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ming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友明文集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youming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伊甸文苑中篇小说专辑之:凝聚在文字中的忧思
凝聚在文字中的忧思

吴友明(美)

给女作家朱晓玲的中篇小说《东边日出西边雨》写书评,应该说纯粹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意外。我意外读到她的作品,由此也就意外地结识了这位沉浸在行走于文字中的孤寂的歌者。认真说起来,我读朱晓玲的作品,远不是由这篇中篇小说《东边日出西边雨》(下面简称《雨》)才开始的。早在去年春天的时候,我就在北美女人网上开始读到她不少的作品,如:长篇小说《麻木部落的女人》,中篇小说《梦醒时分雪纷飞》、《瘫儿》等等。由朱晓玲的这些作品中,你能读到一种执著,一种温情、一种冷峻、一种忧郁、一种沉静、一种触动灵腑的品质和纯粹、一种不落俗的洒脱与超然,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惆怅和伤愁。这种惆怅和伤愁是弥漫在她作品中的一种气质,这种气质是契合我们心灵所需的内在表达,是引领我们随了她的文字走进为底层民众生活的艰难困苦和他们的生存状况而忧的元素和隐痛,是觉醒麻木灵魂的处方。她文学作品中的每一个文字,正如她在有封电邮中对我说的那样:是用心温暖的。她说,她不愿读者读到的文字是麻木的、是冰冷的、是隔阂的、是没有灵性的、是疏离的、是没有质感的、是没有骨骼和生命的。而我却认为,如其说朱晓玲是在“用心温暖每一个文字”,还不如说,她是在用心温暖、关照她笔下每个人物的命运,关照、思考人类命运的走向。

由朱晓玲作品的字里行间,我们能从中感觉到她是一个严谨的思考者,勤勉的写作者。由朱晓玲的文字中,我们闻到的是书的芳香和浓浓的书卷气,而不是脂粉气做秀气更不是商业气、媚俗气。读着这样的文字,能使浮燥、惶惑的心趋于平静和祥和,让思绪随了文字的翅膀遨游在纯粹文学艺术的殿堂——读者与作者思维灵光的相遇和交流,就这样一锤定音于千里万里之外,这故然是文学艺术的魅力,更是心与心畅快勾通的例证。

由于比较喜欢朱晓玲的作品,就经常以文学为话题同她进行一些笔墨交流和探讨。一来二去,我们就比较熟了。说熟,其实也就是文字上的熟,自认为读懂了她的一些文字。读懂了潜藏在她在文字中的苦与痛;读懂了蕴涵于她文字中的宁静和痴狂;读懂了浸润在她文字中的善良和实诚;读懂了流动在她文字中的悲情和忧患。是的,我以为朱晓玲是一个心中充满悲情和忧患的作家。这是我读了她很多篇(部)文学作品后的一种总体感觉。当然,她的这种悲情不是消极的、颓废的、绝望的,而是犹如“古希腊人制造了绝望与悲剧的观念一样,总是通过美制造”的,而不是“从丑恶与平庸出发制造绝望。”

——因为,朱晓玲作品中,对人世间黑暗与恶势力的暴露和揭示是立足于批判与鞭挞的;也因为,朱晓玲作品中暴露、认同人性的丑陋和扭曲是建立在拷问灵魂,寻求人性光辉的立场之上的;还因为,渗透在朱晓玲作品中的强烈现实关怀意识和人性关怀意识,闪烁着熠熠的光辉,照亮着她文本的每一个环节。我们所需要的不正是这样能打动人心、温暖人心的文字吗——朱晓玲的文字给了我们这样的感动。

今春,当我同北美的几个志同道合的文友正在筹备组建伊甸文苑文学网站之时,得知朱晓玲也正在为她的第三部文学作品专集《朱晓玲作品选》的出版而四处奔波。然而,机缘和阳光并不怎么眷顾这位执著行走在文字中的歌者,机缘慈爱之手这次好像同样没有那么顺当地抚摸到她的头上。果然不久,朱晓玲就不无遗憾地坦诚告诉了我们:《朱晓玲作品选》的出版之事,因种种原因而搁浅。恰在此时,我们伊甸文苑筹备出版第一部中篇小说集,邀请朱晓玲加盟,她非常高兴地向我们推荐了她的中篇小说《东边日出西边雨》,并很快将稿件邮寄给了我。读完朱晓玲的中篇小说《雨》后,的确被她文笔的练达和灵性,思绪的飘逸和凝重所感染、折服。我的思绪被她所叙述的故事中令人悲悯、叹息的人物命运不可遏制地牵引着,使我在阅读《雨》的过程中,时而心痛,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沉思或愤懑。

