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ming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友明文集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youming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短篇小说] 99!久久!

99!久久!


友明



西雅图夏日的骄阳还在空中高挂,天边的白云像一群群绵羊急急忙忙地奔跑。还不到5点,我刚下班开着车上路,心也像白云那样匆忙。刚汇入五号高速公路就猛踩油门,超过几部车,抢道在最左线。看看时速表,只有75迈(miles),不多不少!比规定的时速只超过10迈, 按美国路上游戏规则,肯定不会被警察追赶罚款。接着再按下唱机按钮,随意听听老歌。今天CD里冒出的是什么马儿和云儿的歌,和天上的白云不谋而合。好心情啊!我跟着摇头晃脑地放声歌唱:“天上闪烁的群星多呀群星多,不如我们公社的马儿多,天边飘浮的云彩白呀云彩白,不如我们公社的羊绒白,啊!....”我仿佛看见小妤,她那比羊绒更纯洁的心灵,像一面镜子在天边照着我,又幻成天边的彩云,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的清晰......

下班后边开车边大唱大喊是我的习惯,可以把一天的郁闷统统赶跑。类似这种习惯的不只我一人。闻倩不久前在一次文友聚会上碰着我的杯说,有一回她开车就是因为收音机音量开得太大,油门踩到84迈还不知道,更听不到后面警车追赶的鸣响,被罚款近一百刀。我对她说不要紧,反正你最近玩股票赚了不少钱,更不用说你隔三差五地在北美华文大报上发表大作,有时每月“切”了七、八百刀(dollor),就算罚你多写一篇吧,哈哈!干杯吧!!

今天我虽然和往日一样匆忙,并不是因为晚上还要去参加什么约会,而是要到一家新开的99超级市场买菜,赶在天黑前回家上网。99超级市场是美国华人开的一家连锁店,分布在美加西海岸南北纵横的99号高架公路两旁。西雅图的这家商场比起西雅图中国城的超级市场气派多了,几百个室外停车位,上万平方尺的购物商场,老美开的西富伟(SAVEWAY)超级商场也不过如此。更吸引人的是店里面的食品比西雅图唐人街上的超级商场还丰富,最有特色的是免费炸鱼和港式烤鸭。年刚过四十的闻倩对这家商场了如指掌,在文友的一次爬梯(Party)中,一个调皮的女孩把她手中的烤牛排抢过来,指着她的沾着油腥的鼻子说:“你道起‘耐踢耐’如数家珍,吃多喝高了,怪不得你说‘减肥无效掉磅难!’笑死人!”闻倩笑眯眯的不生气,把食指上残留的牛排油汁在舌头舔了舔:“你看我这姿势还不错吧!”我大笑:“真的不错!和金发女郎一样优美。我说的是实话。”我继续说,我们公司在华盛顿湖边派对烤肉时,就经常看那位最漂亮的金发女郎把粘着烤肉汁的纤细白润的左手食指放在舌头上,轻轻地左右舔着,右手还指向湖边密林深处的微软老板比尔盖茨的豪宅滔滔不绝地说着,好像比尔盖茨是她的哥们。我说罢,把那块牛排从那个女孩手里拿起来,闻了闻,深深吸了一口气,对闻倩说:“漂亮的女人做什么动作都不丑。”闻倩也不甘示弱:“你们大男人总是喜欢闻女人吃过的东西的......”我们每次“吵架”,总是不分胜负,而且,“吵架”过程中的某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能成为我们码字的生动素材。

我推着购物车正要转到另一排商品柜列时,手机响了。我的时间很紧迫,准时回家上网比什么都要紧,所以一手推着车继续走,一手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答话。可是还来不及通话,就发现我的车轻轻地撞到了一个年轻姑娘的侧面。

我想糟了!先把电话关掉,赶快把车拉回来。“对不起!”我说。姑娘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我,很有礼貌地说:“没关系!”

看着姑娘秋水般的眼睛和挺直高高的鼻子,我怔住了!她怎么长得个小妤一模一样。怪不得我刚下班开车时候就想起小妤......

