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尹胜:中国人不仅仅只是无知
中国人不仅仅只是无知

尹胜

现实里,和很多人谈到中国人的信仰、意志、人格、道德、修养、审美……等精神层面的问题时,他们几乎都是一样的观点,并且一口咬定:因为不够富裕、太穷。他们的意思就是说。中国人信仰道德及一切人格精神的一应缺失与堕落,都是因为贫穷造成的,完全就是“万恶穷为首”的意思。按他们的逻辑,越是有钱的人,或是越是富有的人,他的道德就一定更为高尚,人格就一定更为健全,其精神意志就一定超过穷人,就算是审美也是高于经济贫困者的。这是违背常识的,因为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精神高远的思想者、宗教家、艺术家一部分人的确很富裕,但绝大部分都不是有钱的,富裕的,甚至还是极为贫穷的。这也就是说,精神的丰富与否,与物质的富裕与否并不能成正比。

“万恶穷为首”观点当然是一种无知,这种无知的观点表面上是直接来源于马克思理论——“经济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物质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物质是精神的基础”、“物质决定精神意识”……而中国人的这种无知真的就始于马列主义吗?始于共党专制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其思想根源,主要在于中国传统文化所导致人们专制极端的思维方式。我们把一切精神上的缺失与堕落的根本原因都归咎于贫穷,其实这就是“万恶穷为首”的意思,事实上这与“万恶淫为首”只是概念上的区别,而其本质却是相同的,也就是其结论形成的思维方式是完全一样的。充满了感性色彩和专制极端意识,没有逻辑,无法论证,同时也没有事实依据。与这种思想方式相对的,恰恰是理性思想和科学精神,其正在于遵循逻辑,有举证,有事实依据,有论证和论述的过程。

比如我们谈美国普通家庭收养中国残障儿童,这是中国人绝对不会做的;比我们谈美国民众对正义精神的诉求,这是中国人所不如的;我们谈美国民众对文化、思想和艺术的态度和关注,这也是中国人所不具备的……..总之,如果和他们说美国,他们就说那正是因为美国人富裕、有钱,所以他们才拥有高于中国社会的精神和道德追求。而我说两百多年前,美国富裕吗?那里人只不过是一群被流放的罪犯,并且过着被殖民的生活。那时,请问他们有钱吗?富裕吗?那他们为什么具有这样的精神、意志、信仰、道德、思想呢?而最终他们为什么又变得现今这样富裕呢?对于我这样的提问,中国人普遍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知,也不敢于承认自己不知道原因,更没有想探求究竟的欲望,而只是极为简单粗暴的说,国情不同,不能拿中国和美国去比较。这暴露出来的已经是一种严重的道德缺陷了,就是缺乏真诚和勇气。也就是说,这不仅仅只是无知的问题,而是无耻的问题。

无论是“万恶穷为首”还是“万恶淫为首”,不但充满了无知野蛮的专制意识,同时也是充满了无耻而狡诈的机会主义思想。他们因为信仰的缺失、道德和文化的虚伪,缺乏求真的意志和智慧,所以他们只需要在“集体认同”的条件下寻找任何一个借口,以似是而非的理由来掩盖自己的无知和无耻——为自己的堕落找借口,为自己的罪恶进行狡辩,自欺欺人,愚人愚己。

