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unlover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伊甸文库】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图库 书市文摘
主人:thesunlover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转载] 最差性描写奖揭晓 回顾那些蹩脚的性描写
最差性描写奖揭晓 回顾那些蹩脚的性描写

  英国当地时间12月3日晚,2014最差性爱描写奖(Annual Bad Sex in Fiction Award)揭晓。虽然理查德·弗兰纳根有今年的布克奖加持,但他还是败给了另一位布克奖得主、尼日利亚著名作家本·奥克瑞(Ben Okri)。

  主办方《文学评论》杂志的人说,他们都被本·奥克瑞在《魔幻时代》(The Age of Magic)中将前戏比作“打开电灯的开关”这个“出戏的搞笑场景”所吸引,最终决定舍弃理查德·弗兰纳根。

  “当他的手滑过她的乳头,就像打开了开关,她被点亮了。”(When his hand brushed her nipple it tripped a switch and she came alight.)

  “伴随着温暖的电流,她感觉到他滑入她的体内,她不再属于这个世界。”(On warm currents,no longer of this world,she became aware of him gliding into her.)

  “她确实地感到了天堂的存在,就在这儿,就在她的体内。整个世界就在她的身体里,它的每一次移动都展现在她面前。”(She felt certain now that there was a heaven and that it was here,in her body.The universe was in her and with each movement it unfolded to her.)

  在本·奥克瑞的笔下,女性开始“意识到她体内的那些只可能是被一个富有幽默感的神所遮掩的幽秘处”。

  奥克瑞没有出席周三晚上的颁奖仪式,但他的编辑在一份声明里说:“获奖很有趣,但不太有面子,就像性本身。”奥克瑞此前也表示:“一个作家只要写他想写的,这就可以了。”

  按照惯例,颁奖仪式在位于伦敦市中心圣詹姆斯广场的“军事会所”(the Naval & Military Club)举行,这里环境庄严肃穆,但《文学评论》选在此处颁奖,显然是因为它有个更著名的别号:“进出会所”(The In & Out Club)。

  最差性描写奖由英国著名的文学杂志《文学评论》主办,自1993年开始,每年评选一次。他们创办这样的奖项并非是为了恶搞,而是十分认真的。在历届评选中,J.K.罗琳、菲利普·罗斯、诺曼·梅勒等等严肃文学奖常客也经常被提名或获奖。其中,约翰·厄普代克最受关注,这位喜欢写“嫖妓、通奸,甚至是公媳乱伦的”美国作家被四次提名,但都败在他人手下。2008年,他又以《东镇寡妇》(The Widows of Eastwick)入围,评委们大概是实在不忍心他再空手而回了,颁了个“终身成就奖”给他,获奖理由很有说服力:“常年表现稳定,每次都创造出新亮点。”

  让我们来回顾下过去几年的最差性描写——

  2013:

  在某些星系中,肯定有超新星在某个瞬间爆发了,棚屋支离破碎,大海和沙漠也不复存在,只有卡伦的身体和我相偎在一起。我们像英雄那样掠过太阳,飞过太阳系,在夸克的浅滩和原子核中沉潜。为了庆祝我们突破第四颗星,全世界的统计员纵情欢乐。

  马尼尔·苏里(Manil Suri)的《提毗之城》(The City of Devi)描写了核战争背景下孟买城中的一段“三人行”。

  2012:

  肉体,这一带来眼泪和恐惧、噩梦、婴儿、眼花缭乱的古老王国。

  我的性器官如鱼得水。

  加拿大女作家南茜·休斯顿(Nancy Huston)以其第14部小说《红外线》(Infrared)获奖,小说的女主角喜欢在激情云雨时给情人拍照,评委们被她“生动”、“形象化”的描述吸引了。

  2010:

  像鳞翅目昆虫骑在硬皮昆虫上,他用生硬的针钻进她。

  爱尔兰小说家罗维·萨默维尔(Rowan Somerville)得奖的原因是他在小说《她的形态》(The Shape of Her)中以两只昆虫的性交姿态来形容性爱。

  2009:

  那只眼从不眨一眨。

  这一年获奖的是美裔法国作家乔纳森·利特尔(Jonathan Littell)的小说《仁人善士》(The Kindly Ones),这部小说在法国可是获得了最重要的龚古尔奖。但是,乔纳森·利特尔在书中将女性私处比作独眼巨人塞克洛普斯,又存心以树干弄瞎波吕斐摩斯——另一独眼怪。

  2007:

  每个孤独的精虫,都游走于子宫的汪洋,那卵子大得就像巡洋舰。

  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的遗作《林中的城堡》(The Castle in the Forest),以荒谬胜出。他在书中先是费了大量笔墨描绘精子、卵子的相遇。之后,又把男性性器官描写成“柔软如一团粪便”,而男女交媾则像恶魔附体后的群魔乱舞。即便书中这番云雨后孕育出的结果将是希特勒,评审们还是认为,梅勒的手法实在缺少文字美。

  2005:

  像掉到空空如也的浴缸中的“花洒”,弹来弹去的。

  英国美食评论家科伦(Giles Coren)在首部小说《温克勒》(Winkler)中,把男主角的阳具形容成花洒。评委们说,正是那个过于激动的花洒,令科伦独占鳌头。另外,他那些长得没完没了的句子,扭来扭去,就如那个花洒一样。

  2003:

  一个女人脱下了裤子,露出私处剃成纳粹标志的毛发。

  她不断给你的机器注满油料,你的转速表达到了新高。不能再等了,否则会失去最佳时间。她把布加蒂牌小汽车的油门踩到了头。你或许想,她可以像大众汽车那样匀速行驶,从你的油箱中挤出最大的里程。但她却让汽缸全力……

  在前十几届的最差性描写奖评选中,评委们印象最深的,是这一届的得奖人——印度年轻作家阿尼鲁达·巴哈尔(Aniruddha Bahal)。他当年击败了美国作家保罗·瑟罗、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以及英国导演艾伦·帕克,就因为小说《13号碉堡》(Bunker 13)中富有冲击力的描写,以及一段隐晦的“汽车超速行驶式床戏”。

1 评论

good

Xiaoman  [评] 2016-7-18 20:12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