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短篇小说] 特丽莎中彩 (上下)

文/虔谦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2009年11月14日





那年来美国,寄宿到一对华人夫妇的家里。和我一同寄宿的还有另一个女孩,叫迎冬。
那房子样子挺特别。两根上细下粗的四方型柱子,支撑着一个棕色拱顶。 穿过拱顶,走过一条弯曲的边上散落着葡萄架的小径,又是一道乳黄和深棕色调相间的拱门。就在那拱门的前面,是一棵魁梧的棕榈树。那棕榈树,让我想起家乡的海边。

那对夫妇是越南华侨,女的叫特丽莎,男的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称他陈先生,看样子是位好脾气的老实人。他们看上去大概四十岁左右。

特丽莎脸圆圆的,脸色白里微微透红;桃红色的口红,更显得她皮肤的白和亮。她跟我说她祖先来自广西一带。“那里人皮肤都很好。”她说。

房子客厅上方摆着一张长桌子。桌子正中央放着一个香炉。房子里每天都香味萦绕,因为特丽莎每天都要烧香敬佛。

特丽莎在一家车衣厂工作。也许因为是衣厂员工,她穿着时常会有新花样。我对时髦没有多少概念,只觉得她的衣着比较奇特。刚好迎冬也喜欢购买衣服,哪家大商场有衣服ON SALE,她就会跑去逛。有一次迎冬和我相随着回来,特丽莎怪异的眼光停留在了迎冬身上。
“我身上哪里不对吗?”迎冬给她打量得忍不住问。
“你这个上衣的样式过时了,现在人家都不穿这种了。”特丽莎说。
“这件我上个礼拜刚买的呀。”迎冬说。
“那是人家清仓的吧?”连我这个不谙世故的人都被特丽莎这句快语吓了一跳。
“没有啊。原价一百多块呢!”迎冬声调加高,脸涨红了起来。
特丽莎倒是语调依旧:“其实也没什么,一样穿。我只是好心多嘴。”说完就不再说话了。

迎冬走进房间,脸带愠色。“啪”地一声把提包往床上一扔。
“嗐,你没觉得吗,特丽莎这个人没有什么心思,口快得很。”我知道迎冬心里不悦,便笑着劝她。
“什么没心思,她说她是好心呢!气死我了。”迎冬显然因为对这份好心吃不了还得兜着走而感到恼怒,末了又说了句:“你瞧她那口红,抹得简直象个……”她没有说下去。

陈先生是个小学教师。特丽莎说,他的工资很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发现特丽莎很喜欢买六和彩。刚开始我不知道什么叫六和彩,她跟我细细解释了半天。
“别听她说那么多,”一边的陈先生插话了,“那概率,是几千万分之一!”
“可总有人中呀!”特丽莎回敬。
陈先生去学校的路上总要经过一个杂货店,里面可以买彩票。所以每逢彩价往上飙时,特丽莎就要陈先生帮她买彩票。
有一回在厨房里特丽莎对我说:“上个礼拜我跟朋友去B城逛商店,你猜猜那里一套衣裙多少钱。”
“多少钱?”我横竖没有概念。
“一千多,美金呀!”她扬着眉,竖起了一个指头,在空中晃了好一会儿。“好漂亮的裙子。可是象我们这种打工的,哪里买得起。”
“等你中了彩,就能买得起了。”我顺口回答说。
“谢谢你。我也这么想。”特丽莎咧开嘴笑了。

那一回,听说六和彩到了几千万了。我都动了心。“别去买,”迎冬说,“中不了的。”
“买一块钱试试运气吧。”我说着,心里算计着,若能中了,我就不用跟人合住一个房间了,立刻就能搬到我喜爱的房子里去住。
“我就不喜欢这六和彩,”迎冬说。“它让人生出赌博心态,不想奋斗。”
迎冬说的也许有道理吧,不过我还是去买了一元,运气运气,得给自己一个机会对不对。

当天晚上,大概八点钟过一点,外面突然响起特丽莎和陈先生的吵架声。
“我叫你用我选的号码你为什么不用,啊?你看,要用了,我就中了!”
“你再看一眼吧,你的那排号和人家说的差了好几个码呢!”陈先生耐着性说。
“明明没有差,一模一样!”特丽莎的声音越发尖锐起来。
“以后你自己去买吧。”陈先生的声音。
“你明明知道我没有车,我怎么买?!我等着你给我买部车啊,你行吗?”
没听见陈先生的回应。唉,吵架么,总得有人先收场。