无知之所以无知,正在于人不知道自己无知;无耻之所以无耻,也正在于人不知道自己无耻。无知是知识逻辑的缺陷,是属于愚昧的范畴,而无耻是道德的缺陷,是属于愚蠢的范畴。无知和无耻,愚昧和愚蠢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人对于自我和客观世界没有明确的认知,或说缺乏认知的能力,这种能力恰恰是智慧和意志的,是直接来自于精神信仰的。无知是可以靠启蒙来解决的,而无耻则是不可以启蒙的,朋霍费尔说愚蠢只能靠救赎,然而,中国社会拿什么来救赎如此庞大的愚蠢群体呢?!所以,中国社会现在很多人在说谈启蒙的问题,邓晓芒先生还提出第三次启蒙的概念,其实这个说法在我看来也正是无知的。因为想启蒙别人的人并不存在道德问题,恰恰他们具有正义精神,有对公义的追求,然而他们的无知恰恰没有看懂中国人普遍的无耻,以及没有厘清中国人无知和无耻的根源。由此,我们看看欧洲文艺复兴的启蒙,那是在有信仰、有宗教、有道德、有法制、有勇气…….的条件下去谈启蒙的。这一点也正如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指出的“道德主体”,中国首先是“道德主体”的缺乏,所以、从根本上来说中国现实社会不可能具备正义的实质的。在这样的环境里谈启蒙,不是无知又是什么?陈丹青先生说中国社会灾难是反复革命的报应,现在邓晓芒先生说的第三次启蒙不也是反复启蒙吗?那是否也会有相应的报应呢?!这里顺便说一下革命的意义,革命并不等同于杀人、暴力或者是推翻某个政权,而是一种精神信仰和思想的转变而带动的社会体制的变革。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看英国十五世纪的君主立宪制,有杀人吗?有推翻皇室吗?但人家是人类第一个步入民主的国度。所以,革命并非只是一个求变的意念,或者是一个求变的意图,而是一个整体和系统的改变,从精神信仰、文化思想、人格体制的彻底变化。中国的辛亥革命,严格说只是形式主义的革命概念,是类革命性质的东西,而本质上还是起义和造反。中国社会从来没有过真正的革命,像陈丹青先生说反复革命,那是对革命概念的无知,正如邓晓芒先生说启蒙是对启蒙条件的无知。关于革命概念和意义的问题,我会在其他的文章里去讲。

在网上看到很多的学者,比如秦晖先生说《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还有一些人说民主与文化、信仰、道德无关云云,我同样认为这是一种无知和浅薄。因为这样的结论和观点是经不起逻辑追溯的,比如:民主的核心是什么?权力制约只是一种手段方法,而其思想观念的核心是自由和平等,那自由和平等的意义是什么?来源哪种文化?个人意志与独立思想、科学精神是在什么文化之下发展起来的?为什么我们现有的一切具有文明意义的根源都来自于别人的创造?人家的民主而不是向中国或亚洲人学来的?这些问题都是有着紧密的关联性和系统性的,这些人都视而不见,或者给不出准确和令人信服的答案,就抬出台日韩来说事。我已经在好多篇文章谈过台日韩的民主,他们都是被动的民主,或被称作“刺刀下的民主”,原因就在于他们或被动、或主动的接纳了那种精神信仰和文化思想,在现实里而且几乎都是被强迫走向民主之路的。具体的说,亚洲的民主,特别是日韩台都是在美国的帮助和督促下才走向民主的。这一点并不是十分深奥,比如日本是亚洲相对较早觉醒的,并且提出《脱亚入欧论》,但最终也没能完全依靠自己走向民主,而是在二战后在美国的强迫下才得以完善民主的。这很难理解吗?但是很多学者依然顽固的认为传统文化是好的,把中国问题归结为只是一个体制问题,并且还要谈启蒙,还抱着改变社会的理想,道德上没有问题,但思想上和逻辑上存在着巨大的问题。同时,他们也仅有的只是一个意图或者是意念,并没有系统的哲学思想,没有完整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指导他们形成具体的方案和方法,所以在我看来也是极其盲目的。

就此,我只想说,中国社会不仅仅只是无知的愚昧问题,更为严峻和棘手的是无耻的愚蠢问题。正是由于无耻愚蠢所以不会被启蒙,也正是因为不能被启蒙所以才无知愚昧,也正是因为无知又无耻,愚昧又愚蠢,所以中国社会的灾难才会周而复始,轮回于几千的强权王道的漩涡。

在清朝末年,那个时候的人们至少还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中国社会是整体落后的,所以还有进步的可能。而目前的中国,主流话语充斥的是崛起、复兴和盛世,世界第二……很多人还以为中国已经步入了发达的现代文明,是人类现代文明的参与者与创造者,并且因此骄傲和自豪。一些人呢,认为中国人虽然在精神上极其贫乏,但他们认为中国正在变得富裕,未来的精神改观是可期的。大部分人甚至认为精神并不重要,信仰与道德毫无意义,艺术只是有钱人的游戏……整个社会并不能深入中国的历史、文化、精神信仰的层面,把中国与之西方整体的比较,陷入目前盲目无知与无耻的一种状态里,才有了这样愚昧和愚蠢的现实。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敢大胆预言,并推断中国社会以及华人不远的未来,将迎来史无前例的灾难。

2016年11月3日星期四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43197/article-265342.html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