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huzhai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方壶一倾茶半杯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园中园
主人:fanghuzhai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短篇小说] 马大虎的罗曼史(三)
马大虎的罗曼史(三)


马大虎每次回国休假,都要翻翻家里的老照片。 其实这些老照片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大部分是母亲年轻的时候跟朋友们和同事们的合照,而且小的可怜,竟然有一寸黑白集体照。父亲那边的照片很少。他们家就是这样。虽然母亲和父亲没有高下尊贵之分,可是家里边的事似乎总是和母亲有关的地方多。小时候在外地上学,跟着外祖母和舅舅。家里的来信大部分是母亲所写。父亲只为了大事才写信。父亲的信他很爱看,因为书法好。母亲的字说不出来是什么体,大概只能用母亲的名字命名了。就连亲戚也是一样。且不说他是跟着外祖母长大的,就连他住的城市很有几个父亲家族的亲戚,也是他工作以后才知道的。而母亲这边,主要是跟外祖母有关的亲戚,他从小就知道。后来,他又知道了更多的母亲的亲戚,虽然是非直系的,却也有因为是住在他上大学的城市附近的, 而常常去造访。那位教授亲戚后来修了一本家谱,给了母亲若干册。读了这家谱以后,他对母亲一方的亲戚的事情知道得更多,虽然其实她母亲在那个大家族里只是一个很边缘的人物。

这天闲着没事,在网上跟千里之外的美女网友聊天累了。他又从家里装杂物的一个老衣柜里拿出来那个非常陈旧的包包。这里边就是他家的一些老照片,黑白为主。他拿了这些照片,拿了老爸的放大镜,在台灯底下一张张地看,然后把照片按照家庭和朋友两大类分开,放到不同的口袋里。放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一个口袋里,还有一张照片,是个彩照,拿出来一看,是很多年以前,在外地的叔叔来出差的时候,跟家里人的一张合照。前两年他也曾翻出来过这张照片,还用父亲的扫瞄仪扫瞄了,因为他需要一张家庭照片,给自己编的一本教材做插图。

几年前,他把自己的旧照片带到美国来整理的时候,发现了他曾经的女朋友的几张照片。也不是她个人的,而是两个人的合照,都是135黑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另外还有一张彩照,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他们两个上街的时候路过一家照相馆,心血来潮就那么照了。他们说那是订婚照。女方身上披的所谓婚纱,和头上戴的所谓头饰,都是照相馆的道具。他们站在同样是道具的豪宅楼梯布景前面,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好像他们自己都是任人摆布的道具一样。看着这张照片,马大虎想起来他们还有过一些彩照,可是什么样的实在想不起来了。虽然时过境迁,见到前女友的照片已经不能激起任何感情上的涟漪,他还是希望当初分手的时候,他没有把他们曾经照过的这些不多的彩照还给她。他不愿意想这些彩照后来怎么样了,不过是凶多吉少罢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能有几张生活照,帮助他回忆前女友是什么样的。不管怎么说,毕竟是轰轰烈烈地有过一个女朋友。那些135黑白,连放大镜都看不清楚。即便是用扫瞄仪也放大不了哪儿去。再大了就成马赛克了。

马大虎拿着那张全家福,手指无意中触到了背面一个突出的部分,着实让他吃了一惊:这个照片竟然藏着一个猫腻。本来照片里,加上妹妹的小孩,一共9个人,而现在则只有8个人。最右边的一个人被剪掉了,余下的照片的蓝色的幕布,天衣无缝地跟照片的主体粘贴到一起,就象一张完整的照片。那个被剪下的人并没有消失,而是像Excel里的 column一样藏在了后面。更有甚者,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马大虎的前女友!

