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shengjiang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人所不言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散文天地 纪实录 侃山闲聊
主人:yanshengjiang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评手
本篇也是旧作,曾于2004年7月14日,7月16日,9月8日,三次投华某文摘,三次遭枪毙。

评手

江岩声

他,三十多岁,中等个儿,体重60公斤,常穿一件水洗纱夹克,白净的脸,逢人先微笑。因为微笑,他的眼神就不显得那么锐利,但实际上,他第一眼就把你掂量过了,知道你和他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不是一股道上跑的车。但,这并不妨碍他真心地、热烈地和你讨论问题——随便什么问题,丝毫没有看你不起的意思。在他身上,仙风道骨与平易近人,两者水乳交融。

平时他上班,中午吃饭的时候上网发帖,下了班回家和妻子一起做饭带孩子,饭后看一会儿电视,睡觉前再看几页闲书,就把一天过去了。周末,有时到海德公园的草地上慢跑,跳两下,深呼吸;有时逛CHARING CROSS ROAD,那里不仅有戏院、电影院,还集中着伦敦最大的几家书店,例如FOYLES。从书店里出来,往南走一站路,就到了唐人街。把三家很小的中文书店挨个儿转一圈儿后,进超市,按妻子交待的买两块豆腐,然后坐进中餐馆,要一盘炒牛河,慢条斯理地吃。餐馆里,人满为患,伙计招呼顾客就像吆喝牲口。他看不见这些,也听不见,此刻,他的脑子正驰骋在虚拟世界的万里云天。玛雅又写了篇文章,怎样给她捧场;老虻讽刺我,怎样回敬他;简杨的作品,寓意深刻,但文笔用力过度;“不想说什么,只是想说”的小尼呢?现在怎么连说都不想啦?还有老江,他那篇小说,唉!马尾提豆腐——拎不起。

不光是餐馆里的满堂食客,整个伦敦的华人,除了他和他妻子,可能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貌不起眼的他,就是华夏文摘读者论坛大名鼎鼎的评手令胡冲。我曾在读者论坛写过评论,知道每天至少有几十个网友在那里神出鬼没,但真正能称得上评手的,仅两人尔,一个是他,一个是Gadfly(牛虻)。其实,我从未见过令胡冲,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不知道他的住址和电话,甚至连他的E-mail也不知道。但我“认识”他已经有三年多了,他早先的名字叫R1,每次想起他,眼前就仿佛站着本文开头描述的那么一个人,简直伸手可及。

文字,就是这么奇特。文如其人,文人相轻。文字可以把人拉得很近,又可以拒人千里。文人之间要想保持良好关系,必须保持适当的距离,否则就可能破坏知心的美感。这个道理,我以前不懂。有段时间,R1失踪。我曾千方百计要寻他回来,想得到他的联系地址,发展私下的友谊,因为他实在太让我佩服了。

我是2001年初知道华夏论坛的。在发表“也议魏京生”之后,偶然点了一下华夏文摘网页上的“华夏论坛”,发现许多人在评论魏京生及相关文章。这是我第一次直接获得关于我的文章的反馈,从此打开了一个洞天,华夏论坛成了我每天必看的网页。渐渐地,一个叫R1的网友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他的帖子推断,他比我小十多岁,但他和我有许多相同的观点。大到对9•11、六•四、中国民主、阿富汗战争、欧洲统一、论死刑、论自杀,小到对一些作者所写个人琐事,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下,我和他的看法相同。他思维敏捷,出帖手快,每每看到他的帖子,便要感叹一番,既生瑜,何生亮。

R1/令胡冲的存在,给了我莫大的欣喜,更加确信一个道理:无独有偶。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无论你有什么想法,无论那想法在你看来如何的天才独到(或者如何的肮脏可耻不能见人),总有人和你有一模一样的想法。换句话说,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是最好的人,也不是最坏的人。这给了我做人的勇气。

网络时代,全民写作,而评手就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他不像写手那样,为名声所累。他喜欢,就赞美;讨厌,就批评。唯一的限制,是自己的良心。出帖之前,必须反复权衡被批评的作者受不受得了。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必须善于以己度人。即使这样,也免不了失手。而失手后,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可能比给写手的还要深痛。正如他最近写的那样:“生活庸碌,私事繁忙,表面还在勉强起哄开心,其实都快没时间看网友们的大作了。想继续当一个人民的好票友,也有点有心无力了。起哄完了,心里还老有些罪恶感。”