小妤是我下乡在土楼山区时认识一位农家姑娘。那年我十八岁,她才十三岁。白天,她经常跑到屋外去撒野,望着像蘑菇般的积云,在风中奔跑,或者在谷堆上打滚。她特别机灵,看着一只老鹰一动不动地展平翅膀在天空盘旋,就能判断出哪儿有水鸭子在水田里觅食,于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呼------”放鸭的娃们就知道老鹰来了,赶快把鸭子赶到安全的地方。小妤也有孤独的时候,她常常爬到大土楼后山坡,凝神看着云隙间流下来的阳光,照亮了青灰色砖瓦的土楼屋顶和淡黄色的楼墙。她的神态,就好像是一个成熟的女子,冷静地面对人生。有一天傍晚,我对安祥地沉淀在夕阳余辉中的她说:“不要难过,我上大学后,马上给你写信。”她的眼里闪着泪花,扑到我的怀里。那是一九七七年我22岁的事,我考上了大学中文系,她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我吻过她,拥抱过她,但仅此而已,虽然她的性感的唇、丰满的胸和柔软的腰常常让我彻夜未眠。后来发生的事很正常,我们之间的通讯越来越少,她父母在文革中屡次被批斗,年老体弱,她一个地主的女儿,能有什么出路呢?她嫁给了一个长期关照她父母的城里人,我也出国留学了......

看着这个酷似小妤的姑娘走去,我都忘了她是如何离开我的视线的,忽然我想起,小妤出嫁时男方聘金是999元,土楼山区的“9”就是“久”,三个“9”是最高的聘礼,长长久久。现在,我在眼前的这个99商场遇见“她”,难道也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吗?我想她很可能是小妤的女儿。我在心里掠过一阵画面:小妤后来有了这个女儿,又和他的先生到美国。把女儿也带上。

“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再见她一次,问问她。”我再一次遇到闻倩时,是接过她给我的她刚出版一部长篇小说。闻倩的眼里充满着创作的激情,扶了扶她那精致的镶花眼镜:“很有可能,这世界太小了!你可以构思大作了。”我说,我一定要在99商场再找到她。

可是这次她也猜错了。一个月后我刚进入99商场时,就遇到了这个“小妤”。“姑娘,还认得我吗?”,我说。“认得”,没想到她马上回答,“我也一直找你呢。”“为什么?”“不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很脸熟,好像是我妈妈认识的一位叔叔的照片,虽然我只见你一面。”

我最后一次离开土楼山区,和小妤分手时,我们每人在那座大土楼照了一张相片,这两张照片我到现在还精心保存着,更不用说小妤了,我知道她是那种细心的女人。对!这个“小妤”说的一定是我的这张照片。

“是一张在一座大土楼前的照片吧?”我急不可待想知道答案。

“是啊!”

“你母亲叫肖雪妤?”我说出小妤的姓名。

“肖雪妤是我的阿姨,住在中国福建闽南。我叫张羽欣。我的妈妈正在申请她们一家移民来美国,再过一年她们就可以得到签证了。”原来她是小妤的姐姐的女儿。我知道小妤有个大她两岁的姐姐,从小就送给别人,后来听说她的姐姐嫁给一个香港人,其他就不知道了。

我说:“我以前下乡就和你阿姨在一起。”我从皮夹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那两张照片。她一看大为惊喜:“我家里也有两张同样的照片。太巧了!你是司马江叔叔?”“对啊!”

我们来到商场快餐处,找了一处角落坐下。边喝茶边说话,原来小妤的姐姐前年回闽南看她妹妹时,看到这两张照片,挺喜欢土楼的气势,于是小妤就把那两照片再冲洗了好几张,送给她的姐姐。她的姐姐是学建筑的,把这两张照片放大成大幅图画,装嵌在高级的镜框里,挂在客厅上。羽欣特别强调说:“我妈说这两张照片之所以珍贵,是因为这座土楼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是当今世界上还可以居住的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她决定投资维修这座土楼,建成土楼博物院。”

我说:“你妈妈真有眼光,什么时候我可以去拜访她?”“好啊!”她很高兴。从她透明闪亮的眼球里,我看到了波光粼粼的华盛顿湖水。也许那个用食指沾着烤肉汁液在舌头上舔的金发女郎,看到这张照片时,她的蓝眼球说不定因此掀起波浪,把比尔盖茨的豪宅掀到一边。

我们约好了时间,要去她家时先打电话。可是当我和她再一次联系上时,电话里传来了羽欣有点沙哑的声音:“雪妤阿姨病重,我也不知是什么病,可能和下岗之后心情不好有关,我爸爸妈妈回国看她了,我大学还没毕业,不然我也想回国。”

我在电话里安慰了她,多么有情有义的姑娘啊!她断断续续地说:“我不只想雪妤阿姨,她也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儿,和我只差几天出生,我这里有她的照片,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想她现在一定很伤心!”我听着她在电话里哭着,泪水也湿润了我的眼眶......

