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谦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童画魂山
   
 
标 签   文集首页 圆中园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主人:虔谦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我命中的读者和她/他的评论
记得阿甘在他一生珍爱的女子珍妮墓前所说的话,所问的问题:不知道人有没有命运?或者是人有选择?
一个经典的人生问题。

这个问题,断断续续它总会在我心海浮现。假如我不信神,又假如人生是命定的,那么人生除了“可悲”二字,我只有一言可形容:人如机器。
如今,我倾向于相信人生是命定的,而这命是神定的。一切,都是为了祂;祂也曾并继续在为了我。我想我应该专门为这个题目写点什么。

朋友老牛知道,我称自己为旷野虔谦,因为从有一天起,我KIND OF明白了我的命。我的命里,没有许多金碧辉煌的几何形状的东西,但是,却有这位读者和他/她的评论:

作者 ---作品--读者
文如其人? 文不如其人?
三则评论都是针对我的长篇小说 《不能讲的故事》。 再次的谢谢我的这位读者;也谢谢我许许多多的如同ggw一样支持着我的读者们朋友们。



** ggw 评论于:2007-11-21 16:34:12


QQ,
For me, you must be an Elegant Spirit.
I do not know much about the theory of writing, but I am sure the main characters' values, belief and acts must represent those of the author's, especially when she was writing from her heart. Lu Hua is such a great human being with not only unconditional love to her family, but also an attitude of nonjudgmentalism and acceptance and even love towards those that are being looked down upon by worldly people. She is such an elegant spirit that radiates love, elegance and grace to all. I am sure you are one too.
Happy holiday to you, and all.


Thank you for the wonderful story and your beautiful language. Reading your story is one of the things I have to do everyday. I have fallen in love with your characters, they are so full of love and so gracefully pure. I am hoping they will have a happy ending after all that they have to go through.
Thank you for sharing the story with us! Have a nice weekend!

                          ------ ggw



** ggw 评论于:2007-09-28 09:55:29

Thank you again, QQ, as always.

I am so glad to see how the story has developed. The characters in your story are so real and beautiful. I like the way you explore and focus on the virtues of their personalities. Please keep it. I am a little tired of seeing movies or literatures that always over-stress on Chinese people's weakness, and almost everybody suffer, flight against each other, and die at the end out of jealousy, lack of self-confidence, lack of trust, etc. Like the movie "Hero". It misguides people, not just foreigners, but ourselves to believe that is our culture, which is not true at all. Most Chinese are like the characters in your story, loving, caring, loyal, generous..... So, please keep your main figures positive, and also give them a happy ending -- that's the only I wish.


从某个角度看,美国是我人生的开始。因为在美国我从社会的低层奋斗起;在美国我信了主,如今,又信了命;在美国,我开始拥有了我的读者,同一感动的、互相支持的读者们。

那么,是否一只脚踏进那扇巍峨的大门,就意味着我人生惨败的开始?


虔谦随笔于伊甸文苑

19 评论

我的浮萍姐姐死了。她的名字,让我想起她的命她的运;让我想起她和我的缘份;让我想起她那颗没有一丝仇怨的心和我自己前面的路。
她的名字,让我流泪。

她住在山脚下的一间小石头房里。离她的房子不远,是个池塘,有棵树,总开着紫色的花。池塘是活的,连着外河。 每当风起,四岸的芦絮飘入水中,消逝在河流里。
池塘的对岸,曾经住着另一个女人。叫冷妮。冷妮嫁了人以后,又和别的男人睡觉。村里的人提起来没有不骂的。冷妮也不示弱,谁要是说她一句什么,她就和谁吵。和冷妮吵得最凶的,是她的婆婆。冷妮的肚子大了,婆婆好生犹豫:不知这肚子里究竟是谁家骨肉。


--- 摘自虔谦新作 《最后一个女人》

虔谦  [评] 2009-11-7 17:00

今天又一则:

某读者:
你一直是文学城里我最敬重的人,我几乎看了你所有的文章。你用看似平白的语言讲深刻的故事,也许这个就叫做功底吧,我想我一辈子也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我还记得一个小故事,说一个女孩子考上了北大,怎样被介绍给她的语文老师做女朋友,后来又怎样结婚,并一起生活了一辈子。读完的时候,我几乎没什么感觉,可连续几天上班的路上我发现我都在回味这个故事,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水无香。你的文字就是你!

