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短篇小说] 奖
这是她第五次站在领奖台上了。 前四次的颁奖典礼是在一个很漂亮高级的湖边餐厅里举行的。

那是在第二次颁奖典礼的中途,她的手机颤了,她悄悄地从侧门离开了大厅, 一个人来到湖边。
电话是贤夫来的,他对她说抱歉,长痛不如短痛,他们还是分手的好。
她记得她合上手机,一个人看着湖中心的喷泉发呆。 喷泉的水雾中她居然清晰地看到了贤夫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总是带着几分忧郁。那眼神一直都在告诉她,贤夫属于世上最好的男人那一类。
这个最好的男人居然爱上了另一个女人。她的心热乎乎的就这么碎了。

大厅里传来一阵鼓掌声,她猛地意识到她得回去了。穿过那道古色古香的门廊,刚刚坐了下来,就听到上头喊她的名字。
她有些拘谨地走到了台上,站在公司总裁的身边。总裁的眼睛从远视眼镜的镜眶外笑眯眯地看着她,接着便念起了预先准备好的奖辞。奖辞上表扬她态度乐观积极,和同事配合默契,并且任劳任怨,完成了数大艰巨工程。
失去了贤夫,本来她珍惜的奖辞成了没有多少意义的语流。她心不在焉,脸上强堆着笑。
总裁问她要不要说几句。她接过话筒,原先想说的话大都忘了。只记得说这一切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匆匆谢过大家,她便下了台阶。

回到住处,她不敢去碰手机。 手有些发颤,她轻轻地打开奖品包。里面包着的,是一个很精致的画框。虽说由于贤夫的离去而情伤心不宁,可是这奖还是给了她一点点安慰。
她的手轻轻地从画框的边沿抚过。她一个新移民,能在这么大一个公司里屡次获嘉奖,真的很不容易。她还记得在语言夜校补习英语的情形。那学校,离这里很远很远。

去年开始经济不佳,今年公司赢利也锐减,临时换了个地方。这地方离公司很远,在郊外的一处山上。随说是换了个地方,可一切在她看来并没有多少新鲜感。还是那个钢琴师在厅的一角弹奏轻音乐;还是那个女招待扮演电视上的名角儿给大家送小点心。还有那落地窗和长长地垂下来的绿色窗帘,那劈里啪拉烧着的大壁炉……这一切她曾经特别欣赏,现在却有些熟视无奇。

人们三五一堆四六一群地站着聊天说笑,互相寒喧。她听而不见。
她突然觉得特别、特别的想念贤夫。不管他如何狠下心来离开了自己,他说过的一句话在她心里永远都算数:“碰到了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奖赏!”
她擦了擦湿润的眼睛,她知道,这话在贤夫心里,也永远算数。 不知,不知他近来怎么样了?
颁奖典礼开始了。果然,不一会儿,总裁就叫到了她的名字。她穿着一双不是很顺脚的高跟鞋,走到台阶前时,她小心翼翼撩起了裙子。
总裁还那样,从镜眶上方看着她,眯眯笑着和她问好,接着便念起了奖辞。
那奖辞和前几次几乎没有什么两样,只加了一句努力学习新技术。
她还是毕恭毕敬地和总裁和众人道谢;她在简短的发言中说她很荣幸,也很感激。

典礼结束以后,她捧着奖品,独自走出了大厅。
每年得的都是一样的奖, 也许应该去探寻新的境界?她问自己。我不是只为这点奖来到这个世上的吧? 她突然想写小说,写诗,参加文学比赛。她突然特别想当个小说家。
她抬头望望夜空。站在山顶望星空,星星显得特别密集和明亮。她是山里出来的孩子,小时候时常就这么站在星空的底下发傻。 星光下那条溪水一闪一闪的,溪边夜虫的鸣叫声她还记得很清楚。这会儿,她仿佛觉得她这一生的秘密,包括她可能会获得的特别的嘉奖,都藏在那密密麻麻的星星的光亮后面。

同伴们嘻笑着渐渐散去。她慢慢走到了自己车前。开了锁,正要进车门去,突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叫她。那声音很特别,可也万分熟悉。她猛一回头,就见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夜色里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她的心能闻到那人的灵!
“贤夫!”她唤出了声。
“晶,恭喜你又得了奖!”贤夫的声音振动着磁性。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脸上充满了惊喜。
“我特意来找你的。替你高兴! 这里头藏着什么宝贝?”贤夫指着奖品包问 。
“我还没有打开来看呢。”说着,她略微朝前闻了闻,“贤夫,你手里是一束花吗?”
她几乎能看到他的微笑,他微微上扬的眉毛和他洁白的牙齿。
“鼻子真灵。是鲜花,我刚从山下买来的。接好哦。”

她接过鲜花,脸贴着花,眼睛瞅着贤夫。
“想什么呢?”贤夫的声音。
她其实什么也没有在想,连几分钟前的小说家梦也远远抛在了脑后。她只是使劲地闻着那花香;使劲地在朦胧中端详贤夫的脸。

天上的星星眨巴着…


(小小说以题《星空下的眼睛》刊载于侨报副刊11/19)

9 评论

得奖是件好事。看看别人,再想想我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得过奖,“罚”倒混得了不少。看来该向优异的人多学习学习

石青漩  [评] 2009-11-28 12:0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石青漩 at 2009-11-28 05:02 PM:
得奖是件好事。看看别人,再想想我自己,从小到大没有得过奖,“罚”倒混得了不少。看来该向优异的人多学习学习

谢谢石青漩,欢迎!
“罚”也可以是笔财富哦。俗话说失败是成功之母,那罚和奖的关系也可以是如此。
加油!