“真有此事!”过几天我在99商场遇到闻倩,我对她这样说。我以为她会惊讶地笑成眯眯眼,没想到她还是扶了扶她那精致的镶花眼镜,不动声色地说:“这种故事我写多了,比你的故事更离奇。我更感兴趣的是:福建土楼申办世界遗产项目不是已经被联合国接受了吗?说不定近期就有好消息!”

对啊!99!久久!当比尔盖茨的豪宅化为乌有时,我住的那座大土楼肯定还是巍然屹立在东方的家园,久久被世人瞻仰!当然我也希望小妤的病快快好起来,并且很快能移民美国,到西雅图和她的姐姐团聚。每想到这里,我的激动的心更是久久不能平息。 (初稿,请勿转载!)
                                                                                                   5-29-2006西雅图

23 评论

75 miles.

wxll  [评] 2006-5-29 17:26

抢道到在最左线。                              抢道到最左线。

我推着购物车正要转弯到另一排商品柜列时,        我推着购物车正要转弯到另一排商品柜时,

她怎么长得个小妤一模一样。                     她怎么长得和小妤一模一样。

看着个酷似小妤的姑娘走去,                     看着这个酷似小妤的姑娘走去,

是接过她给我的她刚出版一部长篇小说。            是接过她给我她刚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

可是这次她也猜错了。                好象没解释清楚,她猜什么了?

我知道小妤有个大两岁姐姐,                     我知道小妤有个大她两岁姐姐,

我们来到商场到快餐处,                         我们来到商场的快餐处,

只差我几天出生,                               和我只差几天出生,

没想到她还是把扶了扶她那精致的镶花眼镜,        没想到她还是扶了扶她那精致的镶花眼镜,

我住的那座大土楼肯定还是巍然屹立东方的家园,    我住的那座大土楼肯定还是巍然屹立于东方的家园,

好了,友明,这回赚了稿费,欠我五美刀。:

weili  [评] 2006-5-29 20:11

友明, 不知道你还抽空写短篇.
"福建土楼申办世界遗产项目不是已经被联合国接受了吗?"
这是真的吗? 可喜可贺.

seeyourlight  [评] 2006-5-29 20:22

谢谢先磨、为力和可见光:

几处错已经改了!这篇是昨天晚上才开始写的,匆匆忙忙写完初稿就发了,还有不
少语病句病。

福建土楼申办世界遗产在两年前就被联合国文教组织列入议程,我下乡的书洋乡田
螺坑土楼群被评为十二个全国历史文化名村的村落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接受了
它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申请,最慢明年就定局。

最近要写些短篇,没精力写中长篇,容易写,读者也有时间看。

请看这一篇:
http://nawomen.com/viewthread.php?tid=1122&extra=page%3D3

youming  [评] 2006-5-29 20:44

友明兄,请站稳了接砖!

你可能仍然还沉浸在纪实的“土楼”里没有出来吧,怎么说呢,这篇文章我觉得不
大“小说”,不论是故事情节还是语言文字。作者对“土楼”的深厚感情并没有成
功地转达给读者,没有读过纪实土楼的读者甚至会感到茫茫然。

行了,你现在欠我一块见棱见角的砖头了,来而不往非礼也。

thesunlover  [评] 2006-5-30 15:56

这篇文章的字大,可幅度太宽,不能同时看到两头,得左右摆动,弄得人眼花。

查维成  [评] 2006-5-30 17:5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6-5-30 08:56 PM:
友明兄,请站稳了接砖!

你可能仍然还沉浸在纪实的“土楼”里没有出来吧,怎么说呢,这篇文章我觉得不
大“小说”,不论是故事情节还是语言文字。作者对“土楼”的深厚感情并没有成
功地转达给读者,没有读过..

