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凝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戈壁伊甸】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图库
主人:章凝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中篇小说连载]《越狱》(17)

《越狱》(17)


骆驼和牛马猪羊一样,生性胆怯温和,尤其畏惧身形矮小的人类,不论家驼还是野
驼。但却有一种例外:正如荷尔蒙是万物之灵一切麻烦的起源,处于发情期的野生
公骆驼可以媲美饥饿的狮子,凶暴而残忍。为了争夺占有族群中的所有雌性,它们
之间的打斗异常惨烈,不撕咬得头破血流、不分出高低胜负绝不罢休。根据成者为
王败者为寇的生物法则,情场败阵的雄骆驼被驱逐出族群,永远不得回家,就此开
始了它孤独流浪的命运,终于变成了疯驼。

大漠上传说,疯驼疯了,心中充满怨恨,眼中没有恐惧,满世界游荡着寻找它的梦
中情人,每一见到眼前出现任何活动物体,都当成可以让它释放巨大繁殖能量的同
类异性,立马不顾死活扑上去,以几百上千斤的身躯撞倒对方,再死死压在胯下,
强行与之交合。所以对牧人和牲畜来说,疯驼凶险之极。

这传说确切与否他不清楚,但却亲眼目睹过一个旁证,那是一部名为“滑稽镜头集
锦”的纪录片,里面有一头没见过的有蹄类,高颈,小脑袋,长相颇有几分滑稽可
爱,大小介于驴马之间,学名羊驼 ─ 野骆驼一个的远房变种?这可怜的生物发了
情,器官肿胀成一根烧火棍,却苦于找不到发泄对象,失魂落魄在旷野里东跑西颠,
最后闯入一座农庄,原本可能是想找匹家马苟且的,不意撞见一个胖胖的农夫,藏
身于农舍外一片草丛里,正蹲在哪儿享受出恭.....

男人肥白的臀部刺激了羊驼的视觉神经,条件反射冲上去,以夺目的量变器官、明
确的肢体语言,向农夫发出做爱要求。后者被气得几乎发疯,仓皇起身,一只手拎
着拉到了半截的裤子,另只手拼命挥舞着,狼狈不堪中狂呼大叫,企图吓跑这昏了
头的畜生。情欲高涨的羊驼哪里吃这个,好不容易发现了意中人,不就此做成好事
岂肯善罢甘休,它弃而不舍向对象发起一轮轮冲击。不干受辱的农夫奋力抵抗,十
几个回合下来终于耗尽了力气,被羊驼牢牢地压在身下,威吓的叫喊变成了哀号哭
泣.....

这真是既好笑又恐怖的一幕,从此他懂得了:尽管看上去憨厚老实,食草动物也是
人的潜在杀手。

将将爬上一座沙包,刚直起腰,身后蹄声、气喘声已嘈杂成一片。跑不了了,它娘
的豁出去了,准备接战,不是你活就是我死!他一个急停、转身,双手握紧梭标,
居高临下严阵以待。

强敌长途奔袭而至,距目标一二十米外开始放慢脚步,站停,稍事喘息,双方做决
战前的相互打量:

这简直是一头小猛犸,肩高不下两米,比他多一个头;体长三米半外,少说上千斤。
身披一层棕黄色体毛,细密而鲜亮,宣告着它的血气方刚;半个车轮似的头颈、肌
肉堆积的的胸部,其上累累疤痕清晰可见,展示着它的角斗经历。四肢细长,大漠
里奔跑如飞的利器;双峰,圆锥形,坚实挺直。两眼突暴,饿狮般凶光毕露;鼻翼
乌黑忽煽忽煽着,喷出一股股热气;萎琐的扁嘴巴匝巴匝,周围沾满了粘稠白沫.....

好个疯驼,整个一素食猛兽,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这庞然大物。他浑身汗毛倒立
起来,血管神经过电般绷紧,一根接一根直绷到心,猛地一惊:抖啥?还没见老虎
狮子呢,装什么熊。这家伙不过是欲火中烧,个头稍大点罢了,又没有尖牙利爪,
连犄角都没有,而我却有钢刀,怕它个球呀!

我怕它,笑话,我连两条腿的人都不怕,还怕四条腿的野兽?今天倒要看看鹿死谁
手!不过,要智取,不能硬拼,关键是不能受伤,不能被它撞着踩着,擦点皮毛都
不成,受伤则意味着完蛋,和它同归于尽就亏老了。这么说只有完胜才算赢,这仗
怎么打?.....

一声响鼻,低头弓脖子,疯驼发起冲锋,沙尘飞扬一阵风,犹如轰上来一辆坦克。
虽然有所准备,他还是为对方的气势所震慑,走为上计,一头往斜刺里扎,连蹦带
跳窜出七八步,急转身,挺起手中枪;只见那坦克正碾过他方才站立处,与此刻的
位置形成垂直,露出诺大一个肚皮空档,唉,可恨远了些。没等他决定是否趁机冲
上去,疯驼已煞住车,晃悠悠调转过头,面对面,眼下双方处于同一水平高度.....

一甩脑袋,疯驼奋蹄再上,志在必得以泰山压顶之势。不敢迎面撄其锋,他故计重
施沿斜线溜。攻击者却也学乖了,咬定目标,边追边调整着方向。不出五六步,令
人窒息的热浪自身后扑来,如晴天里卷起一阵狂飙,惊恐万状下他突发奇想,高速
中猛地右拐,徒然作九十度变线,没几步,再变线,发疯似蹦跳着窜逃,这样几次
三番,生生兜出一百八十度半圆,绕去敌人背后十米开外,站稳了,以标枪支撑着
身体,气喘吁吁.....

