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禁果撷英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廖康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重复的怪梦
重复的怪梦

廖康


一个男人抱着我,坐在有直立靠背的椅子上。我们旁边和对面还有人,大家相安无事。我们仿佛在一间屋子里,阳光明媚,屋子微微晃动着,我感到很舒服。突然,天黑了。屋子里像墨染的一样,与此同时,尖厉的声音响起。我吓哭了。抱我的男人喃喃道:“别怕,别怕,没关系,没关系……”

这是我曾经反复做过的三个怪梦之一。后来,当我第一次在电影中看到火车进山洞的镜头时,立即认出那就是我梦中的情景。我问父母,我小时候是否坐过火车,受过惊吓。出于某种原因,父母没有告诉我实情,隐瞒了我两岁半时坐火车从成都到北京的经历。我继续做那个梦,每次都会吓醒,越来越清楚地感到,梦中的情景就是火车进山洞。十三岁那年,我知道了实情——我父亲带我来北京,火车过秦岭,钻山洞时把我吓哭过。从那以后,这个梦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小时候扁桃腺经常发炎,引起发高烧。每次我都会做同一个怪梦:天开了,我看见一个大火球一上一下地浮动,万道金光一丝一丝地闪耀。我突然大彻大悟,仿佛知道了万事万物的本源,还对自己说呢:原来如此啊!

自十二岁割了扁桃腺以后,我很少发高烧了,也就不常做这个梦了。但偶尔发次高烧,还会在梦中见到那个大火球。只可惜醒来后记不住更多情景,始终不知道在那半昏迷状态,得到了什么启示。大概是八八年,也许是八四年,我在《新华文摘》上看到转载的一篇台湾人的作品,其中叙述到一模一样的梦,而且也是在发高烧时反复做的。我当时犹如五雷轰顶,难以想象世界上竟有这等巧事。我把那篇文章折了页,并把那期文摘存好。但我没有记住作者的名字和作品的题目。后来,来了美国。九四年第一次回国,却找不到那本文摘了。自从读到那篇作品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也许是因为我再也没有发过高烧?

一九七三年,我的好朋友在黑龙江建设兵团出了事故,死在一眼井里,葬在遥远的东北。我没有见到过尸体,下意识里,我无法接受这一悲惨结局。多年来,我经常梦见他,和以前一样,活得好好的,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我会在梦中对他说:“你没死啊!跟我们玩神秘,是吧?还真把我蒙着了,你这小子!”说着,我会狠狠地拍他肩膀,却拍到了自己肚子上。醒来,我在黑暗中泪流满面。

我在美国读研究生时,把他的故事用英文写了出来,参加全校的写作竞赛,得了一等奖。后来,我还把故事翻译成中文《深井》发表。自从九三年我用英文写出这个故事以后,那个梦就再也不来了。我甚至感到可惜,但转念一想,还是认为他的故事应该让人们知道。

2010年7月18日

5 评论

<<深井>>的汉英版本可否都贴出来一下? 很想读一读。

顺便说一句,你的梦带着午夜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又突然消失的...午夜脚步声...

然后,一个女人在楼梯旁的角落里...她把脚缩进了裙子...她在掩面哭泣...突然,你听到火车的汽笛声...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黑暗里是午夜的脚步声,她不见了...你转过身,她蹲在天花板上,倒挂着...掩面哭泣

别害怕,刚读了你的故事,受了点儿启发,写了一小段让读者凉快凉快。



很期待阅读深井。

山豆凡  [评] 2010-7-18 19:29

有意思,廖康的这几个梦。

不禁使我想起,我曾经好多年几乎每个晚上重复一个梦,走在去上学的一条羊肠小道上,两边都是清水涟漪的池塘。
后来我到北京上学,学校边真有一条小河。每天晚上我就沿着那条小河散步。到北京上学后,这种梦就再也没做过。

冬雪儿  [评] 2010-7-19 20:21

好像每个人都有几个反复做的梦。我的是隔几年就做一回,老在一个复杂的楼群里迷路,找不到要去的地方。那个楼群在梦里是不变的,但现实中却从没去过。还有就是时不常梦到要考试但发现一点儿没准备。不知廖康看没看过电影PAPRIKA,现实与梦境混在一起,很怪。

Cadasil  [评] 2010-7-21 16:43

没看过,谢推荐,我会把它放在Netflix queue上。听说正在上演的Inception很好,也和梦有关,我要去看。

廖康  [评] 2010-7-21 17:18

如此说来,梦有所因,故可消解之。

xyy  [评] 2010-7-22 15:21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