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ming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友明文集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侃山闲聊 图库
主人:youming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我的长篇小说《土楼之恋》在新浪论坛原创工作室连载
http://forum.book.sina.com.cn/thread-2144183-1-1.html



长篇小说《土楼之恋》故事介绍


友明



    作者在福建土楼山区下乡十一年,在福建土楼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今天,来写这个土楼知青的故事,相信四十万字的《土楼之恋》是了解福建土楼不可不读的一部小说。

1969年,福建闽西南山区一座无人居住的600年的圆土楼-永昌楼,忽然成了闽南江城市十几个知青和城镇居民下乡的住房。他们是中国当代史上一群居住在这个世界最古老的民居的特殊居民,所以他们是独特的知青群体(在这里,作者把下乡知青和城镇居民统称"知青")。他们是怎样在那里生活的?作者以平静的文 笔写了他们很多平凡的故事,也许,那是因为作者认为土楼的存在源于人对土地的深情,那是一种人与自然界的基本感情,一代代平平静静地流淌着的普世深情。作 者写他们的喜怒哀乐,写他们的爱情、友情和亲情,注重人与土地之间的思考,表现小人物的命运,表现苦难的题材,表现了人类那些共有的古老的情感。

永昌楼有13名知青和城镇居民下乡,其中有5个单身和2户居民。他们从1969年下乡,之后陆陆续续以招工或者其他方式离开永昌村,直到1979年春天全部回城。人物众多,故事的线索也比较多。

张剑驰是江城68届初中毕业生,因为随父母下乡,被编制为城镇居民下乡,成为“户青”。他才华横溢,热爱生活,乐于助人,是生产标兵和劳动能手,但是因为 是“户青”,不被知青办承认,在招工和招生中被冷落,直到1977年恢复高才考上大学。在土楼里,他成为女知青龚馨、回乡女知青郭云娘、城镇居民下乡户主王祥三个女儿的偶像,但是他最终是爱情归宿是在哪里呢?

张剑驰和龚馨之间的感情是作者刻意描写的情感故事。龚馨也是68届初中毕业生,本人表现又出色,又是干部子女,被树立为模范知青典型,头上有很多光环。但 是她外表坚强,内心脆弱。在所谓的“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中,作者的笔墨着重描写她在与"地"斗的生产劳动中所遭受的考验,如她第一次劳动就 陷入烂泥田,插秧中被蚂蟥咬伤,让剑驰来关照她,这只是他们之间情感戏的插曲。龚馨被领导安排写政治讲用稿,她讨厌那些空洞的政治语言,剑驰帮助她把生产 劳动中的话题巧妙地结合进政治语言里,他可以把一把劈田岸的劈刀联想到反帝防修,他能把人与土地之间的感情表达得入木三分。作者有意在把小说故事中的矛盾 冲突从传统的人与人之间,转移到人与土地之间的冲突。龚馨欣赏剑驰,她这个出身好,才貌双全的女子爱上了他。但是剑驰回避了龚馨的爱,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过 早地陷入情感的泥坑,当然还有其他原因。龚馨回城之后,还一直在等待剑驰的爱,直到失望,和父母回到北方工作。龚馨的故事并没有结束,6年后龚馨的母亲病 逝世,她才知道母亲的老家在闽西南山区,她遵照母亲的遗愿,到闽西南山区安葬母亲的骨灰,和剑驰久别重逢。就在两人旧情复燃之时,父亲病重的电报又使她无 心和剑驰续情,匆匆回北方……

郭云娘是回乡女知青,和剑驰、龚馨同年龄。大队民兵营副营长,妇女队长,共产党员。1973年被推荐上工农兵大 学。云娘和一般土楼农家女子一样,从小生活贫困,但是因为她的父亲长期生病,使她比一般农家女子要承受更大的生活重担,有比一般女子不幸的故事。她具有传 统的土楼乡村妇女的优秀品德:吃苦耐劳,尊老爱幼,孝敬长辈。她也有幸运的故事,因为一个叔叔支持她,才有机会都中学,成为百里挑一的有文化知识的女子。 她爱剑驰是很自然的,但另一个优秀的回乡青年陈东勇却爱上了他。作者用了不少篇幅来对比剑驰和东勇来让云娘选择,插秧时剑驰可以不用绳子插第一手,东勇却拿来了画行器,结果剑驰插得很直,让东勇自叹不如;比如劈草,这 是土楼山区最危险的活,东勇差点把手指劈了;比如民兵训练,剑驰也不在他这个有经过专门训练的公社武装部干事之下。作者用插秧、劈草这些劳动场面来对比, 充满泥土的芬芳和民俗的画面。