在我认为,朱晓玲中篇小说《雨》的主题,是在立足于批判与怜悯的基础上,直抵社会及人性丑恶、阴暗的层面,将生活及人性不光彩的、晦暗的一面掀撕开来,展示在读者面前,通过对个体生命命运的解析和打造,寻求大世界的真理和共性。所不同的是,朱晓玲在她的《雨》中,将她以往对'知识女性"、"职业女性"命运的思考,置换为对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女性命运及她们生存状况的思考和探究,“揭示现实社会及男权对女性的挤压,进而思考女性的前途和命运”。她的作品由此更贴近生活,更贴近民众,更为平民化(当然不是世俗化),更具有浓厚的平民意识及现实意义。但是作为文学作品的艺术性和揭示问题的深刻性,并没因她笔下人物们的“小”和事件的“平”而减弱分毫。朱晓玲中篇小说《雨》中的聪明、可取之处就在于从小(小人物、小事件)处着手,反映挖掘形而上的问题——人性及人的生存状况。“而人性的冲突与抵抗,也就构成了朱晓玲作品的主要描写内容和传达底蕴。” 正是如此,朱晓玲在她的《雨》中,同样不回避对残缺、扭曲人性的挖掘和暴露。朱晓玲对人性丑陋、残缺一面的深入挖掘和暴露,才使得她的文学作品更加凸现出人物的真实性,故事的可信性,文学作品的艺术性及可读性。

朱晓玲中篇小说《雨》中的女主人翁紫依,是个典型的既无“内我”又被社会力量挤压、扭曲得不成人样的悲剧性人物。紫依的悲剧性不仅仅在于她是个既无社会背景(父母亲都是装卸运输工)又贫穷(自己下了岗,全家的生活全靠丈夫并不丰厚的工资维持)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在于她灵魂的不觉醒,不认知什么是真正的人生价值。而且,她的人生态度中有一种无可救药的、不可弥合的人性裂隙。这个裂隙叫——虚荣。虚荣使她无知;虚荣使她浅薄;虚荣使她贪婪;虚荣使她不觉醒;虚荣扭曲了她的人性;虚荣使她找不到正确的人生坐标;虚荣使她将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虚荣使她沦为某房地产开发商米家山的情妇,而后被他无情抛弃;同样是虚荣,使她丧失了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东西——尊严。

朱晓玲在她的《雨》中这样对我们说:“紫依太想出人头地了。因此她活得很虚荣且张扬。而她的出身又是那样的卑微,而她自身的文化素养又那样低,她的社会背景又几乎是零。这就注定她会为自己的虚荣和张扬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就注定,她要去攀缘那些有权有势力之人。更可悲的是,紫依还是一个摔得头破血流也从不吸取教训的女人。而且,但凡是在生活中遇到了挫折和不如意的事情,她就会对自己卑微的家庭背景产生莫名的怨恨。”瞧吧,就这么几笔,朱晓玲就为她笔下的女主人翁的悲剧命运隐匿下了深重的伏笔。而且,她坚定地不给她笔下女主人翁的虚荣心提供任何正常社会秩序下的物质支持和精神支持,其用意是显而易见了——她要将紫依悲剧性的命运推到一种极至。这样的安排之于紫依是一种残酷,而之于艺术则是一种深邃和必须。更是彰显、深隐着作家独特的创作风格和触人心境的语言魅力。

在《雨》中,朱晓玲不仅向我们揭示了紫依自身人性的弱点是形成她悲剧命运的内在因素,而且还一点也不留情地给紫依安排了一个与她性格完全相反的、淡泊名利的男人做她丈夫。故事的错综性和矛盾的冲突由此纠结在了一起。那么紫依的丈夫黄豆豆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是某专科学校的普通教师,同紫依一样,没有任何社会背景,加上性格孤傲,交际能力极差,不善言辞,因此,无论在事业上或是在仕途上,从未得意过,甚至也差点下了岗。丈夫仕途、事业上的不得意,必定导致家庭生活的平淡无奇,门庭冷清。而这种门可罗雀、清汤寡水式的生活,是出身原本低微、生性又虚荣且爱张扬,也有几份姿色的紫依不甘心过的。由此她怨天尤人,她将生活中的不如意常常归罪于丈夫的无能,通常为一些芝麻粒大小的事就同丈夫闹个没完没了。然而,闹也好吵也罢,身为普通教师、性格又不阿的丈夫黄豆豆是无法、也无能力给予她所向往、憧憬的那种生活的。为了寻求精神、感情上的安抚,物质上的满足及命运的改变,红杏出墙,攀附权贵似乎就成为紫依的一种顺理成章的选择。

