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豆凡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欲望的汤__山豆凡/小凯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山豆凡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两个朋友
两个朋友

山豆凡/小凯


昨天E和R来寒舍小聚,这对儿夫妇,算常客。晚饭中间,他们提起今年夏天可能要搬往另一座城市。我跟阿Z说,看来,身边很快会少两个好朋友,不过,另一座城市又会多两个朋友。

对E和R的存在,我从前没有十分强烈的感觉,就是有事能照应没事儿也不怎么牵挂的君子之交。但当他俩说起几个月后将要迁至百里之外,我觉着时钟好像被拧到了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大概是某个很阴的天气,我在大学那所老宿舍楼的走廊里,空空张望一个早没有了的背影……不一样的情形,但都能隐约听见类似的老调儿---相见时难别亦难,尽管情绪的浓重很不同。

快三年了,跟E+R的友谊呵护得还好,虽然任意连线间的兴趣爱好以及性格等方面,我们相互差别比较大。

记得,是R在网上寻找城际顺路车,我们彼此才因而有了初次相识。E和R的家乡在重庆,我没有去过的城市。除了喜欢吃麻的辣的还有联想中他们曾在的山城雾锁,我对E和R开始的印象,跟远程火车途经长途小站没什么大的区别,我以为他们反过来的感觉多少也如此。

假如缘分被在乎了,下文就属于情份吧。E+R为了答谢那次搭车,请我去他们家吃了顿饭。我之后回请。三来两往,我们从过客变成熟人,又从熟人变为朋友,慢慢地,大家走得比较近,有时会一起庆祝节日,再后来,也一起过生日。

08年夏天,E要买车,让我帮忙参谋。我根本就不懂车,前盖大敞我都不能很快找到发动机。算是助阵,我什么特殊意见都没有发表,“旁观”E如何买下了他自己认为满意的坐骑,实际上,我真正做的就是替他试开了一段高速路,但也没有感觉出什么名堂。我确实不懂车。

E的那笔交易完成之后,他把我当作功臣一样连连夸奖了几番。

那年秋天,我约E打网球,他平常不怎么锻炼身体,才上场半个多小时就打不动了。第二天早晨,E开车出门,在十字路口,他左拐忘了避让直行......双方两辆车都被撞报废了,人除了吓傻之外谁也没受伤。事故发生后的那几个月里,R作为E+R的家庭“女发言人”,绕着弯儿埋怨了我好几次。她说,E要不是头天打网球体力消耗太大,第二天根本不会开车那么不留神。我虽然觉得冤枉,但还是满怀内疚地关照了他们好几个月。毕竟,我非常不喜欢这种不算巧合的巧合。

E再买第二辆车的时候,没有叫我去参谋,就是让我和他一起,把那辆撞报废的Accura从公寓停车场的这头儿,推到了另一头的犄角旮旯,像推一头十吨重的倔驴。

E和R的第二辆车,美国的牌子美国造。内部很宽敞,但机械电子总有毛病。我和从前一样不懂车。但是,E经常打电话跟我讨论,让我帮他诊断车子的小故障。我每回就是电话这头的好学生,一边听,一边拼命地想象和猜测。E是学工程的,而对我来讲,工程基本只是两个单字或一个“生”词。那时,E的妻子R,已经原谅我08年秋天的那次“错”了。

......

09年圣诞前,R生小孩儿了,她当时27岁,做了一个还在读硕士的新妈妈。我去产房看望他们一家三口。其实,我不是特别愿意接近刚出生的婴儿,总觉得要么我会去污染小家伙,要么我会被小家伙污染。那年圣诞前夜,E、R、他们大大篮子里的小小女儿,还有E的妈妈 (她从国内刚来不久,帮忙照看孩子),和阿Z跟我一起过了节。E的妈妈准备了一座春卷儿磊的高山。很难忘,E的妈妈在饭桌边上说,她希望阿Z还有我,和E+R的友谊地久天长......就那样,那份交情多了一层温暖。

2010年圣诞,怎么过的都记不太清了。E和R那天好像没有来。

时间过得很快,跟这两位朋友牵手快三年了,从陌生人开始。一切算缘分吧,可以好好回首能够细细寻味的那种平淡。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