我喜欢你的故事,更喜欢的是你故事背后的见解。

QQ 回复:
谢谢你,这份厚重的留言。我的文字和她的许多意义,都给你道出来了。什么叫高山流水,这就是了。
朋友,其实我近来一直比较痛苦,因为我的工作紧张得我几乎没有写作和上网的时间和精力。象最近写的《不要让任何人夺走你的欢愉》我自己并不满意,因为我没有时间精雕细刻。但是我想这些会过去的。我有好几部中、短篇小说 (断断续续上传的《我称他哥哥的男人》是其中之一),我希望尽快能够奉献给我的读者。
再次的谢谢你的关注、爱护、欣赏和支持,谢谢你的评论!问候并祝福你!

虔谦  [评] 2009-11-8 18:44

读者的共鸣是最大的鼓励!工作忙,多休息!

youming  [评] 2009-11-8 19:35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9-11-9 12:35 AM:
读者的共鸣是最大的鼓励!工作忙,多休息!

谢谢老乡大哥!也是你说到我对读者的回复很认真,我才想贴这个。

虔谦  [评] 2009-11-8 19:47

有人关注绝对是好事。

xzhao2  [评] 2009-11-9 10:1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xzhao2 at 2009-11-9 07:19:
有人关注绝对是好事。

True.

忍忍  [评] 2009-11-9 10:23

“我命中的读者和她/他的评论”——这个标题就令人感动,虔谦将读者及读者的评论视为命中的、珍爱。

冬雪儿  [评] 2009-11-9 21:1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7 16:17:
记得阿甘在他一生珍爱的女子珍妮墓前所说的话,所问的问题:不知道人有没有命运?或者是人有选择?
一个经典的人生问题。

这个问题,断断续续它总会在我心海浮现。假如我不信神,又假如人生是命定的,那么人生..

QQ,

看看诺贝尔奖的作者高行健是怎样说的:

“回顾我的写作经历,可以说,文学就其根本乃是人对自身价值的确认,书写其时便已得到肯定。文学首先诞生于作者自我满足的需要,有无社会效应则是作品完成之后的事,再说,这效应如何也不取决于作者的意愿。” 

“然而,文学既非权力的点缀,也非社会时尚的某种风雅,自有其价值判断,也即审美。同人的情感息息相关的审美是文学作品唯一不可免除的判断。诚然,这种判断也因人而异,也因为人的情感总出自不同的个人。然而,这种主观的审美判断又确有普遍可以认同的标准,人们通过文学薰陶而形成的鉴赏力,从阅读中重新体会到作者注入的诗意与美,崇高与可笑,悲悯与怪诞,与幽默与嘲讽,凡此种种。”  


你是为自己写,还是为读者写的?俺是前者,俺永远不会为任何人而写,除了俺自己 (但这与诗写得隐晦或易懂,不是同一概念)。

俺一般对认同很畏惧,最害怕表扬,是那些指出不同意见的读者,给俺留下印象最深。俺不一定同意,但至少可以思考。。。

当然,宣扬宗教的普世价值和文学创作不是一回事。强放在一块儿,就有局限性。

只是一些看法。没有打架的意思。俺一般不和女孩子打架。

忍忍  [评] 2009-11-14 11:4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1-14 04:47 PM:


