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冰花文轩】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冰花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转载]李诗信 冰花爱情诗:情爱奔放热烈、曲终缠绵悱恻
走进美华诗人冰花的诗歌世界(一)
冰花爱情诗:情爱奔放热烈、曲终缠绵悱恻
作者:李诗信

http://www.washingtonchinesedail ... 2017/WCN0112B04.pdf

华盛顿新闻2017年1月12日 B4


我/一个感情至上的人
一根火柴点燃了青春
情感的火焰烤错了人
我/一个单纯的人
心儿没有染上点丝灰尘
始终为我那个他/封存
谁在低吟浅唱?是谁的《自白》?她叫什么名字?且听诗人的回答:我是一片冰花  / 在寒冷中绽开/ 多么希望你是那骄阳 / 让寒雾在你的掌心消散 // 你却化作了风 / 鞭击我的晶莹 / 我碎了 冷啊 / 说不出话 / 碎了的冰花还是冰花。她就是冰花!写这首小诗《冰花》的作者,现居美国马里兰州的华裔女诗人,她的诗歌作品多次在世界华语诗歌大赛中夺魁,她的100多首诗歌作品被中外翻译家译成英文,中外诗友们自动将她的诗歌配乐朗诵,并在多国广泛流传。
冰花的诗歌内在情感炽烈,文字表现上却尽力收敛,惜字如金,所以,她的诗歌作品多数都短小精巧。《不是轻浮 不是漂》、《双面扇》这类作品都是她从最初的几十行诗句经过反复推敲删减,只留下最有特色,最有诗意的语境意象文字,因语境精短,外延限定不多,所以能够给予读者足够的意境想象空间,如下面的短诗《不是轻浮 不是漂》:
河水溢出堤岸
柳枝摇点水面
不是轻浮 不是漂
海水拥抱沙滩
浪花抚摸石礁
不是轻浮 不是漂
把个人情感移入自然景色, 化作自然的意象来表达意境, 重叠的结句 “不是轻浮不是漂”既是对前边的意象和意境的辩护,又包涵更多的深情与内涵,从而引发和强化主题。
“河水”、“堤岸”、“柳枝”、“水面”,这类语境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十分常见,特别是柳树的“柳”与“留”同音,便因此成为古代送别诗歌中的经典意象。在《不是轻浮 不是漂》这首诗中,所描绘的全是自然景观,表现的却是人的心理活动:河堤上的柳树枝条是那么的阿娜多姿,楚楚动人,河水需要何等的力量才能溢出堤岸,才能让柳枝摇点水面?身为“柳枝”,与“河水”朝夕相处,无论“柳枝”怎样摇动,与“河水”近在咫尺却又可望不可即;终于等来了“河水溢出堤岸”,终于可以让“柳枝摇点水面”,“河水”与“柳枝”可以亲吻拥抱了,如此的两情相悦,当然“不是轻浮 不是漂”!
“海水”、“沙滩”、“浪花”、“石礁”,这都是现代诗歌常用的语境意象,“拥抱”、“抚摸”更是当代爱情诗歌中常用动词,但冰花的诗中写出了新意。我们可以把“河水”、 “海水”、“ 沙滩”想象为一个情感如烈马奔腾的男性,可以把“柳枝”、 “沙滩”、 “石礁”理解成矜持多情的女性,如果这样去进入自己想象的意境,这就是一首情感炽烈的爱情诗!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将“海水”、“浪花”置换成游子的眼前景色,其语境涵义就不仅仅是爱情了,那就是一首海外游子的思乡恋歌,“沙滩”、 “石礁”就成了游子魂牵梦萦的母国象征。而这位诗人正好就是一个旅美华人,她身处美国,大洋的对岸就是母国,眼前的海水同样可以拥抱母国的沙滩,海水的浪花可以抚摸母国的石礁。哦!诗人进一步肯定回答——“不是轻浮 不是漂”!
短短的两唱两赞,就把诗人火热的激情表达的淋漓尽致!诗歌《不是轻浮不是漂》和《双面扇》2011年荣获第31届世界诗人大会"相信爱情(Beliefin Love)"奖。
《魔王》这首诗歌比较西化,如果不标明作者名字,我可能会猜测是一种《恶之花》风格的外国诗歌翻译作品,很像西方歌剧中的咏叹调唱词,把爱情表达得热烈如火,称热恋的情人为“魔王”,这种看似贬义的称谓,实则是一个女子对男友爱得走火入魔的娇癫疯狂的爱称:
你是我的魔王
目光如刀
挖走了我的心房
你肆无忌惮
在我的灵魂里游荡
还不停闪着光芒
对我发出一阵阵吟唱
你是我的魔王
目光似箭
穿越我的矜持与伪装
你横冲直撞的激情
让我何处躲藏
在你的玫瑰花中
我会不会再受伤
你是我的魔王
你的血 我的毒
你的霜 我的泪
你是我的魔王
我的魔王
让我和你一同
在玫瑰之火中燃烧
从“目光如刀 / 挖走了我的心房”到“目光似箭 / 穿越我的矜持与伪装”,极端传神的刻画出女子烈焰升腾的爱情心理活动。这首诗歌不仅情感热烈疯狂,诗歌语言也有韵律,铿锵有力,很适合朗诵吟唱,完全可以将之谱曲放入爱情歌剧演唱。
此诗刚在文心网页贴出,立刻就被文心诗友译成英文,以便于英文读者能够欣赏这首疯狂的爱情诗。冰花的100多首诗歌被译成英文,都是她的诗歌粉友自觉翻译完成的。这些英译诗歌从此就长上了翅膀在英语世界中翱翔。
云天 译:DEVIL KING
You’re my devil king
Your eyes glare like a knife
cutting away my heart
You are fearless
Wandering in my soul
Lights flashing ceaselessly
Singing at me round after round
You’re my devil king
Your eyes like arrows
Darting through my pride and disguise
Your battling fervor
Makes me find no hiding place
In your roses
Will I be injured again
You’re my devil king
Your blood, your poison
Your tear, your frost
You’re my devil king
My devil king
Together let me and you
Burn in the flames of roses


