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豆凡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欲望的汤__山豆凡/小凯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山豆凡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是人性的改变吗?
是人性的改变吗?

山豆凡/小凯


许多过来人会感叹物欲横流中人性的缺失,这里说的人性,指的到底是什么? 是对理想的追求? 还是说对自由的向往?

而人性,又会因为时代而改变吗? 如果会,人性是否像一株适应季节和气候的花草,有阳光的时候就绽放,阴雨时分就萎靡? 而如果人性真地会淡化或不易察觉,那是因为四周阳光太充足了,还是因为天气太寒峻了呢?

战争年代,文革岁月,人性的体现容易非常极化,也许是因为情形本身。而在和平时期,或繁荣景象里,人性似乎显得很疲软,这或许也是情形所致。

当人饥饿的时候,或快要被饿死的时候,人会抢夺,会下贱,甚至会吃掉自己的同类,有人把它理解为人性的扭曲或兽性的暴发,那么,这个扭曲的,真地是人性吗? 如果有些行为属于兽性,算不算是人和兽又多分享了一些东西呢?

一个脑满肠肥的人,是不爱去想72小时之后天会否塌下来的,他/她也会自然地认为那些为生存环境处心积虑的人很不正常,他/她的那种观念,正如心存担忧者的所想,都是合乎逻辑的,而一个“无觉悟”人士对未来世界要怎样的无兴趣和无意识,并不说明他/她人性的迷离,或者,迷离的不是人性,而是环境。人性,也许总在那里,没有多也没有少,只是不同时间给旁观者的印象不一样。境遇不同,人性的萌发也有了不同的形态。

懒惰、懦弱、自私等等,可以归属于人性,甚至也包括绝望、淫乱和自暴自弃。

人性里当然也有许多好的棱面,例如正直、为他、勤劳、乐观等等。

1930s晚期,在中国平原的乡壤,那里的男人们,还没有彻底忘记自己曾有条长辫子。假想,日军天刚亮的时候开进了村子,你此时此刻就是村民中的一个,院子里有锄头、耙子,还有一头骡子,你身边躺着的有老婆和一个刚三个月的孩子,而你恰恰是这个村的村长,父老乡亲们也都服你听你,你们村早听说过日本军的种种传闻,你会带着村民们做些什么? 而你的所有可能的行为,是否都表现你的人性? 这里先不去用道义或感染的方式去构想你在当时的作为,仅从人出发。

政治对人性是有影响的,政治也不纯粹是外在的东西,而它本身的许多元素,是否也属于人性的一部分?

2000s,在中国上海,那里的男人们,在同学朋友聚会的时候,会聊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房子,对方的轿车,或者再说说股票还有某某官司。那里的女人们,三三两两凑齐了之后,会谈自己的美容,自己的头发,丈夫的不轨,某女的骚青,再互相炫耀一下孩子的优异。人性在哪里,难道他们思想里的所有虚浮不算人性吗? 如果算,它们和政治类的人性大概站得远了一些,是因为人们人性的空间被剥落了,还是那个空间被满满地占据了呢?

许多过来人会感叹物欲横流中人性的缺失,这里说的缺失,指的又是什么?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