QQ,

俺一般对认同很畏惧,最害怕表扬,是那些指出不同意见的地方的读者,给俺留下印象最深。俺不一定同意,但俺可以思考。。。

忍忍的这个个性很好,很多人不喜欢别人指出不同意见,尤其是在论坛这种公共场合,很多论坛的文学讨论风气几乎没有了,说好就感谢,说不好就生气或者不理睬,最后是吵架老死不相来往。最喜欢听表扬,提意见的人总是说话小心翼翼,怕人家不高兴,这种论坛呆着也没意思,谁也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傻大帽。兴之所来,网络何处没论坛?~~大家都像你一样就好了,看了你的吵架的爸妈很有启发,怎么就删了?

youming  [评] 2009-11-14 12:4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1-14 04:47 PM:
QQ,

看看诺贝尔奖的作者高行健是怎样说的:

“回顾我的写作经历,可以说,文学就其根本乃是人对自身价值的确认,书写其时便已得到肯定。文学首先诞生于作者自我满足的需要,有无社会效应则是作品完成之后的事,再说,这效应如何也不取决于作者的意愿。” 

“然而,文学既非权力的点缀,也非社会时尚的某种风雅,自有其价值判断,也即审美。同人的情感息息相关的审美是文学作品唯一不可免除的判断。诚然,这种判断也因人而异,也因为人的情感总出自不同的个人。然而,这种主观的审美判断又确有普遍可以认同的标准,人们通过文学薰陶而形成的鉴赏力,从阅读中重新体会到作者注入的诗意与美,崇高与可笑,悲悯与怪诞,与幽默与嘲讽,凡此种种。”  


你是为自己写,还是为读者写的?俺是前者,俺永远不会为任何人而写,除了俺自己 (但这与诗写得隐晦和易懂,不是同一概念)。

俺一般对认同很畏惧,最害怕表扬,是那些指出不同意见的读者,给俺留下印象最深。俺不一定同意,但至少可以思考。。。

当然,宣扬宗教的普世价值和文学创作不是一回事。强放在一块儿,就有局限性。

只是一些看法。没有打架的意思。俺一般不和女孩子打架。

忍忍,谢谢你的评论和意见。
我觉得这里面牵涉到许多问题,或有联系,只是也不能混为一谈。

第一,先说作品的价值。我曾经有过一篇随笔,简引如下:

好友艾丽思在她的 “诗与胡说之三”里写道: " 我的意思,不是说作品需要读者,或者多少读者,我的前提,就是---没有读者。
没有读者,或者说只有极少的读者,那些作品还有它们的价值吗?我个人认为是有的,也许比我们能想象得到的更多。"


我的看法是,一篇作品只有作者一个读者,当然有它的价值在;一篇作品有作者+作者之外的读者,它的价值和只有作者一个读者的价值是不一样的,不承认这一点,那么我会质疑作者本人的基本人文思想水平或者说内涵(承认、尊重每个人的价值,爱每个人)。

第二,为谁而写?基于我第一点的认识,那么我合乎逻辑的回答就是:我为自己写,也为我的读者写。假如两者有矛盾,我会酌情解决。比如我写《不能的讲的故事》,本来是想让女主人公死的,读者的呼求让我重新思考小说的结局,结果是,我真的认为它比我原来的结尾层次高出太多太多。当然也有我行我素的时候。这和平时处理事情没有什么特别的两样。

第三,既然也为读者写,当然就会倾听他们的意见,包括批评的意见;尽管BY 人性的DEFAULT 听表扬总是舒服些。我有一位读者对我第三部长篇发表了很尖锐的意见,我至今珍藏并将记载于我的书里。

第四,文学只为自己,价值也只在自己这种观念我一点都不崇尚,我也不相信有谁能把它前后一致地贯彻到底。你拿“诺贝尔奖的作者高行健”的话来作为一种至少你很推崇的意见,这本身已经内在地包含了作者之外的意见、奖赏等等意义了。
关键还在观念和信念。我是认为,“我”不仅仅是我,“我”还意味着“你”和“他/她“。
那就是为什么有如下的千古佳话:

伯牙善鼓琴, 钟子期善听. 伯牙鼓琴, 志在登高山. 钟子期曰: “善哉峨峨兮若泰山!” 志在流水, 钟子期曰: “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 钟子期必得之. (列子.汤问 第五)

后来司马迁在 “报任安书”里引用这个典故说: “谚曰: ‘谁为为之? 孰令听之?’” 盖钟子期死, 伯牙终身不复鼓琴. 何则? 士为知己者用, 女为说 (悦) 己者容.”