《那扇门》这首诗则尽情表现了爱情或者游子乡愁的缠绵悱恻,欲进不能,欲退不能:

一直渴望的那扇门
多么希望能为我敞开
夜里昼外/渴望了半生
终于看见它开了
却不敢上前
只有默默地渴望
眼里噬着泪
那扇门又关上了
把半生不敢触摸的痛
也关在了里边
那扇门/是一生的重心
是三生的追寻
一直渴望的那扇门
能否再为我敞开
让我用余生
换一次真正的迈进
这首诗的意境画面灰色压抑,悲剧色彩浓厚。读这首诗歌的读者一定会心头感觉凉凉的,那是一种极其无奈的感觉,还渗透了一丝凄楚之感。
“那扇门”,到底是什么?
如果把该诗当做爱情诗,那扇门就是心扉之门,人的许多情感都源自内心和与他人的交流,爱情更是如此,人是情绪性的,彼此间存在信任与怀疑的矛盾,有彼此热恋还是单相思的纠结,还有许许多多其他因素的干扰。这首诗歌深入细致的刻画了一种内心极其复杂捉摸不透的情感,爱上一个人,爱的如此深沉,却又猜不透对方的情感归属,自尊和矜持又让她不能主动表达,“终于看见它开了 / 却不敢上前”;有许多的情愫让人“只有默默地渴望 / 眼里噬着泪”,正在犹豫徘徊不前之时, “那扇门又关上了 / 把半生不敢触摸的痛 / 也关在了里边”;“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既是“是三生的追寻”却又难以“换一次真正的迈进”,许许多多的爱情悲剧就是这样产生的,犹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罗密欧与朱丽叶。
如果把该诗当做是海外游子的乡愁诗,这其中的情愫就更加复杂了。该诗表达的时空跨度是“三生”,前生、今生、后生,门内门外不是一线之隔,而是千山万水远隔重洋了;诗人的“那扇门”,不单单是指家门,它的涵盖面更广,如果看作是母国之门,其中的含义就可能包含了国籍的取舍,这当中的难言苦衷是难以被局外人理解的。诗人移居他国半生了, “一直渴望的那扇门/ 多么希望能为我敞开”。海外游子是否归国是个复杂难题,因受到许多难以断然取舍的因素牵制,诗人才会“渴望了半生 / 终于看见它开了 / 却不敢上前 / 只有默默地渴望/ 眼里噬着泪”。这一犹豫又错失了“进门”的良机,“那扇门又关上了”,诗人只得“把半生不敢触摸的痛/也关在了里边”,这不是那种顿足捶胸的痛,而是一种“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哀伤。
《荷的心事》意境画面明朗清丽,与《那扇门》的阴沉画面成反衬,塑造手法不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表现缠绵悱恻的爱恋悲剧:
一朵含苞待放的夏荷
心 在心事中裹缠
谁能把裹缠片片剥开
谁能把荷的心呼唤出来
无缘的人啊
不是走得太急
就是来得太晚
甜蜜的心在等待中
化为了苦莲
结果无法改变
荷的心事
成了一孔孔的藕断丝连

荷花是古典诗歌的一个经典意象,它代表的是出于污泥而不染的高雅圣洁情怀,诗人则从“含苞待放的夏荷”切入,因为尚未盛开,花瓣将花心紧紧包裹,由此移景入情,引发了内心的层层波澜:“无缘的人啊 / 不是走得太急/ 就是来得太晚”,他们都不懂得“夏荷”的心事,从此无缘,“甜蜜的心在等待中 / 化为了苦莲”。这个全新的“苦莲”意象的出现,非常深刻的表达了一个矜持少女在爱情中的苦恼情绪,原本甜蜜的心变得苦涩却无人能够理解!明知道“结果无法改变”,却又欲罢不能,“荷的心事 / 成了一孔孔的藕断丝连”。这首诗歌把人的情感融入自然的景物,用莲心的苦味移情表达相思之心苦,可谓是移景入情;相爱却无缘结合, “藕断丝连”这个成语用在诗的末尾,更让人意犹未尽,掩卷长叹!
《荷的心事》写出了少女在爱情中的娇羞矜持和“苦莲”遗憾及其“藕断丝连”的缠绵,意境凄美绝尘,给世界华语诗坛带来了清新飘逸的唯美诗风,也因此一举获得首届“梁祝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赛金奖,冰花“情诗皇后”的美誉也在网络诗友中不胫而走!
写荷花的诗歌很多,但把荷花、苦莲、藕这三个意象写成一首完美的诗歌,还非常少见,尤其是诗中的“苦莲”意象,或许是冰花的独创提炼。可见冰花能够获得首届“梁祝杯”全球华语爱情诗大赛金奖绝非是偶然“中彩”,而是她的诗歌创作实力所得,是名至实归。(未完待续)
http://zgsglp.com/forum.php?mod= ... mp;isappinstalled=0


评价结果    共有0人投票  帖子评价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