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凝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戈壁伊甸】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图库
主人:章凝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花瓶里长出两棵毒草来

花瓶里长出两棵毒草来

章凝


出国前在民革中央所属团结报社工作过几年。“民革中央”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简称,1948年由国民党的叛徒李济深、宋庆龄、何香凝、冯玉祥等人创建。红朝当政后,一直扮演所谓民主党派的花瓶角色,算一种有职无权的高级奴才,鹰犬倒还排不上号。

不承想我离开后,短短几年内,两位老领导先后卷入两件惊动全国的大案,让人眼镜跌碎了一地。敢情花瓶也不安于室,也有能耐闹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先是民革中央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沛瑶(李济深之子),1996年被他的武警守卫张金龙杀死。官方说法是张金龙监守自盗,偷李家东西时被李发现,于是杀人灭口,实属罪大恶极。民间说法是李沛瑶强奸了他的小保姆,也就是张金龙的妹妹。张为妹妹复仇手刃强奸犯,实乃义勇壮士。张金龙投案自首后,3个月内被当局迅速定罪处死,杀人偿命的效率极高。友情提醒:请对比一下谷开来谋杀案的判决。

无独有偶,紧随其后的是民革中央名誉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孙越崎,卷入震惊全国乃至全世界的“清华铊毒案”,其孙女孙维(现身份证名孙释颜)为此案的唯一嫌疑人。

朱令案现已路人皆知,无庸赘述。只想就此案谈一些个人看法:

有人说民革中央作为红朝装点门面的花瓶、遮羞布,孙越崎等没有任何实权,平时俯首帖耳唯唯诺诺,只有开二会时随大溜举手拍手的权力。现在怎么能够受到我党高层的特别庇护,亲属卷入了谋杀案居然可以逍遥法外。徇私舞弊,草菅人命,民革中央的头头脑脑还不到这个级别,没资格享受这个特权。

此说不是别有用心为嫌疑人开脱,就是愚昧无知,对我党的日常运作缺乏基本了解。先打一个粗俗的比喻:我豢养的一条狗,它自己或者它的犬子犬孙,咬伤或咬死了路人。眼见我的狗儿闯了大祸,作为它的主子,我能够不竭尽全力为它遮掩开罪吗?它犯下的任何罪行,我自然全都有份,最起码有一个养不教的过错。

我党一向喜欢自我标榜伟光正,现在它的花瓶里长出了毒草,岂不大大有损它的颜面,而我党的脸面就是它的生命。于是乎,奴才惹出来的祸事,上升到了悠关我党形像的政治高度。这就意味着非管不可了,而且既然管了,就要一代天子一代天子地管下去,哪怕天下汹汹,也要死硬到底。案情真相事小,死几个P民事小,而我党伟光正的形像事大,两者天壤之别不可同日而语。

徇私舞弊草菅人命,于我党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么,早就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了。我党当着全世界撒谎,从来都是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去年重庆的王督头如果不是逃到了美国领事馆,将惊天大案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被毒死的英国佬,还不就是一条被毒死的野狗,哪能指望有真相半白的一天。

眼下被下毒的不过是一芥草民,并且不是还活着吗。好死不如歹活着,还折腾个啥。指望我党自损颜面去为她伸冤雪恨,岂不是与虎谋皮异想天开。不要拿法律压我党,法律不为党服务,哪还要法律干嘛。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我是黑社会我怕谁,我党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尔等P民又其奈我何!

6 评论

  有好戲,繼續繼續。

xyy  [评] 2013-5-7 14:17

过了没多久,我果然获得了被掩盖的真相。原来李沛瑶夫妻感情失和,长期分居,张金龙见他一个人很可怜,就把自己的妹妹从农村叫来给他做保姆。没想到李沛瑶强奸了她,致其怀孕后又将其赶走。面对耻辱,张金龙只有两种选择:一是打掉牙齿往肚里咽,含垢忍辱,继续为委员长看家护院,见了委员长照样笑脸迎送,打躬作揖;二是铤而走险,以暴易暴,以鲜血浇灭胸中怒火。可惜性格暴烈的张金龙选择了后者。也许他看《水浒》之类的旧小说太多,太羡慕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英雄好汉了吧?道德家会谴责说,张金龙为何不拿起法律的武器?其实,这是连道德家自己也不相信的鬼话...

8年来,每当回忆起这件案子,我都感到不由自主的愤怒:为什么在这个“太平世界”里,大人物的面子比小人物的尊严更重要?大人物人面兽心,因惹火烧身而死后,还要把他的“兽心”挖空心思掩盖起来,并精心为他整修出一张正人君子的面孔;小人物受尽屈辱,死后还要在他的身上泼满污水。张金龙为报仇雪耻而行凶,主动以自己年轻的生命来偿债,当局居然忍心污蔑他是小偷;李沛瑶因奸被杀,官府竟为他编造出一个与盗窃犯英勇搏斗而牺牲的故事。最可怜的是张金龙的父母,女儿被糟蹋,儿子被枪毙,还要为儿子背上盗窃犯、杀人犯双重罪名,从此只能在含垢忍辱中消磨残年,不只何时才是尽头;奇怪的是,8年之后仍有人往他们滴血的伤口上撒盐。

李沛瑶被杀真相,在全国总工会机关尽人皆知,《李沛瑶遇害以后》的作者难道就不知道?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3/02/02/2211650.html

thesunlover  [评] 2013-5-7 17:27

啊,原来到是这样啊,我还真以为张金龙是“监守自盗,偷李家东西时被李发现,于是杀人灭口”哩。唉,这个张金龙也是糊涂,难道他不知李长官是个什么东西?将自己的妹妹送给他做保姆,岂不是送肉入虎口。

冬雪儿  [评] 2013-5-10 09:5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