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禁果撷英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廖康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巴比伦的白桑葚
巴比伦的白桑葚

廖康


世上最早的悲剧当属巴比伦的白桑葚,主人公的名字叫琵拉姆和梯丝碧。那是公元前八百多年,亚述王朝赛蜜拉米女王垂帘时期的故事。琵拉姆是全巴比伦最英俊的帅哥,梯丝碧是最秀丽的美女,他们的父母都是巴比伦的名门望族。虽然他们两家的房子相离不远,花园只隔着一道墙,但由于两家有世仇,数十年没有来往,孩子们互不相识。

一年春天,似乎大地母亲不喜欢人间的隔阂,让两家花园之间的那道墙裂了个缝。缝虽然小,却足以让年轻人好奇的眼光透过去。他们看见了什么?最美丽的图画也没有这么美!传说中的天神大概就像他这样伟岸吧?传说中的仙女也不可能有她这么妩媚。琵拉姆和梯丝碧透过这狭窄的缝隙看到了天堂。

这狭窄的缝隙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年轻人的心,琵拉姆和梯丝碧每天都情不自禁地到这儿来,透过缝隙向对面凝视。而每当一人看到对方走过来时,就赶快跑开。开始还有点儿慌张,后来,他们猜到对方在做什么,就把自己的最佳形象展示给对方看。梯丝碧转身,翩翩起舞,身段随莎裙摆动,才露出婀娜多姿。琵拉姆舞剑,习习生风,面庞受剑光掩映,更显得光彩夺目。

一天,他们不约而同来到缝隙前,同时贴近墙壁凝视,看到的是对方明亮的眸子。虽然隔着墙,他们仍然脸红了,赶快转过头去,但是谁也没有走开。还是小伙子勇敢,琵拉姆再次贴近墙壁,透过缝隙,看到梯丝碧的倩影。他呼唤:“美丽的姑娘,你千万别走。我是琵拉姆,在这里看你好多天了。我该怎样称呼你?”

“英俊的琵拉姆,”姑娘答道:“我也看你看了好多天。我叫梯丝碧。”

“噢,梯丝碧,多美丽的名字啊!只有你才当之无愧。如果你的父名不同,该多好呀!如果我们两家没有世仇就好了。”

“是呀,如果你的父名是全国任何一个其它的名字该多好啊。可父名有什么关系?那个叫做太阳的天体,在波斯名称不同,可还不是一样闪闪发光?父名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既不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也不是我们的脾气和秉性。你不会因为我的父名而不愿意跟我说话,对吧?”

“你说得太对了!” 琵拉姆感叹:“我不管你的父名是什么,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最美丽的女子。我要是一天见不到你,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我希望你不在乎我的父名,跟我做朋友,好吗?”

“我没有见过更英俊的男子,” 梯丝碧回答:“传说中的太阳神大概就是你这样子吧?只要看到你,我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眼前一片光明。我们每天都到这里来见面,说话,好吗?”

这样,两个年轻人堕入了情网。他们每天都在此相会,表达不尽相互的爱慕,诉说不完相互的思念。可惜啊,他们之间隔着厚厚的墙。说话时,凑得近,看不到对方的模样。相望时,离得远,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他们诅咒这道墙,石头砌的,那么结实,裂缝那么小,用刀尖刮,也没能刮开多少。这道墙隔开了一对恋人,他们只能互相仰望、互诉衷情,却触摸不到心爱的人。他们甜蜜的爱情也无人分享,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梯丝碧的奶娘。

梯丝碧十六岁的生日到了,琵拉姆要送她一件礼物。但他不想扔过去,那样会显得太不庄重。他在墙底下挖了一个洞,又挖了一条小渠,再请求梯丝碧也连着墙洞挖条小渠。他把礼物包好,放在一条木船模型里,打来一桶水,灌入渠中,并让小船漂在水上,再让梯丝碧开渠放水。小船漂了过去,梯丝碧惊喜地欢笑起来。但她的惊喜才刚刚开始;打开礼物,她看到一枚精美的琉璃项链,在阳光下闪着五彩的光泽。她戴上以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不久,琵拉姆过十九岁生日。梯丝碧让小船给他载去了一个黄金扳指。琵拉姆不仅射箭时戴它,平时哪怕有点碍事,也总是把它套在大拇指上。

这对恋人多么渴望能够手拉着手在林间散步,听百鸟歌唱;在草地上徜徉,闻各种花香。他们多么渴望同骑一匹骏马在原野奔驰,共划一叶扁舟在湖中荡漾。他们多么渴望,无论身处何方,都依偎在一起,永不分离。可是他们中间有堵墙,把他们无情地分开,只能透过那条狭窄的缝隙张望。

