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黄亚生: 美国很多问题用三个字可以说清楚:共和党
http://hx.cnd.org/2016/11/07/%E9 ... %E5%92%8C%E5%85%9A/

1 评论

美国很多问题用三个字可以说清楚:共和党

黄亚生

我现在从中国的川粉听到的对希拉里和民主党比较有实质性的批判就是两条:一个是所谓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 一个是所谓“同/异性如厕”的问题。 我先对这两个问题作三个简单的评价,然后我再讨论共和党。(还有一个批判是关于希拉里的人格,即“电子邮件门,”“班加西事件,”等等。 FBI昨天已经宣布了最新结论,没有任何希拉里触犯法律的证据。另外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对所谓“班加西事件”的调查也没有查出任何希拉里的责任。所谓克林顿基金会的指控更是扑风捉影,主要的指控来源是一本共和党积极分子写的书。)

三个简单的观点:

第一,这两个问题是非常复杂的法律的问题, 是美国很多年面对的很具有挑战的难题(特别是平权法案)。确实两党对这两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仅仅是白宫异主是不会马上能改变局面的。 美国法律制度是普通法,就是现在的法庭的判决要受前面的判决的影响和制约,不是总统下一个行政命令就可以解决的。这就是为什么平权法案在共和党执政期间也在执行。

第二,我个人理解,同情甚至同意很多华人在这两个问题上对民主党的批评。但我认为华人要求民主党在这两个问题上调整政策并不是没有可能的。要知道在民主国家里投票仅仅是一个影响政策的渠道,而且对华人来讲,投票是一个最无效的渠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人少。政治献金,游说都是影响政策的渠道。但是我们有多少华人在政治上献金,有多少为政治事业捐款?有多少华人愿意组织游说?我估计很少。投票很重要,它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义务,但是投票是政治的一个环节。即使是民主党当选了,你也可以通过游说和政治捐款去影响他们。

第三,也是这篇文章的重点, 这次选举的意义远远超过了这两个问题。选举希拉里还是特朗普,我们应该全盘考虑候选人的素质和能力和他们的整体政策主张和政治纲领,而不应该只看这两个问题。你不可能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的候选人,你应该综合评估这两个人和这两个党。我自己也不同意民主党所有的主张,但是我更不同意共和党大多数的主张。我在这篇文章里会给你提供一些我认为我们投票时应该考虑最大的因素,即两党的政策业绩。

今年的大选是在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和一个狂人之间的选择。在我看来这个选择应该是一清二楚的:我不会去选一个狂人当总统。如果是反过来,民主党的候选人也是特朗普这么个人,这么个性格,我会义无反顾地去投共和党的票,即使我不同意共和党的很多主张。这有点像投资,如果一家公司有好技术,好产品但是管理层是帮疯子,我想你是不敢投的。就是候选人的基本素质是一个必要条件虽然不是一个足够条件。可能葛优会讲,“做总统,一个人的素质不是万能,但没有素质是万万不能。”

特朗普的自制能力基本上和一个五岁的小孩差不多。那我请问,你会把你们家的车,你们家的煤气,你们家的电,你们家的钥匙交给一个五岁的孩子去管吗?如果你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你为什么把一个国家交给一个行为和思维方式上和一个五岁孩子差不多的特朗普去管呢?而且这个国家是有核武器的,另外中国,朝鲜和俄罗斯也是有核武器的。你想象一下有特朗普掌控核武器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不能也不敢去想像。这就是为什么上百名前外交官和负责国家安全事物的官员――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都有――联名反对特朗普。可以肯定地说,在原子弹的蘑菇云里面,平权法案选谁上学,谁和谁去如厕都不是很重要了。“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我现在来讨论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业绩。我提供一些事实和数据来说明这个观点:在过去二十年民主党的业绩远远比共和党优秀,民主党执政的州的业绩远远比共和党执政的州优秀,民主党的政治家更加理性,智慧,更加具有科学精神。你了解这些事实后你就明白为什么共和党总是在进行人身攻击(比如造谣说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的),总是抓着民主党的小辫子不放(比如克林顿和莫尼卡,希拉里的班加西等等)。因为共和党在业绩和政策表现是无法和民主党竞争的。It is not even close.