虔谦  [评] 2009-11-28 19:5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28 04:55 PM:
这是她第五次站在领奖台上了。 前四次的颁奖典礼是在一个很漂亮高级的湖边餐厅里举行的。

那是在第二次颁奖典礼的中途,她的手机颤了,她悄悄地从侧门离开了大厅, 一个人来到湖边。
电话是贤夫来的,他对她..

这篇小说写得真善美。故事虽是娓娓道来,一颗弱软的心却是由字缝间腾跃而出。

冬雪儿  [评] 2009-11-28 23:4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11-29 04:41 AM:

这篇小说写得真善美。故事虽是娓娓道来,一颗弱软的心却是由字缝间腾跃而出。

雪儿,谢谢你。写小小说满有乐趣的。
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说我周末做了一百件事吗?这个感恩节周末也是,到这会儿也还没做完。烧一锅排骨,最后一道程序了,就是大火烧干。我觉得锅里水挺多,就回桌上写了四行字,四行字而已,等我回到炉边,排骨已经焦了一边!哎~~

写作孤独的时候多过不孤独的时候。记得以前有朋友和我分享过一段英文,翻译一下就成了这样几句,写下来和你分享:

跳舞,如同无人观看
歌唱,如同无人聆听
工作,仿佛你并不需要那钱
爱,仿佛你从来没有受过伤害
活着,仿佛。。。(这最后一句我无论如何记不起来了,也百度不到了)

往下联想的话,就是好友说的,写东西,不为了别人看或别人赞赏。

雪儿新的一周好!

虔谦  [评] 2009-11-29 22:4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30 03:48 AM:


雪儿,谢谢你。写小小说满有乐趣的。
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说我周末做了一百件事吗?这个感恩节周末也是,到这会儿也还没做完。烧一锅排骨,最后一道程序了,就是大火烧干。我觉得锅里水挺多,就回桌上写了四行..

雪儿,谢谢你。写小小说满有乐趣的。——虔谦啊,很有同感,写着并快乐着。

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说我周末做了一百件事吗?这个感恩节周末也是,到这会儿也还没做完。烧一锅排骨,最后一道程序了,就是大火烧干。我觉得锅里水挺多,就回桌上写了四行字,四行字而已,等我回到炉边,排骨已经焦了一边!——当然记得你说过的周末要做一百件事啊。不可想像你忙到这种程度。你更是勤奋得让我感到惭愧了,真的。你将做饭的时间都拿来写作,由衷地敬佩!那烧焦了的排骨,你怎么处理啊?能吃吗?

写作孤独的时候多过不孤独的时候——是的,你说得很对,写作时承受的孤独远比不孤独的时候多。其实怎么说哩,我们在写作时,也许形式上是孤独的,其实我们的内心是丰富多彩的。我们笔下的每个人物全在与我们一起悲欢着。

记得以前有朋友和我分享过一段英文,翻译一下就成了这样几句,写下来和你分享:
跳舞,如同无人观看
歌唱,如同无人聆听
工作,仿佛你并不需要那钱
爱,仿佛你从来没有受过伤害
活着,仿佛。。。(这最后一句我无论如何记不起来了,也百度不到了)——谢谢你译的诗。不过,我怎么感觉有点太过悲观了呢?每一个生命,都是世界独一无二、别人不可替代的精彩。
也祝虔谦新一周愉快!

冬雪儿  [评] 2009-11-30 01:4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11-30 06:40 AM:
我怎么感觉有点太过悲观了呢?每一个生命,都是世界独一无二、别人不可替代的精彩。

雪儿,不是悲观,是,套句过了时的时髦语:悟出道来了。是很美好的态度,反映了世界的真实。

虔谦  [评] 2009-12-4 22:2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2-5 03:23 AM:


雪儿,不是悲观,是,套句过了时的时髦语:悟出道来了。是很美好的态度,反映了世界的真实。

一上来就碰上虔谦,真高兴。

冬雪儿  [评] 2009-12-4 22:28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12-5 03:28 AM:

一上来就碰上虔谦,真高兴。

不知为什么我见到你也很高兴! 对了,读者帮我接上了最后那一句: “生活吧,象今天是末日一样!”可我记得我当时读的不是这样的;总是觉得不那么满意这一句;没有前面几句好。
周末快乐!

虔谦  [评] 2009-12-4 22:38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