云娘和东勇也有不少情感篇,东勇为治疗云娘的父亲的哮喘病竭尽全力,还和云娘一起到山中采灵芝为云娘父亲配药,遇到狼群,与狼搏斗,经历生死考验。照理, 云娘是不应该回避东勇的爱的,但是云娘还是回避了,因为她更爱的是剑驰。失意后,她把精力用于学习,终于在工农兵学员文化考试中得到全县第一名。虽然因为 白卷英雄事件取消成绩,但是凭借优异表现她被推荐到大学。

王文徇是城镇居民户主王祥的大女儿,下乡后读中学,73年毕业后回乡,她喜欢剑驰,但是当她看到剑驰和自己的小妹感情很好,她也主动退出。她的和大妹妹文 芳性格不同,文徇比较热情,言谈爽利;文芳比较冷静,心 机深细;文娟最小却最机灵。

李卫国和杜丽梅的婚姻注重表现的是对下乡知青生活面的挖掘,土楼山区木材丰富,下乡知青中的木工也成为有特殊手艺的知青,他们可以以木工为生获得较好的收 入而逃避农业劳动,但是他们的劳动又常常是廉价的,往往被当地干部强行要挟无报酬做家具,他们又是上山下乡的牺牲品。

知青成坚和农村姑娘小美的婚姻中,穿插了大队支书郭再耀之子郭德鸿的故事,郭再耀父子以为小美可以轻易 入门,没想到小美有个在县里当干部的叔叔撑腰,德鸿只得作罢,又把注意打在文徇身上,他想非礼文徇时,被文徇一脚踢到水沟里,会不会被再耀父子报复呢?

小说的中下部,是写剑驰和文娟的爱情。基本色调是“浪漫”和“传奇”。    文娟是作品后半部的女主人公,她是60年代出身的女子,下乡时才8岁,让一个8岁的女孩住在600年的土楼,和东倒西歪的楼柱、棺材、牛棚做伴,内心的恐 惧可想而知。剑驰成为她的保护神,剑驰被毒蛇咬伤,她用自己的小口往剑驰大哥哥的伤口吹气,累了就伏在床沿睡觉。剑驰带她上山采野果,遇到山洪暴发带她躲 进山洞,已经16岁的文娟和剑驰终于相爱了。77年剑驰考上大学之后,文娟却因为照顾生病的父亲而失去78级考试,而剑驰因为一次意外不得已和文娟分手, 文娟悲痛至极,孤身一人到南方谋生。文娟在作者笔下是一个美丽、热情、聪明、机灵、高雅的女子,

   文娟和剑驰在闽西南山区生活了九年,和张驰相相爱后又意外分手,两人都成立了家庭。两个家庭又到了美国。因为土楼申遗的消息,使他们在网上重逢,一起回国参加土楼研讨会,两人是否能破镜重圆呢?




《土楼之恋》人物简介和目录选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0wk.html
《土楼之恋》第一章:张家王家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0wn.html
《土楼之恋》第二章  土楼新居(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sc.html
《土楼之恋》第二章  土楼新居(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s1.html
《土楼之恋》第二章  土楼新居(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s3.html
《土楼之恋》第二章  土楼新居(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s5.html
《土楼之恋》第二章  土楼新居(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s8.html
《土楼之恋》第二章  土楼新居(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s9.html

43 评论

祝贺友明大哥哥。有时间会去看看的。

祝新年愉快,顺利!

忍忍  [评] 2009-12-31 17:0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2-31 10:06 PM:
祝贺友明大哥哥。有时间会去看看的。

祝新年愉快,顺利!

