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天涯之桑 天池孤心 天道自强

天道自強

文/虔谦


《世界日报》副刊,2009年11月16日  




還在國內的時候,從美國南加州考察回京的小坤就跟我們介紹說,這加州真奇怪,越是冬天,草木越濃綠。我們住在北京的人自是困惑不解,因為北京的嚴冬,除了松和柏,其他樹木都片葉不粘,只留下剛強的枝杈。

來到南加州後,八個月不下雨,才悟出小坤所述現象的道來。南加州沒有北京的三九嚴寒,卻有北京所沒有的酷暑毒旱。「從來不下雨」的氣候,對動植物乃至人都是嚴峻的考驗。我們所在的華人居住區還稍微好一點,我工作的地方萬蘭溪崖地處南加州北端山區,冬寒夏炎,頗有沙漠氣候的特質。

七月的一天裡,我步行到萬蘭溪崖野外去。早上十點多,太陽已經很曬了。舉頭望前方,赫色的山崗就在眼前,我能看到它裸露著的嶙峋脊梁,彷彿伸手就可觸摸到它焦渴的肌膚。剛剛過去的冬天裡下了幾場雨,雖然雨量不是很充沛,但是也使得群山泛藍。春去夏來,幾周烈炎就足以吞噬掉冬季裡所儲蓄下來的點點青翠。我的左邊是一片很大的空曠地,焦草遍野,只有那些根植深厚的強悍植物生存了下來。曠野邊上,松柳成行。松枝上松蕾高懸,象徵著倔強生命的纍纍碩果;本性陰柔的綠柳,在萬蘭溪崖卻悄悄變了樣:樹幹粗獷剛挺,柳枝揚而不垂。看著這些植物的耐旱挺拔,一個聲音從耳邊油然響起:天道自強。

早在幾千年前,中國最古老的典籍《周易》,就以「健」「強」來詮釋乾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清代經學大家王引之注:天行健,天道健也。易經本於占卜,窺探天地奧祕。其實我覺得乾卦無機密,就是逆境自強,生生不息。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歸根結柢,人必須克服自身的脆弱處,適應自然的運轉;強化自身,以圖在艱苦的環境中生存和發展。

幾千年來,自強不息已經成了華夏陽剛性格的一個重要內涵。李連杰主演的電影《黃飛鴻》的主題曲就是以古代陽剛名曲〈將軍令〉為基調的〈男兒當自強〉。主唱林子祥把這首歌曲的剛之力陽之美發揮得淋漓盡致。

之所以為道,因為它是普遍的。自強不息,放諸四海而皆準。和中國相比,美國歷史不過兩百多年;而具體到萬蘭溪崖,大概只有二、三十年的歷史。可是這二、三十年,萬蘭溪崖從沙漠荒野變成人間都市。我的同事告訴我,我寄宿的絲提芬森這個地方二十年前什麼都還沒有。眺望星羅棋布的新居,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可又想像力飛翔。

雲彩散開,鳥兒飛來。看著眼底廣袤的曠野,我在想,將來誰會來開發這片處女地呢?這塊土地,一定是屬於那些充滿好奇和活力,勇敢開拓而又自強不息的人們。

手機響了,是同事打來的。「瑪格麗特,你上哪裡去了?老闆找你商量事呢!」

「我這就回去。」我微笑著,掛了手機。走回公司的路上,來美的經歷突然就像過電影一樣歷歷在目:推點心車、清洗旅館、冰果店侍應生、書店店員、中文學校半職秘書、保姆、管家、老闆……那些日子,幾乎支撐不下去。最後絕地反攻,從古代漢語專業轉行電腦──現在是公司裡的主力工程師。心裡除了深深地感恩,也多了一份自在和自豪:天道自強,不管它是一本歷史書還是一本哲學書,我看到自己的名字鑲嵌在了它美麗的扉頁上和厚實的腳注裡。(寄自加州)

6 评论

天池孤心 (心灵美景)

