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溪谷闲人: 50年代的北京.跳皮筋儿
50年代的北京.跳皮筋儿

回到家里之后,连续几天,一门心思只想如何让二丫儿姐下星期天,还能带我们去西大地。母亲是所谓“街道积极份子”,在“居委会”的一个“纸盒厂”做临时工。从厂子带回不少“橡皮筋儿”,一直宝贝似的存着,不知干什么用。我死说活说,母亲答应我,送给二丫儿姐!因为母亲也知道,二丫曾经为买“皮筋儿”跟她妈妈要钱,被她妈臭骂了一顿,我妈也看不惯。而且直接带着我去二丫儿家当面“送礼”,二丫妈当然也非常高兴,二丫儿就更不用说了!

这以后,只要我一找二丫姐,她妈没有不答应的。这大概就是早期的“贿赂”。说起“跳皮筋儿”,二丫儿姐绝对天下第一,从来就没输过!我虽然不会跳,但经常看二丫姐跳,对跳皮筋儿也算是半个内行。

跳皮筋儿分单挑、双挑,单挑就一根皮筋儿,双挑两根皮筋儿。当然是单挑容易跳。很多时候,皮筋儿不够长,只能单挑。那时皮筋儿一分钱10只,每只皮筋儿只是直径一寸多一点儿的圆圈儿,连接起来,最短也得3米以上才能跳,全算下来,钱也不少。别看二丫姐皮筋儿跳得那么好,始终就没有自己的一条像样儿的皮筋儿。为买皮筋儿还挨了她妈一顿骂。这回好了,二姐高兴,我也高兴!

跳皮筋最少得三个人以上,虽然一个人也能跳,两头儿能拉起来就行,不过那太没意思了,没有竞争性,玩儿什么都没劲。两个人拉皮筋儿,一个或两个以上的人跳。高度从脚腕开始,依次是小腿(到膝盖)、大腿(到大腿根儿)、腰、腋下、肩膀、耳朵、头顶、小举(手臂稍弯)、大举(手臂伸直)。三个人的时候,各跳个的,坏了下台,换人。四个人分两个人一拨儿……。三人争先跳,用“手心手背”决出第一,剩下的两个人再“cei钉壳”就是“石头剪子布”决定先后。要是四个人以上,通常反复用“手心手背”分拨儿,身高相差太多的时候,高矮搭配,不能让一方都是高个儿,否则就不公平了。

跳得时候,嘴里唱着:“小皮球儿,香蕉梨,马莲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九八九九一百一。”一局就算完了,没出什么错儿,皮筋儿就生一级,跳错了换人。跳起来还有各种花样儿,什么脚前脚后、一掂两掂啦,缠腕(脚腕)卷腕啦等等,……。所以常跳皮筋儿,不禁锻炼身体,还能加强节奏感,对唱歌儿有好处。

双挑比单挑难跳,尤其比较低的时候,皮筋儿中部,几乎紧贴地面,脚腕拉线,小女孩儿脚腕儿又细,两股皮筋儿距离很近,单凭一只脚,还要按节奏挑出一根儿来跳,不许碰另一根皮筋儿,否则犯规、下台。所以低有低的难处,高有高的难处。到小举或大举的时候,有时双方约定可以“打拍子”,皮筋儿太高,腿脚够不着时,可以用一只手,把皮筋儿按下来再跳。

二丫儿姐从来就没输过!身高、腿长不说,她会劈叉!纵叉(前后)一劈到底都有富裕,横叉(左右)稍微差一点儿。再高的皮筋儿,不打拍子也能够得到,而且还会跳起来够。二丫儿姐跳皮筋儿还一个特点,高度在肩膀以下不穿鞋,光着脚跳!据二丫姐说是为了剩鞋,她妈老说她疯丫头费鞋!

这回有了自己的皮筋儿,都接起来足有7、8米长。足够双挑的。二姐一高兴,非要让我学着跳几下,看着容易,一跳还真麻烦,别看弹球儿行,跳皮筋儿还真是女孩子才能玩儿。看着我笨手笨脚的,二姐这个笑啊……。所以,若论跳皮筋儿,我也会一点儿,就是二丫姐教的……

没问题了,星期天我们三个又偷偷的奔了西大地了。为什么偷偷的?怕同院儿别的孩子跟着,二丫儿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二丫儿姐在全院儿孩子中绝对是“领袖”人物,没有不服的。我妈常说二丫儿她妈死脑筋,守着这么好的闺女还净给孩子气受。可能就是常说的“家家有本儿难念的经”、“清官难断家务事”吧。

这一天“西河大鼓”母女没出摊儿,我们到处瞎逛,先看了看耍猴儿的,大肚三儿最感兴趣,我和二丫儿姐不怎么喜欢,觉得那个猴子的动作太简单,带个县官儿帽子,走几圈儿、连续翻几个跟头、行个礼,耍猴儿的嘴里念念有词,还是河南人,声音沙哑,不好听。最“精彩的”也不过是走“钢丝”,就是一条拉直了的破绳子!

之后我们就专门找人最多的圈子,挤进去一看,嚯!原来是练“硬气功”的。三五个彪形大汉,来回在厂子里转圈儿,一边儿转,一边儿互问互答。什么“今天练点儿什么呀”,“当然是咱们的绝活儿啦”,“怎么练哪”,“有单练、有和练”,“单练有什么呀?”“单练有蟒蛇穿洞,有气吞环宇”,“合练有什么呀?”,“合练有油锤灌顶、掌劈鹅卵石”,“还有哪!有霸王开山………”

其实是在招揽人,人越多当然越好。不过看场中间,还真是不一般,有两把长把儿大铁锤,堆着不少整红砖、鹅卵石,还有一扇磨盘!不知哪弄来的。几条三腿儿板凳算是休息的地方。另外还有筐子、篓子等等。

第一个“节目”是“蟒蛇穿洞”,只见一个挺瘦的家伙,从竹篓里拿出一条蛇来,不大也就二尺来长,挺细,也就小拇指那么粗。先是在手里玩儿,绕来绕去,到后来,引诱着蛇往自己鼻子眼钻,这一下坏了,二丫儿姐不敢看了,又舍不得走,紧紧拽住我的手,背过身去,闭上眼睛还不够,另一只手捂着眼睛,嘴里喊:“哎呀妈呀,我可不敢看,大宝,帮姐看着点儿,演完了告诉我!”看二姐抓我抓得那么紧,我心里这个高兴啊,嘴里说:“没关系,二姐,我才不怕呢,你也不用怕,那蛇肯定不咬人,……好好好,完了我叫你……

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小鬼怕山神。

1 评论

小时候很喜欢看女孩子跳皮筋儿,如蝴蝶飞舞穿梭于花丛。有些女孩子一只脚挑起超过身高,简直就是空中大劈叉,让早熟的我看呆了,不觉浮想联翩......

thesunlover  [评] 2015-6-9 17:05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