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原创] 写给一只黑色的跛脚鹰
你这只披着凤凰华衣的秃鹰,
你这不祥的、丑陋和邪逆的象征
我虽是南方飞来的雏燕
心里却藏着和你奋勇一搏的决心


秋天,等清冽的季节来临
我的身体已经翅壮羽丰
我要向你展现我的强悍
还有虚伪底下你懦弱的灵

19 评论

I love this poem. Sister!

The righteous will roar like a lion. Be strong in the Lord! Allow no evil thing, nor self-pity to taunt you...

Much love,
Sun

Immanuel  [评] 2010-4-14 22:0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Immanuel at 2010-4-15 03:09 AM:
I love this poem. Sister!

The righteous will roar like a lion. Be strong in the Lord! Allow no evil thing, nor self-pity to taunt you...

Much love,
Sun

我不喜欢这首诗。觉得它很窄。没体会到一点儿要奋斗的勇气,全是口号和哭嚎,还有一种隐约但很泼的谩骂,觉得一种比黑鹰还阴暗的情绪把诗歌给绑架了。全是牙齿。In the Lord?咳,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啊,长叹一口人间的呼吸... ...

山豆凡  [评] 2010-4-14 22:1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山豆凡 at 2010-4-14 22:19:
我一点儿都不喜欢这首诗。没体会到一点儿要奋斗的勇气,
全是口号和哭嚎,还有很泼的那种谩骂。觉得一种比黑鹰还阴暗的情绪把诗歌给绑架了。
全是牙齿。In the Lord?咳,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啊,长叹一口人间的呼吸... ...

山豆凡眼睛很锐利。同感,痛感。:-)

O Lord! In your name!!!

忍忍  [评] 2010-4-14 22: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Immanuel at 2010-4-15 03:09 AM:
I love this poem. Sister!

The righteous will roar like a lion. Be strong in the Lord! Allow no evil thing, nor self-pity to taunt you...

Much love,
Sun

谢谢曼牛的喜欢和鼓励。真到了“决一死战”的那一天,这份激情不知尚存几何?
问候兄弟!

虔谦  [评] 2010-4-14 22:31

谢谢山豆凡和忍忍分享不同解读,问候二位~

“秃鹰”代表着某种邪恶的力。我还是那句自问和自勉:真到了“决一死战”的那一天,这份激情不知尚存几何?

虔谦  [评] 2010-4-14 22:32

咳,说实话,这一首,让我联想起有关文化大革命的纪录片镜头。希望虔谦要表达的不是太平世界百家争鸣里的某种不安和憎恨。
“决一死战”?多让人苦笑的姿势啊。真是让我联想起了革命中的“打倒美帝国主义”----“反修反苏”-----“英特耐雄耐尔一定要实现”-----

你的这首,真地是让我难受地想不出别的东西。做为21世纪文明社会熏陶过的作者,写出这种有偏狭意味骂人的东西,真是不敢恭维。

上面的感想,是站在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来观察分析的。觉得这一首非常之不友善,不是一般地不友善。

“虚伪”“跛脚”“丑陋”“邪恶”...为什么这么革命呢,什么深仇大恨会这样呢。

山豆凡  [评] 2010-4-14 22:3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4-14 22:32:
谢谢山豆凡和忍忍分享不同解读,问候二位~

“秃鹰”代表着某种邪恶的力。我还是那句自问和自勉:真到了“决一死战”的那一天,这份激情不知尚存几何?

不就是大家用科学的方法讨论了宗教了吗!

QQ MM 看来是不能接受一点科学思想了?

俺说傻宗教是俺这几天又在读 Da Vince Code. 想起那个白化病的天主教狂。That's all.

难道这个网上有教徒,俺就不能说“亮”了?俺就没有言论自由了?

想起那个白化病的天主教狂,自己那样地,残酷地自虐。真的不忍读下去。

忍忍  [评] 2010-4-14 22:43

诗歌当然可以作为”武器“去打击或讽刺作者认为邪恶的东西。但这种表达很不容易把握,如果不是在战争年代,它会比较灰暗,和来得很突兀。
直觉里虔谦很有涵养,所以我才对诗里的语言感到惊讶。如果我点评里有冒犯的意思,还忘海涵。

我读它的时候,偶尔会觉得自己像个俗陋的凡人在听一个完美无缺的心灵在愤怒地咆哮。如果这首诗歌来自宗教意识,那,我印象里,大多宗教都很仁爱和深厚。反宗教的,不一定就是邪恶。邪恶就是邪恶,不是由圣经来定义的,而是来自人性的体察。

山豆凡  [评] 2010-4-14 23:0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10-4-15 03:43 AM:


不就是大家用科学的方法讨论了宗教了吗!

QQ MM 看来是不能接受一点科学思想了?

俺说傻宗教是俺这几天又在读 Da Vince Code. 想起那个白化病的天主教狂。That's all.

难道这个网上有教徒,俺就不能..

忍忍,这首诗和宗教没有关系啊。

虔谦  [评] 2010-4-14 23:0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4-14 23:08:


忍忍,这首诗和宗教没有关系啊。

QQ MM,

可是您有宗教啊!您平时都是那样地善,这首出自您口,吓S俺了。:-)

可见俺不识庐山真面目。:-)

忍忍  [评] 2010-4-14 23:1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山豆凡 at 2010-4-15 04:00 AM:
诗歌当然可以作为”武器“去打击或讽刺作者认为邪恶的东西。但这种表达很不容易把握,如果不是在战争年代,它会比较灰暗,和来得很突兀。
直觉里虔谦很有涵养,所以我才对诗里的语言感到惊讶。如果我点评里有冒犯..

