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转载] 中国文学的腐败福利
中国文学的腐败福利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老愚

据湖北作协主席方方披露,小学毕业的生意人T,伪造档案荣升该省文学院专业作家,迅速摘取鲁迅文学奖诗歌桂冠,以此为资本评上正高职称,两年后又晋升为正高二级(相当于大学文科二级教授)。该省作协党组主管官员以发射火箭的速度,为新中国贡献了一位寂寂无名的文学卫星。一个卖挂历起家的“诗人”,能买通文学官员连续违规操作,让自己成为熠熠生辉的文学重镇,不能不说是末法时代的奇迹。

人们或许要问:一个基本上没有读者的官方文学奖为何有如此功效?

在诸多官办文学奖里,鲁迅文学奖更像是一个文学当权者按照需要定做的标签,是一个为攫取现实利益而存在的奖项。一个明证是,举办了若干届,该奖竟然未有一部作品赢得应有的社会认可;近两年来,由该奖而起的诸多风波更使其成为一个笑柄。在此背景下,方方对T诗人的揭露,便有了特别的意义——它让我们明白:文学的腐败毫不逊色于其他领域。

模仿苏联而建立的新中国文学管控体制,其弊端有目共睹:禁锢作家思想,扼杀了创作自由;滋生了各类文学帮派,形成可怕的文学垄断;党绝对领导下的文坛为利益而内斗不休,将中国文坛变成了一个散发恶臭的泥潭;……熟悉中国当代文学史的人都知道,当代文坛的各种矛盾与斗争皆围绕着权力而来,也因权势者的好恶而分出胜负优劣。

在中国的现实背景下,文学及其所彰显的权力对许多人具有极大的诱惑力。在特殊年代,一篇文章的发表或者获奖,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包括身份、待遇及其爱情。文学编辑所具有的权力,以及由此权力而引起的性腐败,一直是中国文学圈子内的热话题。

评奖者的权力更大。自从有了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各类文学奖之后,对获奖的追逐变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获奖得到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知名度的攀升,作品的热销,这是外人眼里的好处。对作者本人而言,他更看重在文学体制内的利益,它可以得到更多的东西:首先是有了评级晋升的资格,若操作得当,很快就可以名利双收,得到从职称、官职到房子的各种好处,赚得盆满钵满。至于出国访问、出文集补助之类,就更是小菜一碟了。

官方各种文学奖,事实上就是一种人为安排的腐败福利,因此其必然具有高含金量——他们要通过“奖”为自己争取到荣耀终身的利益。对他们来说,不论是写作还是评论,都能轻而易举地获得直接想要的奖项,他们不在乎社会舆论的非议,在一个自封闭权力系统里,他们赤裸裸地监守自盗不会受任何外力的制衡。另外,他们还要通过这个诱饵获得寻租收益,评奖的过程就是一个权力变现的过程。花钱打点评委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湖北曾盛传某作家花巨资买茅盾文学奖的丑闻。一奖定终身,一个奖吃一辈子,正是体制性腐败到极致的表征。即使没有鲁迅文学奖,他们也会设立另外一些莫名其妙的奖项来,以此来满足源源不绝的对功名利禄的需求。

粗通文辞的善作者运用商业贿赂原理,可以在神圣的文学领域探囊取物般获得直接想要的一切;而由这样的“精英”所创作的中国文学甚至文化艺术,向社会散发的只能是腐败不堪的气味。

许多善良的人或许会发问:一个资质平平的写作者可以攀登到文学的顶端,这个社会的文学审查者有罪否?答案是不言而喻的。T“诗人”的作为绝非个案,他的成功充分说明:在一个整体性高度腐败的社会里,文学可以蜕变到何种无耻的程度。这种腐败还表明,文学在权力面前处于极其卑贱的地位。从写作、发表、获奖到官职、职称、待遇的一系列制度性安排,向社会宣示的是一个中国式的真理:真正的文学一文不值。

这个庞大而无效的文学体制,已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刻。因为被组织起来的文学创作在本质上是违背精神产品的创作规律的。没有心灵自由的创作,结出的只能是一串串平庸的果实。只要看看体制内作家获奖的那些作品就可以明了这一点。他们的所谓写作与心灵无关,与读者无关。在我看来,那是一种与文学无关的文字的堆砌,是为讨好主流意识形态主管部门而存在的文字排泄物,官方文学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最恰切的评判。

方方作为湖北作协主席、职称评委会主席和著名作家,她的意见竟然没有任何效用,而一个党组书记的话可以决定一切。这也正是文学和组织关系的生动写照。像方方这样的优秀作家,之所以还抱着净化体制的幻想,正是由于其对这个体制不合时宜的迷恋,他们缺乏对这个腐败文学体制的根本认知。

方方的遭遇表明,在一个腐朽专制的体制内,做一个正直的人几乎不可能。她渴望纯洁体制,按规矩办事,这么一个起码的愿望都不可能实现,更何况伟大的文学梦想——人性的自由想象与写作。她当然是豢养圈养制度的受益人,但也是可贵的清醒者,尽管与怒发冲冠退出作协的李锐等人不可同日而语,也应该得到人们适度的尊敬。抛弃体制做革命者,只是少数人的高贵选择,我们要体谅体制内的批评者,他们享受着也挣扎着,能在即将倾覆的沉船里呼吁呐喊,也是需要足够的勇气的。但我必须指出:一个自由表达的作家决不能寄生于那个可耻的体制,妄想在享受好处的同时保持自由表达的权利,你必须做出抉择,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根治文学腐败请从取消“鲁迅文学奖”开始,改由社会和民间有真正鉴赏才能的人评奖,将文学从组织框架内放出,让其自由驰骋,如此才能恢复公众对文学的信任。更迫切的是,取消各级作家协会组织,让写作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职业,是一个人表达自己内心真正情感与想象力的事情,让市场和读者检验其品质的优劣,并赋予其应有的尊严和收获。若文学成为真正个人的事情,一切便变得简单明了,中国也才会诞生真正受人尊敬的文学奖。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 霍默静)

FT中文网

2 评论

一点都不奇怪。中国大陆无处不假。

唐夫  [评] 2015-4-25 16:15

说了这么多,  都属狗咬狗范畴(:)

不如将T 的代表作贴出来, 是非立辩。

格丘山  [评] 2015-4-26 07:31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