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huzhai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方壶一倾茶半杯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园中园
主人:fanghuzhai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兼课
记得在北京教书的时候,在长安街上离天安门挺近的一个学校里找了个晚上兼职上英语课的差事。现在看地图,好像就是161中学的那个地方,反正是从长安街一个园门洞进去。

当时用的什么教材忘了,好像是伏忠汉的双向英语。但是相比学校里的传统教学来,伏忠汉的教学法倒是有一个好处,就是让学生开口。但是基本上也是翻译+句型操练。不过不是替代词的,而是好像学生在和老师对话。实质上是按照老师的指令说出句子。 这里涉及听力理解,和代词转换,比传统的词汇替换句型练习要复杂一点。但是远远谈不上是学会交际。

老师:Ask me who I am.

学生:Who are you?

老师:Tell me you are Xiao Wang.

学生:I  am Xiao Wang.

看看这个录像,就是这么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2bXJmNgUXE

教伏忠汉英语,老师很有权威感,因为你就是在命令学生。

晚上来学习的都是成年人,下了班来的,挺不容易。那个班上我只记得一个学生,女生,圆脸,不是美若天仙,但是长得挺顺眼挺甜的,而且英语能力比别的学生都好一点。

这个女生姓金,家在大兴。散了学还得搭车回去。够辛苦的。

看她有基础,挺好学的,我说你可以搞点泛读。书我可以借给你。我手头有解放军外院编的一套泛读教材。我准备一册册地借给她。

于是一天晚上下了课,我就用自行车驮着她到我家取书。

那感觉很浪漫,晚上驮着个女生,沿着长安街骑到菜市口。路上她告诉我她家是旗人。我这还是第一次接触旗人。觉得挺新鲜的。

记得中学里有个同学叫金玉淑,似乎也有同学说她是旗人。如果这样的话,那个学生就不是我接触的第一个旗人,而是我第一个用自行车驮过的旗人。

拿了书,她就赶公交回去了。

后来她没来上课了。我还去她工作的地方找过她一次,找到了还是没找到忘了。

后来我出国了,就失去了联系。结果我那套泛读课本就缺了第一册。



就是现在,伏忠汉式的学校在台湾还有:

http://www.gs03.url.tw/engma/

注意这个录像里,老师在教学生什么东西,笑死你。

2 评论

您接触的两个旗人都姓金,这不是巧合,因为,满清灭亡以后,怕受迫害,隐瞒旗人身份,都改姓,其中很多人改姓“金”

笑雨  [评] 2017-3-8 20:53

愛新覺羅 在滿語裡意思就是金。一個在美的自稱是格格的女士告訴我的。

海外逸士  [评] 2017-3-12 09:01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