山豆凡,刚才回过忍忍,这首诗和宗教没有关系。

我曾经写过一首诗,这是第一段:

自由是自由者的通行证
善良是善良者的座右铭
心灵呵,
   你在用你最利的矛
      刺向你最坚的盾

其中头两句诗模仿北岛的: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但是涵义也非常不同。

如果说关系,我所说的这些和这首给黑鹰的关系还近些。

虔谦  [评] 2010-4-14 23:1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4-14 22:32:
谢谢山豆凡和忍忍分享不同解读,问候二位~

“秃鹰”代表着某种邪恶的力。我还是那句自问和自勉:真到了“决一死战”的那一天,这份激情不知尚存几何?

“秃鹰”代表着某种邪恶的力“

以上这句就是关于宗教。。。

忍忍  [评] 2010-4-14 23: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4-15 04:13 AM:


山豆凡,刚才回过忍忍,这首诗和宗教没有关系。

我曾经写过一首诗,这是第一段:

自由是自由者的通行证
善良是善良者的座右铭
心灵呵,
   你在用你最利的矛
      刺向你最坚的盾

其中头两句诗模..

那么,你说的邪恶的力,具体都指什么呢 ? Evil Force... such as?
跛脚的残废,又具体指什么?

你的诗里有种忽然冒出来的憎恨和鄙夷,没有背景,迅猛地就攻击开了。因为我很可能误会以为诗歌里有我不太习惯的高姿态,所以想正确地理解你作品里的涵义,想请教,支撑诗中雏燕的勇气是来自鹰让燕失去安全感的那种威胁。这种威胁,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北岛的诗,我见过,但北岛来自一个交锋的血色年代,他有他时代的局限。我觉得,套进著名诗人的骨骼,长出现代的肉,是很容易让人误会的。换句话说,欣赏就变成了光辉的崇拜。你有自己的特色与才华,不用借助另一个诗人的形,来表现你本来自由的精神。

山豆凡  [评] 2010-4-14 23:17

QQ MM,

俺一直对有宗教信仰的同学们抱有好感。但是俺总觉得现在宗教信仰很普遍,是一种时髦,未触及灵魂。一,两件事就把内心暴露无遗。把宗教弄成个skin deep, 真的没什么意义了。

忍忍  [评] 2010-4-14 23:2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山豆凡 at 2010-4-15 04:17 AM:

那么,你说的邪恶的力,具体都指什么呢 ? Evil Force... such as?
跛脚的残废,又具体指什么?

山豆凡,其实“跛脚”只是我写的刹那间浮现出来的意象,没有什么特指;那个“力”原谅我现在无法具体解释。。。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10-4-15 04:21 AM:
QQ MM,

俺一直对有宗教信仰的同学们抱有好感。但是俺总觉得现在宗教信仰很普遍,是一种时髦,未触及灵魂。一,两件事就把内心看穿。把宗教弄成个skin deep, 真的没什么意义了。

忍忍,这个事咱回头再来讨论。

我自己也觉得,也承认信仰的因素已经深入我的生命,但是我却没有什么宗教一类的仇恨、鄙视或是论断。

再谢几位评论。

虔谦  [评] 2010-4-14 23:2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4-14 23:27:


山豆凡,其实“跛脚”只是我写的刹那间浮现出来的意象,没有什么特指;那个“力”原谅我现在无法具体解释。。


忍忍,这个事咱回头再来讨论。

我自己也觉得,也承认信仰的因素已经深入我的生命,但是我却没有什么宗教一类的仇恨、鄙视或是论断。

再谢几位评论。..

QQ MM,

如果听说,俺原来真的不相信你 “仇恨、鄙视或是论断” 呢。可是俺很失望啊。

俺是害怕大家对宗教的认识只停留在表面上。

忍忍  [评] 2010-4-14 23:3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4-15 04:27 AM:


山豆凡,其实“跛脚”只是我写的刹那间浮现出来的意象,没有什么特指;那个“力”原谅我现在无法具体解释。。。




忍忍,这个事咱回头再来讨论。

我自己也觉得,也承认信仰的因素已经深入我的生命,..

邪恶的东西,不一定是残缺的,而残缺的存在,也不一定就是邪恶。残缺的邪恶力,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

诗里,是充满了鄙夷的。虔谦您写的时候可能不觉得。鄙夷是个来自高高在上的眼睛里的神态,它很回归。我觉得,喜欢写字的人,不一定要向鲁迅学习。不妨张爱玲一些。
本人更推崇对话和交流,不赞同鄙夷和憎恨,后者的情绪,让我想起恼怒的乌鸦。
我谈自己的真实体会,这首诗,短而突然,在蔑视和贬低之外,还有一种标榜和畏惧。

凤凰外衣下黑色跛脚丑陋虚伪的秃鹰?... ...
我困惑得无语了。希望有一天,能听你好好分析一下,理解和探讨一下。目前读着看,不觉得和政治有关,更不知道它具体是指什么了。

山豆凡  [评] 2010-4-14 23:46

山豆凡,

你的名字很有趣。

我不敢强作解人。只是知道QQ搬到了新家,生活变动很大。可能在个人生活和情绪上有些起伏,作为朋友,鼓励她一下。我是信任基督耶稣的人,觉得鼓励主里的朋友是我的义务, 因为我知道QQ姐姐也是分享我的信仰的人。

信任主的人,当然要从主里寻找力量。这在我是无可厚非的事。希望你理解我的心意。

Immanuel  [评] 2010-4-15 00:44

老实说,我觉得这首诗是有些概念,不是很“诗”,,,但怎么扯到宗教上去了?到现在也没搞清楚,山豆凡和忍忍好像把宗教看得挺凝重的,其实就很平常,只是守戒挺难,我也蛮挣扎的,但还好,毕竟知道自己信的是谁。。。我觉得评语很离谱呐。

蓉琪  [评] 2010-4-16 15:1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