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一加一等于零
这是一去不复返的故事了。
那一年,我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的同事,每天坐在我工作台的旁边;另一个,我还是不细说的好,他一直是个神秘的人。

这之前我一直都不相信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我干脆就不相信人有这本事:这不合逻辑也超出人心的负荷范围。当我意识到我居然是同时爱着两个男人时,我是惊讶得和自己面面相觑 --- 自己对着镜子,端详着镜中这个能量超凡的人。

不过每当我静下心来时,每当我一个人靠在后院那个躺椅上,看着月亮如何慢慢往上走,一直走到那棵高大的、拖着长长影子的棕榈树的上端,我心里明明白白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自己:我更信赖可夫,就是坐在我工作台边上的那个男人。
那一阵豁出命的在赶工程。不管多晚,可夫总是等着我。中午饭他总是亲自出去给我买好吃的。 “午饭千万不可敷衍。”他说。 “对了,把那瓶蔬菜汁喝了。”他又叮嘱道。

有一天我和合同公司的女技术员约好了电话联系。时间到了她却迟迟没来电话。我急着出去办点事,就对可夫说:“你帮我听电话,要是有个女的找我,帮我HOLD一下,我马上来。”

五分钟,也就是大约五分钟后,我回到了工作台。“她有没有来电话?”我问可夫。
可夫转过身来,那眼神叫我大吃一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付眼神。
“怎么了可夫?”我问。
只见他摇了摇头,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我没有想到我天天守在一个女人身边,到头来她的心还是飞了。”

我象触到了电,一转身出了门。我掏出手机来,给我那位神秘的男人打了电话。
“你都和可夫说了什么?”我问。
“谁是可夫?”
“就是你刚跟他在电话上讲过话的人。”
“哦,你的那位同事啊。他显得有些神经质呢。没什么,我就告诉他我是你男朋友。怎么,有问题吗?”
我没再说什么。

过了这许久了,我还一直是个独身女人。

听说失恋让人少活二十年。现在没有人能说服我命运不存在;我也不需要等到五十岁才悟出此道,就象有位圣贤说的那样。靠在那个躺椅上,眼睁睁看着那轮月亮如何爬上树稍,你说,那月亮,它会走出它那周而复始的轨道吗?
不是明摆着的吗,一切,都是事先被规定好了的。

我不知道宿命观究竟是让我积极了还是消极了。
我想我犯了逻辑错误了。宿命下的人,是无所谓积极消极的。就象那月亮,你说它是积极还是消极?
不管怎么说,我还一直独着身。我本来没想这样活的。意志有什么用呢?很荒谬。

4 评论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0-4-5 01:15 AM:
有意思!男女情爱有时可能确实象购物,挑选余地大了,最后挑花了言,反而全落空。

可夫是个典型的中国男人吧,为什么不大胆去追?你有你的,我追我的,两不耽误。

爱阳有些反动

虔谦  [评] 2010-4-4 23:2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0-4-5 01:15 AM:

可夫是个典型的中国男人吧,为什么不大胆去追?你有你的,我追我的,两不耽误。

有意思!

笨笨梅子  [评] 2010-4-5 00:43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