太阳:

你的砖头我接下了,前面叙述太多一点,后面土楼的介绍太少一点,我再改改贴在下面。初稿,要反复观察才能发现错误。谢了!

youming  [评] 2006-5-30 20:1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查维成 at 2006-5-30 10:53 PM:
这篇文章的字大,可幅度太宽,不能同时看到两头,得左右摆动,弄得人眼花。

老查:
你从我的个人文集打开文章就不会看不清,这是我们这个网站的特色!

youming  [评] 2006-5-30 20:18

是的,土楼介绍感觉少了点,虽然也不好长篇大论。
另外能不能让“我”和女孩的邂逅更戏剧化一些?还有闻倩的描述是不是有点“冲
戏”,友明作为作者你自己看吧。我不过是泛泛而谈些直觉。

thesunlover  [评] 2006-5-31 07:3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06-5-31 12:31 PM:
是的,土楼介绍感觉少了点,虽然也不好长篇大论。
另外能不能让“我”和女孩的邂逅更戏剧化一些?还有闻倩的描述是不是有点“冲
戏”。

太阳:

我希望看到更多人对这篇小说的评论之后再来谈谈自己的看法,如果我现在说了,别人就不敢说了,因为我总是很会为自己辩护,即使是写得很烂的文字。

第一稿暂时不修改,冷冻一段时间再说。

youming  [评] 2006-6-1 21:24

我现在认为写短篇的比写长篇的难。都有点不会看短篇了。现在我倒是真佩服爱阳的眼力。友明眼力也好,是不是自己的,就看不出来了?

你想不想让我给你的这篇‘鸡蛋里挑骨头’?我也会呀!

weili  [评] 2006-6-1 21:37

为力:

你也猜错了!方向性的错误!我是指这篇文章的写作特色,优缺点,有几个句子是非常明显地失误。

完一篇文章,最重要的是能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在哪里?不要总是被别人批评指出。

youming  [评] 2006-6-2 19:01

请先磨教授来指教一下如何?

youming  [评] 2006-6-3 10:58

这是第二稿,看有没有好点。





99!久久!


友明



西雅图夏日的骄阳还在空中高挂,天边的白云像一群群绵羊欢天喜地地奔跑。还不到5点,我刚下班开着车上路,心也像白云那样匆忙。刚汇入五号高速公路就猛踩油门,超过几部车,抢道到在最左线。看看时速表,只有75迈(mile)!比规定的时速只超过10迈, 肯定不会被警车追赶。接着再按下唱机按钮,随意听听老歌。今天CD里冒出的是什么马儿和云儿的歌,天上人间不谋而合。好心情啊!我跟着摇头晃脑地放声歌唱:“天上闪烁的群星多呀群星多,不如我们公社的马儿多,天边飘浮的云彩白呀云彩白,不如我们公社的羊绒白,啊!....”我仿佛看见心灵比羊绒更纯洁的小妤,此时正幻成天边的白云,向我招手呼唤着,久久挥之不去......

下班后边开车边大唱大喊是我的习惯,可以把一天的郁闷统统赶跑。类似这种习惯的不只我一人。月慧不久前在一次文友聚会上碰着我的杯说,有一回她开车就是因为收音机音量开得太大,油门踩到84迈还不知道,更听不到后面警车追赶的鸣响,被罚款近一百刀。我对她说不要紧,反正你最近玩股票赚了不少钱,更不用说你隔三差五地在北美华文大报上发表大作,有时每月斩了七、八百刀(dollor),就算罚你多写一篇吧,哈哈!干杯吧!!