我投希拉里第一是投一个正常人,第二是投一个更加理智和理性的政党,第三是投一个业绩更优秀的政党。 

共和党过去20年的历史是一部“狂人日记”

今天的共和党里面有相当的一拨人是反科学的,不承认全球变暖,不承认进化论。他们的持有中世纪的价值观念和僵硬的意识形态。

首先要说,特朗普不是共和党第一个狂人,也不是唯一一个,只不过特朗普达到了最高水平。这是GQ杂志评出的20个美国政治狂人,17个是共和党的。

dx1

2008年时,Sarah Palin被提名为共和党副总统竞选人.当年记者问她:“你如果做副总统的话,你对俄国的外交政策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我们这位副总统候选人说我家就在阿拉斯加,从那儿可以看到俄国。这就是她认为是她外交政策方面的知识。(照这个逻辑,我们这些人天天能看到美国,是不是我们也合格做美国副总统候选人?)当一名记者问她平常看什么报纸,她说不出任何报纸的名字。这就共和党选的副总统候选人,也就是说当总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总统就是她了。

dx17

这位是一位共和党前众议员,Michelle Bachman。 她提出了一个新奇的主张来控制墨西哥的非法移民, 应该在美国宣布墨西哥的饭是非法的,这样墨西哥人就不会跑到美国来。不知道她为什么认为墨西哥人跑到美国是为了吃墨西哥饭。墨西哥那边的墨西哥饭不是更好吃吗?

dx2

这个人是德克萨斯的共和党众议员,叫Louie Gohmert。我建议大家在Youtube上看看跟他有关的视频。他是最让人逗乐的,被公认是美国最愚蠢的政治家。他是这样理解政教分离的原则的:国家不能干预教会, 但是教会可以干预国家。

dx18

这位是一个共和党的参议员,他反对全球变暖,有一天从外面拿了一个雪球进来,然后说怎么能说全球变暖了这不是还有雪球吗?我的记忆里共和党任命这位参议员为参议院负责科技拨款委员会的主任。就是说美国的科技研究的生杀大权是掌握在这么个人手里的。(他是委员会主任因为共和党控制了美国的两院。)

dx8

众所周知,特朗普竞选树下了很多敌人,比如妇女和少数民族。但对好多共和党政治家来说,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敌人—英语。特朗普的英文水平被认为是相当于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比他一年级的成熟度先进几年)。

这个是小布什,他说,“More and more of our imports come from overseas.”

dx3

我很想知道那些不是从海外来的进口产品是从哪里来的?另外他在一次演讲讲教育,大声地呼吁大家考虑下面这个问题——“Is our children learning?”顺便说一下,布什的英文被称为是Bushism。 你在书店里可以买到好几本Bushism的经典语录。

共和党知识方面的欠缺,这个结论不是我做出来的,而是共和党一个州的州长做出来的。 他说,“We must stop being the stupid party. I’m serious. It’s time for a new Republican party that talks like adults.”

dx4

如果一个政党需要被告知它要讲话像大人,那结论只有一个:这个政党的成员都是些小孩子。如果小孩子被法律禁止投票的话,我斗胆建议我们不应该把票投给小孩子。

社会问题:政府福利,枪支暴力

这是一个在微信上广为传播的帖子。有个叫奥尔森的教授说获胜的州数,奥巴马只有19个州,罗姆尼是29个,赢得土地面积奥巴马比罗姆尼要小,人口也少。还说罗姆尼赢得的地区大多是美国纳税公民所拥有的地区,奥巴马的领土主要包括那些居住在低于收入区域,并依靠各种形式政府福利的公民。帖子说奥巴马获胜的州,枪支暴力更严重。

我刚看到这个帖子时很不以为然,因为这个帖子的错误几乎就是小学一年级的水平。但我吃惊看到这个帖子一次一次地被转发,被一些人――而且包括教授一类的人士――作为他们支持共和党的印证。另外一拨人印证这个帖子是一个另外的一个动机,他们是想说民主老是犯错,老是选错人。上次选错了,选了个奥巴马,这次选举不管选谁,也都可以被作为民主老犯错的观点支持。如果选了希拉里,那就是重复了上次的错误。如果选上了特朗普,那你可以说民主选了个疯子。反正怎么着,民主都是错的。

