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豆凡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欲望的汤__山豆凡/小凯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山豆凡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我的乱弹琴---女人苦,男人涩
我每长一岁,会多零点一个百分点的智慧,少10%的天真,多10%的怯懦,少10%的梦想,多10%的感慨。这个累计和算术,也许不适用于别人。

女人好苦,男人好涩,这是我对成熟渐有的体会。好像路都挺艰难或事情大多不顺,人们总一副痛苦或便秘状。快乐的人儿在哪里,岁月中,我们不停地吞下不该吃的果实,或是囫囵咽了本该咀嚼的东西,系统乱了,是自找,还是注定呢?

我眼中变化着的自己和别人的幸福,就像挂上数百金蝉的七月树,根须被吃掉了不少,再爬上鸣噪的虫官,荫凉都被叶子们宣告收场了。

苦与涩,是底色,是蒙尘,还是基调? 我昨天发现一个琴键的音有点儿变了,就突然想到了苦涩的可能来源。

4 评论

在谈琴说日子之前,倒有一个关于苦涩的点,该停顿一下。

苦涩,和寂寞常挂在一起。但孤独或寂寞不一定就非要苦涩,而苦涩的人,多半容易孤独和寂寞,然后开始恶性循环,心理也逐渐阴暗起来。但那种苦涩,不是这则女人苦男人涩的叙述里想说和要说的东西。对自行锁在黑屋子里的一团自赏自怜的喘息所散发出的那种苦涩,更不是我想谈及和接近的。我只谈普通人的生活,也不懂张爱玲那种枝长花异崖太深或境迁缘尽的“例外”,毕竟,万万个人里面,只有那么一个张爱玲或朱买臣,虽然千百个会认字的人做梦都想去东施一把或误以为自己是,色戒作者的脚趾头。

我们谈我们,拥抱生活的凡间俗人。这里,已经开始说得苦涩了,如果你也觉出了辛痛的味道,那大概是我的感悟确实多了百分之零点零零五,刚才少敲了一个零,补上。

苦涩有薄厚。厚的,像浓黑的巧克力;薄的,却是黄连。有人沧桑一世,人生好比浑宏的乐曲,虽未必总是激昂,凝静的部分也常有相当的分量,若其中渗出了某种苦涩,它应该耐人寻味和欣赏吧。我们慢慢变老,幸福在变,而女人苦-男人涩的终结,假如会是一支沉复长曲末尾的低回,也算值得宽慰了。

山豆凡  [评] 2011-7-1 12:01

果子到秋天会甜,不摘的,落在地上发酵再腐烂,它的种子在泥土里安睡数个季节,直到某个希望之春发新好的芽。人的一生如果也那么简单,苦涩的那段,就反而在我们总以为最纯真灿烂的后花季时期了。人,因为常常太多思虑的缘故吧,把智慧里的某一部分演化成毒虫,埋进生命里,慢性自杀式地折磨自己土壤之上的可见身形,日积月累,衰败就成了不可避免的结局。而那种思虑,如果不算具有牛角尖的特点,多半是一线天的苍藏,思虑得深刻,阴云密布地重,阳光少了,越来越少,自己和身边的人,在落寞的世故崖壁之间,彼此传染一样地开始在灰蒙蒙的心境下,酿苦涩的寒露。它是单薄的。

回到前面说的琴键。在一架琴没有被怎么肆虐过的情况下,从听觉之外的感触来观察,并不会看出差别来。而琴本来是为心与耳所造。人生走到一定时候,也许会不知不觉地变成一架很久没被碰过也没有发声的琴,很多乐器,在它存在的某个时间点,回归作一台或轻或重的家具,或是摆设,成了一个不觉得苦涩,安安静静,对空白和空间的想当然占据。而我们在忽略那架琴的时候,在“忙碌”之余又在辛苦思虑之间拥有些什么“美好情怀”呢? 那其中,又有多少一线天的侠情与顽执。琴的失落,不是我想拥有的苦涩。我在意的,是指头从未走远的心遥遥和指尖和心灵所触摸到的苦与涩。

山豆凡  [评] 2011-7-5 08:16

琴,过段时间音就开始变。喜和忧,就像温度或湿度,在微妙地改变我们同样动作和指法下的表达与传递。如果变了音还继续弹,曲谱越短越简单,那种不协调就越容易被察觉。我们的成熟公式要比果子繁琐许多,我们也许都是多多少少变了音的琴。破琴也能奏出平常的曲子,路走了好久,我不再追崇店里摆的光鲜。

山豆凡  [评] 2011-7-5 10:34

字写到这里,想引用一个关于幸福与苦涩的数据,它也印证一句老话,钱买不来幸福。去年关于中国大陆地区富有人士的调查显示,超过9成的“有钱人”(中产阶级再往上,个人财产/资产超过500万的数不清的新先族)觉得自己不幸福。而他们和太多太多的其他人,仍然继续地把赚钱和数钱当作至上的追求。

他们的事业家业,在金色银色的弦上,如果少了略带缓弛的幸福,一定辛苦得涩难而混乱。这或许是许多人误把性福当作幸福的原因之一。

待续

山豆凡  [评] 2011-7-6 08:2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