今天我是要到一家新开的99超级市场买菜。99超级连锁市场是美国华人开的,分布在美加西海岸南北纵横的99号高架公路两旁。西雅图的这家商场比起西雅图中国城的超级市场气派多了,几百个室外停车位,上万平方尺的购物商场,店里面的食品比西雅图唐人街上的超级商场还丰富,最有特色的是免费炸鱼和港式烤鸭。年刚过四十的月慧对这家商场了如指掌,在文友的一次爬梯(Party)中,一个调皮的女孩把她手中的烤牛排抢过来,指着她的沾着油腥的鼻子说:“你道起‘耐踢耐’如数家珍,吃多喝高了,怪不得你说‘减肥无效掉磅难!’笑死人!”月慧总是笑眯眯的不生气,把食指上残留的牛排油汁在舌头舔了舔:“你看我这姿势还不错吧!”我大笑:“真的不错!和金发女郎一样优美。我说的是实话。”我继续说,我们公司在华盛顿湖边派对烤肉时,就经常看那位最漂亮的金发女郎把粘着烤肉汁的纤细白润的左手食指放在舌头上,轻轻地左右舔着,右手还指向湖边密林深处的微软老板比尔盖茨的豪宅滔滔不绝地说着,好像比尔盖茨是她的哥们。我说罢,把那块牛排从那个女孩手里拿起来,闻了闻,深深吸了一口气,对月慧说:“漂亮的女人做什么动作都不丑。”月慧也不甘示弱:“你们大男人总是喜欢闻女人吃过的东西的......”我们每次“吵架”,总是不分胜负,而且,“吵架”过程中的某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能成为我们码字的生动素材。

我推着购物车正要转弯到另一排商品柜列时,手机响了。我一手推着车继续走,一手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准备答话。可是还来不及通话,就发现我的车轻轻地撞到了一个年轻姑娘的侧面。

我想糟了!先把电话关掉,赶快把车拉回来。“对不起!”我说。姑娘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我,很有礼貌地说:“没关系!”

看着姑娘秋水般的眼睛和挺直高高的鼻子,我怔住了!她怎么长得个小妤一模一样。今天是怎么啦!刚才才想起小妤,现在就遇到了这个“小妤”。

小妤是我在土楼山区下乡时认识的一位农家姑娘,那年我十八岁,她才十三岁。白天,她经常跑到屋外去撒野,望着像蘑菇般的积云,在风中奔跑,或者在谷堆上打滚。她特别机灵,看着一只老鹰一动不动地展平翅膀在天空盘旋,就能判断出哪儿有水鸭子在水田里觅食,于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呼------”放鸭的娃们就知道老鹰来了,赶快把鸭子赶到安全的田角。小妤也有孤独的时候,她常常爬到大土楼后山坡,凝神看着云隙间流下来的阳光,照亮了青灰色砖瓦的土楼屋顶和淡黄色的楼墙。她的神态,就好像是一个成熟的女子,冷静地面对人生。有一天傍晚,我对安祥地沉淀在夕阳余辉中的她说:“不要难过,我上大学后,马上给你写信。”她的眼里闪着泪花,扑到我的怀里。那是一九七七年我22岁的事,我考上了大学中文系,她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我吻过她,拥抱过她,但仅此而已,虽然她的性感的唇、丰满的胸和柔软的腰常常让我彻夜未眠。

后来发生的事很正常,我们之间的通讯越来越少。她的父母是地主,在文革中屡次被贫下中农批斗和强制劳动。记得有一次盖大土楼,他的父亲挑着一担沉甸甸的生土颠颠颤颤地从地面一直走上三楼的斜梯时,腿一软就晕倒在斜梯旁边,差点从楼上栽下来,那座土楼盖完了,他也落下一身伤痛。现在她父母年老体弱病魔缠身,一个地主的女儿,能有什么出路呢?后来她嫁给了一个长期关照她父母的城里人,我也出国留学了......

看着个酷似小妤的姑娘走去,我都忘了她是如何离开我的视线的,忽然我想起,她出嫁时男方聘金是999元,土楼山区的“9”就是“久”,三个“9”是最高的聘礼,长长久久。现在,我在眼前的这个99商场遇见她,难道也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吗?我想她很可能是小妤的女儿。我在心里掠过一阵画面:小妤后来有了这个女儿,又和他的先生到美国,把女儿也带上。

“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再见她一次,问问她。”我再一次遇到月慧时,是接过她给我的她刚出版一部长篇小说。月慧的眼里充满着创作的激情,扶了扶她那精致的镶花眼镜:“很有可能,这世界太小了!你可以构思大作了。”我说,我一定要在99商场再找到她。

可是这次她也猜错了。一个月后我刚进入99商场时,就遇到了这个“小妤”。“姑娘,还认得我吗?”,我说。“认得”,没想到她马上回答,“我也一直找你呢。”“为什么?”“不为什么,那天遇到你以后,我总觉得你很脸熟,我妈妈认识的一位叔叔的照片很像你。”