谢谢忍忍!这元旦佳节大家都出门了,我这就去签名给为力和情人.

youming  [评] 2009-12-31 17:32

祝贺友明兄!这是又一部土楼长篇吗?一定会去拜访。

thesunlover  [评] 2009-12-31 22:1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thesunlover at 2010-1-1 03:13 AM:
祝贺友明兄!这是又一部土楼长篇吗?一定会去拜访。

谢谢!你那么忙,还是多休息一下。

youming  [评] 2009-12-31 23:14

去拜读了一下,很不错也。友明兄不容易。
过一阵可以的话我转载几篇过去。

虔谦  [评] 2010-1-1 17:25

友明兄,是不是原来的那个长篇修改的呀。有时间一定去拜读。

冬雪儿  [评] 2010-1-1 18:4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10-1-1 11:43 PM:
友明兄,是不是原来的那个长篇修改的呀。有时间一定去拜读。

雪儿新年好!是那个长篇修改的,不过只参考其中一小部分,你看看就知道了。

youming  [评] 2010-1-1 20:4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1-1 10:25 PM:
去拜读了一下,很不错也。友明兄不容易。
过一阵可以的话我转载几篇过去。

谢谢!写长篇你是我的老师。国内一个文化单位要我介绍海外闽南籍作家,你能不能推荐几个?

youming  [评] 2010-1-1 20:58

写长篇辛苦呀! 祝贺2010年笔更丰!

冰花  [评] 2010-1-1 21:2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1-1 10:25 PM:
去拜读了一下,很不错也。友明兄不容易。
过一阵可以的话我转载几篇过去。

忘了回答你!可以转~~

youming  [评] 2010-1-1 21:5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10-1-2 01:58 AM:

谢谢!写长篇你是我的老师。国内一个文化单位要我介绍海外闽南籍作家,你能不能推荐几个?

友明,我颇想了一阵,想不起来认识哪一位。不好意思阿。
还有,谢谢你的准许。
还没喊呢,新年快乐!:)

虔谦  [评] 2010-1-1 23:00

40 万字,想想都觉得艰难,爬格子的人知道这艰难二字意味什么,祝贺友明!

老牛  [评] 2010-1-2 14:0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10-1-2 07:05 PM:
40 万字,想想都觉得艰难,爬格子的人知道这艰难二字意味什么,祝贺友明!

谢谢你老牛!为了这个长篇,我这几年都没有心情写一个比较好的短文,虽然写的还是不满意~~~
这几天休息,边贴在新浪边改,感觉挺好的。

youming  [评] 2010-1-2 18:5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10-1-2 04:00 AM:

友明,我颇想了一阵,想不起来认识哪一位。不好意思阿。
还有,谢谢你的准许。
还没喊呢,新年快乐!:)

没关系!你就是一个~~

youming  [评] 2010-1-2 18:56

《土楼之恋》第三章  云岭墟场(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c1a910100g1un.html

《土楼之恋》第三章  云岭墟场(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 ... el=rela_nextarticle

《土楼之恋》第三章  云岭墟场(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 ... el=rela_nextarticle

《土楼之恋》第三章  云岭墟场(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 ... el=rela_nextarticle

youming  [评] 2010-1-2 19:0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10-1-2 07:05 PM:
40 万字,想想都觉得艰难,爬格子的人知道这艰难二字意味什么,祝贺友明!

的确不容易。鄙人原来干过为人作嫁衣裳的营生,最能体会爬格子的辛苦。有空一定拜读。你看,王朔,现在你让他再去爬爬格子看?当然,真正爱好写作的又不一样。

萧雨生  [评] 2010-1-2 19:04

祝贺友明!的确不容易。

笑雨  [评] 2010-1-2 19:5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萧雨生 at 2010-1-3 12:04 AM:



的确不容易。鄙人原来干过为人作嫁衣裳的营生,最能体会爬格子的辛苦。有空一定拜读。你看,王朔,现在你让他再去爬爬格子看?当然,真正爱好写作的又不一样。

做编辑的最内行,多提修改意见。谢!