第二天特丽莎去加班,陈先生在家里。我见他在客厅里看电视,脸色不是太好,有些疲倦的样子。
“陈先生,是真的吗,特丽莎自己选的号码本来能中?”
“你听她说的,”陈先生摇摇头。“她都跟我闹了多少回了,能中早中了。”陈先生说完叹了一口气,关了电视。
“我没跟你讲过,越南战乱的时候,我们都顾着逃命。那时候就是满地黄金也没有人会去拣。难民船上死了多少人!”
“是这样……”我边听边点头,心生感动。
“所以其实什么钱不钱我想得很开,可是特丽莎她就是想不开。我都跟她说多少回了,想想我们在越南的日子吧;钱够用就好。她怎么回答:什么叫够用?没办法,标准不同,说不通。”

(下待续)

11 评论

先顶啊,再读。
虔谦真是勤奋,一篇篇地写。我真是要向你学习,我太不刻苦了。

冬雪儿  [评] 2009-11-16 22:0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17 02:56 AM:
那年来美国,寄宿到一对华人夫妇的家里。和我一同寄宿的还有另一个女孩,叫迎冬。
那房子样子挺特别。两根上细下粗的四方型柱子,支撑着一个棕色拱顶。 穿过拱顶,走过一条弯曲的边上散落着葡萄架的小径,又是一..

“什么叫够用?没办法,标准不同,说不通。”——小人物的琐碎生活被虔谦一写也妙趣横生了。

冬雪儿  [评] 2009-11-16 22: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11-17 03:09 AM:
先顶啊,再读。
虔谦真是勤奋,一篇篇地写。我真是要向你学习,我太不刻苦了。

雪儿,谢谢你的捧场。不过,千万不要向我学习。。。

虔谦  [评] 2009-11-16 22:1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冬雪儿 at 2009-11-17 03:15 AM:

琐碎生活被虔谦一写也妙趣横生了。

这种体裁和题材,写起来好象也是轻松一点。我写那《朴山男孩》,就沉重一些。

雪儿,突然想起题外的话:游戏人生,可人生不一定和你戏啊。。。不过,我还真从来没有戏的意思。

虔谦  [评] 2009-11-16 22:18

关心一下,那只买了一张的中了没?

xzhao2  [评] 2009-11-17 09:1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11-17 02:13 PM:
关心一下,那只买了一张的中了没?

谢谢主持关心!刚好是时候。哎,要中了也不用这样带着病还琢磨着要六点半就出发去上班。

虔谦  [评] 2009-11-17 09:55

连读QQ姐的几篇小说!您这是高产作家哦!这么忙还有这么多精彩创作!向您学习!我现在差不多是三天打鱼三天晒网啦!

依林  [评] 2009-11-19 19:5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依林 at 2009-11-20 12:55 AM:
连读QQ姐的几篇小说!您这是高产作家哦!这么忙还有这么多精彩创作!向您学习!我现在差不多是三天打鱼三天晒网啦!

继续晒网,别跟我学。:)

虔谦  [评] 2009-11-20 21:41




晚上,我又听见特丽莎和陈先生说着什么,声音挺大。我留意一听才知道特丽莎不喜欢门口那棵棕榈,说好运气都给它挡住了。
“坏运气也给它挡住了。”陈先生说。
特丽莎还不干,陈先生就说:“那你自己去跟房东说吧。房东要让,我没话说。”

那一次的六和彩我也没中,连一元都没赢回来。那以后我没有再买过彩票。也是因为太忙,想不起来。不久我找到了一份工资高一点的工作,就从陈先生家搬了出来。
我在新公司做了两年,实在不喜欢我的老板,就辞了职,转到了另一家公司。又做了两年,那家公司要搬到外州。我喜欢L城这个地方,不想搬外州去,又一打听我原先不喜欢的那个老板走了。于是我去争取,回到了前一家公司。运气还不错,他们还给我长了工资。我琢磨着这下应该可以安定下来了,就贷款买了一部很不错的车,还租了一处独立的房子住。虽然房子比较老,只有一大一小两个房间,但是配上前后院的草坪和花卉树木,真可算是我住小洋房的梦想成了真。
不料几个月后,公司财政出现了问题,开始裁员。我躲过了第一波,第二波没躲过。
“露西,我很抱歉,”经理说,表情很沉重。“这不是公司的本意。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会把你再找回来。”
我一下就傻了眼了。

