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禁果撷英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廖康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神游最古老的战场——米吉多
神游最古老的战场——米吉多


廖康


断壁节节、白石累累、灰土层层。这座30来米高的圆丘比我想象的小得多,简直难以相信这就是那曾经被围困攻打了七个月的城堡。他们以什么为生?那些著名的战场——特洛伊、巨鹿、阿拉摩,等等——都在雄奇的文字中得到放大,在重要的历史作用中得到放大,在无数艺术作品中得到放大,令游客亲临现场的第一反应是:这么小啊!当然,这座城堡只是米吉多Megiddo战役最后所围之城,大规模战斗是在它前面宽阔的谷地展开的。这里三面环山,东接古波斯,北达欧洲,西边是地中海,南面平原直通非洲大陆。这个从埃及到两河流域的交通枢纽约公元前7000年便开始有人居住,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打过至少五次重大战役。而且,人类有文字记载的第一场大战就是在这里展开的。

朔风呼啸,微冷,令人振奋。据埃及人的详细记载,公元前15世纪这场大战就是在这样一个料峭的初春清晨开打的。年轻的埃及法老图特摩斯Thutmose三世虽然是第一次统兵上阵,但在战场上,一分勇敢抵得上十分经验。埃及军队虽然20来年没打过大仗了,但统帅的英勇鼓舞了士气。他率中军进攻,两翼包抄。对手是卡叠什Kadesh国王率领的迦南诸国联军,他估计埃及大军会选择三条路中较宽阔的两条进军。一条在北边,一条在东南边。他把步兵的主力分别部署在那两边防御,把战车的主力部署在中间。中间西南一路最短,但很窄、很难走,很容易遭到伏击,全军覆没。他量敌军不敢冒险,几乎没有部署守军。然而,血气方刚的统帅图特摩斯没有采纳众将领的意见和劝说,偏偏选择了仅能单行行进、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切断的险路。其实,他并不完全是冒险。一方面,他对将领们说有天神保佑大军,安定了军心。另一方面,他派侦察兵探听敌情,并令轻骑兵神箭手先行,消灭了对方的侦察兵和少数守军,使大军毫无损伤,出其不意来到联军面前。

图特摩斯统帅的埃及大军由步兵和战车组成,有近一万两千人马。卡叠什国王的联军共有一万人马。兵力虽少些,但以逸待劳,原本不相上下。但他的错误估计和错误部署使联军吃了大亏:在机动性较差的古代,分兵两路,首尾难以相顾,简直是自取灭亡。他失去了堵截敌军走出路口的机会,失去了对敌军在平原上布阵之前实施最有效打击的机会。他指挥联军急匆匆掉头向中间集结回防,还未能形成阵势,图特摩斯就驾战车身先士卒,杀向联军。尽管埃及人的记载可能有所夸张,但是图特摩斯在战场上的表现肯定非常杰出,令万人注目。他身著天蓝色战袍,战车镶金挂银,在阳光下闪烁奔驰,犹如战神从天而降,像一镖火焰插入敌军。他身后的埃及大军枪林剑海、旌旗蔽日、喊杀震天,奋勇冲向联军,如同熊熊燃烧的大火,迫使联军像波浪般分开,像潮水般后退。

联军将士被弓箭射倒,被标枪刺倒,被马蹄踏倒,被青铜剑砍倒,被埃及大军的气势压倒。联军恐慌了。他们的联盟本来就松散,匆忙中还没有准备好应战,大难临头只顾各自逃命。将士们丢枪弃剑,四下溃逃,驾车的只恨马头掉转得慢,步兵们只恨少生了两条腿。为了快跑,头盔扔掉了,甲胄扔掉了,许多战车来不及掉头,也扔掉了。主战场离米吉多城堡约一英里远。跑得快的,不一会儿就到了城下,在极度慌乱中,一进城,就把城门关闭了。守城的将士不敢再开门,只是把打了结的绳索从城垛上垂下,让那些残兵败将爬上来。甚至联军总司令以及诸多首领和米吉多国王都是这样狼狈地翻墙进城。

然而,此战并非完胜。埃及将士也犯了一大错误。他们未能听从命令,及时追击败军,攻打城堡,而是忙于抢夺、收缴战利品,得到了900多驾战车和200多副甲胄,但他们使图特摩斯错失一举拿下米吉多的战机。埃及人的详细记录给后来的军事家留下三大教训:一)纪律在作战中至关重要,要绝对服从指挥。二)要保证通讯渠道畅通,让将士及时得到统帅的命令。三)打仗要乘胜追击,不要因战利品而停下脚步。

米吉多城堡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一座坚固的城堡。在缺乏有效攻城武器的古代,几乎无法攻下。但这城堡是一定要拿下的。图特摩斯认为“北方诸国的国王都在米吉多,拿下米吉多胜似一千个其它城市”。他挖壕沟,立栅栏,把城堡团团围住。七个月后,饥饿令米吉多屈膝跪降。联军大大小小的国王都成为阶下囚,只有统帅卡叠什国王逃脱了。但八年后,他也终遭擒获。

