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豆凡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欲望的汤__山豆凡/小凯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山豆凡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赌场
赌场

山豆凡/小凯


地下摇动的昏黄,挑了汗,弄着香
反了锁,搭了扣,逃不出一屋的暗狂
你吃了我的,她吃了他的,连着吞,一个衔着玫瑰红的黑赌场

牌很乱,不好翻
垂吊的灯线,是支注射的针头,快乐中,流着分享
一手的计算,再一手细滑的烟
牌里,梅纵几度,六九不分桃与钻
几对,几双
谁的乳房,睡了谁的幻想
谁会是赌王,谁又吮吸着谁的目光

一张牌桌,变无枕的床
手指爬过那边的欲望,心思潜下要有的勾当
牌桌四条腿儿,撑起没有篷的轿房,洒满了颜色,女人唱,
“湿淋淋的迷蒙,三月里的雨,淌过平川,又见着谷底,空穴里,看那空穴里,美的春光”
牌桌一面,好似压平的鞍,侠客牵马觅小桥,渴了,再望,
“独木的几寸桥,要来女儿的兰花轿,见了幽谷,湿了足履,几寸桥抖得忙,心也跳得慌”

谁的手气,抓了谁的心意,轻咬的各式,很想
眼神拉了视线,兜起透明的红桃,再散
牌很薄,薄如深情,牌很轻,花飞云不见
梅去了几瓣,桃子打湿了钻
不见了窗,黑了,他她他她的,赌场

4 评论

不好意思,我这个诗外行,暂时还没太读懂。正巧碰上了山豆凡,先顶一下,再细读、品味。

酝藉  [评] 2011-3-3 21:2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酝藉 at 2011-3-4 02:20 AM:
不好意思,我这个诗外行,暂时还没太读懂。正巧碰上了山豆凡,先顶一下,再细读、品味。

不要不好意思,能读到就很感激了。一样的,我们没有外行内行。

我这首小诗后面的想法和描述,个人化很强,有些东西没被捕捉到很正常也非常能够理解。经常,我自己换了个念头之后也会不懂最初的自己。

上面写的那个《赌场》,其中反复出现了这样那样的暗喻,对不同读者来说极有可能产生各自不同的理解,而当理解类似了,就其感觉的强烈程度又会不一样。它和那个约一年前写的《悲惨的角斗士》,有一点儿关联,但意思又相差了老远。说了好多,还是没有坦白。

山豆凡  [评] 2011-3-4 00:4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山豆凡 at 2011-3-3 20:46:
赌场

山豆凡/小凯


地下摇动的昏黄,挑了汗,弄着香
反了锁,搭了扣,逃不出一屋的暗狂
你吃了我的,她吃了他的,连着吞,一个衔着玫瑰红的黑赌场

牌很乱,不好翻
垂吊的灯线,是支注射的针头,快乐..

这首诗读起来很有韵味,好像是什么戏剧的唱段一样。

山豆的语文知识底子很厚。赞!

忍忍  [评] 2011-3-4 17:10

你夸我语文知识,实在惭愧,我最能逃课或课上开小差了。

那个如果我不快乐短文的帖,不知道系统怎么回事,我加上的回复显示不了,我想一定是那个youtube视频在做怪。我把视频embed html变成了网址,如果xyy再把他的回复做相应编辑(也类似去掉那个embedded html),可能问题就解决了。

山豆凡  [评] 2011-3-4 19:22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