我在下面提供数据就是要全面地,彻底地反驳奥尔森的观点。我们要用数据说话。

我刚看到这个帖子不以为然是因为它的基本常识性的错误。奥尔森说获胜州,奥巴马是19个,罗姆尼是29个州。但美国有50个州,19+29才48个, 还有两个州到哪去了?罗姆尼获得土地面积多于奥巴马我不知道说得对不对,但这个为什么是个问题?如果让土地有投票权,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获胜总人口,奥巴马少,罗姆尼多。但选举取决于投票人,不取决于总人口。因为总人口包括三岁的孩子,一般来讲三岁孩子是不投票的。 举出这些数据是毫无任何意义的。

他说奥巴马的获胜的地方都是吃救济的。真的吗?请看下面这张图。蓝的是倾向于民主党的州,红是倾向于共和党的州,紫色是摇摆州。这是什么数据?当一个州向联邦政府交税,交一块钱的话,能拿回来多少钱来?高比例的在图的上方,很多是红色的,最高的州是North Dakota, 一个红的发紫的州,它是3.5,也就是说它交的一块钱,拿回的是3.5块。下面的州大部分是蓝州和摇摆州。我们麻州每年支持民主党,说老实话,跟我们的经济利益相反。我们是净贡献,他们红州是净获得。从道义上来讲,民主党的州信奉的是无私和利他主义的。我不能说共和党是自私的,但我至少可以说他们有一定的虚伪,天天喊得是反对社会主义福利制度,但又是天天享受着福利制度的待遇。

然后是枪支管理,奥尔森说奥巴马的州,枪支暴力更严重。任何对美国稍微有一点了解的人马上就知道这实在错的离谱了。

这个是美国枪支暴力死亡人数前20个最少的州以及因枪支暴力引起死亡最严重的20个州,蓝的是民主党的的州,红的是共和党的州。(这个表是以2012年总统选举结果划分的。用其它年度的总统选举结果划分不会对结论产生实际影响。)枪支暴力最低的20个州里面17个是民主党的州;枪支暴力最严重的20个州18个是共和党的州。夏威夷是美国第一安全的,我们麻州是第二安全的。

dx5

这个是把美国的红州和蓝州跟欧洲等其他国家比,指标是因枪支死亡的暴力的人数占整个人口的比例。执行比较好的枪支管理是欧洲国家芬兰、法国等等。美国红州的比例是欧洲国家的好几倍,而蓝州比较接近欧洲国家的水平。美国红州的比例和有些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水平差不多。

dx10

我们再来看两党对枪支管理的态度。这个是问卷调查。 研究者问,在枪支管理领域,你是不是担心政府管得太多了,还是担心政府管得太少了?78%的共和党认为在枪支管理方面政府管得太多了, 而73%的民主党认为枪支管理方面政府管得太少了。

dx11

美国的枪支协会(NRA)是阻碍政府对枪支管理最大的势力。你看它支持谁你就知道谁支持枪支管理,谁反对枪支管理了。只有在美国大家好像对疯子对枪支管理有这么大的话语权无动于衷。左面的图是NRA的头,这家报纸说他是世界第一疯人。右边是NRA拿出多少钱反对/支持民主党和共和党。2014年NRA拿出1800百万美元反对民主党。同一年他们拿出1200百万支持共和党。还有比这个更泾渭分明的吗?

顺便提一句,共和党总是批评民主党对恐怖主义不够强硬。特朗普在叙利亚难民带来的恐怖主义风险问题上大作文章。那么因难民引发的恐怖事件的概率是多少?Cato做了一个测算:1:36亿!但这不是问题的终结。你要追问一句,“哪些是特朗普和共和党根本不关心的风险?”是枪支暴力。上文已经提到共和党反对任何加强对枪支的管控措施而且他们主张给与枪支更多的自由。911以来美国本土上死于恐怖袭击的人数是24个(如果把Orlando死亡归结为恐怖袭击的话,你就在加上49个。)但你知道美国每年死于枪支暴力的是多少人?三万人!已经超出了车祸的死亡人数。