故事中的紫依,利用了一个良机终于攀附上了在槐海市数一数二的房产公司的总经理米家山,而且很快就心甘情愿地做了他的地下情妇。她的这种行为无疑是违背社会世俗道义的,也是会被世俗道德所不齿的。但是,从人性角度分析,紫依对婚姻的背叛和对权贵的攀附依傍,是她对自身命运的一种无意识的挑战和反叛。而且我认为,她的这种对命运的反叛和对社会道义的抵抗,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很符合人性求生的本能的,更是令人同情的。因为这种抵抗和反叛是需要勇气和胆量做底气的。还因为,她挑战的不仅是自我,更是在挑战庞大的、坚固的社会秩序。为了活着,为了活出一个人样来,为了自己的丈夫下学期不下岗,为了读书的儿子能转到快班,为了下岗多年的自己和哥哥能重新找到工作,紫依义无反顾地向自己的命运发起了挑战,向约定俗成的社会秩序发起挑战。她要挑战她所不熟悉的、同时是她觊觎已久,艳慕已久的、与势力、权贵、富足紧紧纠葛在一起的全新的生活。她希望通过挑战改变自己贫穷的命运,与权力和富有融合。

由于巴结上了权贵,做了权贵的地下情妇,故事中的紫依是有过短暂的、被称之为“幸福”的生活的。比如说,她如愿地不仅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而且调到了房屋开发公司,被安排在了米家山的身边,而且倍受房屋开发公司上上下下职员们的尊重(尽管这种尊重是值得怀疑的),倍受办公室主任郝好天的奉承和巴结(瞧,她也成为被巴结的对像了)如此等等,但是这一切又都能说明什么呢?这一切能给紫依的命运带来必然的转机吗?紫依多舛的命运由此会结束吗?当然不会。朱晓玲之所以这样安排,为的是使她的故事更为复杂跌宕,人物命运更为多舛曲折,这是文学艺术的技巧,也是朱晓玲行文的技巧。

朱晓玲在她的小说《雨》中,是这样让她的女主人翁紫依走近她仰慕已久的权贵们的阵营的:“紫依就是在米家山同同桌的人喝到第三巡酒的时候出现的。她端着高脚酒杯,如仙子般迈着轻盈的猫步,从另一席间飘然而至……不过这个时候,米家山还不知道紫依叫紫依。他更不知道这个浑身有股妖气的女人是这些女流之辈中最最没身份、最最没地位的下岗女工……叫紫依的女人紧挨着米家山的身子,连着同一个她叫三哥的男人一口气喝了五杯啤酒。她还同那个叫阿红的妇联主任喝了二杯;同一个被她称为财务处长的女人喝了一杯;同一位被她称为教委主任的女人喝了一杯。她的本是平平的小肚皮在一杯又一杯啤酒的灌溉下一点点地隆起了……”不知为什么,当我看到这段文字时,心中有种苦涩——为紫依。也为那些像紫依一样生活在社会低层的女性们的命运。她们悲苦的命运和不觉醒的灵魂是值得人同情和安抚的。紫依及紫依们以为攀附上了权贵,依傍上了上层人物,她的人生之路就可坦途通天,她的命运就会发生必然的转机,她的生活中就会有太阳的光辉映照。其实不是。