他这才想起来多少年以前,他翻照片翻出来这张的时候,母亲看到这个"PS"过的照片说:"命不该有的,留着照片也没用,我们就剪了。"他虽然觉得这样做没有什么必要,但是对于家里的决定,他从来是很少抗议的,何况这就是一个照片而已。然而他那年扫瞄这张照片的时候,竟忘了这是把前女友"开除家籍"的照片了。现在他想想教材里的那个全家福插图,背后还藏着一个,不禁觉得有点滑稽。

看到这张照片,马大虎心中暗喜。现在他有两张前女友的彩色照片了。虽然这张照片上的她跟订婚照上的她是同一年的,可是表情略有不同。全家幅的这张,前女友的表情有点茫然,仿佛觉得尚未过门就被拉进全家福照片,有点莫名奇妙。而订婚照那张,前女友则比较自然。慢慢地,这些照片的历史背景,渐渐浮上水面。马大虎不免浮想联翩了一番。

看到前女友的形象完好无损地躲在背后,马大虎决定把照片带回美国,进行修复。他虽然没有研究过PS技术,但是 画过几张电脑画,知道可以不用吹灰之力, 把这张照片复原。当初怎么剪接得天衣无缝,他一样可以恢复得无缝天衣。

回到美国以后,马大虎忙完了旅行后的善后事务,便着手收拾金瓯。他本来想的是把前女友的照片剥离下来,与大照片分别扫瞄,然后进行数字化拼接。这样做的难题是扫瞄的照片过大,电脑屏幕显示不下,必须按比例缩小,而且要保证两张照片缩小的比例一样。正想着,马大虎一拍脑门:我怎么这么笨,先进行手工拼接再扫瞄不就完了?技术有时候是会让人发昏的。就好比现在学校上课,都崇尚技术手段。就连动动嘴皮子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问题,也非要花时间制作花里胡哨的互动课件。

马大虎于是开始剥离前女友那部分,把她从后台请到前台来。本以为应该很顺利,没想到胶水挺牢固,等揭下来了,女友的一只胳膊连同附近的衣服都撕没了,成了个断臂维纳斯。

断臂维纳斯也有残缺美,不过马大虎是个完美主义者。于是他动用画图软件,对残缺的照片施行移植手术,不仅补全了衣服,那只断臂也"完臂归赵"了。

补好以后,马大虎到文具店印了一张。第二天上班,他把残破的和修复的放在桌上欣赏时,被一个同事看到。情急之中,马大虎对同事说:给你看看咱们修复照片的 手艺。哇,同事叫道,真是好好的看不出来耶!怎么弄的?马大虎一被夸,就得意了,便把使用什么程序,如何剪贴,如何反转,如何断臂再植,按照美国政府外语口语考试OPI (Oral Proficiency Interview)的“指示”一项的规定程序一步一步地讲了一遍。讲得同 事连连赞叹。同事一赞叹,马大虎便得意忘形,不禁脱口而出:实话告诉你吧,这是当年俺老家的女朋友!同事知道马大虎都快过完知天命之年了,仍然孑然一身, 便惊诧道: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没结婚?马大虎这时才觉得情势严峻,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同事走的时候做个鬼脸说:没结婚的女朋友还补起来,后悔了吧?

马大虎看着同事愣了几秒,然后说:人家整理档案呢。

下班后,天很快黑了。马大虎为了把晚饭吃掉,晚走了一会儿。整个教学楼空无一人。.外边是滴滴答答的雨声,让马大虎联想到一个撒尿不再利索的老人。冬天的阴冷 开始令人感觉到了。办公室的暖气下班后就停止了供暖。马大虎感到无穷的百无聊赖。 他拨开百叶窗帘向外望去,学校教堂前的圣诞树, 在马大虎眼里如同冬天打着赤膊的孩子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因为那树乃是一棵天然的树,只挂了几条彩灯,完全没有家庭里的圣诞树那么衣着华丽。

马大虎看看电脑,华夏天地里也没有令人兴奋的帖子。几个人围绕着人类的祖先来自非洲的话题争吵不休。在圣诞节提出这个命题,纯粹是跟上帝过不去嘛,马大虎想。 圣诞节,对了, 圣诞节到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马大虎就为没有地方去而发愁。虽然马大虎不像苏贝那样非得找个监狱过冬,可是他的家可能还没有监狱热闹呢。

当然他可以到同事家蹭一顿饭。他可以在开饭时间前十五分钟假装从同事家门口路过,然后敲开门惊奇地说:你家院子的草好长耶!我给你拔拔吧。同事一定说,拔草的事,哪能让您这大教授干呢?来来来,吃饭吃饭!