youming  [评] 2010-1-3 09:26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笑雨 at 2010-1-3 12:50 AM:
祝贺友明!的确不容易。

我是不容易,但是据说现在国内有的的签约写手一天要写1万字,否则读者等不起,不然你走人~~~

youming  [评] 2010-1-3 09:28

《土楼之恋》新浪原创工作室网页:

http://forum.book.sina.com.cn/thread-2144183-1-1.html

youming  [评] 2010-1-4 00:19

前几天置顶一天,刚才又通知置顶一天。看来写长篇要到新浪论坛,那里人气很旺盛~~

youming  [评] 2010-1-7 22:04

顺问一下:

在那里贴文用你的博客ID不行吗? 还要再注册一个?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10-1-4 05:19 AM:
《土楼之恋》新浪原创工作室网页:

http://forum.book.sina.com.cn/thread-2144183-1-1.html



冰花  [评] 2010-1-14 23:2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冰花 at 2010-1-15 04:25 AM:
顺问一下:

在那里贴文用你的博客ID不行吗? 还要再注册一个?


这是新浪论坛,还要注册的,我以前就上了论坛,但很少去,这次试一下,那里人多。
但是最热闹的还是天涯社区,你的文上去几分钟就没了,我去了天涯,发文很慢,就不去了~~

youming  [评] 2010-1-14 23:35

刚在新浪论坛贴了《土楼之恋》第九章:春的思绪(2)在这里献丑一下~

http://forum.book.sina.com.cn/vi ... age%3D1#pid18023128

    遇到这糗事,怎么办?看到大家热火朝天,龚馨不想干扰大家,只是不动声色地对身边的剑驰和文娟说:“我要上去一会儿,马上回来。”其实她心里已经开始不自在了。

     张剑驰以为她要上茅房,不便追问。其实插秧手中途离开是很麻烦的,男人一般是随便撒泡尿就回来,不会影响进度,女人去蹲茅房最麻烦,等你姗姗来迟,别人已经反超你了,必须有一人顶替。

      于是张剑驰对王文娟说:“你叫阿徇来接这一手吧。”文徇这时正在几十米远的秧田里拔秧。

      王文娟不高兴地撅着嘴巴,嘟嘟囔囔地说:“我来!不就插秧吗?谁都会!再说,龚馨姐这一手快出尾了,等后面的人追来,我也插完了。”

        “好好好!那你就试试看吧。”张剑驰看到她那样倔,就不再勉强她,不过文娟说得对,插秧真的没什么大学问。于是,剑驰把自己的六行增加到九行,只留下三行给王文娟。

      王文娟要当大田插秧行家了,好不高兴。她叉开腿,左手拿着拳头大的秧捆扎儿,右手掰出差不到有一根钢笔粗的秧苗,看看不多不少,就往泥巴里插……      

      那边龚馨一声不哼,一脚高一脚低地从田里趟上田埂上,再跑到临近一条小渠水旁边,捋起右裤管,天哪!是一条吸饱了她的鲜血,差不多有母指般粗大的黑滑黑滑、粘糊糊蚂蟥紧紧地贴在右腿上。

      她没有碰到这倒霉事儿,吓了一跳!情急中用手狠命一扯,蚂蟥掉了,可是痛得钻心,伤口鲜血直流,她用手在伤口挤压,发现里面还有粘乎乎的混血,用小手挤压几次,无济于事,但她也顾不得了,她退下裤管,马上回田继续插秧。

      收工之后,龚馨才发现伤口有点红肿,回家后她洗完澡,用碘酒消毒了一下伤口,向雅雯阿姨讨了一块干净的白纱布,缠住伤口,就睡觉了。这块纱布是雅雯帮人家做蚊帐的边角料,龚馨曾经买了一包药用纱布,但被成坚讨去了用光了。

      第二天早上龚馨起床时,发现伤口越来越痛,而且红肿扩大得像乒乓球那么大,她开始恐慌了,她来到楼门厅,卷起裤筒让丽梅看了伤口,丽梅大吃一惊:“很痛吧,我送你的医院吧,看来你今天不能出工了。”