第五,也为读者,一点都不排斥相反它包含了文学也反映作者自己的人性、思想观念等等。

最后,我尊重每个人的价值观,当然也包括作者们的创作观。我坚持我自己的,但是我也不去论断或挑战他人的,因为,我相信每种价值观都有它存在的理由,就象每个个体有它的存在理由一样。
文学观,它的背后是哲学观和信仰在支撑着。

忍忍,谢谢你。就象友明说的,这种交流很有帮助。
也谢谢友明。

家人回来了,我得去忙了

虔谦  [评] 2009-11-14 15:04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14 15:04:


忍忍,谢谢你的评论和意见。
我觉得这里面牵涉到许多问题,或有联系,只是也不能混为一谈。

第一,先说作品的价值。我曾经有过一篇随笔,简引如下:

好友艾丽思在她的 “诗与胡说之三”里..

俺不是说只有一个读者,俺是说你只看重一种 feedbacks--那些共鸣的 feedbacks.

俺的意思是你很在乎你读者的共鸣。有读者就行,不一定共鸣。可能是你吓他们一跳,可能是你击了他们一掌,或者是被你所引起很多奇思乱想,这都可以是读者的反馈, 这样的读者也能说明你的写作。为什么单单欣赏共鸣,赞扬的读者呢? 说他们是你命中所属。

有共鸣就是你写出了读者他/她心里话,那不是重复吗,有新意吗?俺要是知道别人也是那么想,俺就不一定去写。俺喜欢写别人想不到的。不求共鸣,求独特,求令人思考。。。

俺喜欢的作品都是能引起俺的思考,启发俺。比如说文兄的“月”,俺就回去过几次再读,想知道究竟那个女孩子为什么就不愿逃,要S呢?她的生活,个性,怎样造成她决意一S的条件。。。文兄到底是怎样刻画这个人物。。。等等。“月”没有引起俺的共鸣,的确是让俺思考。

忍忍  [评] 2009-11-14 15:3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9-11-14 12:43:
忍忍的这个个性很好,很多人不喜欢别人指出不同意见,尤其是在论坛这种公共场合,很多论坛的文学讨论风气几乎没有了,说好就感谢,说不好就生气或者不理睬,最后是吵架老死不相来往。最喜欢听表扬,提意见的人总是说话小心翼翼,怕人家不高兴,这种论坛呆着也没意思,谁也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傻大帽。兴之所来,网络何处没论坛?~~大家都像你一样就好了,看了你的吵架的爸妈很有启发,怎么就删了?

谢友明理解。

“怎么就删了?---”

有的时候 COGNITIVE DISSONANCE COULD KILL ME。

忍忍  [评] 2009-11-14 15:5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1-14 08:57 PM:


谢友明理解。

“怎么就删了?---”

有的时候 COGNITIVE DISSONANCE COULD KILL ME。

忍忍是深藏不露但是锋芒毕露,涂鸦不是有那句网友的眼睛是“贼亮”之说吗?

我就喜欢看文集,不喜欢看吵架~~

youming  [评] 2009-11-14 19:50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youming at 2009-11-14 19:50:


忍忍是深藏不露但是锋芒毕露,涂鸦不是有那句网友的眼睛是“贼亮”之说吗?

我就喜欢看文集,不喜欢看吵架~~

真的吗?俺和悟空“吵架”你看了没有?

俺和夏天吵,吵得无聊。但是和悟空吵,就有戏看,且是双管齐下。

忍忍  [评] 2009-11-14 19:53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1-15 12:53 AM:


真的吗?俺和悟空“吵架”你看了没有?