文/虔谦

《世界日报》副刊,2009年8月7日




在北京的時候,學院組織了一次承德遊。那時想,避暑山莊這麼有名,沒遊過說不過去。於是就和一位女教師約好一起去。

我一直沒有什麼旅遊拍照的習慣,甚至在避暑山莊金碧輝煌的入口處也沒有留下任何紀念照。在承德唯一的兩張黑白照都是趙老師幫拍的,而今,我居然想不起來那是承德的哪處。

然而有一個地方卻永生難忘,它沉澱在我的記憶裡,映進了我的心鏡上。

那個地方不是什麼景點,不是什麼「雲山勝地」、「煙波致爽」或「松鶴齋」之類,它不在眾目的聚焦裡,也沒有多少腳印踏至。我和它的際遇,偶然,也不偶然。

那一天,遊了承德的幾處山水後,自己一個人慢慢往回走。那是一條土路,邊上高楊聳立,綠意依依。開始的時候由於離各景點尚近,人群熙攘;慢慢地,人越來越少,四周越來越安靜,靜到我能聽見自己的腳步聲。那靜,喚起了我心底的某種敏感。我突然發現在路的邊上,有一條不顯眼的小徑。我心動了一下,腳底改了方向,轉身朝那條小徑步去。

剛開始,一切都很平常,沒有給我什麼曲徑通幽的希望。只覺得眼前的一切都很樸素。走了大約有一百米,微微拐了一下彎,我被眼前的景觀震懾住了!

我的眼前,是一片寬闊的池塘,四面叢林,高低參差疊次。偶見鳥兒掠過水面,留下長長的一串鳴響。時值清秋,日趨黃昏,池塘水的顏色,就是她頂上雲天和她四周叢林花木的顏色,有嫣紅,有淺黃,有微紫,有濃綠。沒有風,一點都沒有:假如不是鳥兒飛過的顫動,眼前的一切就是一幅天然油畫;可我,聞到的不是油味,而是一種來自泥土、根葉和花心的和諧味道。

耳邊沒有了遊客的喧譁嘻笑,只有靜,寧靜,沉靜,很安詳,很深邃的一種靜。除了靜,就是美。那是一種和人造的華麗不一般的美。她的美和她的靜在時空裡交相輝映。秋下的無名美池,她就那樣孤寂地、默默無聞地立在山莊的偏僻處。

沒有想到承德曾經的帝王豪華裡有這樣一個素樸之地。

我在那裡靜立了好久,大概有四十分鐘那麼久。我佇望著她,宛如佇望著天堂,與天地間一抹熟悉而親切的靈魂交應。太陽就快下山,我得離開了。我知道,這輩子,我可能只來承德這一次,可能再也見不到這孤心美池了。轉身的時候,我竟熱淚盈眶。

和我的夢幻景觀告別數十年,我走過了長長的旅程:漫漫雨路似乎走不到它的盡頭,喧譁大街奪走了淳樸的尊嚴;也曾不辭坑窪荊棘,也曾走過南卡羅來那那條野林密布的、通向教堂的兩英里蜿蜒小路……無論腳下路如何伸延,承德叢林深處的那處池塘、那條小徑,總在我的視野裡,向我展示著一種叫真諦的祕密。想起她,我就會想起天堂和海角,想起初戀,和夢裡總躊躇著的那份思念。而歸根結底,她讓我回歸自然和孤獨,安詳從容的、飽含了生命虔誠和仁愛的孤獨;執著漸去,即便是愛情,放下了刻骨銘心,唯存的是情回洪荒的默默信念。(寄自加州)

虔谦  [评] 2009-11-21 20:27

天涯之桑

文/虔谦

《世界日报〈副刊,2009年7月4日




在絲提芬森住了這麼久,我居然就沒有出去走過一回。今天傍晚,厭倦於電視劇的無聊,也是因為一段日子來沒有什麼機會和綠色的空氣接觸,於是就決定出去走走。

絲提芬森其實是在山坡的起伏中開出來的城市。從我的住宿地往縱深處走大約五十米,就被一座小山丘擋住了路。我站在小山丘腳下,才發現這一帶有許多野生的小兔子,淡灰色的毛,天然可愛。我轉身朝另一個方向去,拐了個彎,路就徑直往上。路的兩邊綿延著野花,其中有一種粉色的花,薄薄的一層,在綠葉扶持下亭亭玉立、隨風搖曳,像畫家筆下朦朧的意識流,裝點著蜿蜒向上的公路。