图特摩斯在米吉多这场战役的决定性胜利为埃及帝国定了乾坤。随后二十来年,他又发动了16场战争,但那不过是剿灭、扫荡、夺占、镇压式的征战。大约在公元前1445年,图特摩斯将埃及的版图东边扩张至尼罗河第四瀑布,即包括从两河流域到努比亚地区近东最富饶的土地;南抵红海出口,控制中东贸易,建立了疆界最广的埃及帝国。利比亚、亚述、巴比伦、赫梯及克里特岛的国王们都必须向埃及纳贡。周边的王国还必须送儿子到埃及受教育,培养出的王子们自然亲埃及,回国当统治者后自然以埃及马首是瞻。由于图特摩斯的赫赫武功,一些历史学家称他为古埃及的拿破仑。埃及人对这种比较嗤之以鼻;他们说称拿破仑为法国的图特摩斯还凑合,不仅由于拿破仑是后来者,而且拿破仑最终还是被联军打败了。但图特摩斯戎马一生乃常胜将军,他的功绩让埃及成为一个超级大国。埃及帝国在世界称雄近500年,其经济文化在图特摩斯三世250年后的拉美西斯Ramses 二世时达到辉煌顶点。当然,那也是在掠夺、剥削、欺压其他民族的基础上取得的成就。他们的天堂是很多人的地狱。

虽然可能有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古战场的地名,但是很少有人不知道“哈米吉多顿”这个字Armageddon,即世界末日。这个在《圣经·旧约·启示录》中首次出现的希腊字就来自希伯来语Har Megiddo,即米吉多山。毕竟此处是有史以来人类最古老的战场,这场战争对当时的人来说就是世界大战。其规模之大无有前例,影响之深鲜有来者。它让人第一次清楚看到,一个国家强大了,便可以凭借武力征服其他民族,对战败者来说就是世界末日。近年来,Armageddon这个字经由美国1998年的同名电影而传遍世界。如今,这古战场已经成为国家公园,在以色列北部。旁边是巴勒斯坦人居住的约旦河西岸,东边是约旦、叙利亚,北边是黎巴嫩。城堡内青草丛生,城堡下绿树成荫。一条公路从旁边绕过,车辆往来,非常繁忙。山谷里的农田、林地、住宅区一眼望不到边。这和平景象让我无法相信这里会成为世界末日的战场。现代的米吉多也许不再具有那么重要的战略意义。但亘古不变的是,世上可争夺的战略要冲数不胜数,可争战的大道理层出不穷。你为母国而战,他为父国而战,我为祖国而战。各个民族都有正义,都有信仰。政客总能为其野心和贪欲找到正大光明的理由,让热血青年为之献身。唯一不同的是,人类已经生产出足以毁灭地球上全部文明,杀死地球上每一个人50遍还有余的核武器。再若发生大战,世界末日就不仅仅是写在书里的一个字。这个深藏于人类心灵深处的恐惧就很可能成为现实。


2015年4月5日

5 评论

廖教好文,学习了!

好古之人对古战场都感兴趣。世界上没有比这个“米吉多之战”更早的有文字记载的战争了吧。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比这个晚得多,更大问题是文字记载不详。

thesunlover  [评] 2015-9-10 18:18

的确是最古老的战场。我也许说得不够清楚,Har Megiddo连读,去掉不发音的H,就变成Armageddon了。

地图

廖康  [评] 2015-9-11 00:44

再说古战场。中国历史悠久,历代战事不断,大战也多,文化上又注重史学。可为什么时至今日,有案可稽,可以为史书所印证,为考古所验证的古战场凤毛麟角呢?网上搜搜,所谓的中国古战场大多象是笑话,地点捕风捉影,史迹充满演义,什么陕西五丈原、安徽垓下、湖北赤壁,最后都成了圈钱的风景线。

经得起史书推敲和考古实物验证的中国古战场,我知道仅有两个,都在山西,一是长平(现山西高平市),二是玉璧(现山西稷山县)。我对这个玉璧有些着迷。玉璧之战,南北朝史,大约只有真正的历史发烧友才会感兴趣。

历史不能假设,还是忍不住假设一下:当年高欢如果攻下了玉璧,那么东魏很有可能会灭了西魏。如此一来,后来脱胎于西魏的北周,脱胎于北周的隋,脱胎于隋的唐都不会存在。大半部中国历史就要完全改写了。所以称玉璧之战改写了中国历史,并不为过。

thesunlover  [评] 2015-9-11 18:35

不仅是司马迁开了个坏头,以文代史,也是我们的祖先喜欢他那种写法,批评得不够,还尊称他为太史公,贻害两千年。

廖康  [评] 2015-9-11 19:34

补充一句,自从发现《竹书纪年》以来,历史的真实面貌才为人们认识,古代并不像司马迁描绘得那么美好。汉朝应该批评,尧舜也不是天堂。比较《竹书纪年》和《史记》,就好像《三国志》和《三国演义》。

廖康  [评] 2015-9-21 16:1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