      穿一件旧青布棉袄,指甲缝里夹着黑泥巴的张奋岭刚从菜地回来,果断地对龚馨说:“我拉板车也要把你送到医院。”他身材高大,手臂长,手指粗大,刚四十九岁的人,一身力气。他来这里之后,还种着烟叶,每天挑着沉甸甸的粪肥上山下田,帮人杀猪宰牛的活都不在话下,更不用说区区一辆板车和一个女人。

      在灶间忙乎的雅雯和康茹也闻声出来了,雅雯看着龚馨的伤口,像火烤一样焦燥地说:“我心里纳闷你来讨纱布做什么,原来你受伤了,你这闺女,也不会照顾自己……”

      康茹怜惜地说:“王祥一早就到菜地去了,不然他就知道怎样处理伤口。我让文娟去叫他吧?”康茹说得没错,王祥自幼在农村长大,当然和蚂蟥打过交道了,不过龚馨想到云娘。  

      龚馨平静地对大家说:“谢你们了,丽梅!你去告诉云娘,也许她有药,不用到医院。”

      公社医院离开岭下有十里路,很不方便,一般社员没有重病是不会到医院的,所以云娘经常自备一些简易药品以应急,这是她多年的习惯,也因此她能自己治疗一些小病痛。

      剑驰到哪里去了?丽梅大声喊叫张剑驰,却不见人影,一只从新圆寨经常溜到永昌楼里的大黄狗一直在大家脚下寻寻觅觅,听到丽梅的喊声。立马跑到外面,直冲正在门口土埕上劈柴的剑驰旺旺叫着。怎么回事?大黄!剑驰叫它大黄,他平时什么好吃都留一点给它,大黄已经成了他的好兄弟,他到哪里,大黄都挺在意。

      张剑驰摸摸大黄的头,快步回楼,看到龚馨的伤口,心急火燎地说:“你啊!就喜欢自以为是,争强好胜,乖乖呆着,马上去找云娘。”

      他三步并做两步去了。过来一会儿,云娘果然来了,还背了个小药箱。她看了看龚馨的伤口,皱了皱眉毛,担忧地说:“你的伤口感染发炎了,被蚂蟥叮到,千万不要硬性将蚂蟥拔掉,因为蚂蟥有个吸盘,越拉蚂蟥的吸盘吸得越紧,这样,一旦蚂蟥被拉断,其吸盘就会留在伤口内,容易引起感染、溃烂,你的问题就是这样,吸盘在里面作怪。”

      龚馨打断她的话:“那怎么办呢?”她满脸阴云。

      “没关系!”云娘说,“我给你消毒,敷上草药,这几天不能下水,好好休息几天就会好的。现在我要用力挤出你的伤口的脓水,很痛,你要顶住!”

     “ 我不怕,你就是用刀把我的坏肉割下来也不要紧!”龚馨微笑地说。其实她心里发虚。

      这时张剑驰站在一旁,正不知如何帮忙,云娘说:“阿驰,你的手劲大,你来给龚馨下手吧!”

      张剑驰说:“不行啊!我一用力,就把她的骨头捏碎了。”他很幽默,想缓解一下龚馨的紧张情绪。

      “你臭贫!好好!你抓住龚馨的腿,稳住她的膝盖,我来挤出脓水!”云娘说。

      张剑驰微微点头,他让龚馨坐在楼门厅的一条大木椅上,轻轻地说:“不要紧张啊!尽量放松。”他用手按住龚馨的小腿,他说话的热气,吹拂着龚馨的耳际。

      龚馨看到张剑驰对她如此的贴近,心头有说不出的感激,但心里再也不怕了。

      云娘好像悟出了什么,停了下来,看看张剑驰,再看看龚馨,眼色顽皮怪异。她用力挤出了龚馨伤口的脓水,再敷上一贴草药,龚馨的额头上已经痛得沁出了汗水。

      新社员都要出工了,剑驰对龚馨说:“好好听云娘的话,乖乖休息吧,田里的事情不要担心。”他看着龚馨痛楚的神情,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这时管成坚、李卫国和郑励也来看龚馨,成坚一脸坏笑地说:“我最怕的就是插秧,男人的腰太硬,插了几次秧,腰都像断了一样,多想在家歇几天啊!没福气啊!”

