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man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Xiaoman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伊甸园丁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园中园 伊甸窗 档案室
主人:Xiaoman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Id“海外逸士”抄袭名翻译家的【虞美人】英译 评论(14)
以下引号内是ID海外帖子的原话, 因为他把自己的东西满世界的撒, 我不告诉他原帖在哪里,自己找去吧。  

“今天古狗到施穎洲先生所譯陳後主虞美人一詞﹐恰好本人也有
譯文﹐故對照分析如下﹕

虞美人 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When will end the spring flower and the autumn moon?
How many bygones known?
East wind came to the small tower again last night;
I can’t look back to the old realm in moonlight.
Carved railings and jade steps must be still there,
Only the red cheeks changed.
If asking one how much sorrow there could be,
Just like a river of spring water flowing east.
这是ID Overseas的译文。


施先生譯文:
  Spring blossoms, autumn moon, till when they’ll last?
  How much were things known of the past?
  East wind my attic swept again last night.
  I couldn’t bear to recall my lost state in moon light!
  Carved balustrades, jade stairs must still be there,
  But rosy cheeks have changed from fair,
  Ask you how much sorrows can there be?
  Just like a river of spring flowing east to sea! ”


评论: 海外的译文与施先生的对比,不能用相形见拙形容,因为他的不是英语。

 读起来,让人感觉他译的时候有一种便秘顽疾在折磨他一样,他英语应该是数学老师教的。 

施穎洲先生的是英语,好译! 译文不愧出自名家之手。


(1) When will end the spring flower and the autumn moon?  ( When will end?  什么意思?)
(2) How many bygones known? (What ...?)
(3)  If asking one how much sorrow there could be, (君是作者自称,Id海看不懂中文)

(4)  海外看到名翻译家Rosy Cheeks Changed 他也来一个 “red cheeks changed.” 抄袭施先生的 “But rosy cheeks have changed from fair ”
这个ID只有抄袭别人的句子较好,自己译的差劲。 主要是中英水平都不是一般的差劲。  



以下来自网络:


注释译文

编辑

   


词句注释

⑴虞美人:原为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名。此调初咏项羽宠姬虞美人死后地下开出一朵鲜花,因以为名。又名“一江春水”“玉壶水”“巫山十二峰”等。双调,五十六字,上下片各四句,皆为两仄韵转两平韵。

⑵了:了结,完结。

⑶故国:指南唐故都金陵(今南京)。

⑷砌:台阶。雕栏玉砌:指远在金陵的南唐故宫。应犹:一作“依然”。

⑸朱颜改:指所怀念的人已衰老。朱颜,红颜,少女的代称,这里指南唐旧日的宫女。

⑹君:作者自称。能:或作“都”“那”“还”“却”。[2-3]

2 评论

原来施先生是著名的翻译家,有那么多名家推荐,难怪刺激了这个Id Overseas:


施穎洲先生的新作《中英對照讀唐詩宋詞》  [复制链接]   



http://www.chiuko.com.tw/book.php?book=detail&bookID=1761

* 余光中、周策縱、黃維樑、夏志清、瘂弦、羅門……等二十餘位海內外名家推薦。
*為英譯詩詞走出一條嶄新道路。

施穎洲先生譯詩多年,由經驗感覺,體驗了英文抑揚四音步譯中文五言詩行,抑揚五音步譯中文七言,最為適合,也恰到好處。本書收有絕句,律詩,例如杜甫五言絕句〈絕句〉,五言律詩〈春望〉及五言長詩〈贈衛八處士〉,均用英文抑揚四音步譯;李白七絕〈山中答問〉,李商隱七律〈無題-相見時難別亦難〉,則採用英文抑揚五音步譯。

譯者以他精湛的博學,鑽研古人心意,終於達到「走進詩的境界,承受詩人的品性與情趣,心心相印,情感交流,把那千金一刻化成永恆」之境地。

[ 本帖最后由 残局 于 2007-2-2 13:33 编辑 ]

来源: http://www.pkucn.com/thread-191960-1-1.html

Xiaoman  [评] 2016-9-2 14:47

ID overseas 吹虚他译了200首,估计也就译了几十年最多50首。他贴来贴去贴懵了, 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才数出200首? 上次
我评了他糟蹋过的“横看成岭侧成峰” 名诗,他偷偷修改后贴出。算是肯认错的表现,这就对了,能力不行,但肯认错,改进,就是有肯改过的意愿,虽然独立翻译再过50年他也不可能做得好。

overseas 在看了我们评论后修改的练习:

http://www.yidian.org/view-thread-23809.html

Xiaoman  [评] 2016-9-2 15:2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