找了三个月没有找到工作。看着我还没有付完款的车,我的难以胜帐的“小洋房”,突然想起了六和彩来。我没去买彩票,却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个曾经熟悉的地方:陈先生和特丽莎的家。

快六年了,不知道陈先生他们是不是还住在这里?不知道特丽莎是不是还热衷彩票?中了没有?我注意到那棵棕榈树还平静地立在那个拱门的前方。是葡萄的季节,架子上垂着累累果实。我看着那葡萄,心头一阵宽慰:至少这葡萄对我来说是垂手可得;我不必有狐狸的心态。

刚想敲门,突然听到后面有停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一辆浅蓝色尼桑小卡车的门打开了,从里头出来一个人。我一看惊喜:那不是陈先生吗!接着另一头下来了特丽莎。他们还住这里!卡车上装满了家具,陈先生和特丽莎正要从上往下扛桌子。

“陈先生,特丽莎!”我一边叫着一边快步过去。
“你是……”陈先生看着我,迷茫了片刻。
“你怎么不认得她了,她是露西呀!”特丽莎提醒自己的丈夫,还是那个声调。
“露西,对对对!”陈先生连声称是。“好久不见,你怎么又上这边来了?”

我对他们的好奇大过他对我的好奇。我看他们车上的家具都是旧家具,并没有居家升级的意思。
“陈先生,你们这是搬出去还是搬进来呀?”
“也出去,也进来。进去说,进去说。”陈先生看上去还是那样,脾气好,很热情。

原来三年前,一直乐彩不疲的特丽莎中了一次三百万美金的大奖!我可以想象特丽莎当时有多兴奋。
“谁不高兴呢,我都高兴,那是做梦都不敢想的。”陈先生说。
可是兴奋过度又没有太多世故的特丽莎,很快就去买房子,花销也大了起来。等到她发现这钱不怎么经花时,有人告诉她投资股票,那比中六和彩还厉害。于是她瞒着陈先生去投资股票。结果,“结果你都看到了。”陈先生说。“我们退了那房子,又搬回这个老地方来了。”
“哎,还是老地方好。”特丽莎说,眼帘低垂,难掩歉意。我从来没有在她脸上看到这样的歉意。
“我早说了,那棵树可能不保证你发达,但是它保证你平安。”

听着陈先生的话,我不由得抬头看了看门外那棵树,那棵家乡也有的树。“不瞒你们说,我本来是想找你们商量搬回来住。”我也把自己几年来的起起落落和他们分享了一下。
“没问题,商量什么呢,”特丽莎还是那个快人快语。“你住就是了,房租还和以前一样。”

一个星期后,陈先生他们帮我搬回了我原来的房间。当天晚上,特丽莎把一小盘春卷送到我的房间来。“越南春卷,尝尝吧。”
我拿起一根来咬了一口,嗯,油是多了点,但真是香,我也确实有点饿了。刚吞下两根,特丽莎又来敲门。“露西,我们正在看连续剧呢,新的港片。想看就出来看,很好看。”
“谢谢,我会的。”

特丽莎的脚步声咚咚响了回去。屋里静静的。他们来美国有二十年了吧,我心想。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还是喜欢港剧,因为它用的是他们熟悉的语言。我突然间觉得,时间,金钱,命运,这些天地之间、人世内外最强有力的东西,其实并没有我们夸张的那么强;它们其实改变不了一个更强有力的东西,我一下子说不好那个东西,只觉得那个东西埋在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
窗外月光如水,那棵棕榈树安详的影子,倒映在我窗外的地上。看着那影子,我心里很踏实。

我就这么和特丽莎他们住了下来。特丽莎还做她的车衣工,陈先生还教他的书。特丽莎没有再买过半张彩票。
“我老公有医疗保险,我什么都不愁。”那次屋里大扫除,她这么跟我说。 (完)

(刊载于世界日报小说世界11/15)

虔谦  [评] 2009-11-20 21:44

祝贺QQ!

老牛  [评] 2009-11-23 17:0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老牛 at 2009-11-23 10:04 PM:
祝贺QQ!

老牛,谢谢你!

虔谦  [评] 2009-11-25 21:10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