又轉過一個彎,我驚奇地發現了一株花滿枝頭的植物,我在什麼地方見過這種植物?記憶很快回到從前,回到我九歲時的家園。我們那棟典型的閩南風格的房子大門外,就有這樣一棵植物,人們稱它為夾竹桃。長長的柳狀葉,花朵互相簇擁著,爭奇鬥豔。大概是因為夾竹桃的花太誘人了,大人們特意叮囑我們,不要去碰那夾竹桃花,別看它們那麼美麗,它們可是有毒的!我的那種美麗中隱藏著危險的警覺和概念,就是從夾竹桃那裡來的。

夾竹桃,和我分別了這麼久、這麼久了!想起它的毒性,竟成了一種別樣的精神享受。

驚喜一個接著一個迎面而來:夾竹桃的旁邊,是一棵棵桑樹。我想起來了,小時候養蠶,每天都要去採桑葉來餵那些蠶兒。那些小東西們吃起葉子來可快了,一片葉子,一會兒的工夫就剩下幾根青絲……

我對故園的思念,對童年的眷戀,那面對遙遠的一切油然而生的淡淡哀傷,一下子全都被這夾竹桃和這桑葉勾了起來。在那裡佇立了好久好久。

雖然邊上不時有車輛轟隆而過,我卻只聽見鳥兒鳴叫聲聲。看著那桑葉,真想伸手去摸一摸。不過我沒有這樣做。我只是脈脈含情看著它;看著它,就能讓我聞到孩提時代的蠶香,重見故園田野邊上祥和的炊煙。

當人面對初衷的時候,也是特別容易「看破紅塵」的時候。童年和家鄉,總代表著一個人一生中最親切、純樸、真誠和恒定的一切。除了故鄉,一切都是漂泊;除了愛和祥和,一切都是紅塵裡的過眼雲煙。

懷揣生命的初衷,讓一個人可以把故鄉的情思綿延伸展到地球的盡頭。這不經意中和生命深層記憶的相逢,讓我在天涯,也能體驗到那份恆靜和安詳。(寄自加州)

虔谦  [评] 2009-11-21 20:29

爱,信和美,虔谦的文字传达出来的就是这种感觉呀~~你的字是“热”的。

蓉琪  [评] 2009-11-21 20:4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22 01:24 AM:

天道自強

文/虔谦


《世界日报》副刊,2009年11月16日  




還在國內的時候,從美國南加州考察回京的小坤就跟我們介紹說,這加州真奇怪,越是冬天,草木越濃綠。我們住在北京的人自是困..

“「我這就回去。」我微笑著,掛了手機。走回公司的路上,來美的經歷突然就像過電影一樣歷歷在目:推點心車、清洗旅館、冰果店侍應生、書店店員、中文學校半職秘書、保姆、管家、老闆……那些日子,幾乎支撐不下去。最後絕地反攻,從古代漢語專業轉行電腦──現在是公司裡的主力工程師。心裡除了深深地感恩,也多了一份自在和自豪:天道自強,不管它是一本歷史書還是一本哲學書,我看到自己的名字鑲嵌在了它美麗的扉頁上和厚實的腳注裡”——天道也酬勤啊!虔谦,你有足够的理由为自己感到骄傲。遥遥地祝福你!

冬雪儿  [评] 2009-11-22 00:35

谢谢蓉琪和冬雪儿。
其实冷和沮的时候也时而有之。以后有机会上几篇“冷”的......

蓉琪,问候南寒哦。不知他是否刚好读了fanka的文章,有什么的特别的感想。

虔谦  [评] 2009-11-22 11:11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