俺和夏天吵,吵得无聊。但是和悟空吵,就有戏看,且是双管齐下。

有戏的吵架就看,没戏就不看~

youming  [评] 2009-11-14 19:57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1-14 08:37 PM:
俺不是说只有一个读者,俺是说你只看重一种 feedbacks--那些共鸣的 feedbacks.

俺的意思是你很在乎你读者的共鸣。有读者就行,不一定共鸣。可能是你吓他们一跳,可能是你击了他们一掌,或者是被你所引起很多奇思乱想,这都可以是读者的反馈, 这样的读者也能说明你的写作。为什么单单欣赏共鸣,赞扬的读者呢? 说他们是你命中所属。

有共鸣就是你写出了读者他/她心里话,那不是重复吗,有新意吗?俺要是知道别人也是那么想,俺就不一定去写。俺喜欢写别人想不到的。不求共鸣,求独特,求令人思考。。。

俺喜欢的作品都是能引起俺的思考,启发俺。比如说文兄的“月”,俺就回去过几次再读,想知道究竟那个女孩子为什么就不愿逃,要S呢?她的生活,个性,怎样造成她决意一S的条件。。。文兄到底是怎样刻画这个人物。。。等等。“月”没有引起俺的共鸣,的确是让俺思考。

所谓“高山流水”,我怎能不在意呢?不仅我,谁会不在意那些理解他/她作品灵魂的人呢?我在意知音,并不表示我不在意不知音阿。

有的人脸皮是比较薄的,给人夸一下会腼腆,脸会红。相比之下象QQ这种公然炫耀读者对自己的赞美的举措大概就有些厚颜无耻了。敢情忍忍是对QQ的厚颜无耻忍无可忍故引名典予以批判。忍忍,我不知这里要不要心叙更多......还是跳过去吧,想起我以前在那个英文论坛的情形。有一位叫星光的网站女主笔在谈到信仰交流时告诉我:你尽可以让自己的心灵闪耀,但是不要去强加什么给别人。我深有同感。...... 这也跳过去不说了吧,我怕我说了也不一定说准确反而从无耻转为肉麻。

“俺喜欢写别人想不到的。不求共鸣,求独特,求令人思考。。。” 文不惊人誓不休么,能者多劳,忍忍加油!

虔谦  [评] 2009-11-14 20:01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14 20:01:


所谓“高山流水”,我怎能不在意呢?不仅我,谁会不在意那些理解他/她作品灵魂的人呢?我在意知音,并不表示我不在意不知音阿。

有的人脸皮是比较薄的,给人夸一下会腼腆,脸会红。相比之下象QQ这种公然炫..

QQ,

这个网上不止你一人啊,很有代表性。俺先砸那个头。

中国文人对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很重视啊!俺早就西化了,真的很不在乎。

俺一直追求的是“COOL”。。。

对自己要尊重,不要说太狠的话啊!俺没有记下。。。

忍忍  [评] 2009-11-14 20:09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忍忍 at 2009-11-15 01:09 AM:


QQ,

这个网上不止你一人啊,很有代表性。俺先砸那个头。

中国文人对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很重视啊!俺早就西化了,真的很不在乎。

俺一直追求的是“COOL”。。。

对自己要..

好哇,就不怕我头破血流?
你继续你的COOL,我继续我的WARM。
为了我的WARM,我会继续无耻;咱忍忍要再忍不住就再砸哈。头破血流就头破血流吧
谢谢你忍忍,我很有收益。

虔谦  [评] 2009-11-14 22:02



引用:
Originally posted by 虔谦 at 2009-11-14 22:02:


好哇,就不怕我头破血流?
你继续你的COOL,我继续我的WARM。
为了我的WARM,我会继续无耻;咱忍忍要再忍不住就再砸哈。头破血流就头破血流吧
谢谢你忍忍,我很有收益。

俺哪里那么狠心啊。可是舍不得。抱抱。

忍忍  [评] 2009-11-14 22:21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