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金复新:根红苗正的毕福剑早暴露总比晚暴露好
根红苗正的毕福剑早暴露总比晚暴露好

金复新

毕福剑事件已经闹腾了好几天了。事件本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福剑个人因为此事的荣辱得失与我毫不相关,不值得我对他发表评论。不过由此引发的左右两派脸红脖子粗的大论战倒是让我颇感好笑。

双方最大的特点在于都企图强迫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拥毛的要反毛的承认毛是人民大救星,毕福剑必须对开国领袖尊重;反毛的一定要拥毛的也认为毛是人民的大罪人,毕福剑骂得好。结果鸡同鸭讲,闹得不可开交。他们怎么都不想一想,自己的好恶是建立在自己与毛的利益关系上,各人的情况不同,怎么可能达成一致呢?旧社会是叫花子贫农出身的,有的进了城,有的参了军入了党,有的当了官,有的甚至现在子孙都移民美国发了大财了,觉得能有今天都是毛带领自己翻身得的解放,作了主人,他当然是拥毛派,必定要神化老毛,绝不可能接受倒毛派的观点。旧社会时家里是地主、资本家、买办、军阀、恶霸、富农、痞子、反动会道门的,因为中国出了个老毛,失去了当年荣华富贵,有的家里有人被枪毙过,有的被抄家买断过,有的在历次运动中被迫害过,有的被饿死过,都恨死老毛了,他当然是倒毛派,必定要妖魔化老毛,也是绝不会听进拥毛派的话的。

这就是对立的阶级属性决定了对立的阶级立场。印证了一句话:阶级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要想调和,通过语言无能为力,大字报也不行,只有通过战争,或者通过文革那样的政治运动才可能解决。当年拥毛派就是在毛领导下消灭了倒毛派800万国民党反动军队,并通过数不清的政治运动和批斗大会,强按着倒毛派的脑袋才让其屈服的。那么,这种大论战又有什么意义呢?纯属中国人吃饱了撑的口水仗,你们要想征服对方,除非像男人一样再真刀真枪打一场内战,死上几个亿,谁赢谁有理,否则永远扯不清楚,别整天唧唧歪歪像婆娘似的。

一百人心目中就有一百个不同的哈姆雷特。毛既不是中国的大救星也不是大恶霸,毛既是中国的大救星,同时也是大恶霸。要根据各人不同的利益出发才能得出结论。

因此毕福剑事件关键的核心问题不是对毛的评价问题,还在于毕福剑当面是人,背后是鬼,台上是五毛,台下当公知的两面派问题,也就是目前中国大陆几乎人人都普遍存在的身、口、意不一致的问题。

我一直不清楚毕福剑的阶级属性,暗想他能在毛时代当上兵,入了党,此后还能让他考大学,入了党,最后混得风生水起,当上名主持,日进斗金,名利双收。三代一定让组织查过,一定是“根红苗正”的,不是叫花子出身,也该是贫下中农苦大仇深,暗想他应该对毛对党感恩戴德,怎么也咬牙切齿了呢?我可以骂毛骂共,你却没资格,我们家这么多金银财宝被中共抢走,我都还没来得及张嘴骂街,你一个叫花子出身的怎么比我还激动了呢?再怎么也轮不上您哪!我感到很困惑。难道毕福剑进了城就变质?后来看到一篇报道,说毕福剑他爹当年被错划成右派,毕福剑心怀不满,把党对自己的恩情一笔勾销,即使后来靠着党提供的平台露足了脸,发够了财,也不解恨,反而认为“可把我害苦了。”他相信“是金子,在哪都发光”,自己能有今天,完全凭的是自己的本事,与党无关,要是当年和味精生一样叛逃去了美国,也照样能当上美国脱口秀的名主持,赚得恐怕比现在还多……党给自己的还是太少了,党亏待自己了,欠了自己,如此一想,顿觉得划不来,于是产生了“白眼狼思想”,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要向党、向毛“讨还血债”,彻底蜕变为潜伏在革命队伍里的阶级敌人。

原来还是事出有因。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你本事那么大,对党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为什么不和我一样,拒绝加入共产党呢?为什么非要赖在你仇家的组织里呢?况且你已经功成名就,完全不必靠着这党,也能发财,离开这党也不怕,不存在为五斗米折腰的问题。你完全可以宁肯退出党组织,退出中央电视台,也要在节目中骂毛,在大街上骂毛,那我认为你是一条身、口、意一致的汉子。可你只敢在私下骂毛,事后又要认怂道歉,这才让我看不起。

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内心对毛对党的真实想法如何,不管你拥毛反毛,都有你的道理,都是正确的,因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尊重你的判断。问题的关键是你的外在表现与思想不一致,这才可鄙。

可惜大多数人智商有限,绝大多数帖子还在纠缠毛的历史定位。那个流亡海外的味精生也发文,他责怪中共对毕福剑的处理。问中共“骂当权者影帝没有兴起大批判,骂现在的当局习皇帝也没怎么着。怎么一个死去多年已经盖棺论定的暴君,反倒老虎屁股摸不得了呢?”还有人附和说,为什么中国的开国领袖骂不得,美国的开国领袖就骂得呢?当年美国报纸就骂过华盛顿,华盛顿屁都没感放,似乎中共应放任大家公开骂毛。