由于紫依对生命及人生价值认知的局限性和肤浅,使她们走进了人生的误区,她或她们不可能深究生命及人生的深刻含义;不可能追问自己生命价值的意义究竟何在;不可能在自尊、自强、奋斗中体验、寻找活着的乐趣;不可能在个体的生命体验中寻找大世界的真啼,她或她们所需要的只是漂浮在生活表层的、很不牢靠的肤皮潦草的所谓荣华富贵,她所需要的是“今日有酒今日醉”的麻木了的陶醉和迷恋——这种人生价值的认定和努力的结果,使她付出的代价就不言而喻了——那当是人格尊严的必然丧失和沉沦。她的反叛和抵抗的失败,也就在情理之中。由此也注定了紫依的抵抗和挑战,都是很徒劳无功的,更是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她的所有努力都是不可能获得必然的成功,最终与她暗渡陈仓了三年之久的情人米家山反目成仇,以至再次丢掉工作,就成为这个灵魂不觉醒的女人的必然结局。这也许不一定是生活的必然,但它必定是文学艺术的必然,更是朱晓玲式的必然——她的悲悯和忧患;隐痛和哀其不争;指陈和暗示都隐喻在了其中。只要我们用心去感悟,就能由每个温热、冷峻的字体中触摸到令人心动的人性关怀和忧虑“一种冷寂而热切的、不仅仅属于女性的感叹与呼喊!”——是的,我们由这种感叹和呼喊声中,感受到了有一种血还是热的,有一种文字还是纯的真的,这就足够了。我以为。

诚然,对于每部文学作品的解读,原本就是见仁见智的。如果诸位在《东边日出西边雨》中,读出了别一样的内涵,别一样的感受,那同样是合乎情理的、更是值得尊重的一种解读。

37 评论

朱晓玲是冬雪吗?

wxll  [评] 2006-8-16 22:3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xll at 2006-8-17 03:32 AM:
朱晓玲是冬雪吗?

yes!

youming  [评] 2006-8-16 22:34

《东边日出西边雨》
http://yidian.org/view-thread-3150.html

youming  [评] 2006-8-16 22:36

题目“行走在文字中的歌者”很新颖。

wxll  [评] 2006-8-16 22:36

最后两段太长,能否再分段?

wxll  [评] 2006-8-16 22:42

哦,感谢友明兄这么快就将书评写就,而且把我的小说评得那么好,非常非常感谢!

冬雪儿  [评] 2006-8-17 02:40

weili是为力;wxll是先磨;xw是象罔。

wxll  [评] 2006-8-17 07:0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xll at 2006-8-17 12:02 PM:
weili是为力;wxll是先磨;xw是象罔。

先磨,对不起,如果我不看为力那篇“请简杨冬雪儿进”的贴子,我至今都不会知道自己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将你同为力的名字混淆了。向你赔不是了,谨请原谅,好吗?

冬雪儿  [评] 2006-8-17 19:35

晓玲:

我刚回家,那个字等会马上改过来!

先磨是文学博士,他编的教材可以作为一般高校文学理论教科书。

youming  [评] 2006-8-17 19: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8-18 12:41 AM:
晓玲:

我刚回家,那个字等会马上改过来!

先磨是文学博士,他编的教材可以作为一般高校文学理论教科书。

一回家你就上网啊,也不休息一会儿?
天呐,先磨是文学博士,我可要好好向他学习。不过,不好意思的是,同他第一次交流(回他的贴),就将他的名字同为力的名字弄混淆了,不知他私底下如何在笑我笨傻呆哩。

冬雪儿  [评] 2006-8-17 19:48

这种小事,没关系,我只是善意提醒。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6-8-17 08:35 PM:

先磨,对不起,如果我不看为力那篇“请简杨冬雪儿进”的贴子,我至今都不会知道自己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将你同为力的名字混淆了。向你赔不是了,谨请原谅,好吗? [/quote]

wxll  [评] 2006-8-17 19:49

这里教授、博士一大堆,我只是小混混,中文书刊平时看得很少。这里中文专科的有
简杨,友明和章凝。

wxll  [评] 2006-8-17 19:54

晓玲:

还有,廖康也是文学博士,冷热原来是国内大报刊专业编辑,简杨的小说曾经获得海外文学大奖赛奖金最丰厚的新语丝文学年度大奖赛一、二、三名各一次,去年是第一名。

youming  [评] 2006-8-17 19:5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xll at 2006-8-18 12:54 AM:
这里教授、博士一大堆,我只是小混混,中文书刊平时看得很少。这里中文专科的有
简杨,友明和章凝。

Same here :-)

cleosong  [评] 2006-8-17 19:5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8-18 12:55 AM:
晓玲:

还有,廖康也是文学博士,冷热原来是国内大报刊专业编辑,简杨的小说曾经获得海外文学大奖赛奖金最丰厚的新语丝文学年度大奖赛一、二、三名各一次,去年是第一名。

哦哦哦,真是人才济济啊,一定向他(她)们学习,向他们学习的最好办法就是多读他们的大作,吸收营养,“拿来”他们的思想,为我所用。很高兴在这儿认识了他们(作品),真的,由衷地高兴。

冬雪儿  [评] 2006-8-17 20:0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xll at 2006-8-18 12:49 AM:
这种小事,没关系,我只是善意提醒。quote]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6-8-17 08:35 PM:

先磨,对不起,如果我不看为力那篇“请简杨冬雪儿进”的贴子,我至今都不会知道自己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

能得到你的原谅,我的心释然多了,谢谢!

