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吴菊生:义和团、红卫兵和华人川粉
义和团、红卫兵和华人川粉

吴菊生

此轮美国大选,精彩纷呈,就中国视角而言,当以大批华人深度介入最为亮眼。众多的来自大陆的华人第一代移民,以前所未见的勇气和热情,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堪称美国大选的一道别具风情的靓丽景象。其间,令人诧异,大跌眼镜之处颇多,不胜枚举。华人川粉的疯狂表现已经让很多人联想到百年前的义和团,以及五十年前的红卫兵。他们到处串联,各种名目的“战斗队”如雨后春笋(美国各州都有此类组织),如潮涌来的传单乃至谣言,不绝于途(包括动不动搞个“十六条”跟文革一样)。也许,中国人“政治癫狂症”五十年一发作的时间周期又到了。不巧的是,这回选择了美国大选做为战场。我在网上看到一位朋友发了这样的帖子:

“今年是文革50年。在这次美国大选下的华人社区里,我隐约看到了文革的影子。我们有个人 崇拜:In Trump We Trust!不管他有什么样的人格,不管他做过什么,不管他说过什么,我们义无反顾,他是真理,他是道路。我们有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Clinton, Bush家族为代表的民主,共和两党的上层精英后台和Obama当局。他们正在把美国引到邪路上去。我们有反动文人:几乎所有的大牌正规媒体都是。他们竟然一面倒地不支持Trump.我们有红卫兵:华人社区里的川粉和他们的同盟军。这里“川粉”是他们骄傲的自称,有公开发布的“川粉动员令号”系列为证。我们有红袖章:红字白底的 “Chinese-Americans  for Trump” T-Shirt;我们有串连夺权:我们呼啸而来,占领了一个又一个微信群。我们满腔热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们有自己的宣传平台:微信就是我们的战场。我们有自己的草根理论家。我们的文章气势磅礴,耸人听闻,造谣传谣,只及几点,不顾其余。为达到我们伟大的目的,我们可以不择手段。我们有大标语:高速公路旁有我们的广告牌。天上时时飘过我们的誓言:Chinese Americans for Trump。我都有点糊涂了:我们是在文革时的中国,还是在二十一世纪的美国?我们是十几岁的懵懂少年,还是学有所成,有点资产,有点社会地位的青年,中年,老年?我希望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影子,一个即将消失的幻影。”

我不知道上述文字何人所写,但相信所有身历其境的华人朋友都知道,这种描写是真实可信的。我曾在一个美国微信群看到一幅图片,在一次川普本人出席的竞选造势大会上,一个华人女川粉站在川普身边,右手高举,打出标准的希特勒德国法西斯手势。在一个集体主义社会的土壤上,只要气候合适,很容易生长出这类“恶之花”—极端政治狂徒!这类华人几乎全部来自并且生长于中国大陆。在此我不打算细究华人川粉产生的具体原因(我的《为什么华人精英右翼多》一文已有论述),单单就这种极度夸张的表演,就已经让世人不免心生忧虑:难道中国人真的不适合搞民主?

川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通过左中右各类媒体的实况报道和无情“挖掘”,世人皆已知晓。他的名言之一:“我就是在纽约第五大道朝人群开枪,他们也会支持我”(可见此人之极端和狂悖)。当然,川普的这些话主要是对他的“白人支持者”说的。美国社会确实有一大批“怒气冲天”的白人中下层失意者,在二十世纪以来上演的全球化大潮中“失”去了很多。此中虽有资本的因素,但也不能排除其自身的不求上进。他们中有的人真的很“蠢”,受教育不够,大多高中以下,智商也确实够低,分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唯一能煽动他们的就是那些夸张的种族主义言论和情绪,这在美国历史上屡见不鲜。当年的“排华法案”就是如此来的,其后的三K党也是这种思路,川普不过是再次祭出这面旗帜。斯事而已,岂有他哉!

可笑的是华人川粉大多受过良好教育,再不济的也是一个大学本科,硕士博士多如牛毛,且不乏博导教授之类。一个显而易见的“种族主义者”竟然博得如此掌声,令人叹为观止!政治智商低的真是没商量。看到一个数据可以说明问题:亚裔中川普支持者16%,但华人高学历川普支持者竟高达70%。这些华人川粉中不乏曾经的普(京)粉,在尊崇服膺强权强人这一点上两者是相通的。更有甚者,还有一些好事的华裔学人,给川普“戴”上了一顶“保守主义”的高帽,以便名正言顺、气壮如牛地支持其人。这种实用主义真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良知”都没有了,谈主义还有用吗?华人啊华人,哪天你们不再把那些“主义”真当一回事,你们才能真正获得自由!需要强调说明的是,在整个亚裔族群包括华裔族群里,川普支持者是少数,全力支持他的华人第一代移民也大都属于在其母国受过完整洗脑教育的那一部分所谓“精英”。众多的来自全球各地的华人移民是反对川普这样的“种族主义者”的。中国“精英”跟世界主流精英的巨大差异说明了哪些问题?这种差异跟“喝狼奶长大”有什么关联?这些都只能留待以后去解答了。

一百年前的义和团(包括红灯照—华人极端女川粉一如其先辈)最终没有得到好的下场,虽然他们“紧跟”西太后不动摇;五十年前的男女红卫兵同样没有好果子,虽然他们“紧跟”伟大领袖不眨眼;可以预料,今天美国大地上的华人川粉对川普大人的“忠心不二”也绝不会有令他们满意的结局(美国是现代文明社会,性命自然可保无虞),无论川普能否梦圆。

寄希望于华人移民第二代!

2016年10月30日写于上海;首发于《澳洲新快报》2016.11.5/6周末版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