这些先生是不是太天真了?影帝、习皇即使今天被你们骂死,对中共的统治地位也没有什么影响。唯独毛要是能被随便骂了,确定毛泽东思想的那宪法也就成废纸一张,中共的统治基础也就丧失了。你们不是成天要什么立宪制宪的吗?这个时候怎么又不把宪法当回事了呢?中共为了保住江山,维护老毛起码的尊严,制裁毕福剑是无可奈何的本能反应,更何况毕福剑是党员,本该接受组织的约束,毕福剑要想嘴爽,就该退出党组织,和我一样做个党外人士无拘无束不好吗?这些先生何来这种莫名的惊诧呢?美国又没把“华盛顿思想”写在宪法里,况且是公开在报纸上堂堂正正地叫骂,不似你们中国人只敢在阴暗角落里诅咒,当然没有可比性,你毕福剑如果也敢在电视中突然骂起毛来,我也支持。

有境外敌对势力办的网站谴责发布视频者的“告密”行为,忧心忡忡地表示大家要是都这么热衷于告密,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会造成“人人自危”。这算不算告密,还不能最后确定,但我就不明白,你要行得正坐得端,怕别人告什么密呢?说这些话的人恐怕有太多见不得人的事吧?此人还振振有词地引用洋人的话,煞有介事、耸人听闻地吓唬国人说,告密文化会使中国人的道德丧失。既然如此,那二奶小三向组织举报贪官,知情人向公安检举毒贩,算不算告密?是不是也该被谴责?是不是也会摧毁中华诚信文化?是不是也该保护贪官的既得利益而选择默不作声?这腐到底还反不反?你敢说就要敢认,你敢做就要敢担当。

这个网站还不死心,说就是应该人人都戴假面具,没有假面具的社会不可想象,如果不带假面具,男人就会坐电梯是老是看女人的胸部。这些人大概从没听说过孔子“发乎情,止乎礼,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说法吧?把人类克制自己邪念的自律能力说成是戴假面具。高贵的人之所以高贵,不在于能保证自己百分之百没有邪念,而在于有觉照,能分辨是非,约束自己,下贱的人之所以下贱,是因为分辨不了是非,而且管不住自己。把邪念克制下去怎么能和毕福剑隐藏真实政治面貌相提并论呢?如果能够相提并论,那说明毕福剑真实的想法也是邪念,也是为公共道德所不容的。可问题是,你们又赞美毕福剑的想法,认为是正义的,光明的,既然是正义的光明的,那有什么必要戴上假面具像掩盖邪念一样地掩盖起来呢当众说出来有什么不好呢?除非你别有居心,是美蒋派来的特务。

这些先生还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容易得癌?那就是因为假面具戴多了。我在我一篇文章中提到过,一个人的气血随着情绪的不同走不同的经络,否则就要造成气血混乱,朱军明明厌恶被采访者,却为了煽情而装出很感动的样子,毕福剑明明对党怀有刻骨仇恨,却又要在节目里表现出对党的满怀深情,都是人格分裂。一次不要紧,两次不要紧,架不住经常这样,气血经常该升不升该降不降,该散不散该聚不聚,你说会发生什么?愚人总以为心怀奸诈、表里不一、身口意的大混乱是本事,有的人还以此为荣,暗自得意,虚着眼睛看不起直来直去的人,人说聪明反被聪明误,我说聪明不误人,只怕聪明不透顶,倒霉的正是你们愚人自己。

说来中共也挺惨的,名义上有8000万党员,但水分太大,绝大多数都是进来投机的,其中不乏像毕福剑这样人在曹营心在汉的人,一边享受着体制的优越性,另一边时刻期盼美蒋反攻大陆,可以开城投降,里应外合。到那时他们又会入国民党,说自己当年加入中共是“曲线救国”,是国民党故意安排进去的,那时天依旧还是毕福剑们的天,地依旧还是毕福剑们的地,继续吃香喝辣。

中共又不是傻的,心知肚明,但随着统治能力的下降,没有了毛时代的强硬手段和魄力,对此又无可奈何,只好装聋作哑,能苟延残喘一天算一天。只要你们还给党留点面子,任你们私底下再怎么骂毛骂党,我党都只推耳聋,都给你充足的自由。可惜这一次倒霉催的,竟被弄上了网,还没来得及删,就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真实想法大白于天下,这下把党给逼到了死胡同,逼着党不得不做表态。如果不处理,那等于开了先例,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党还怎么活?你总得给党留条活路吧?

毕福剑以为,只要道一声歉,漫天的云彩就散了。想得挺美,要这么便宜,当年混进党内的叛徒、内奸、特务的身份一旦暴露,是不是也只要嘻嘻笑一声,道声“sorry”,就能免除被枪毙的命运呢?你当儿戏呀?你已经彻底暴露了自己与党离心离德的反党思想,你以为泼出去的水还能收回来,赖得掉吗?难道会随着你一声道歉,一声“以后严格要求”,党就会相信你的思想真的发生180度的转变,从恨党成爱党了吗?只不过是让你吸取了教训,今后隐藏得更深而已。从党的角度讲,毕福剑早暴露总比晚暴露要好。

毕福剑也很天真,你连我都骗不了,还想糊弄党?我不明白,党要这么多安了心要埋葬自己的人隐藏在党里究竟有什么好处?凑人头吓唬别人吗?党没必要袒护毕福剑,习若不把毕福剑清除出党,撵出央视,这队伍今后还怎么带?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