不过马大虎不想去同事家。人家都是成双成对儿的。他去了岂不是当电灯泡? 虽然说他的头发都白了,可是还没秃,所以当灯泡还不够资格。

或许他可以发起一个自带饭聚餐?这样他自己不用做饭就可以饱餐一顿了。 他只要到购士国买一只烤鸡就万事大吉了。但是马大虎闭上眼睛想想自己位于滨海市下只角的那点弹丸之地,那些东拼西凑的家具,那个毫无美学特征的汤姆叔的小 屋,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 嗨,我那房子,连一个媳妇娶进来都嫌没地方放,更不要说请一大堆同事了。大冬天的总不能让人家在院子里呆着吧。

马大虎吃完了饭,推车离开办公室,想了想不知道去哪里好,便因循守旧地来到了学院的图书馆,坐在了他平常总是坐的那个电脑前。 打开电邮信箱,马大虎眼睛一亮:一条N年前他注册的社交网站给他来了第一个通知:有人给你发玫瑰了。马大虎苦笑:早不来晚不来,偏等我成了老头子了才来。不过 他还是很想看看来者是何方神圣,因为这或许是圣诞节期间他唯一的社交活动了。

那是名叫华夏月老的网站。他记得这是十多年前他刚来美国,踌躇满志,想在这里扎下来的时候注册的。那时候,他觉得美国简直就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世界。他要在 这里娶妻生子(虽然他已经年过不惑)把马大虎家的一脉单传播种在美利坚的大地上。偏偏命运不作美。这么多年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对他有兴趣,直到现在。而 现在,马大虎的心气早就不是刚来美国的时候那个样子了。习大大领导下的祖国,现在已经是财大气粗。那些揪出来的老虎, 家家藏现上亿。那草民家里, 差不离的也得有百万吧。不断涌现的官员不雅照, 说明猎艳的机会大大大于美国。广大人民群众则意气风发。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一个个把自己打扮得小姑娘似的,那叫一个疯狂,透着力比多过剩的样子。这样的 祖国, 对马大虎充满着感召力和诱惑力。马大虎哪里还有心情在美国成家呀?这不,最近回国,他跑了一趟原单位,问能否把档案从人才转回来。单位人事处的年轻处长倒是挺 客气的,但是人家说,爱莫能助,你方教授明年就退休了,学校不能再接纳你,更不能为你的退休承担任何责任。这一下,马大虎又灰了心,回来查了一下美国社保网 站,发现他70岁退休的话,可以每月拿两千美元。跟国内60退休的人每月拿四、五千相比,是可怜了一些,但总比没有好。或许还是得考虑在美国安家的问题。

眼前的这个玫瑰,好比是汪洋大海里漂来的一块木头,至少给马大虎带来在美国生存下去的希望。马大虎点击了链接。 坏了, 还得输入用户名和密码。十年前的注册,谁还记得? 他掏出已经用了十多年的地址本,一页页翻过去,就是没有看到一个叫月老的网站。他看到了很多久已不用的帐户,每个都有不同的用户名和密码,让他自己也对设 计这些的思路理不出个头绪。有人说应该用统一的用户名和密码注册任何帐户,但是马大虎想如果丢了一个,那就是打开了所有帐户的大门,所以他从来都是不同帐户 用不同密码。

马大虎于是点击了“忘记密码”。网页打开说请输入用户名或者注册电邮。用户名是不行了。马大虎把现有的电邮都输入了一遍,一个都不是,一直到最后,他输入了在 北美大学念书时的学校电邮,网页变了,说,给你改密码的信已经发到你的信箱。马大虎想,娘西屁的,那个信箱早就作废了。不过这倒是给了他一个启示,他是在北 美大学念书的时候注册的这个帐户。加上这个帐户并非涉及财产,他一定是用了一个很容易记的名字。他回想了半天,想起来那个时候,中国同学里有个魔鬼身材性 感女郎,如此性感以至于一个理科男生说都不敢跟她来往,怕犯错误。马大虎虽然也没跟那个女同学有来往,但是暗地里也不是没想过有跟人家交朋友的可能。那个女 孩有个拉丁名字,跟德州一个被人杀死了的拉丁歌星一样。那个歌星叫什么来着?马大虎打开古歌,打入“the Texan singer that was a Mexican American that was killed by her maid”, 结果出来了: Selena. 看到这个名字,马大虎马上记起了密码,因为他在德州一个大学呆过,用的是那个大学的标志名称。马大虎把用户名和密码打进去,bingo!

