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禁果撷英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廖康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象棋的文化意蕴
象棋的文化意蕴

廖康


世界上最流行的棋类游戏非象棋莫属。象棋又分两大类: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日本的将棋属于国际象棋一类,而朝鲜的象棋属于中国象棋一类。大多数学者都认为象棋发源于印度的“四兵”棋chaturanga,即运用象、马、车、步四个兵种进行厮杀的棋戏。许多外语对国际象棋的称呼都与梵语这个名称有关。然而,也有些学者认为象棋发源于中国。但中国象棋与大象无关,“象”指形象、象征,是模拟作战之意。中国象棋与国际象棋有很多相似之处,也有不少差异。本文就其差异谈论两种棋所反映的各自不同的文化意蕴。

首先,国际象棋的棋盘较小,只有横八条,竖八条,构成六十四格,棋子走格。而中国象棋有九条竖线和十条横线,构成九十个交叉点,棋子走点。欧洲长期以来一直是封建国家,小国林立,各国都有自己的领地和相当大的自主权。他们的区域观念自然较强,即便是普通人家,也有“家如城堡”一说,不容外人入侵,也不容官差随意搜查,这是写入宪章的条款,可见其观念多么深入人心。现在西方人的家里,孩子的房间家长也不能随便进入,必须敲门。这对中国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中国自秦始皇灭六国以来,取消封建,实行郡县,建立了高度集权的一统王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书同文,车同轨,世上只有路,个人空间的观念非常薄弱。中国的用兵之道重视路线和路口,旨在打垮对方的军队,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对一城一地的争夺相对看轻。反映到棋戏上,自然就走线落点了。

正因为欧洲的小国太多,他们的区域观念虽然强,但国与国之间的边界却不像中国那么清楚。国际象棋没有各自的边界,中间空出的地段是无人区,更像战场。而中国象棋的棋盘中间有不画竖线的空条,号称“楚河汉界”,让人想到中国人第一次争夺一统天下的内战。其实,这条边界并不影响走棋,但越过它就意味着入侵。由于中国象棋的棋盘略大,落点比国际象棋多二十六个,虽然中国象棋的棋子移动步数相对较为有限,也不能升级,但是中国象棋的走法仍然比国际象棋更为复杂。当然,这是整体而言。具体说来,中国象棋在开局和中局的走法更复杂一些,国际象棋的残局变化更多。其原因有二:一是棋子少了,活动空间相差无几;二是国际象棋的王可以到处走,还有逼和一说,兵还可以升级。这些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东西方的政治和战争。

国际象棋的王比中国象棋的将帅威力大得多,虽然一次只能走一格,却可以像士那样斜着走,而且不受九宫的限制,可以横刀跃马,驰骋天下。在开局时,因旗子多,王移动的空间有限。但随着阵亡增多,战场空旷,王走动的自由越来越多,威力越来越大。这反映了国王从少不更事,到成熟老练的过程,犹如莎士比亚笔下的亨利五世,从浪荡不羁的哈尔王子成为征服法国的威武帝王。与之相反,中国象棋的将帅龟缩在城里,与其说这是讽刺中国军队的将帅,不如说是暗讽国君。中国文化讲究为尊者讳,中国皇帝也很少御驾亲征,所以中国象棋没有帝王。但杀了将帅就意味着亡国。好比杀死姜维,就等于彻底灭了蜀国,刘禅虽然还活着,并没有关系。然而,我们称将帅的活动范围为九宫。显然,那是帝王的住所。将帅代表的实际上是帝王。将帅一次走一步,没有什么战斗力,也反映了大多数帝王的无能。只有不许明将的规定让他们起到一定的攻击作用,也意味着占据战略要道的重要作用。

国际象棋有个子叫后,中国象棋没有。后的威力最大,只要没有棋子挡路,就可以横竖斜走任意多格。很多人说那反映了西方的女权,实在是误解。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何曾有过女权社会?有人说西方有女王当政,比如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那是英国开始在欧洲称霸的鼎盛时期。可是中国也曾有武则天当政,那也是中国强大繁荣的王朝,比伊丽莎白一世可早多了。女王当政不等于女权社会,即使在武则天和伊丽莎白一世时期,广大妇女仍然受制于男人。这在古今中外的文明史上到处都是一样的。不同之处在于,欧洲的王后往往是别国的公主。她们出嫁外国通常都是政治联姻。打起仗来,王后的母国很可能会来助战。所以王后代表的是一国之力,当然比车、象、马的威力大得多,独具九分(国际象棋的车有五分威力,象和马各有三分,兵只有一分)。中国自秦以降,虽有朝代更替,但很少有皇帝娶外国公主的事,皇后的军事作用几乎为零,所以中国象棋没有后。

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都有车,反映了古代用战车的作战方式。有人以为国际象棋的车是城堡,并认为城堡会走动很不合理。其实这个棋子叫rook, 意思是战车。这个棋子有一种特殊的走法,即车王易位,好比让王进入城堡,得到保护。这种走法英文叫castling,所以车这个棋子也叫做城堡 castle。中国只有城,没有堡,中国的君王只住在舒适的皇宫里,所以中国象棋没有这种走法。