保障人生安全是一个政府的起码的责任。在这方面,共和党不应该具有任何资格和话语权。如果你关心你,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人生安全,你就应该投票给民主党。

经济

我多年一直有一个印象,就是共和党比民主党更胜任管经济。之所以有这个印象是因为受了所谓“Kuznets 曲线”影响。Kuznets 曲线说经济发展和社会公平是一个取舍关系,追求经济发展就要牺牲社会公平,追求社会公平就要牺牲经济发展。有一个流行的观点认为共和党是追求效率的而民主党是追求公平的。很多实证研究现在都推翻了Kuznets曲线。美国经济数据也不支持共和党比民主党更胜任管经济这个观点。

数据恰恰相反。美国战后,在民主党任总统期间,GDP增长比共和党任职期间表现好,失业率比共和党的低,最让人吃惊的是我们经常说民主党乱花钱,搞大政府。但数据显示政府赤字在民主党任期是在下降,而在共和党任期是在上升。

这方面研究和数据很多。如果读者感兴趣可以参考下面这两个学术研究,都是纯学术的,不是那个党派御用的研究员。

请看下面这些数据:

dx12

这是失业率。蓝杆是就任时的数字,红杆是离任(或快离任)时的数字。老布什任期间失业率一路上升,然后是克领顿,在他任期间,失业率大幅度下降。接下来是小布什,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他也是把失业率往上调,而且调到他爸离任时的类似水平。 然后是奥巴马把失业率降了下来。(我引用的大部分数据来源于Businessinsider,但各个数据来源给的数据大同小异。我就不一一标明了。)

再给你们看一个失业率的图表。蓝的是民主党执政时的失业率;红的是共和党执政期的失业率。It is not even close.

dx13

这是战后历任美国总统任期时的GDP增长。蓝杆是民主党总统;红杆是共和党总统。

dx13

下面是经济学人引用的数据。 民主党任期,GDP增长为4%左右;共和党任期为2%左右。A big difference!

dx14

下面这个是老百姓个人收入的增长情况。民主党是蓝线,共和党是红线。It is not even close.

dx14

这个是政府赤字。蓝杆时就任时的数字,红杆是离任时的数字。和失业率的数字很像。共和党总统离任时的赤字比他就任时高,而民主党的总统则反之。

dx15

上面这些是流量的经济表现指标。下面给大家看几个存量的指标。民主党的州人均寿命更长,中位家庭收入更高,教育程度更高,更有创新(更多专利)。但也能看到一个可能很多华人不喜欢民主党的原因—富人的税负高。在这个问题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觉得如果多付点税换回来的是多两年的人均寿命(79.7-77.6),值!I think it is a bargain. “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结论

美国民主最大的悲剧就是一个如此劣迹斑斑的共和党一次又一次被选上成执政党,一个明显不称职的特朗普还有一定概率成为下一届总统。这里面有很多的制度因素,我以后会慢慢去研究这个问题。

我希望川粉能在周二以前看到这篇文章。你可以不信我的数据,没关系,那你能不能自己去谷歌一下?你就用完全中性的词, 比如“US GDP performance under Republican presidents or under Democratic presidents.” 英文有句话,“You are entitled to your own opinion but you are not entitled to your own facts.” (“你有权利持有你自己的观点但你没有权利持有你自己的事实。”)事实面前人人平等。

我们的政治行为是受两个因素影响的,一个是我们掌握的信息,一个是我们自己的偏见(定义为“我就是喜欢什么什么,虽然我说不出我为什么喜欢”)。如果你不了解情况,我希望我的文章对你有帮助。如果你了解了我提供的事实和信息以后而且提不出能够推翻这些事实的证据,可是你还坚持投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票,那我就没辙了。但至少我知道上面我提出的影响政治行为的两个因素是哪一个因素在左右你的投票决定。

dx16

【黄亚生是MIT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及政治经济学教授。同时也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和湖南大学名誉教授。他曾任职于哈佛商学院和密歇根大学。】

http://hx.cnd.org/2016/11/07/%E9 ... %E5%92%8C%E5%85%9A/

thesunlover  [评] 2016-11-7 20:53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