一首诗写了几百遍”。

章凝  [评] 2008-12-23 23:22

眼中有风景,心中就有诗情。
心中有诗情,眼中就有风景。

究竟哪一种更真?

章凝  [评] 2008-12-23 23:35

以上问题,或许可以从以下问题中求解:

眼里有女人,身上就有情欲;
身上有情欲,眼里就有女人。

章凝  [评] 2008-12-26 01:07

女人的胸脯可以垫高,文章的格调也可以垫高。问题是或早或晚,她和它都得赤身裸体,面对检验者越磨砺越尖锐,X光般的眼睛。

章凝  [评] 2008-12-28 00:03

女性是诗坛永不枯竭的源泉。只要这世界有女人,就永远有阳光、音乐与诗歌。

章凝  [评] 2008-12-30 00:42

小说真了就是散文,散文假了就是小说,并非泾渭分明。但我一向以为,散文必须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为真,主要情节必须百分之百地真。如今号称“散文”的“小说”越来越多,散文里的故事编得越来越邪乎(始作俑者三毛算一个),需要来一场散文打假运动。

章凝  [评] 2008-12-30 23:5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7-8-23 16:22:
小说是一种“诱奸”艺术,作者以层层情结为诱饵,十面埋伏循序渐进,诱导读者进入其精心设计的陷阱,并乐在其中留连忘返。

不要挥舞语言的皮鞭,驱赶读者进入你的领地,那是将诱奸演变成了强奸,是小说作者..

说得好。7000多众读了你的漫步随想(此线),其中不乏忠实的粉丝。《海滨漫步》就是你上述观点的成功实践,不是吗?

coulter  [评] 2008-12-31 08:56

coulter君,十分感谢你的鞭策!真的,不是客套话!

章凝  [评] 2009-1-2 00:34

有深度的文字,强制性地引发读者运用思考。思考即是收获,即使没有留下文字。

章凝  [评] 2009-1-2 00:3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9-1-2 05:35 AM:
有深度的文字,强制性地引发读者运用思考。思考即是收获,即使没有留下文字。

其实思考是不断地被自己推翻的,不写也罢,但死前总得留一点点什么,要不然似乎对不起自己的儿女。

晨思  [评] 2009-1-2 00:41

作文时,我们常常需要思考这么一个问题:文章是应该寻求“低格调”的真实,还是需要“高境界”的虚假?

章凝  [评] 2009-1-4 02:3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9-1-2 05:35 AM:
有深度的文字,强制性地引发读者运用思考。思考即是收获,即使没有留下文字。

同意。或许文字不是把思想externalize的唯一形式。或许思想能够以波动的形式穿越我的躯体,在某一个空间与相似的思想汇合,而后以某种偶合的事件形式出现在我的生活。所以一定要思考。

周宇  [评] 2009-1-4 03:09

拿起我的笔,就拿起了我生命的权杖。
拿起我的笔,就拿起了我生命的拐杖。
我的权杖即拐杖,拐杖即权杖。

章凝  [评] 2009-1-5 00:55

永世的悲哀,是镌刻在诗人骨头上的纹路,融化于诗人血液中的元素。

永世的悲哀,是诗人比常人多出来的一条基因。

章凝  [评] 2009-1-11 21:49

我始终在思考文字与人性的统一和悖离的命题。我们许许多多不在阳光下的人性,可以躲藏在文字背后很深很深的角落。我们不愿、不能、不敢写出我们的自然属性,顺乎人类社会套在本能上的第二天性,我们自然而然地写出希望读者看到并赞赏的,通常被大众舆论称为所谓真善美的文字。奸商常常以劣充好,文人更精于这一套。我们将自我的天然本能、肮脏丑恶以生花妙笔深深地掩藏起来,我们的笔既戴着有色眼镜,又戴着防毒面具,我们的文字都是消过毒的、漂过白的。文化领域最强横跋扈且高效率的文字检查官不是外部的专制政府,而是我们内部把守着心灵之窗的那个虚伪的道德律。