我和小妤分手,最后一次离开土楼山区时,我们每人在那座大土楼照了一张相片。这是圆形大土楼的照片,整座楼像黄土围起来的巨大的圆形古堡,墙上的上半部分有很多长方形的的窗口,看来都很小,只有两、三尺宽长,每约横竖距离丈把远就有一窗,就象从堡中探出的眼睛,暗藏著无数奥秘。黄土墙表面凹凸不平,如无数个形状怪异的土浮雕烙印在墙上。楼后面山峦连绵,树海叠翠,楼前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流过。我的照片是穿着一身褪色的布衣在土楼前留影,头戴斗笠,腰结腰巾,左手拿着一把锄头靠左肩膀上。小妤的照片是穿着 花格衣服,结着两条蝴蝶小辫子,活生生的一个农家丫头模样。这两张照片我到现在还精心保存着,更不用说小妤了,我知道她是那种细心的女人。对!这个“小妤”说的一定是我的这张照片。

“是一张在一座大土楼前的照片吧?”我急不可待想知道答案。

“是啊!”

“你母亲叫肖雪妤?”我说出小妤的姓名。

“肖雪妤是我的阿姨,住在中国福建闽南。我的妈妈正在申请她们一家移民来美国,再过一年她们就可以得到签证了。”原来她是小妤的姐姐的孩子。我知道小妤有个大两岁姐姐,从小就送给别人,后来听说她的姐姐嫁给一个香港人,其他就不知道了。

我说:“我以前下乡就和你阿姨在一起。”我从皮夹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那两张照片。

她一看大为惊喜:“我家里也有两张同样的照片。太巧了!你就是那位土楼叔叔?”

“对啊!”

我们来到商场到快餐处,找了一处角落坐下。边喝茶边说话,原来小妤的姐姐前年回闽南看她妹妹时,看到这两张照片,挺喜欢土楼的气势,于是小妤就把那两照片再冲洗了好几张,送给她的姐姐。她的姐姐是学建筑的,把这两张照片放大成大幅图画,装嵌在高级的镜框里,挂在客厅上。“小妤”特别强调说:“我妈说这两张照片之所以珍贵,是因为这座土楼已经有五百年的历史,是当今世界上还可以居住的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她决定投资维修这座土楼,建成土楼博物院。”

我说:“你妈妈真有眼光,什么时候我可以去拜访她?”

“好啊!”她很高兴。从她透明闪亮的眼球里,我仿佛看到了波光粼粼的华盛顿湖水。也许那个用食指沾着烤肉汁液在舌头上舔的金发女郎,看到这张照片时,她的蓝眼球说不定因此掀起波浪,把比尔盖茨的豪宅掀到一边。

我们约好了时间,要去她家时先打电话。可是当我和她再一次联系上时,电话里传来了她有点沙哑的声音:“雪妤阿姨病重,我也不知是什么病,可能和下岗之后太劳累有关,我知道她有一次带病干了几十个小时的钟点工给人家清扫房子,昨天爸爸妈妈回国看她了,我大学还没毕业,不然我也想回国。”

我在电话里安慰了她,多么有情有义的姑娘啊!她断断续续地说:“我不只想雪妤阿姨,她也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儿,只差我几天出生,我这里有她的照片,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想她现在一定很伤心!”她在电话里哭着,泪水也湿润了我的眼眶......

“真有此事!”过几天我在99商场遇到月慧,我对她这样说。我以为她会惊讶地把眯眯眼瞪着得圆溜溜的,没想到她还是把扶了扶她那精致的镶花眼镜,不动声色地说:“这种故事我写多了,比你的故事更离奇。我更感兴趣的是:福建土楼申办世界遗产项目不是已经被联合国接受了吗?说不定近期就有好消息!”她的语气,像是她在华人社区开办的义务文学讲座那样自信。

对啊!99!九九!当比尔盖茨的豪宅化为乌有时,我住的那座大土楼肯定还是巍然屹立在东方的故乡,久久被世人瞻仰!当然我也希望小妤的病快快好起来,并且很快能移民美国,希望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能在西雅图的机场接她。每想到这里,我的激动的心就像天边奔跑的白云,久久不能平静。

youming  [评] 2006-6-3 14:12

周末不容易静下心来,上网的时间零敲碎打。下周认真拜读吧。

thesunlover  [评] 2006-6-3 14:58

建议题目去掉“久久”,读者知道99之意,而且最后一段已用“久久”。

wxll  [评] 2006-6-3 18:53

先磨:

