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禁果撷英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艺术之声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主人:廖康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扫墓
扫墓

廖康


对烧香、烧纸钱一类的“迷信”活动,我一向不以为然,但今天,我和亲戚们一起在家坟前燃香、鞠躬、献祭品、烧纸钱……今天并非忌日,也不是清明。亲戚们只是为了陪伴我这个趁寒假才有机会来扫墓的不孝之子,在乡村土路上颠簸了数十里,走过两条红胶泥小道,绕过一个堰塘和数家农舍,爬上这座长满翠竹和金橘的小丘,在凛冽的寒风中从事这项“迷信”活动。一位堂姐教我怎样把厚厚的一沓黄表纸钱捻开成扇形,甚至圆形,一张张投入火中烧化。她说:“不要一坨坨地烧,那样烧的钱在阴间没法用。阴间尽是那种废钱,不孝啊!”要是以前有人这样对我说,我一定会嗤之以鼻。但今天,我明白了:扫墓是一种缅怀先人的仪式,无论你怎样做,关键是要诚心诚意地花些时间思念已故的亲人,不应敷衍了事,匆匆离去。

我的曾祖父廖明龙是个普通农民,但他不畏劳苦,农闲时远走仁寿县,挑货回乡贩卖,挣些运输费。秉承中华民族“诗书继世长”的传统,他送儿子们去读书。老大廖锡直、即我爷爷,不负期望,才十六岁就由学生变为先生,在简阳三岔坝这片僻壤开了私塾,为贫困的农村子弟启蒙,执教四十年,在民国时也当过小学校长。学生中成名者包括: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四十五军军长,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陈鼎勋;还有教师自己的弟弟,参加过抗战的国民党四十四军军长,即我的叔爷廖震。

我叔爷的名字其实是廖锡贞,字雨辰,在军中号为廖震。他是员悍将,参加过讨袁和四川的军阀混战,也镇压过农民起义,在长征时堵截剿杀过徐向前带领入川的红军,有“廖屠户”的恶名。但无论如何,抗日战争爆发后第二年,他率军出川,转战湘鄂,尤以在大洪山和日军进行长期的拉磨战而著称,也参加了大武汉保卫战。抗战胜利后,他退伍还乡,吃斋念佛。 解放军进川前夕,因脑溢血去世。出于政治原因,简阳县志及其它一些官方文件说他畏罪自杀,均属误传。

他们三人的坟墓分别于三年、四年前重修过,墓碑高大凝重。怀念祖先,有感于他们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中勤劳奋斗,成就斐然,战功卓著,令我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但真正让我情动于中,五内俱焚的却是我堂兄廖如梁的坟墓。

那也算座坟吗?那无非是一个圆桌大小的土包,上面立着一块不规则的石头,一个字都没有。若不是有人告诉我,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是个坟。廖如梁葬在下面,就像这坟墓一样,他空空如也,一事无成。十四岁,就饿死了。那是一九六一年,据政府说,全国闹了三年自然灾害,苏联又背信弃义,撤走了对华援助,中国才饿死了两千七百万人。实际上是因为什么才产生了如此巨大的灾难,我们现在都知道了。实际上饿死了多少人,我仍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如梁哥,一个也曾幻想当教师的少年在天府之国活活地饿死了。饿是什么滋味,我十四岁时也经历过,那是一九六九年,在江西的五七干校。我在《反刍》一文中有所描述,但那仅仅是几个月吃不饱,吃的还是有,只是饥饿而已。然而,我根本无法想象那种饥饿感持续三年,直到饿死,有多么痛苦。我噙着泪水,不由自主地跪下。朔风穿过竹林,发出呜咽之声。

2009年12月21日

相机:COOLPIX P90 光圈:f/4.0 快门:10/1226 感光度:64


相机:COOLPIX P90 光圈:f/2.8 快门:10/654 感光度:314


相机:COOLPIX P90 光圈:f/3.2 快门:10/580 感光度:64

8 评论

想不到寥康兄原来祖籍四川。你的爷爷和叔爷的人生是值得写下来的。如果能为每人各写哪怕6、7万字,合成一书,也可以折射中国现代史的一部分。建议寥康兄考虑一下,既可存史,又可尽孝,何乐不为。

程宝林  [评] 2010-1-5 01:38

感谢。正在准备。

廖康  [评] 2010-1-5 09:03

加了三张照片。

度假回来了,问候大家新年好!

廖康  [评] 2010-1-8 01:11

廖如梁的故事令人痛心。

沉醉东风  [评] 2010-1-8 01:21

实乃吉地也,且有桔悬于枝头。

程宝林  [评] 2010-1-8 02:0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廖康 at 2010-1-3 08:34:
扫墓

廖康


对烧香、烧纸钱一类的“迷信”活动,我一向不以为然,但今天,我和亲戚们一起在家坟前燃香、鞠躬、献祭品、烧纸钱……今天并非忌日,也不是清明。亲戚们只是为了陪伴我这个趁寒假才有机会来扫墓..

WOW, 廖老师的家世不平凡。要说在四川农村,饿死人实在是太悲惨。在山里挖些竹笋也应该能生存下来。当时的情况可能太坏了。


谢分享。

忍忍  [评] 2010-1-8 02:27

那三年,竹笋早吃光了。

清明了,再次缅怀。

廖康  [评] 2011-4-6 14:14

扫墓毕竟是凄凉的事情。我父亲回去越南为爷爷和伯父扫墓,而奶奶的墓在中国。

Xiaoman  [评] 2016-7-11 23:44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