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逸士 的个人文集   修改文集名字    文苑首页
 
海外逸士中英詩文集
   
 
标 签   文集首页 小说界 诗苑 散文天地 纪实录 文史哲 综合类 侃山闲聊 书市文摘 园中园 档案室
主人:海外逸士



[加为好友]   [发送消息]

快速链接
搜索
  

好友文集

夢戀(舊文)
夢雖然虛無飄渺﹐但亦幻亦真﹐因為對身臨其境者來說似乎又是真實的。一個人在夢
境中時﹐根本不知道他在做夢﹐一切對他發生的事情﹐不管如何不可理解地荒謬﹐
身在其中之人只覺得事情就該這樣發生的。就是做了惡夢﹐嚇得心跳超速﹐也只有
在醒來後﹐才知道原來是個夢。有個故事說﹐從前有個國王﹐每晚做夢時是個乞丐﹐
而有一個乞丐﹐每晚做夢時是個國王。如果夢是真實的﹐真能享受到人生的樂趣﹐
那麼國王和乞丐的機遇是相等的。
       
做夢從來不受人的意志控制。人無法挑選做夢的內容。雖然俗話說“日有所思﹐夜
有所夢”﹐但老王從來沒有想什麼夢什麼過。老王一直買六合彩﹐日日夜夜想發財。
發了財﹐他再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起早摸黑上班﹐並且可以娶個﹐或者二個﹐三
個二奶。他白天拼命想﹐希望至少晚上在夢裡可以中個大獎﹐聊以安慰﹐但夢不從
人願。儘管他日有所思﹐但夜無所夢。
       
世上之事﹐包括做夢﹐也無奇不有。他的發財夢沒做成功﹐卻連續做起桃花夢來。
這對老王來說也可算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東邊不著西邊著。於是他隍7d始了愉快
的夢戀。
       
雖說夢中情人猶如鏡花水月﹐但在人生三分之一的睡夢裡能夠有個虛無的紅粉知己﹐
總算聊勝於無。一連幾個晚上﹐老王在夢中碰到同一位女士﹐上身穿件淡粉紅的T恤﹐
一條齊膝的白短褲﹐一雙白涼鞋﹐十個玉趾塗了淡粉紅的指甲油。烏黑的頭髮剪成
運動員的短髮型。老王一見她﹐胸中就燃起了一團火﹐但每當他要走上去跟她說話
時﹐夢就醒了。老王想為什麼不能在夢裡多耽五分鐘﹐至少可以說上句話﹐但夢是
不能隨心所欲的。夢戀只能是單戀﹐但單戀總比沒戀好。能碰上個女的總算不虛此
夢。
       
終於老王與那女士離得很近。她在前面走﹐老王跟在後面。她時常回頭來看他。老
王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如果是喜悅﹐說明她在引他跟上去。如果是驚恐﹐說明她在
躲避他﹐逃離他。不管怎樣﹐老王還是若即若離地跟上她。那女士到了一個小湖邊﹐
只好立定。老王想總算給我逮住了。老王撲上去想一把抱住她。突然那女士像魔術
般地消失了。老王撲個空﹐一下子掉進湖水裡﹐覺得喘不過氣來﹐就醒了。原來他
打鼾太響﹐影響老妻睡覺。老妻兩指捏著他鼻子。他透不過氣來﹐就醒了。

老王夢裡遇美﹐自得其樂。上床睡覺也比平時早。老妻雖覺奇怪﹐但因睡覺時總不會
有花樣的﹐也就聽之任之。到了週末﹐老王一反常規﹐在沙發上睡起午覺來。他要去
夢周公﹐看能否替他介紹個夢中情人﹐但一想周公介紹的古代女子太拘謹了﹐沒有情
趣﹐不如去夢維納斯吧﹐認識個金髮碧眼的希臘美女也不錯﹐但他不會說希臘話﹐
如何交流。不過他又想到大陸不少女子﹐只會YES和NO﹐最多加上哈囉和拜拜﹐居然
嫁了洋丈夫。談情說愛只要肢體語言就夠了。
       
果然他在夢裡遇到了一個洋妞﹐打扮是絕然不同於中國女子。上面是一件緊身背心﹐
下面一條超短裙﹐腳上一雙半高跟拖鞋。頭上自然髮型﹐披到肩下。那洋妞坐在臨湖
一張長椅上﹐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湖上一葉風帆。老王想有個洋二奶也不錯﹐就走上去
坐在她邊上﹐說“哈愛﹗”(HI﹐表示打招呼﹐問候的意思)那女子聽而不聞﹐好
像也在想她自己的夢中情人。老王又說﹕“YOU﹐ME。”隨後把兩個大拇指相對碰碰﹐
要表示“讓咱們倆交個朋友”。洋妞其實聽見了﹐眼角上也看到老王的動作﹐以為
老王要跟她接吻﹐就說“GET  AWAY  FROM  ME”。老王不懂﹐心想大概她在問我什
麼意思。於是重複這動作﹐還說“FRIEND”﹐表示咱倆交個朋友。那洋妞這次明白
了﹐看也不朝老王看﹐就說“NO  WAY”。這個“NO”字他懂。那洋妞對他說“不”。
但他毫不氣餒﹐想到他跟現任老婆求婚時﹐她也說過“不”﹐現在還不是成了他老
婆。這就是女人對付男人的一套。他想有句俗語“膽大有官做”﹐想來征服女人也
要膽大。他就轉過身去抱她﹐不料洋妞給他一個耳光。他被打醒了。她老婆剛好在
他臉上打了一下﹐說是有個蚊子叮在他臉上。老王恨得不得了﹐怨他老婆破壞了他
的夢中好事。不過他沒多想一下﹐如果他仍在夢中調戲那洋妞﹐可能那洋妞會再給
他兩個耳光﹐還加一拳一腳。

发布评论


关闭主题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收藏主题