这个或许是他最后的帖子又一次击中了我心中的一点。是的,网络写作,实在奢侈,是拿自己的生命奢侈。而评手写帖子,则是奢侈的平方。生活里可干的事情太多了,有赚不完的钱要垂涎,有无穷无尽的麻烦要应付,有望不见尽头的前程要奔走,不仅是自己的前程,还有孩子的,家人的。真是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写文章的,不管好坏,至少还落得个•XXX•的虚名;而写帖子的,除了让别人觉得可疑和厌烦以外,拿什么来平衡那奢侈的平方呢?就像此时坐在那餐馆里的令胡冲,离了华夏论坛的虚拟花果山,他不过是个刚吃完干炒牛河,正在喝免费大碗茶的食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不要说身边的其他食客,就是整个伦敦的几万华人,又有谁知道令胡冲?知道这个人和令胡冲之间的关系?

当评手,说简单,也简单,每个帖子不过寥寥数行;说不简单,它比写文章还要困难,困难在必须经常有独特的想法。世间什么事情最难?有独特的想法最难。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不要小看那几十字、最多上百字的帖子。它必须言简意赅,见解独到,多数情况下还得有类似曹植七步成诗的功夫。靠灵机一动,可以写一两个评论的帖子,但几年里,像牛虻和令胡冲那样天天写,写上几千个帖子,十几万字,就不是灵机一动的事情了。那是读书的素养,阅历的积累,人生的感悟,不懈的思考,专注的投入。

评手,是写手的一面镜子,背上的一根芒刺;他对文字的爱好是率真的,纯粹的;他令写手敬畏,令读者敬佩。

28 评论

>>>评手,是写手的一面镜子,背上的一根芒刺;他对文字的爱好是率真的,纯粹的;他令写手敬畏,令读者敬佩。

江兄果然名不虚传!我与您在CND失之交臂,有幸在这里相会,先问个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尚能饭  [评] 2006-6-26 20:16

评手是写手的镜子,真好!

问好江岩声~

也问老尚GG好!

枯荷  [评] 2006-6-26 20:27

网络时代,全民写作,而评手就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他不像写手那样,为名声所累。他喜欢,就赞美;讨厌,就批评。唯一的限制,是自己的良心。出帖之前,必须反复权衡被批评的作者受不受得了。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必须善于以己度人。即使这样,也免不了失手。而失手后,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可能比给写手的还要深痛。正如他最近写的那样:“生活庸碌,私事繁忙,表面还在勉强起哄开心,其实都快没时间看网友们的大作了。想继续当一个人民的好票友,也有点有心无力了。起哄完了,心里还老有些罪恶感。”

君子所见略同!

为了请令胡来伊甸园,我在咖啡亮了三次E,让他先和我联系。令胡用尽了:假装看不见,成心不理我,胡乱解释一通,等种种“伎俩”。为了尊重他,我只好“放”过他了。

大家都这么聪明,我也想过,原因不外几个:

1,他认为我太不严肃,逗他,没事找事。
2,他害怕我要和他网恋,根本没有这个心思。
3,担心我建议他写文章,写小说,而他没这下等念头。
4,不知道有伊甸这回事。
5,知道有伊甸这回事,觉得来到这里不是他的CUP OF TEA
6,......

现在有江兄大文悬着,让我们看令胡如何走下一步棋,怎么接招?当然也希望有人能转达给他,我们邀请他来伊甸的最殷切希望。不然他要是还瞎着眼,看不到我们这个诺大的花园,嘻嘻,我就真是太佩服他了!

weili  [评] 2006-6-26 21:33

江兄,CLICK BUTTON 编辑。然后选择把你的文章加入文集和(或)博客。跟帖没法加入文集或博客。

园丁们太忙,帮园丁给江兄支招。

searain  [评] 2006-6-26 22:28

这种文章华夏不收?真见了鬼!

fancao  [评] 2006-6-26 23:05

尤其想看看令胡自己对此文会说点什么我们都意向不到的!

廖康  [评] 2006-6-26 23:16

江兄好!

  读过您的《也谈魏京生》,也读过王伯庆的《学民主要下水》。我偏向王伯庆
的论点,因为他写了历史根据。您的论点有些感情因素,谈政治好象不能搀和感情。

  
  这里博学的人才多,有谁能给俺提一哈哈历史根据:不是好父亲的人,能是好
的国家领袖吗?