好玄!拜托这家伙块头大了点,奔跑中转身迟钝了半拍,不然这回合就栽了。不行,
不能让它撵着跑,这样玩下去我死定了。以守为攻行不通了,要及时改变策略,主
动出击!

蓦地,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名字 ─ 克拉苏,古罗马贵族、军团统帅,残酷镇压斯巴
达克奴隶大起义的刽子手,最后死于对波斯王国帕提亚的远征。对,就用智勇双全
游牧骑士全歼罗马军团的古老战术,先封了你,再从容刺杀!

风向?此刻是自西往东、从低往高走。他目不转睛监视着对手,脚下偷偷挪动步子,
抓紧时间抢占有利地形,十秒钟后一切如愿。这里虽处下坡,又面对骄阳,但却背
靠强劲的沙漠风.....

顶风,走两点一线,疯驼直取目标,三十米...二十米...十米.....,开始吧!他将梭
标插进沙地,刀尖打横,鼓足力气挑起一撮撮沙子,顿时,眼前扬起一张厚实的黄
色屏幕,上面映着浑浊的太阳光晕.....

可他忘记了,骆驼天生长有两排又长又密的眼睫毛,及双重眼睑,两侧眼皮均可单
独启闭,故沙尘中仍能保持清晰的视力,另外耳鼻都具有精巧的防风结构,让他这
人造风暴成了一个彻底的笑话.....

瞬间,刺眼的阳光为一座巨大的阴影遮蔽,他仓皇后撤,才一迈步,右脚踩进个沙
坑,小腿随之下陷,心急火燎用力去拔,哪里可能,另只脚更陷了进去,下半身被
活活钉死在原地,一发千钧危如累卵,他一咬牙,手中长戟变向,抡圆了横削出去,
轰地一声,黑影倒下如山崩.....

疯驼沿着沙坡滚下去,他身体大幅度摇晃几记,挺住了,兀自站立在那里.....

16 评论

“将将爬上一座沙包,”

weili  [评] 2006-11-3 16:12

又用象征。

我没意见,通过了。:))

weili  [评] 2006-11-3 16:13

尽管我反复看了几次,很想在文中看到有血的字眼,可是我没能找出一个带“血”的字眼,然而事实上,由这段文字中,我看到的就是一种撕杀和搏斗的场面。章凝写得很冷峻。
很同情那头疯驼,它不仅被它的族类逼疯驱逐,还死于异类之手。

冬雪儿  [评] 2006-11-5 02:25

肌肉堆积的的胸部,其上累累疤痕清晰可见,

tugan  [评] 2006-11-5 09:42

真有这样的事? 章凝又在玄虚了, 反正谁也没见过, 不过确实挺惊心动魄的, 很另类

况也  [评] 2006-11-5 15:37

多谢各位点评!

况也是不是觉得这章内容过于离奇了?其它朋友有没有这种感觉呀?对此我自己也
有些疑惑和担心。(羊驼与农夫的故事倒完全是真实的,那正是我前两年看过的一个
搞笑纪录片)

章凝  [评] 2006-11-7 11:06

语不惊人死不休!

主要是这个象征意义。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

weili  [评] 2006-11-7 11:1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11-7 04:06 PM:
多谢各位点评!

况也是不是觉得这章内容过于离奇了?其它朋友有没有这种感觉呀?对此我自己也
有些疑惑和担心。(羊驼与农夫的故事倒完全是真实的,那正是我前两年看过的一个
搞笑纪录片)

既然是搞笑纪录片,那你怎么当真了不过动物发情我倒是见过, 两匹斑马, 惊心动魄, 小时后不懂,在动物园看得津津有味, 拖都拖不走言归正传, 这样写挺好, 这小说本身就带有传奇色彩, 再说荒原里什么都有可能, 管他真假, 小说家就要有把假的说成真的本事

况也  [评] 2006-11-8 07:30

十分惭愧。这一两个月不是有麻烦,就是人懒散,写字几乎陷于停顿。
从今天起,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开始严肃认真地工作。

章凝  [评] 2006-12-13 13: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12-13 06:41 PM:
十分惭愧。这一两个月不是有麻烦,就是人懒散,写字几乎陷于停顿。
从今天起,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开始严肃认真地工作。

我也蠢蠢欲动想利用假期写小说了,象你们这样写一集大概平均要花多少时间?

况也  [评] 2006-12-13 21:5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况也 at 2006-12-13 10:54 PM:

我也蠢蠢欲动想利用假期写小说了,象你们这样写一集大概平均要花多少时间?

哈哈,我早就猜到了!

对我来说,写的时候不慢,关键是怀孕的时候,胎儿的孕育需要营养、时间、耐心。

一旦构思完成,那就是下笔“请求”神了。

weili  [评] 2006-12-13 22:08

构思最难,从故事人物到结构布局,再到具体情节,都很花时间。
我写得也慢。不过好在越狱的情节都已经成竹在胸了。

章凝  [评] 2006-12-14 10:01

谢谢二位指点。关于每集的划分,你们是在构思阶段就想好大概了(为力好像是这样的,记得你公布过一个章节列表)还是信马由缰?

况也  [评] 2006-12-15 00:1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况也 at 2006-12-15 01:11 AM:
谢谢二位指点。关于每集的划分,你们是在构思阶段就想好大概了(为力好像是这样的,记得你公布过一个章节列表)还是信马由缰?

我的追逐,是先构思了整个故事,写好了梗概。

具体一章,是情节、结构、叙述方式等,这些需要有了条理后,才能动笔。

每个人的方法,肯定不同。

土干说他的小说是从后往前写。我从来不明白,也不能想象。

weili  [评] 2006-12-15 10:38

ti

三川  [评] 2007-7-25 14:46

十分感谢几位对我的督促,上周开始接着写“越狱”,写得再慢,也不能半途而废。

章凝  [评] 2007-8-7 16:17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