我的这篇小说有两条线索:一个看得见的实的99-99商场-999元嫁妆;一个是看不见的虚的“久久”-生命的久久,两 条线展开故事情节。

西雅图夏日的骄阳、天边的白云、向我招手呼唤著的久久挥之不去的纯洁的小妤的影子,华人超级市场的掘起、西雅图文友的友情、激情和才情、金发女郎对比尔盖茨的豪宅滔滔不绝地演说以及后来因土楼的古老伟大而把比尔盖茨的豪宅“掀到一边”的描写。。。还有一组组意像,有比喻,有象征,这些都交叉在“99-久久”交融的意境中。

所以,这篇看似一篇故事性短篇小说,其实也是一种潜在心态小说,可以用诗歌来解“99-久久”的意像。

我开始写的节奏较慢,后来情节越来越多快,都是刻意安排的。

先说到这里。

youming  [评] 2006-6-3 19:51

友明,
第二版读过了,和一版相比没发现很大变化。恕我直言,总体印象还是小说感比纪
实感弱。比如一上来介绍那家超市的文字,看不出其存在意义。中年女作家也比较
苍白。

这个故事如果让我来写,我会处理成“叔叔与少女”的一段恋情,叔叔将对往昔的
追忆情感凝聚在少女身上,少女则是在寻找真正的叔叔(或是爹爹,那就更精彩了),
由此两人之间产生了许多纠纷和误会,最后于甜酸苦辣中澄清事实。

虾瓶

章凝  [评] 2006-6-6 09:54

“现在她父母年老体弱病魔缠身,一个地主的女儿,能有什么出路呢?后来她嫁给了一个长期关照她父母的城里人,我也出国留学了......”

这段没解释好,你再想想。多想,就能想出更说服人的原因。

weili  [评] 2006-6-7 15:47

我的这篇小说有两条线索:一个看得见的实的99-99商场-999元嫁妆;一个是看不见的虚的“久久”-生命的久久,两 条线展开故事情节。

西雅图夏日的骄阳、天边的白云、向我招手呼唤著的久久挥之不去的纯洁的小妤的影子,华人超级市场的掘起、西雅图文友的友情、激情和才情、金发女郎对比尔盖茨的豪宅滔滔不绝地演说以及后来因土楼的古老伟大而把比尔盖茨的豪宅“掀到一边”的描写。。。还有一组组意像,有比喻,有象征,这些都交叉在“99-久久”交融的意境中。

所以,这篇看似一篇故事性短篇小说,其实也是一种潜在心态小说,可以用诗歌来解“99-久久”的意像。

我开始写的节奏较慢,后来情节越来越多快,都是刻意安排的。

这些我都看到了。所以我认为你能赚到‘侨报’的稿费。

weili  [评] 2006-6-7 15:5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weili at 2006-6-7 08:59 PM:
我的这篇小说有两条线索:一个看得见的实的99-99商场-999元嫁妆;一个是看不见的虚的“久久”-生命的久久,两 条线展开故事情节。

西雅图夏日的骄阳、天边的白云、向我招手呼唤著的久久挥之不去的纯洁的小妤的..

为力实在很聪明,我这篇的目标是像报刊投稿,所以吗。。。。。?

youming  [评] 2006-6-7 20:1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章凝 at 2006-6-6 02:54 PM:
友明,
第二版读过了,和一版相比没发现很大变化。恕我直言,总体印象还是小说感比纪
实感弱。比如一上来介绍那家超市的文字,看不出其存在意义。中年女作家也比较
苍白。

这个故事如果让我来写,我会处理成..

章凝编的这个故事很好,不过要写成中篇,我现在是要写 短篇。

youming  [评] 2006-6-7 20: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6-6-8 01:22 AM:


章凝编的这个故事很好,不过要写成中篇,我现在是要写 短篇。章凝说的那两个缺点说得很中肯,有时间写第三稿。



youming  [评] 2006-6-7 21:26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