  英国政选时,很在乎参选者是否结婚了,就是说婚姻最能磨炼一个人的意志和
协调性(就是小民主啦)。英国民主党的一个参选人赶紧在选期宣布结婚,那也不
行,后来,他的女友出面说了,他们相处好多年了,她的男友特体贴人,她对他们
的婚姻充满信心。

  我不会选魏京生,只因为他的眼睛:傲慢而不温柔。他还在共众场合向女记者
脸上吐烟圈。要知道二战时期,毛泽东,蒋介石已经是一党之领袖了,还知道对公
众平民报以温柔的微笑呢,尤其对女性。

  您目前这篇文不能上CND,因为点了太多网友的名字,属于路线错误,敌我
矛盾,是要遭枪毙的。

  江兄,您的文章我都读,论点不同,没有什么,一个网页里出现论点风格不同
的文章,是网页的幸运,读者的福气,写手灵感的来源。

  江兄,读了我的异议,您别不上文了。否则,简杨会把我杀了的,她请您来,
可是费尽了心机。尚能先生和斋主先生也会不再爱我了,他们是您的铁扇子。

tugan  [评] 2006-6-27 07:05

华夏好像不发表任何直接提到别的网友名字的东西。记得友明兄有次因提到在下被拒。

八十一子  [评] 2006-6-27 07:0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八十一子 at 2006-6-27 12:09 PM:
华夏好像不发表任何直接提到别的网友名字的东西。记得友明兄有次因提到在下被拒。

老八,这一点似乎不确,我在华夏发的东西里,提到网友名字的有好几篇。

尚能饭  [评] 2006-6-27 07: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尚能饭 at 2006-6-27 12:23:
老八,这一点似乎不确,我在华夏发的东西里,提到网友名字的有好几篇。

尚能先生,
那是网管偏爱您。网管偏爱您和红柳,总在论坛里打捞你们的文章。我的优秀文章
都在论坛里,从没有被网管捞起过一篇。
您在CND还登过几次其他网站的地址吧,居然平安无事。人比人,气死人。

tugan  [评] 2006-6-27 07:44

>>>  评手就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他不像写手那样,为名声所累。他喜欢,就赞美;讨厌,就批评。唯一的限制,是自己的良心。出帖之前,必须反复权衡被批评的作者受不受得了。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必须善于以己度人。即使这样,也免不了失手。而失手后,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可能比给写手的还要深痛。正如他最近写的那样:“生活庸碌,私事繁忙,表面还在勉强起哄开心,其实都快没时间看网友们的大作了。想继续当一个人民的好票友,也有点有心无力了。起哄完了,心里还老有些罪恶感。”

江郎所提令狐大人,最近在另一条线上见到,的确不虚此言。我佩服的评手还有尚能和菊子。尚能说过“不因人熟黄秋园”,那也是我向往的做人。菊子曾经刺过我一次,是关于<<乐儿>>那篇,话说得相当不客气,我回得也相当不客气。但事后想想,她的批评照单全收,我比过去还敬重她。在“反复权衡被批评的作者受不受得了”和说出你自己认为不仅对写手而且对大家都有益的话之间,我偏向后者。评手是写手的诤友,有时针对的不是写手,而是写手的一篇文章。当然,如果能够把以上两点结合起来,既说出道理又不伤人,打着揉着还让人家感觉了舒服,那就再好不过。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写手的个性不同,比如有人叫我芦瑟我就不那么反感,我能回敬他更难听的名字,说不定我们能够打成好朋友,共同芦瑟了。但是如果我看出在文章的后面,一个人的为人处事与他的宣言完全不同,比如满纸的出污泥而不染,实际上处处投机到处拉点击率找铁哥们,我就一笑了之掉头走开了。生活里面我也是这么一个人。

评手应该有许多品质,但是说出真话来,对事不对人,即使一时不被人家理解仍然敢于说出来,却是第一位的。

冷热  [评] 2006-6-27 08:27

江兄,读了我的异议,您别不上文了。否则,简杨会把我杀了的,她请您来,
可是费尽了心机。尚能先生和斋主先生也会不再爱我了,他们是您的铁扇子。


土干,
江兄可是不苟言笑地,比我那王进还王进。你敢逗他,他绝对不是你那尚兄、廖兄、斋兄......你就等着他治你罢。

weili  [评] 2006-6-27 13: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ugan at 2006-6-27 12:44 PM:

尚能先生,
那是网管偏爱您。网管偏爱您和红柳,总在论坛里打捞你们的文章。我的优秀文章
都在论坛里,从没有被网管捞起过一篇。
您在CND还登过几次其他网站的地址吧,居然平安无事。人比人,气死人。

土兄你这不明着欺负我嘛... 哈哈~~~

余立蒙  [评] 2006-6-27 14:04

依我来看,华夏文摘不上江先生提到的两篇文章是为了保护江先生的名声.这确实是我看到江先生的最差的两篇文章.