      李卫国拍了拍成坚的肩膀:“你小子不得好报,明儿让毒蛇咬一口,你可以歇息一个月啊!”成坚不在乎地挤挤眼睛,用手笔划了个十字,做出一副被蛇咬伤哭丧着脸的表情。

      郑励不痛不痒地说:“大家出工了,龚馨这几天就在家煮饭,做后勤部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其实他自己什么都不能干,队里分配他做耙田老农的小工,只是把露出水田表面的杂草踩下去,小孩子都会。他就是小工的角色,但总是要让大家知道自己是“带队干部”的领导身份。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这个“下放干部”成了“下队干部”,又上升为“带队干部”,说话总是带着官腔。

youming  [评] 2010-1-18 12:47

Ding!

thesunlover  [评] 2010-1-23 21:25

《土楼之恋》第十章:不眠之夜(1)
http://forum.book.sina.com.cn/thread-2144183-5-1.html

      春寒料峭,一个没有月色的深夜,永昌楼静悄悄的。张剑驰刚刚入睡,就被一阵短促的敲门声惊醒:“剑驰!起床,有急事!”
      刚听到这敲门声时,他还以为是谁在梦中叫他,当这个叫声变成清晰的意识时,他才一骨碌爬起来。是龚馨的声音!三更半夜还有事吗?
      他赶快开了门,一股寒风迎面而来,他打了个寒颤,看到龚馨穿着一件军用大衣,打着手电筒站在门口。
      “什么事?”他困惑地问,用手揉揉眼睛。
       龚馨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扑哧一笑,小声说:“刚才大队通讯员赶来通知,党的九大刚刚闭幕,明天早上全国各地都要举行大规模宣传庆祝活动,我们要连夜到大队部写标语,张贴红布联,做小红旗,明天一早全大队组织游行庆祝。"
      张剑驰看看只有龚馨一人,奇怪地问:“其他人呢?"
      “郑励带他们早走了,所有的单身知青都去了。"
      张剑驰不解:“为什么不一起走?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一声。"
      龚馨催促说:“路上说吧,衣服要穿足啊!今天晚上很冷,根据气象台预报,北下的寒流袭击福建。”
        “好吧!”他很快回房,穿上一件旧的中山外衣出来。张剑驰一家三人住两间房,他父母一间,他自己一间,所以他不必惊动父母。
      “这样穿衣服不够,再去穿一件外衣。”龚馨不由分说把张剑驰推进去。
      张剑驰感到脊梁有点发冷,只好又穿了一件旧的军用外衣,出来时,没注意到把大衣的纽扣扣错了,模样滑稽而好笑。
      龚馨抿着嘴,走上前去,要把张剑驰的纽扣扣好,张剑驰这才发现了自己的洋相。他赶快把龚馨的手轻轻推开,自己动手扣好纽扣。
      龚馨的手电照在张剑驰的身上:“你外衣胸襟上的菜汤还没洗干净呢?明天我帮你洗。”
      张剑驰掸了掸衣服:“哎呀你真像是我的老妈,罗哩罗嗦唠唠叨叨的,告诉我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先走?”
      龚馨不慌不忙地说:“我知道你饿了,先到我们的厨房吃点东西。”张剑驰顺从地跟她一起下楼。
      龚馨打着手电筒走在前,在下楼的时候手电筒忽然不亮了,整个土楼立刻变得一片墨黑。
      不过,剑驰早已习惯了摸黑在楼里上下楼,根本无所谓。龚馨从来不敢摸黑走路的,有一次她差点踩到了一只过道老鼠,老鼠凄厉的惨叫着逃跑,她也吓得毛骨悚然!后来她都打电筒了。这时有剑驰在,她不怕。
      黑暗中,永昌楼静悄悄的,牛栏里的水牛熟睡中发出轻轻的哞叫声。
      张剑驰说:“不要怕!把手电给我,我来弄一下就好了。"
      龚馨说:“好!”龚馨伸出手电,没想到刚好碰向张剑驰,张剑驰“唉呀”叫了一声,不由自主抓住龚馨的手,原来龚馨的手电筒碰伤了剑驰的鼻子。
      她的手被张剑驰握着,一动也不动,心疼地说:“痛不痛?”心里却像小兔子似地跳着,如果张剑驰这时像那雷雨之夜,再一次把她搂在怀里的话,她一定不会拒绝,说不定那一刻就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张剑驰的心也激烈地跳动,他也对龚馨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爱慕,但龚馨仿佛像一层云,在他心里飘来飘去,他也捉摸不定。想到这里,他轻轻地说:“没关系!”拉着她的手走下楼梯。
      龚馨带张剑驰走进灶间,灶间里亮着一盏煤油灯,微弱的光将低矮的四壁与一些零散家俱映衬得影影绰绰。
      龚馨打开桌上的饭盖,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粉:“我刚刚炒的。”
        “他们都吃了吗?”张剑驰问着,一边就拿起筷子大口夹起米粉往嘴里塞。
      龚馨说:“看你狼吞虎咽的,这是我为你开的小灶,他们走之后我才炒的,他们只是吃了方便面而已。你要吃饱啊!今晚要干通宵。”
      张剑驰还是不解:“那你是故意留下来等我是吗?这么重要的行动你没带头,大家会怎么看呢?”
      龚馨说:“我对郑励说,我有点小病,昨晚又赶写公社党委布置的一篇文章,要他们先走,随后就去。”
      张剑驰关切的问:“你真的病了?病了就要在家休息啊?