这堵可诅咒的墙啊!虽然可恨,它毕竟还有一条缝隙。但世仇那堵墙才真正是密不透风,牢不可破。两家不仅没有和好的可能,反而因仆人间的争吵时常引发主人们斗殴,关系每况愈下,让这两个可怜的孩子看不到一点希望。终于,灾难发生了。梯丝碧的父母给她安排了婚事,要她嫁给一个她从未见过的贵族青年。

琵拉姆和梯丝碧再次来到墙边,透过缝隙,绝望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倾诉着心中的悲伤。他们张开双臂,贴在墙上,长久地贴在墙上。慢慢地,墙壁不再冰凉,他们似乎感到了对方的体温。闭上眼睛,他们似乎相拥而眠。不!不能再这样假想。他们惊醒过来,开始把对策商量。他们要私奔,要逃往远方。可在哪里相会呢?你知道城外那个古老的石泉吧?旁边有一株巨大的桑树,上面结满了白色的桑葚。对!就是那个地方。今夜,我们在那里相会,离开这令人心碎的家乡。

那天晚上,月上树梢时分,梯丝碧先来到了石泉旁,焦急地等待着琵拉姆。突然,她听到声响,但那不是她的情人,而是一头狮子。梯丝碧吓得赶紧跑开,躲到附近一个小山洞里。慌乱中,她的纱巾落在了地上,落在石泉旁。那头狮子刚吃了一只小羊,到这儿来喝水。喷香的纱巾,引起它注意,用沾满羊血的大嘴拱了拱纱巾,才去喝水。喝完水,才慢腾腾地走开。

就在此时,琵拉姆急匆匆赶来了。他家事缠绕,好不容易才脱身。远远地,在朦胧的月光下,他仿佛看见一头狮子。他拔出剑,飞快跑来。没有人,也没有狮子,但地上有人的脚印和狮子的爪印,还有那张纱巾。他捡起纱巾细看,啊!是梯丝碧的,有血。他痛苦地想到,狮子把他心爱的梯丝碧咬死了,叼走了,也许已经吃掉了。他痛苦地几乎晕过去,他痛骂自己来晚了。约姑娘出来,自己却来晚了,铸成大错。他内疚,他悔恨,他诅咒自己,诅咒他们的世仇,诅咒狮子,诅咒可恶的命运。可是,晚了!晚了!他痛恨地想到:自己来晚了,一切都晚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也不配再活在人间。他把纱巾铺在地上,把剑柄杵在地上,胸膛对着剑尖,毅然决然地扑倒,趴在纱巾上——长剑刺透了他的胸膛。

梯丝碧在山洞里躲了一会儿,觉得狮子一定走了,才小心翼翼地出来,走向石泉。远远地,在朦胧的月光下,她仿佛看见地上有一个人。她赶紧跑过去,只见琵拉姆趴在地上,趴在她的纱巾上。剑尖穿透了他的身体,斜着指向苍天。

梯丝碧惊呆了,她大声呼叫琵拉姆,但琵拉姆没有回答。她使劲摇晃琵拉姆,但琵拉姆一动不动。她拼命亲吻琵拉姆,但琵拉姆没有反应。她痛苦地醒悟过来,知道琵拉姆已经死了。而且她明白,琵拉姆是因为自己怯懦才死的。她痛哭,咒骂着自己:我怎么那么胆小啊!我怎么那么慌张啊!我跑开了,还把纱巾掉落了,让狮子用它擦嘴,让我的琵拉姆误解了。以为狮子吃了我,他才痛苦地自杀了。他为了我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生不能与你同在,死要与你同归。我不害怕了,我来了。说着,梯丝碧抓住剑刃,胸膛对着剑尖,毅然决然地扑倒,趴在琵拉姆身上。

他们的血流到一处,流到桑树下,浸透了大地,浸润了树根。桑树吸纳了这对情人的鲜血,白色的桑葚立刻变红,变紫了。

2011年2月3日




6 评论

是否和您上一篇类似,是注入新构思和联想而改编的么?

山豆凡  [评] 2011-2-9 12:24

再贴一篇,回答你的问题。

廖康  [评] 2011-2-9 17:16

谢廖康。我去阅览学习一下。

山豆凡  [评] 2011-2-9 17:37

  極其悲慘,亦頗血腥,兒童不宜。西方的悲劇美學,難合國人脾胃。

xyy  [评] 2011-2-10 15:14

>>>说话时,凑得近,看不到对方的模样。相望时,离得远,听不见对方的声音。

觉得这个比一起死还折磨,悲剧。。。

兰若  [评] 2011-2-10 15:22

是啊!知道自己心爱的人要被迫嫁给别人,更是生不如死。

廖康  [评] 2011-2-12 02:36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