发来玫瑰的女士用户名叫瘦西狐,让人联想到聊斋,倒是挺有点诱惑力的。但是她是个免费会员。马大虎也只能回送一个玫瑰,或者发个信,但是免费会员是读不了信 的。所以,没法联系。马大虎很丧气。他只能打开对方的资料,过过眼瘾,看看人家的照片,读读人家的自我介绍。其介绍云:“小女瘦西狐,生也不幸,娘舅两逝, 父留无妻。想借助网络觅得愿意入赘之如意郎君,共侍老父。”马大虎想,哪里有这样征婚的? 且不说男人一般都小看入赘,入赘了以后还得受制于老丈人,那人家岂不成了范进?罢了罢了,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马大虎想关掉这个网站,到华夏天地去参加人类非洲起源的讨论。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个女人的征婚广告有违常理,难道其中藏有玄机?他见过别的社交网站,不乏有一些女士,用密语把自己的联系方式透露出来,逃过网管眼睛。难道这个女人也属于这一类?

他又把女人的资料看了一遍,恍然大悟,不禁拍案叫绝:此女聪明也,可援为知己!

马大虎写下了几种组合,立即给对方发去了一封电邮:"谢谢你的玫瑰。也谢谢我在总参三部工作过的经历,得以使我能够与你发生共鸣。鹊桥已建,望鱼雁频书,增进了解。"

点击发出后,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组合未见打回,马大虎知道这电邮是发过去了,心中好不得意。然而得意者,并非是因为他可以因此结交一位女士,而是他能看出对 方资料玄机。马大虎自忖在网上征婚的人,能够破解暗语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同时马大虎又想,要是我是征婚网的网管,那岂不是谁都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但是毕竟 这类人是少数,网站赚的是大多数老实人的钱,放过这些少数抠门的人也算是积德行善。

图书馆关门的时间很快到了。 马大虎并没有等到对方回信。出了图书馆,雨还在下。马大虎的心情这时候好了一点,因为刚才在网上看新闻, 奥巴马宣布和古巴恢复外交关系。 马大虎想, 他可以注册一个古巴交友网。 如果能找到一个古巴女人, 他就移民到古巴去,因为那里的医疗免费的。住房大概也是分配的。他可以留着美国的房子,跟老婆来回住住。他那美国的不多的退休金,在古巴还是能撑一段时间 的。他以前注册过墨西哥交友网, 但是墨西哥女人大都是圆不嘟噜的。她们又爱吃猪油。撇开健康因素不说,抱也难抱。

马大虎不想等二十分钟以后出校门的公交了。 他把自行车立起来从自动转门挤了出去。那里一条近乎40度的下山道,通向市中心公交站。下山的时候,他的从中国买的闸皮摩擦着钢圈发出尖锐的啸叫。马大虎暗 地祷告,千万别让闸皮飞了。有一次下坡的时候,中国闸皮突然脱落,幸亏那坡还不太陡。马大虎紧捏后闸,同时拐进一条旁路滑行了一段才停住。

在公交站,几个流浪人胡乱裹着被子毯子躺在长椅上。马大虎看了不觉心酸,想要是自己变成这样,恐怕还没有他们有毅力坚持这样活着呢。想想吧,坐飞机火车还嫌 乏味,更不要说坐在凳子上什么事都干不了日复一日地消耗生命还要忍受路人的眼光。想到这里,马大虎真是感激上苍没有让他在美国混到这步田地。真要是混到这种 地步,连回国的可能都没有了,没脸见人哪。现在虽说是比上不足,好歹还顶着个副教授的虚名,还干着老本行,知足吧。


(小说情节人物纯属虚构)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