youming  [评] 2010-1-23 21:59

再选载刚贴的一部分《土楼之恋》第十章:不眠之夜(3)
http://forum.book.sina.com.cn/vi ... age%3D1#pid19525064
     
      当龚馨和张剑驰来到大队部时,大队部会场已经点起了两盏汽灯,炽热的灯光把里面照得亮如同白昼,十几个知青正紧张地忙碌着,张剑驰一看,除了他这个户青,其他人都是单身知青,永昌楼的知青是全部到齐,其他队的知青都是能写会画的。
       大队部是设在一座新建的二层办公楼,一条小溪从楼前哗哗流过,楼后相隔几十米就有几座大土楼。号称办公楼,其实只是土墙夯的小土楼,正面朝溪,有一条两米宽的走廊,四根木柱像两个横写的“目”子迭在一起,把楼上楼下划分为六个单元。楼上是办公的地方,有两室一厅,一间是文书用的办公室,一间是支书用的,一间是做开干部会用的厅。楼下三个单间没有隔墙,连墙壁都来不及抹灰,可以做开中型会议的会场。
       张剑驰的字画都不错,他和几位会舞文弄墨当起了“师傅”,其他人忙着为这些“师傅”做“小工”,磨墨、铺纸、剪裁、端茶。
      这一晚他们一直忙到天亮,大家边干活边唱着:“长江滚滚向东方,葵花朵朵像太阳,满怀激情迎九大•••••••”,准备了可以四人扛在肩行走的毛主席画像,还有很多标语板、横联和小红旗。
      第二天清晨,他们刚把游行的用具准备完毕,匆匆吃过早饭后,全大队党员青年骨干都到齐了,有两百多人。云娘也来了,她一见到龚馨,就大声喊道:“龚馨姐!你们干通宵,也不叫上我,是不是想把我甩了?”
      龚馨两眼布满血丝,看起来很疲惫,仍旧强打精神:“这是大队党支部和革委会交给我们岭下村知青的任务,你说怪不?张剑驰这个老三届的名字竟然在知青花名册里找不到,他连知青的正式身份都没有,是我把他拉来了。”
      云娘一听乐了,她看看旁边的张剑驰也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风趣地对他们俩说:“哈哈!我这个回乡青年学生没人承认我是知青,你也没有?这太不公平了,什么世道?”
      张剑驰没好气地说:“不是知青更好啊!省得三更半夜三更也不能睡觉!图个啥啊?”
      龚馨坚定地说:“就是不让你睡个好觉,怎么样?下次凡是知青办交代的事,我都不会漏掉你。”
       “惨了啊!功劳她领了,活我没少干,你说这合理吗?”张剑驰对云娘说。
       “看你俩也计较这小事啊!还说什么一家人?”云娘狡猾地说。
       龚馨莫名其妙:“什么一家人?谁和他是一家人?”
       云娘这才假装恍然大悟:“哎呀!我总把张剑驰算在你们集体户里,你们集体户成员才是一家啊!错了错了!不过说不定你俩今后真的成为一家人。”她故意把“你俩 ”说得很重。