评手与作者是有利益冲突的.吹捧评手,又为自己造势之嫌.对其他写手不公平.

江先生"市长来了"写得好,反驳张戎的一篇文章也是有理有据.

benfangd  [评] 2006-6-27 14:40

我也以为江兄把心放大了,九天之上还有惊雷!

冷热  [评] 2006-6-27 14:47

令狐的贴,我也喜欢看。的是傥论的时候不少,但有时觉得他刻薄了些。这点与老江的吴泥淤风格近似。我不能十分肯定老江就是老吴,但隐约觉得,像老江这样认真的人,不做吴泥淤也难。

感觉我与令狐脾气不能投合,因为我从来不读武侠---也试着读过,看过电视。令狐把金融看得如此高明,很让我扫兴。

我看武侠,就像看职业摔跤---都有做假做得认真感觉。不同的是,文艺允许虚构,因此假是天性。有时候,越假,就显得写手的手段越高。马克土温号称自己比华盛顿更伟大,因为自己比他多了份能力--撒谎的能力。想想也是。里根也说过,自己不够聪明,从而不能达到可以撒谎的地步。

但我读武侠,却有越假,越觉得写手的手段越低的感觉。区别恐怕在于,马克土温让我感到假的像真的一样,金庸让我觉得假的仍然是假的。因此我不看指环王。

肯定不是别人的问题,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也会宽容自己,自己有点问题,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投机罢了。谁没有问题?

yuyue  [评] 2006-7-2 08:41

提到武侠和金庸,我的感觉和YUYUE一样。

冷热  [评] 2006-7-2 09:05

YUYUE,指环王不是武侠小说。它语言精美,旨意宏大。

简杨  [评] 2006-7-3 08:47

有这么多人在这评论令胡,不知他会不会打喷嚏!

这两天我正和令胡在西草地打架,所以也来说两句!

令胡的评论是非常有特色,尖锐,敏感,刻薄,但让你看的心服,口服!如你写的东东能让他感兴趣,发两句狂言。那说明你写的还是很有水平的了!

令胡有时也尖刻,据说有把绿虾评哭的历史,有人称他网大爷。 但看他的贴真是一种享受,要能和他过上三招,也是很过瘾的!所以我很喜欢这样的评手!

至于为力说的几次请他不来的事,我觉得并不说明什么,理解万岁吧!现在各种网站实在太多,有应付不过来的感觉。别说,大名鼎鼎的令胡,就是象小虾我,也为没有分身之术而深感烦恼呢?

星光  [评] 2006-7-6 20:01

节选令胡瞎评片断给大家过瘾......


LiaoKang 写道:看来还是饮食男女、敏感话题招人关注。这么好的介绍只有星光一如既往地顶。诗译得尤其妙,不信您自个儿试试,狄金森的诗看似简单,很难译好。
--------------------------------------------------------------------------------

令胡写道:

哈哈,廖康。


网上,凡事就怕一如既往。比如,一看“星光一如既往地顶”,我的鼠标都拒绝点一下头。


就象在工程界,一如既往、一程不变的响应过程,一般都要自动化,不再需要人的存在。这就是人类目前商业服务现代化过程中,为什么会需要软件和印度人。

一成不变地去顶,时间久了,我都开始怀疑星光是个活生生得网友,还是胡说同志编写的一个perl机器人。我们这些老侠,一般连人都不跟,何况机器人。


网上,人就要变。不变的人,是懒网人,即使不是机器人。如果一个网友或写手对某一件事情始终不变地持有一种观点,或一种表现,那我们看看他的网名,再看看他的题目就足够了。就比如说,在布什当政期间,我们就不需要曹长青再出来论政了。他老兄可以再歇两年。


这也让我们想起了苏乔对山东同志的意见,说他老兄经常一手拿砖头,一手拿鲜花。就两样东西,但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会先出哪只手。这就是问题的关键。网上需要山东这样的同志。


星光写道:

令胡,你是不是找架打啊?   

我小时候可是捣蛋大王,专和调皮男生过招,我可不怕你!来!来!来!咱们先过三招!   

从今天起,向令胡宣战!别说我搞偷袭啊!我这就烧砖去!气,气,气煞我也。。。!!!   



令胡写道:

哈哈哈。原来如此。我就觉着嘛,凡事必有因果,为什么我跟良善的星光就合不来呢。原来如此。我小时候,尽受女班长的欺负。她没完没了告状,搞得我在学校站墙根流眼泪,回家屁股挨抽还得哇哇叫。看来我潜意识里已经能感觉到星光的来历。拔高一下,这是两性斗争史的一种表现形式啊。没想到,有些问题会这么深刻。


这也使我想到,怪不得过去我们总会免不了让可丽、小燕等网友对着屏幕流眼泪。唉。原来如此。



星光写道:

令胡

你不要扰乱斗争大方向!  