章凝  [评] 2009-1-13 00:19

剑,磨得时间长了,就成了笔。

章凝  [评] 2009-1-13 23:39

读章凝的一行行文字,深受启发!写作,要踏踏实实。

依林  [评] 2009-1-14 00:44

上品的文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章凝  [评] 2009-1-14 23:50

文章忌四平八稳循规蹈矩,好文章有一股如血脉般贯穿周身暗自涌动,可意会难言传的文气。缺乏文气的文字如中气不足的人,虽然不一定讨人厌,但也不招人喜欢。

章凝  [评] 2009-1-21 00:4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9-1-12 02:49 AM:
永世的悲哀,是镌刻在诗人骨头上的纹路,融化于诗人血液中的元素。

永世的悲哀,是诗人比常人多出来的一条基因。

“永世的悲哀,是镌刻在诗人骨头上的纹路,融化于诗人血液中的元素。
永世的悲哀,是诗人比常人多出来的一条基因。”——章凝文字中总有一种极至情绪,使读者心颤。

冬雪儿  [评] 2009-1-21 02:24

小说要写得富有学问,但又不能卖弄学问,这个平衡度需要谨慎把握。

据说人情世故是一门深奥的学问。这门学问,小说家或许要,诗人完全不需要。

章凝  [评] 2009-1-21 23:46

诗人要有七分心灵,三分心智。至于心计,半分都嫌多。

章凝  [评] 2009-1-24 03:07

歌德失恋痛不欲生,于地狱般的情感挣扎中精神升华,写出名作《少年维特之烦恼》;普希金妻子对其不忠,为此他不惜以卵击石,毅然与情敌决斗,以死证明自己对妻子永远不渝的爱情。但丁、彼德拉克终身与梦中情人无缘相会,分别“化悲痛为力量”写出传世诗篇。

而我们的诗人呢,顾城的妻子、情人一同挨他的斧头:你们不跟我了,就是死路一条;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

中西式思维行事的截然不同,就在这里!

章凝  [评] 2009-1-24 23:17

"中西式思维行事的截然不同,就在这里!"最能说明这个问题的是一个外国人在中国的大街上对骂一个中国人,会招来一群中国人的对骂,而一个中国人在外国街道上骂外国人,却不会招来周围外国人的责骂,因为中国人的思维中所感到的是外国人对全体中国人的不满,而外国人所感到的是中国人对外国的某一个人的不满。这就是思维行事的差别。

玺祯  [评] 2009-1-25 00:16

只要还能写出一句诗,我就仍然活着,我就没有死去。

章凝  [评] 2009-2-3 00:41

要想写出最为优秀的作品,必得有拥有悲天悯人的胸怀;仅仅有胸怀还远远不够,更得有身体力行的行为。以此与精神同仁共勉。

章凝  [评] 2009-2-8 03:45

我的文字是我的儿女,他们是我和忧伤、悲哀、愤怒和欢乐做爱后生产的结晶。

章凝  [评] 2009-2-10 00:53

画画的可分为画匠、画师和画家,写字的是不是也应该分为作匠、作师和作家。

章凝  [评] 2009-2-23 01:04

诗人、作家,耗其无穷心血,宝贵的一生,码出几十上百万文字,为了什么?就为了一个由两三个简单之极的文字图形组成的符号,你的名字?

当你死了,你以整个生命挣来的这个符号,就再也不属于你了,如同亿万富翁留下的金银财宝。

你的名字,你的文字,都不过只是符号。作家、诗人,你们是符号的奴隶。

章凝  [评] 2009-3-24 23:58

我们一生的足迹,是我们能够写下的最真实的文字。

章凝  [评] 2009-4-17 00:44

我们写字时,常常应该考虑到,除去少数饥不择食或舌苔麻木的,大多数读者都应该是宁食鲜桃子一口,也不吃烂杏一筐。那么,眼下我究竟是在生产鲜桃还是烂杏。

章凝  [评] 2009-6-10 00:01

不要轻易相信文字。文字是心灵的镜子或许不假,但这面镜子却是不忠实的,它擅长有选择、过滤性地反射物体。

文字常常是一种化妆术。化妆师将自己天使的一半面孔展现在众人面前,而掩藏起另半张魔鬼面孔。

章凝  [评] 2009-6-11 23:40

<< 1 2 3  >>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