      张剑驰却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毫无表情,龚馨却满脸通红,她正要对云娘急,一阵震耳欲聋的锣鼓响起来,队伍要出发了。
      春风送暖,正是是桃李芬芳的季节。大队党支书郭再耀打个手势叫锣鼓队停下来,他要做一番动员报告。
      他讲得口沫横飞,不外乎那几句话:要以九大为强劲东风,抓革命,促生产,认真搞好斗批改,掀起春耕大忙高潮。说完后,他把手中还在燃烧的烟头随便一丢,大声喝道:“出发! ”
      “死再耀,烫死我了!”原来再耀的烟头掉在一个青年妇女的手上......
      接着,这只两百多人的队伍敲锣打鼓出发了,他们浩浩荡荡地走村串寨,到家家户户报喜。报喜的队伍走到每一座土楼时,就燃放了一串大鞭炮,全大队三十几座大土楼都留下了鞭炮的烟硝。当游行队伍到走到永昌楼时,张剑驰在楼门厅里贴上了几张大红标语。
       王文娟刚要去上学,把张剑驰拉到一边说:“我一早起来,就看不到你,整座楼都找遍了也找不到你,急坏了!”
       “ 急什么?”
       “人家着急吗!后来看到你和龚馨姐他们都不在,才知道你没事,一定有什么要紧事出去了。”王文娟连微微红了,她早就习惯每天起床后,就推开张剑驰的门,看看他醒来没有。张剑驰的房间就在她的房间隔壁,晚上睡觉也经常不把门闸扣上,不过如果他把门闸扣上了,他门边的窗户是从来不扣闸的,她也可以偷偷把手伸进从窗栏杆,然后轻轻推开窗户的一缝,看看他是不是在里面,然后再把窗户关紧。今天她看不到张剑驰,心里就有好像失落了什么,急忙想知道他到那儿去了?这几个月来,张剑驰都没有发觉王文娟这一举动,真是人小鬼大!
        “小丫头!赶快上学去吧。”张剑驰拍拍王文娟的肩膀。
       文娟乐呵呵地上学了,楼里仍然锣鼓喧天。
       剑驰看到这么细心文娟,就想起来几天前文娟对他说过的一个梦。文娟说,这些日子,她总是做梦,都是土楼的梦。有一次梦见她在河边玩耍,找到了几个亮晶晶的河卵石,像天鹅的蛋一样美丽,她高兴得忘乎所以。忽然,她的手被人碰一下,她的天鹅石不翼而飞了,原来是江城的一个红小兵小流氓又欺负他了,趁她不注意,抢了她的石头。她气愤至极,忽然会飞,飞了起来,追到这个小流氓身边,把石头夺回来,又一鼓作气飞回永昌楼,刚好看到剑驰哥在门边,她扑到剑驰大哥哥怀里,剑驰大哥哥把楼门关上。小流氓变成了好几个,在永昌楼外大喊大叫,她却跑到楼上,从窗口把原来准备好的一颗颗小石头“子弹”扔下去,刚好打中了抢她天鹅石的那个小流氓......

youming  [评] 2010-1-25 22:00

不好意思全部贴过来,要看的到那里看一样方便。

有空的网友帮忙看看有什么错字病句,在新浪贴过一天之后,就不能编辑了~~请支持原创啊~~谢谢~~

youming  [评] 2010-1-25 22:06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