象在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里虽然都是斜着走,但它们的称呼和作用完全不同。在国际象棋里这个棋子最初代表大象,反映古代印度的一种作战方式,但传入不用大象作战的欧洲后改名为主教,反映了教会的势力。两个主教一个走白格,一个走黑格,不受区域限制,可以杀到各个角落。主教的威力虽然和马——即骑士——相等。 但由于开局时棋子多,可走的格子较少,威力比骑士小,而到残局时,活动空间增大,威力也比骑士大了。中国虽然也有大象,也曾用过象兵,但非常罕见。所以中国象棋的象和相代表的是丞相。虽然丞相的权利极大,中国历史上也有丞相和其他文官带兵打仗,如曹操、诸葛亮等,但中国人普遍认为打仗是武将的事。因此中国象棋的相活动范围有限,威力很小,主要起保卫将帅的作用,和士差不多。

国际象棋没有士,不是说西方的国王没有卫兵,但卫兵在战争中的作用太小,故忽略不计。中国的皇帝通常总是躲在皇宫里,敌人杀来了,卫兵还能抵挡一阵,这在中国象棋里得到了恰当的反映。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马走法既相像,又不同;都是走日字,但国际象棋的马不受任何棋子的阻挡,可以跃过其它棋子,没有蹩马腿一说,比中国象棋的马厉害,尤其在开局之时。因为他们的马也是骑士,那可不只是骑兵,而是代表一个阶层。中国象棋的马开局时没有炮厉害,但到了残局的时候,就像国际象棋的主教一样,阻挡它的棋子少了,可以发挥其八面威风。而炮在残局时架子少了,炮的威力也就减少了。

国际象棋也没有炮,这不难理解。中国人早在唐朝就发明了火药,在宋朝就将其应用于战争,在十一世纪中叶出版的《武经总要》里有详细记载。虽然西方人以先进的火器后来居上,他们用“中国雪”让中国人流了血,但他们使用火药作战毕竟比中国要晚几百年,所以在国际象棋里没有炮。中国象棋以前也没有炮。唐代的象棋谱《樗薄象戏格》就没有提到炮。北宋初年的程颢有一首咏象棋的诗,也没有提到炮:“大都博奕皆戏剧,象戏翻能学用兵。车马尚存周戏法,偏神兼备汉官名。中军八面将军重,河外尖斜步卒轻,却凭纹愁聊自笑,雄如刘项亦闲争。”学者普遍认为,炮这个兵种是最后加入的,现代的象棋是北宋后期定型的。

中国象棋有五个兵,反映周朝步兵五人一组,即“伍”的基本编制。中文词汇“入伍、为伍、行伍、队伍、落伍、退伍”都与这个编制有关。国际象棋有八个兵,与编制无关,他们肩并肩排满棋盘的一行,很形象地反映了实战的队形。步兵的威力最小,一次走一步,只能向前,不准后退。杀到敌人面前,先走棋者可以吃子,真个是先下手为强。国际象棋的兵吃子时必须斜着走,它们面对面时不能动,不能吃子。这反映了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对头兵势均力敌,但斜刺一枪却可以毙命的实况。中国象棋虽然有“小卒子过河顶大车”一说,但实际上,它的威力远不如车。国际象棋的兵走到头可以升级为后,真正成为最有威力的棋子。当然,依据战况,有时棋手会将兵升级为骑士,才更有利于赢棋。总之,这升级的规定使得国际象棋的残局更有意思。日本的将棋除了王将和金将以外,所有棋子都可以升级,升级条件和所升级别各有不同。升级反映了立功得奖,火线升官的现实。中国的现实并非与众不同,不知为什么中国象棋没有这一规定。是否应该增加升级,有待专家商讨决定。

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还有一大不同之处,即逼和。如果一方被逼得无处可走,按中国象棋,那就是憋死,但按国际象棋,则算和棋。所以下国际象棋没有将军的时候,必须留给对方至少走一步活棋的余地,不能让对方的王自杀。只有在将军的时候,王走下一步还会被吃掉,那才算是输棋。这既反映了基督教不得自杀的理念,又反映了困兽犹斗,穷寇勿追的思想。后者本是《孙子兵法》的见解,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在中国象棋中得到反映。国际象棋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当自己大势已去,通常都会认输。如果非要杀到山穷水尽,往往被认为是浪费时间,棋风不雅。在西方,将士因无力反抗而投降并不像在中国那么耻辱。中国人下象棋没有认输的习俗,往往都要战斗到底。更有甚者,某些仁兄,只看自己的棋,不看对方的棋,输了不说输了,而说“我赢你后面了,我要是再走三步,就将死你了。”当然,这是个案,不能代表什么。但同胞下棋,一边下,一边斗嘴,旁边还有支招的、起哄的。在街头巷尾、炕上灯下热热闹闹地构成一种比试棋艺以外的大众娱乐活动。这似乎是独具中国特色的民俗文化。

2011年12月7日

1 评论

很有趣味和知识性!

thesunlover  [评] 2013-2-3 12:49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