冬雪儿  [评] 2006-8-17 20:10

谢谢友明带病(我气的),写的这么好。说句实在话,你的评总是过人一头的,是中文系的训练吧?嘻嘻。

每个书评者的写作风格的确不同,“中篇专辑”是应该成书后慢慢在手中阅读。

我认为还是让章凝在小说界开一个“中篇专辑”,把小说和书评都放在一起,不然你们现在有的放小说界,有的放文史哲,大家不好找。

友明意下如何?

weili  [评] 2006-8-17 21:43

为力:

你的毛病总是不改,什么“过人一头”,总是拿谁来比较谁。

还有大部分书评作者还在“苦”思冥想,可能要瘦几斤肉才能完稿,你却在这里大谈你很“幸福”,你应该去慰问他们,而不是到处聊天,说无用话。

开一个“中篇专辑”当然好!

youming  [评] 2006-8-17 22:0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8-17 11:07 PM:
为力:

你的毛病总是不改,什么“过人一头”,总是拿谁来比较谁。

还有大部分书评作者还在“苦”思冥想,可能要瘦几斤肉才能完稿,你却在这里大谈你很“幸福”,你应该去慰问他们,而不是到处聊天,说无用话..

烦死你了。我也不喜欢这个“过人一头”。“过我一头”行了吧?

现在还得“气”你:你的评比你的写好。

我去睡了,你接着生气吧。

我又“幸福”,又“体贴”别人,还会气你!

weili  [评] 2006-8-17 22:14

《雨》能在伊甸文苑首次发表,是我们深深的荣幸。因为,这个网站的管理人员,都是北美的业余文学爱好者,都在打工,主管人员章凝几乎舍弃所有的业余时间。

虽然我们用心血浇灌伊甸园,但毕竟还是"业余水平",当然很高兴能够邀请象朱晓玲这样的国内实力派作家光临、分享和指导。

youming  [评] 2006-8-18 10:25

欢迎朱晓玲常来分享提意见。

wxll  [评] 2006-8-18 10:29

冬雪儿的小说,细节描写很有特色,结尾也很出人意料。

友明评论写得也很好,读得很认真。有一点建议:如果重点是评
小说<<雨>>, 那么前面与这篇小说无关的几段就可以压缩一下。突出重点。介绍晓玲其人,可以独立成篇。

只是我个人意见,不要太在意。

金凤  [评] 2006-8-18 12:42

同意金凤。

这话你先说,我才敢跟着说。我怕友明哥哇。

weili  [评] 2006-8-18 13:0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金凤 at 2006-8-18 05:42 PM:
冬雪儿的小说,细节描写很有特色,结尾也很出人意料。

友明评论写得也很好,读得很认真。有一点建议:如果重点是评
小说<<雨>>, 那么前面与这篇小说无关的几段就可以压缩一下。突出重点。介绍晓..

这个标题看起来只是评人,我原来的标题是“朱晓玲和她的<<东边不出西边雨>>”,后来改了,原来的意思就是既评文也评人,标题可以考虑改一下。

youming  [评] 2006-8-18 13:3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6-8-18 06:04 PM:
同意金凤。

这话你先说,我才敢跟着说。我怕友明哥哇。

这回你学乖了,我这人最怕糖衣,不怕炮弹!

youming  [评] 2006-8-18 13:3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8-18 02:36 PM:


这回你学乖了,我这人最怕糖衣,不怕炮弹!

明天就变脸。

weili  [评] 2006-8-18 14:03

已經做了一些改動!

youming  [评] 2006-8-18 21:06

看完此线.

我叹, 伊甸真是集全球华人精英于一园啊!

吓得我不敢上中篇小说了.

冰花  [评] 2006-8-18 21:13

朱曉玲的小說是具有美學特征的純文學。

youming  [评] 2006-8-18 21:2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8-18 03:25 PM:
《雨》能在伊甸文苑首次发表,是我们深深的荣幸。因为,这个网站的管理人员,都是北美的业余文学爱好者,都在打工,主管人员章凝几乎舍弃所有的业余时间。

虽然我们用心血浇灌伊甸园,但毕竟还是"业余水平..