第一,俺不是专打小报告的女生,俺也是被罚在学校站墙根的捣蛋大王。告老师,那叫无能!俺也瞧不起那样的人! 那不是俺使得招!

第二,俺知道你有网大爷的美称,有过把绿虾气哭的好名声。不过,小虾我从小时起就 爱笑不爱哭,所以你那套诡计对俺无用的说!   

还是过真招吧!俺不怕你!!!


。。。。。。

星光  [评] 2006-7-6 20:25

星光好!

当然是理解万岁。我上网两年,和令胡相撞在三个网站,从没听他说我一句不好。还总是暗中帮我。不过我也报答他了,在咖啡拔刀相助,结结实实地保护了他一、两次。为此把那个喜欢我的WHITE都给得罪了。

现在在伊甸,大家都在明面上,也顾不上打架,美其曰为“争辩”。

至于令胡来不来这里,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对于我,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

weili  [评] 2006-7-6 21:05

令胡近来娱乐性加强。逢场作戏,插科打诨,能自娱娱人,也是一件功德。

yuyue  [评] 2006-7-6 23:22

yuyue大侠

知道你文学功底甚强,写出的文章颇有功夫!一向敬佩得紧!

只是这句说令胡在脂粉堆里打滚,好像和大侠一贯的文风不那么相配!不够大气!让人好一声叹息!!!

星光  [评] 2006-7-6 23:3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星光 at 2006-7-7 04:31 AM:
yuyue大侠

知道你文学功底甚强,写出的文章颇有功夫!一向敬佩得紧!

只是这句说令胡在脂粉堆里打滚,好像和大侠一贯的文风不那么相配!不够大气!让人好一声叹息!!!

星光大侠,对不住,言重了。本来是开玩笑的,想到容易引起误解,立即删了。还是被你逮着了。

请你万勿往心里去,我最多就是有些吃令狐的醋,丝毫没有贬低脂粉的意思。我先得承认自己意思不大。

令狐砸人,砸得人泪花流,仍然有如此人缘,让我惊奇---有点像毛主席。据说笑傲江湖就是影射毛的,令狐看很多的武侠,打揉的功夫也了得。

贾宝玉也是个在脂粉堆里打滚的人,在我眼里就是个英雄人物。我看红楼梦,多的是叹,少的是恨。我看令狐和你们,感觉正相同。

yuyue  [评] 2006-7-7 01:4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简杨 at 2006-7-3 01:47 PM:
YUYUE,指环王不是武侠小说。它语言精美,旨意宏大。

谢谢简阳指正。

Fantasy的东西,与我隔膜较大。但《西游记》也属于这一类,也喜欢读,我不能自圆其说。

我心目中,武侠和指环王,共同处大概就有这fantasy。电影里神神鬼鬼的,各种功夫,就让我联想到武侠。

读《儒林外史》,见里面的算命,南昌太守的失节投靠,也让我倒胃口。一有鬼气,哪怕是仙气,往往总叫我不爽,暗暗叫苦。子不语怪力乱神的观念作祟?也不尽然。聊斋我就非常喜欢读。

我真不能解释自己,就像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不愿吃羊肉--好在还有猪肉,牛肉,等等。

这世界太复杂,自己对自己都搞不懂,何况是别人的事情?

yuyue  [评] 2006-7-7 02:00

俺从来不把令胡等网大爷当回事。

卑贱者最高贵,我重视的是草民网友的意见。

thesunlover  [评] 2006-7-7 07:52

令胡让兰营巨虾们如此嫉妒,这是什么现象?

星光可以去CND转告令胡,逗他甜酸苦辣!

weili  [评] 2006-7-7 08:24

>为力 wrote:
>你看看这个吧?以后别怨我不告诉你。:)
>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 ... sid=drM5CK#pid13599
>


唉。上网最悲伤的事情是什么?是自以为认识了很多网友,交了很多朋友。写了这么多年优美的吹嘘,给离去的每位网友挥洒了数不清的挽贴,有朝却一日突然发现,自己如果哪一天不再上网了,就此去了,恐怕将不会有不会有个网友给自己写篇像样的网生墓志铭。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唉,黎叔高明,知音何求啊。


我去咖啡把这线告诉了令胡,上面是他的作答。

嗨!有道是: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网大爷们,惺惺相惜。

weili  [评] 2006-7-14 08:32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