友明兄,你将我拔得太高,令我汗颜.能在伊甸文苑认识各位,并同各位同胞进行文学交流,也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福份.是中国文化、是伊甸文苑这个平台将相隔千山万水的我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我十分珍惜。

冬雪儿  [评] 2006-8-19 01:33

友明兄辛苦了,写了这么一大篇,掉了几斤肉啊?

同意金凤说的。把介绍朱晓玲本人和她的其它作品的部分压缩一下。后面写得好。


我觉得目前出的三篇评论,把《中篇小说集》抬到了一个文学学术的水平,对不是
文学背景出身的人来说,很深奥。写书评,是向大众介绍小说,应该写得再通俗些。
这么说吧,我读先磨和友明的评论有点困难,太深了。

当然,《背面》和《东边日出西边雨》是两部严肃作品。《雨》中几乎全部在揭示
人的阴暗面,很沉重,很深刻。要把它们评出轻松来,不容易。

有个疑问:

友明兄举了个例子,说下面这段好:
“紫依太想出人头地了。因此她活得很虚荣且张扬。而她的出身又是那样的卑微,
而她自身的文化素养又那样低,她的社会背景又几乎是零。这就注定她会为自己的
虚荣和张扬付出惨重的代价。这就注定,她要去攀缘那些有权有势力之人。更可悲
的是,紫依还是一个摔得头破血流也从不吸取教训的女人。而且,但凡是在生活中
遇到了挫折和不如意的事情,她就会对自己卑微的家庭背景产生莫名的怨恨。”

一真说过,小说中应该避免这样的议论,让读者自己去想。因此,我现在尽量在小
说中少用这样的描写。可是,友明兄说这段写得好。我还是比较同意一真的意见。

友明兄的头像是不是周里京啊。

tugan  [评] 2006-8-19 12:4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ugan at 2006-8-19 05:45 PM:

一真说过,小说中应该避免这样的议论,让读者自己去想。因此,我现在尽量在小
说中少用这样的描写。可是,友明兄说这段写得好。我还是比较同意一真的意见。

土干:

小说语言没有一定的格式,该议论的还是要议论。

少君被称为北美第一笔杆,可是他的小说几乎都是纪实的文笔,用纪实文笔写虚构的故事,但他的作品却很畅销。我认为:少君的小说能引起强烈的共鸣,这种纪实文笔的小说也是可以接受的。

youming  [评] 2006-8-19 13:2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ugan at 2006-8-19 05:45 PM:
友明兄辛苦了,写了这么一大篇,掉了几斤肉啊?

同意金凤说的。把介绍朱晓玲本人和她的其它作品的部分压缩一下。后面写得好。


我觉得目前出的三篇评论,把《中篇小说集》抬到了一个文学学术的水平,对不是..

这不算是议论,而是借助一种叙述技巧强化故事中人物个性对受众者的感染力.况且,在一篇或一部底蕴厚重的中、长篇小说中进行一些符合文本的整体氛围,符合叙述者(作者)的整体创意,不破坏文本的整体语境的议论,也是有必要的一种文本构筑或表达形式。这是我的写作认识和写作态度,坦诚拿出来,是为了真诚地交流。

冬雪儿  [评] 2006-8-19 22:20

曉玲:
今晚在我父母家,用老電腦,速度很慢,明天再改錯字!

youming  [评] 2006-8-19 22:52

错字改好了!再谢土干!

再说几句,我想,小说的标题"东边日出西边雨"是对生活对人物命运的某种隐喻,隐喻生活的残缺,生命的残酷。紫依最终还是被生活击倒了,生活对她而言就是雨天,阴暗的天,而对于权力者米家山,却毫发无损,他照样做著他的官,他的天空照样艳阳高照,照样有新的新欢被郝好天不断送到他的面前送进他的生活。

youming  [评] 2006-8-20 20:5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ugan at 2006-8-19 05:45 PM:

友明兄的头像是不是周里京啊。

那是刘桦,扮演“血色浪漫”的钟跃民,我在一个知青网站找到的。

youming  [评] 2006-8-20 21:0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8-20 03:52 AM:
曉玲:
今晚在我父母家,用老電腦,速度很慢,明天再改錯字!

友明兄,非常感谢你,你那么忙,我还忙中给你添乱.所有客气话是苍白的,只说:谢你!

冬雪儿  [评] 2006-8-21 02:34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